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TXT小说下载网 > 都市言情 > 花都少帅 > 第649章
    “叶枫……快……用力……干……”

    叶枫此时感到舒畅极了,大起大落的,次次着肉,二百多下时,突然又有一股热流冲向而来:“哎呀……叶枫……我真舒服……我头一次尝到这……这样……的……好滋味……乖儿……放下大伯母……大伯母……的腿……压到我的身上来……大伯母……要抱你……亲你……快……”

    于是叶枫放下双腿,再将大伯母一抱,推进床中央,一跃而压上大伯母的娇躯,大伯母也双手紧紧抱住他,双脚紧缠着叶枫的雄腰,扭着细腰。

    “叶枫……动……吧……大伯母……大伯母的好痒……快…………”

    叶枫被大伯母搂抱得紧紧的,胸膛压着肥大丰满的,涨噗噗、软绵绵、热呼呼,下面的大宝贝插在紧紧的里,猛抽狠插、越插越急,时而碰着。

    “哦……我痛快死了……你的大宝贝又碰到……大伯母……的里……了……”

    “叶枫……你的大宝贝……插得大伯母……要上天了……再快……快……我要泄……泄……”

    大伯母被叶枫的大宝贝得媚眼欲醉,粉脸嫣红,她已经是,里直往外冒,乱颤,口里还在频频呼叫:“叶枫……大伯母被你插上天了……可爱的宝贝……大伯母痛快得要疯了……我乐死了……”

    大伯母舒服得魂儿飘飘,魄儿渺渺,双手双脚搂抱更紧,拼命摇摆,挺高,配合叶枫的。她如此歇斯底里般的叫着、摆着、挺着、使和宝贝更密合,刺激的叶枫性发如狂,真像野马奔腾,搂紧了大伯母,用足气力,拼命急抽狠插,大像雨点似,打击在大伯母的上,「噗滋」、「噗滋」之声,不绝于耳,好听极了。

    含着大宝贝的,随着的向外一翻一缩,一阵阵地泛滥着向外直流,顺着肥白的臀部流在床单上,湿了一大片。叶枫卯足气力的一阵猛烈,已使得大伯母舒服得魂飞魄散,不住的打着哆嗦,娇喘吁吁。

    “叶枫……大伯母……不行了……我……好美……我泄了……”

    大伯母说完后,猛地把双手双腿挟的更紧,挺高、再挺高:“啊……叶枫……你要了我的命了……”

    一阵抽搐一泄如注,双手双腿一松,垂落在床上,全身都瘫痪了。

    叶枫一看,大伯母的模样,媚眼紧闭,娇喘吁吁,粉脸嫣红,香汗淋漓,肥满随着呼吸,一抖一抖,自己的大宝贝还插在大伯母的里,又暖又紧的感觉真舒服。大伯母经过一阵休息后,睁开一双媚眼,满含春情的看着叶枫道:“叶枫,你怎么这样厉害,大伯母差点死在你的手里。”

    “说真的,大伯母,你刚才好荡,尤其你那甜美的小,紧紧的包着我的大宝贝,美死我了。”

    听得大伯母娇脸羞红:“叶枫,你刚才的表现真使我吃不消,大伯母连泄了三次,你还没有,你真是男人中的男人,你大伯母跟你玩是否吃得消?”

    “她也吃不消,有时弄到一半,她都不要我再弄,害得我的大宝贝硬到天亮,真难受死了。”

    “哦,你真是天生的战将,被你过的女人,会终身不忘的。”

    “大伯母,我觉得好奇怪?”

    “你觉得奇怪什么?”

    “我觉得二伯母和你,长得如此丰满成熟,已经都生过小孩的人,为什么还怕我这后生小伙子呢?”

