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TXT小说下载网 > 玄幻小说 > 星辰之主 > 第六百章 游离者(中)
    罗南刚含糊通报完自己的行程,没多久就有越洋电话打了过来,那边是他前任生活秘书殷乐,目前任“罗南与他的朋友们基金会”副理事长,负责基金会日常工作。

    罗南也就顺势离席。

    “先生,今天您的行程不变?”

    “嗯,马上就出门。”

    罗南回头,给家里人挥挥手,去楼上换衣服,罗淑晴女士又在后面确认:“晚上在家吃饭是吧?”

    “嗯嗯,在的。”

    罗南随口回应,这时殷乐也在那边说起来:“先生是要自己去吗?”

    回到屋里,罗南一边捯饬衣服,一边道:“当然自己去,这样最方便。”

    殷乐昨晚上已经打了电话过来,之所以这般关切,是因为罗南今天前去的地点坐标,就是由她提供的。位于春城西北,横断山脉南端的某个废弃实验室,亦即罗南的母亲卜清文女士的死难之所。

    罗南意欲到那边祭扫,这是他自懂事以来一直渴望,偏又未能成行,以至耿耿之事。

    今天是罗南生日,也正是卜清文的忌日。

    他无论如何不会再耽搁了。

    “是这样的,先生。”殷乐尽力感受罗南的情绪,小心翼翼地说话,“我向您汇报过,在确认坐标的时候,找到过一个线人,是当初在实验室工作过的。今天他找到我,说有人拥雇他带路去实验室遗址,好像也是为了祭扫,问我是不是一拨人。”

    罗南皱了皱眉头:“雇主是谁?”

    “他也不太清楚,说是老板直接安排的。”

    殷乐稍停一下,见罗南没有即刻询问细节,才轻声解释:“从去年年末到现在,大半年时间,有好几拨人通过他确认实验室遗址位置,现在已经形成定式了……”

    “这我知道,是我的问题。”

    罗南早想明白这点,不外乎就是他在这段时间光芒万丈,引来人心觊觎,想要追根溯源,得些好处。

    夏城这边,在蛇语、金桐等一系列事态过后,那些人轻易不敢过来送死,否则像是北岸齿轮、树洞空间这些地方,恐怕早给过几遍筛子。

    来不了夏城,有些人便辗转去了荒野,寻找当年罗家实验室的踪迹。当初罗教团和七零格式实验室的暴露,说不得便与罗南这边有很大关系。

    现在两边都有罗南心念锁定,又有人往别处去寻,寻来寻去,寻到了这里……

    罗南“呵”地一声笑,也不再提这一出,照镜子整束得当,便出门下楼,又问殷乐:“还有其他的事吗?”

    确实是有的。

    殷乐说话愈发小心:“基金会要向各地派驻雇员,建立办事机构。一些城市是需要报送资料,尤其是普查方案,审核后才能进行下一步……”

    罗南就笑:“哈城、锡城都乱成那样了,也要吗?”

    正好他走到一层楼梯口的位置,听到“哈城”、“锡城”这样的关键词,自罗淑晴女士以下,一家人都把视线移过来。

    看到罗南这边,内白外黑,简练而沉肃的衣装,都有些发怔。

    罗南对他们摆摆手,快速通过客厅出门。

    “他们态度很坚决。”殷乐低声回答,“支持的声浪也很大。”

    这事涉及了“罗南和他的朋友们基金会”运行以及未来全球普查的方向性问题。在这一点上,罗南已经定下了基调,要普查就先从矛盾最尖锐、局面最混乱的哈城和锡城查起。

    看似矛盾尖锐,其实更方便浑水摸鱼,必要时甚至能够模糊焦点。但要做到这些,就需要城市管理者给予充分支持。

    这里面最关键的当然就是亚波伦和蝠上师。

    后者且不论,要说亚波伦再怎么不好打交道,有密契之眼在中间转圜,不至于出大问题。可上回罗南刚和血妖交流过,那边“自曝”亚波伦和天启实验室、李维的微妙关系,必须要引起注意。

    然而还没等罗南“注意”起来,那边就出妖蛾子了——普查方案等一系列资料可粗可细,审核起来也是可宽可严,这是行政上拿捏人惯用的手法。便不拿捏,通过方案也能够及时掌握进度,进而了解全球普查的实质进展。

    若哈城、锡城如此,后面八十六个的城市也都有样学样,基金会日后也就不用做工作了。

    遇到这事,罗南倒也不气。

    在他看来,哈城方面这么早出“妖蛾子”,总比基金会全面开展工作之后再来回折腾好上太多,反倒是有“示警”之功效。

    再说了,谁还真指望基金会搞普查啊!

    真要把矛头都对准那边,也算帮着遮掩了。

    如此想来,罗南就觉得,他和亚波伦之间是有“默契”的:

    “按他们的要求做,不必着急。”

    “是。另外……”

    “还有事儿啊?”

