65TXT小说下载网 > 武侠修真 > 巫途 > 第228章 牟凡上山
    衣岚国古辰三十一年,冬天。(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

    从极北冰原上空吹起的冷冽寒风,吹过了连绵数千里的土地,吹出了希陀山脉中皑皑的白雪。白雪堆积,山中一株雪松承受不住重压,在“喀喇”的脆响声中,一根枝丫轰然断落,抖落成一堆厚厚的积雪。

    冰天雪地中,一位少年正在圣贤峰的登山小径上孑孑独行,在身后的雪地里留下了一串长长的足迹。

    天色已经不早,只是因了漫山积雪倒映的白光,才显得分外地明亮。

    雪不知什么时候又开始纷纷扬扬地下了起来。少年一皱眉,哼道:“这臭老天……又开始下雪了!”少年举目往上方瞧去,只见峰顶高耸入云,正不知还有多远。

    少年在风雪中停下了脚步,沉吟道:“我到底要不要御剑飞上去呢?照这样走法,真不知要走到什么时候了!”少年心中踌躇,又想道:“可是这圣贤峰乃是‘崇天门’山门所在,我一个无名小辈,如果这样御剑上峰,未免显得太不礼貌了……”

    看到风雪渐大,少年突然眉头一展,自嘲地笑道:“哎,我此来圣贤峰,为的就是要见云姐姐一面,至于旁人作何想法,我又何必去理会!看来……我在府中的确是呆得太久了,平日说话做事,总也抛不开‘规矩’二字!”

    “规矩?哈哈……这世间本就没有什么规矩可言!既无‘规矩’,谁又规定我必须得步行上山呢?哈哈……可笑我走了这几天山路,却是落了俗套了!”少年大笑着,从肩上挎着的行囊中取出一把灰黑色的飞剑,御剑直往峰顶上飞去。

    就在这少年走后不久,雪地上的积雪渐渐浮起,凸显出一个人的脸部轮廓来。这张诡异的人脸似乎笑了笑,随后又渐渐舒展,重新消失在了雪地中。

    少年御剑上峰,不多时已经穿越了厚厚的云层,看到了露出在云层之上的圣贤峰顶上的建筑。

    少年举目瞧去,只见在不远处的圣贤峰顶上,最显眼的是一片足可容纳数千人的广场。广场正东方,有一块巨大的石匾,上快“崇天门”三个极具气势的金漆大字。与石匾遥相响应的广场对面,是一座威严的道观。道观两旁,不知被“崇天门”哪一代前辈高人匠心独运地建造了许多精致的房屋。

    凡人世界的积雪,根本就影响不了这里的一草一木。此时圣贤峰顶的广场上,正有不少的弟子在修炼。少年看了一下,只见这些弟子大多是两人一队,正练习着飞剑的攻守之法。

    “想不到这峰顶上竟然有这么多人!”少年自语道:“这样也好,我找个人问问,就知道云姐姐在哪里了。”

    此时在圣贤峰周围,也有几位值守的弟子在巡视着。少年御剑出现,自然被这些弟子发现了。

    “道友是谁?”一位年轻弟子御着飞剑迎上来,出言相询道。

    少年拱手为礼,恭敬地说道:“你好,我叫牟凡,从牧汤国依臣府来的。我来这里是想找一个人。”

    这少年正是牟凡。

    自从五年前与云无依分别后,牟凡便自己在家中修炼着“崇天门”的“天心浩渺诀”,此外还有一些攻击性的法诀。五年下来,由于没有人的指导,牟凡也不知道自己究竟修炼得怎么样了,于是就动了寻找云无依的念头,在父亲牟直的支持下,动身前往圣贤峰行去。

    这位年轻弟子瞧着衣衫单薄的牟凡,心中猜疑不定,皱眉道:“找人?找谁?对了,你是哪个门派的弟子?”

    “我找云无依,云姐姐。”牟凡坦白地道:“我学的是‘崇天门’的法诀,呃……应该也能算得上是‘崇天门’的弟子……”

    “放肆!”一声断喝响起,一个高高瘦瘦、尖嘴猴腮模样的中年人走了过来。

    “候进师叔!”

    “候进师叔!”

    “……”

    一见这中年人出现,许多在周围御剑巡视的弟子纷纷围了过来,向这位中年人行礼。

    “猴子,你鬼叫什么!”一位大腹便便的中年人此时正从另一个方向回峰,听见了这高瘦中年人的大喝声,顿时便远远地飞了过来。

    “巧了,老妖,你这么快就回山了?嗯,那好,你快过来瞧瞧,这个小子,竟然自称是云师叔的弟弟!”

    “云师叔的弟弟?”远处那位中年人挺着大肚子,御风飞了过来。

    一见这人飞近,许多巡视的弟子又是纷纷行礼道:“郝贤师叔!”

    “郝贤师叔!”

    “……”

    “嘿,小子!”郝贤性子随和,人一飞近,只稍稍打量了牟凡一眼,便乐呵呵地说道:“你说你是云师叔的弟弟?呃……你知道我们云师叔修炼了多长时间了么?她怎么说也不太可能有你这么年轻的弟弟吧?”

    牟凡也不辩解,只是淡然说道:“只要让我见到云姐姐,你们自然就知道了。”

    候进脸色一沉,喝道:“放肆!云师叔岂是你这来历不明的人说见就见的!再说,就算要拜见本门长老,也须依照修真界的规矩,投帖拜山,等云师叔来日有了余暇,方能见你。依我看,你还是速速下峰,备好了拜帖再上圣贤峰来吧。”

    牟凡虽然心中微恼,但恪于这些人的身份,还是尽量委婉地说道:“这位师叔,你好。只须让我见到了云姐姐,一切便都清楚了。”

    候进伸手虚挡,冷然道:“你叫我‘师叔’?哈哈,你身份来历不明,我候进可不敢当!还有,你方才自称是‘崇天门’弟子,学的是本门的法诀,那我问你,你师父是谁?”