    “叶枫,男怕短小,女怕宽松,这意思是说:男人的宝贝短小、女人宽松,插到里面,四面碰不着,达不到,男女双方都达不到,不管夫妻多年,早晚都是会分手的。若男人的宝贝粗、长,再加上时间持久,妻子就算是跟着他讨饭,也会死心塌地的跟定他一辈子。你大伯母的可能生得和我差不多,我的丰厚、紧小、口较深,你刚才已试过了,每次,磨得我的又酸又麻,大每次都顶到我的,使我痛快得直流,我当然吃不消了。”

    叶枫听得欲念又起,于是又吻唇,又摸奶。大宝贝涨满,大伯母被摸吻得难挡,欲火高炽,气急心跳,不知不觉间,扭摆细腰,挺耸相迎。叶枫被大伯母扭得宝贝暴涨,不动不快,于是猛抽狠插,大伯母的两片随着大宝贝的,一张一合,之声「滋」、「滋」不停。

    大伯母虽是中年妇人,但已十多年未曾交欢,又遇到叶枫年轻力壮,宝贝粗长,又是初生之犊、不怕虎的勇夫,加上少年刚阳之气,大宝贝像似烧红的铁棒一样,插满小,因此大伯母就处于挨打的局面,满头秀发凌乱地洒满在枕头上,粉脸娇红左摇右摆,双手紧抱叶枫背部,上挺,双腿乱蹬,口中嗲声嗲气叫着:“啊……叶枫……我不行了……你的大宝贝……真厉害……大伯母的……会……被你插破了……求……求你……我实在受不了……我又……又泄……泄了……”

    大伯母被叶枫得四肢百骸舒服透顶,咬着大一吸一吮,白皙的一双粉腿乱踢乱蹬,一大股像撒一样,流了一床,美得双眼翻白。叶枫也感到大伯母的小,像张小嘴似的,含着他的大宝贝,舐着、吮着、吸着,说多舒服就有多舒服。

    “大伯母……哦……你的……吸……吮……得我的宝贝……真是……真是美透了……”

    更用双手抬高大伯母的,拼命的、扭动、旋转。

    “叶枫……大伯母……不行了……求你……快射你那宝贵的……滋……滋……润……大伯母……的……吧……再插不得了……叶枫……我的命……死了……哎呦……”

    其实她也不知道叫喊什么,只觉得舒服和快感,冲激着她的每一条神经,使她全身都崩溃了,她抽搐着、痉挛着,然后张开小口,一口咬在叶枫的肩头上,叶枫经大伯母一咬,一阵疼痛渗上心头。

    “啊……大伯母……我要……”

    说完背脊一麻,连连数挺,一股火热,飞射而出,叶枫感到这一刹那之间,全身似乎一样,粉身碎骨,不知飘向何方。大伯母被滚热一烫,全身一阵颤抖,大叫一声:“美死我了。”

    气若游丝,魂魄飘渺。两人都达到欲的,身心舒畅,紧紧搂抱在一起闭目沉睡过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大伯母先醒了过来,睁开媚眼一看,发觉自己和叶枫一丝不挂,双双拥抱在床上,叶枫还睡得正甜,一股羞耻和一股莫明的甜蜜,涌上心田。刚才两次缠绵缱眷的肉搏战,是那样的舒服,又是那么令人流恋难忘,若非碰着叶枫,她这一生岂能尝到如此畅美和满足的鱼水之欢。

    再看一看叶枫那英俊的面貌,壮硕的身体,还有那的大宝贝,想想刚才是如何能容纳得下的。再想想叶枫才近二十,又是自己的女婿,竟然跟他发生了鱼水之欢,想着想着,粉脸煞红,可是自己也真是爱透了他。看他生有一条骇人心弦的大宝贝,又能如此坚强而持久,她活到四十多岁,今夜第一次才享受到如此痛快、满足的鱼水之欢。

    大伯母不由长叹一口气自言自语的说:“不管它那么多了,以后的事情发展如何,实难预料,眼前痛快、满足要紧。”

    自思自叹一阵后,情不自禁,一手抚摸叶枫英俊的面颊,一手握着叶枫的大宝贝又揉、又套,叶枫被揉弄醒来,大宝贝也生气发怒了,涨得青筋暴现。

    “啊,叶枫,你的宝贝又翘又硬,如天降神兵,真像一夫当关、万夫莫敌。”

    “大伯母,告诉我刚才你舒服吗?”

    “嗯,好舒服。”

    “满不满足?”

    “满足、满足、太满足了。”

    “大伯母,这么多年,你一定很苦吧?”

    “是的,可是大伯母不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更何况要让我动心的男人,少之又少。午夜梦回,枕畔无人,这种痛苦折磨了我十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