    “是有关瑞雯小姐的事。”

    罗南已经在社区道路上漫步,闻言下意识一回头,感觉瑞雯也能听到越洋而来的声息,注视过来的样子。

    殷乐不知罗南的反应,只道:“本次事件中,明堂文化面目含糊,做得一堆糊涂事,是我管理不当的缘故。”

    明堂文化确实是古堡财团投资的公司没错,殷乐这是主动来沟通赔罪了。

    但对这个,罗南也不甚在意。事实上,弄成现在这种局面,第一个态度含糊的就是他自己。

    因为罗南实在没搞清楚,瑞雯在这次公众事件中所体现出来的反常的关注、关心,究竟是怎样的问题,不好下定论。

    也许这还是一个契机呢?

    能够丰富瑞雯过于单调的生活,帮助小姑娘完善基本的思维回路,也不是一件坏事。

    当然这不能建立在心灵伤害的基础上。

    问题是,这种程度的风波真能伤害到瑞雯吗?由己及人,罗南暂时还不觉得有这种可能性。

    除此之外,罗南这边也有一个独立的思路,只是还不够清晰成熟,尚在隐隐绰绰之中,需要再梳理一下。

    “明堂文化那边,倒也无所谓。再等等吧,看看后续发展。”

    “是。”殷乐多半还是更关心罗南生不生恼,见他如此轻描淡写,便也松了口气,但有些话还是要说,“明堂文化那边的高层,多半是庸碌之辈,在这件事上不适合拥有太多自主权。如果先生您不介意,可以借这个机会转移部分股权和相应的决策权,把风险降到最低。”

    罗南慢慢走出社区,来到外间的道路

    上:“你的意思是?”

    殷乐便说出心中谋算:“莫雅小姐是圈内人,又是您的至亲家属,可以持有至少是代持部分股权,在明堂文化的内部决策上拥有发言权。”

    “莫雅?她恐怕没这个耐性。”

    “莫先生和罗女士也可以的。”

    “嗯,回头我找他们聊一下吧。”

    别看殷乐这样说话,好像是古堡财团上杆子送股权,涉及几百上千万的巨额财富。但和罗南与血焰教团的密切关系相比,还真的不算什么。

    两个人都没把这件事儿太当回事,殷乐只要知道罗南不拒绝就可以了,后续都不需要这边再操心。

    但这不代表殷乐这边事情了结。

    借着这机会,她又汇报血焰教团内部,按照罗南指令,模拟火狱暴君的进展。这一点,其实罗南比殷乐掌握的更加深入,殷乐也只是拿这个当成引子,引出另一件事:

    “最近,夫人在闭关的时候,也研究模拟事项,有一些心得,想和您交流……”

    “嗯?”罗南挑了挑眉毛。

    就这一声,上万公里开外的殷乐,后续就有些无以为继。这样更让罗南明白,她心底也知道,说的这话是犯忌讳的。

    究其根底,罗南与哈尔德夫人之间的联系,只会比殷乐更深,正如罗南对渊区血魂寺的结构了解,要比血焰教团所有人加起来都更深透一般。

    放着直达线路不用,偏要让殷乐传话,这么刻意游离,是打的什么主意?

    罗南不太明白。

    他都不明白,殷乐更不清楚,只有些猜测。而越猜越是心虚,所以在罗南这里,也就愈发谨慎小心。她先前所说的那些事情,恐怕有相当一部分,是感应罗南的心情,生怕撞在枪口上。

    这些小心思,罗南真不在意,倒是她肯为旧主发声,这份勇气倒也可嘉。

    咦,现在已经分了新旧了吗?

    罗南对自家微妙心思,也有几分好笑。此时,他已经行走在街道上,远离了居住的社区。

    周末晨间,人流倒是比平日少了许多,空荡荡的,但觉海面风来,徐消初夏燥气。

    “你接着说。”

    殷乐声息越发低弱:“先生,夫人的意思是,正好您也是到春城那边……”

    嗯,春城。

    罗南转过头,看高楼大厦之后,鳞状云层之后的朝阳轮廓,略眯起眼睛,待日轮在云端移转,明晦变化,终有光芒漫过虚空,从楼体间隙划过,在他身上一照,这具形骸却是骤然虚化透明,在行人、监控的死角中,消失无踪。

    只是下一秒,周边直径百米区域,一切电气设备,都是骤然短路,所在街区很快就乱成一团。

    对自己所制造的一切,罗南略有所感,但暂时也没办法——握发自举,肉身挪移,距离较远,又不像上回有角魔那个锚点,难免会漏些声势出来,烟火气是重了些,回头难免会让欧阳会长说道。

    现在这些都不算什么,罗南只是再扭头,通过侧方的太阳方位和高度,在皴裂死寂,少有凭依的荒原上,确认自己所在位置,同时对刚刚通讯重联的殷乐道:

    “有点儿偏……事情办完,我去找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