    听候进如此说,郝贤也狐疑道:“小子,你方才说的话我也听见了,你师父是谁?你说出来,大家不都清楚了?”

    “我没有师父!”牟凡眉头一拧,淡然道:“我的许多法诀,都是云姐姐当年传授给我的!”

    “放肆!”

    “荒谬!”

    这一次,候进与郝贤两人同声喝斥牟凡。

    郝贤脸上红光满布,哼道:“小子,你真不知好歹!云师叔可是我们两人的师叔,你说云师叔是你师父,岂非成了我们的小师弟了?”

    候进也冷声说道:“老妖,何必跟他废话。你又不是不知,云师叔已经多年不曾下山,况且师叔平素不收弟子。这小子凭空捏造的话,你也信?”

    牟凡在一旁静静地听着,见这些人始终不相信自己说的话,而且又不让自己去见云无依,心中的怒火也逐渐盛了起来,鼻子里重重地哼道:“好,既然你们不信,我就让你们看看!”

    牟凡脸色一沉,整个人身体表面开始升腾起玄青色的气焰,紧接着,一柄巨大的气剑在体表形成。这还是牟凡故意将气剑的大小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否则这招一出,必定贯通天地,夺人心魄之极。

    牟凡法诀一收,气剑消失,匀称的身形重新显露。

    “看清楚了吗?”牟凡冷冷地盯着候进,问道。

    “这……‘天心浩渺诀’第九重的‘天剑盈体’!”

    候进与郝贤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深深的惊讶。就是周围一些负责巡视的年轻弟子,此时也纷纷惊呼道:“好厉害!他年纪与我们相当,竟然就已经将‘天心浩渺诀’修炼到第九重了!”

    “可不是嘛!就是习丰羽师叔,当年在他这个年纪,恐怕也没有这么厉害!”

    “……”

    一群弟子在叽叽喳喳地评论着的时候,候进断喝道:“吵什么!已经飞升了的丰羽师兄的实力,岂是这小子能比的!”

    郝贤此时对候进说道:“猴子,我看,这事还是去向掌门师伯和云师叔禀报一下……呃,这样吧,猴子,你在这里等着,我去禀报掌门师伯!”郝贤说完之后,也不容候进答话,径自御风往圣贤峰上的精舍中去了。

    圣贤峰上的一间精舍内,当代掌门闾丘达正与云无依交谈着。

    闾丘达说道:“云师妹,郝贤师侄已经前往‘天神宗’,与冷宗主商议这一次道法比试的事情,相信很快就会回来了。”

    云无依平淡地道:“无依知道了。历年来的道法比试,不都是掌门师兄主持的吗?怎么这一次突然召我前来商议呢?”

    闾丘达面带忧色,忧虑地道:“师妹,你可知道,以往人间修真界,只要达到渡劫境界,那都算得上是顶尖高手了。而像当年的卫苍穹那样的飞升境界高手,已经可以算得上是无敌的存在了。可是近些年来,我总有一种不好的感觉,我感觉到,在人间修真界,似乎有什么厉害的人物在潜伏着。以往飞升境界的高手,在这些神秘的人物面前,可能连蝼蚊都不如!”

    云无依脸色依然平静,缓缓说道:“闾丘师兄,这些事,你对我说了也没用。你知道,我是不大管门派内的事情的。”

    闾丘达叹了一口气道:“师妹,你想不管都不行了。当年我们这一代弟子中,就只有你、我,还有卫师弟三个人成就最大。卫师弟已经离开了‘崇天门’,在阳荥山创下了巫门一脉,而且早已飞升,那也不用去说他了。可是,师妹你这数百年来不收弟子,以致整个‘崇天门’的兴旺大任,几乎都落在了我一个人的肩上……”

    “师兄……”云无依截口道:“除了我们三个,不是还有几位师兄弟在吗?而且现在的‘崇天门’,不也发展得挺好吗?”

    “好?哪里好了?”闾丘达苦笑道:“其余的几位师弟,修炼了数百年时间,连渡劫境界都没有达到,勉强收下的那些弟子,若非我平日加以点拨,恐怕连凝聚元婴都难!唉……自从丰羽飞升之后,本门中已经没有足以独当一面的弟子了。我不管,这一次的道法比试,你无论如何也要给我培养出一个弟子来!”

    云无依“扑哧”一声笑道:“师兄,你是在开玩笑吧?道法比试还有半年就举行了,我就算有心收徒,半年的时间能成什么气候?”

    闾丘达斩钉截铁地说道:“师妹,这我可不管!大不了这一次的道法比试让给其余两宗去争,我们只将目光放在三年之后……”

    就在此时,郝贤挺着大肚步行而入,躬身禀报道:“掌门师伯、云师叔,有一位自称是云长老弟弟的人,此刻在山门外未见!”

    “哦?弟弟?”闾丘达惊讶的目光瞧向云无依。

    云无依先是一怔,然后脸上红晕浮现,暗想道:“莫不是小凡弟弟来了吧?”

    闾丘达瞧见云无依的神情,心中微微猜测到一些端倪,便对郝贤道:“知道了,郝贤师侄,你去将他带到这里来吧……”

    正说着,一阵喧哗鼓噪声传来,一个弟子慌慌张张地跑过来,瞧了屋中的三人一眼,立刻躬身禀报道:“掌门师伯祖、云师叔祖、郝贤师叔。不好了!候进师叔与一位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子,在山门外打起来了!”

    本书首发。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