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TXT小说下载网 > 武侠修真 > 十方乾坤 > 正文卷 第一千六百七十四章 神秘古尸
    只见那渊谷下的虚空裂痕,绵延万丈,像是无边无尽一样,深黑不见底,透着一股可怕的危险气息,在场之人,无不心惊胆颤,回想刚才那一幕,更是胆寒不已,此刻没有人敢上前去。

    唯独萧尘,在杀了太古轮回道那四个长老之后,接着一步一步向渊谷走了去,还未到那悬崖边上,却已然感受到一股十分可怕的虚空之力。

    “萧兄弟!”

    见他往那渊谷走去,罗云手一伸,脸上不禁露出微微惊色,他自是感觉得出来,这虚空之禁,比当初他和凌音来的虚空断裂层,还要可怕得多,没有方外之境的修为,下去无疑是自寻死路。

    而在三皇族氏那边,众人也屏住了呼吸,他难道要下去寻人吗?

    萧尘慢慢来到了悬崖边上,看着渊谷之下,那深黑不见底的虚空裂痕,刚刚在虚空之禁吞噬过来的那一瞬间,他看得清清楚楚,是师父以最后的力量,一掌将他从那虚空裂痕里推了出来,可是她自己……她自己却在一瞬间,与玄煞尸冥两人,一起坠入了虚空之禁里。

    “咻!”

    风声一响,圣女一下落在了他身旁,看了看那渊谷下面深不见底的虚空裂痕,也不禁心头一颤,说道:“虚空之禁,没你想的那么简单,先回去……至于你师父,我会想办法,也许能找到她。”

    萧尘没有说话,迎面冷风吹来,扬起他肩后的白发,真的是生生世世劫么,想见一面,为何如此之难……

    冷风无声,萧尘慢慢拿起手里的轮回玉,他犹记得,在沉睡的梦里面,好像过去了很多年,一千年,一万年,等他再醒来时,那一生,他都在寻找一个人,却始终看不清,那人的模样。

    “师父……”

    忽然之间,只见他纵身一跃,竟往那虚空之禁里面跳了去,圣女在旁,万万没有想到,他会有如此突然之举,想伸手抓住他,可却只碰到他的一丝衣角,然后便看见,他一瞬间消失在了虚空之禁里,连气息也在一瞬间消失了,仿佛从这个世界,消失得彻彻底底,从未来过……

    “啊!他,他……”

    三皇族氏里面,有许多人都吓得惊呼了出来,而大巫祝也在一瞬间来到了渊谷附近,双目圆睁,屏着呼吸,一动不动看着那虚空之禁,一股胆寒之意,油然而生。

    就在这时,附近又开始轻轻震荡了起来,圣女往后退了几步,说道:“他下去了……”说完,回过头来,向大巫祝道:“这里随时都可能会崩塌,巫祝,我们先回去!”

    “轰隆隆!”

    这附近数十里,渐渐又有尘烟飞起,远处众修者屏着呼吸,不敢上前,又迅速往后边退去,而罗云还站在原地,怔怔地看着,刚才萧尘跳下去的地方。

    过了一会儿,他才慢慢回过头来,又向地上那四具尸体看了去,心想这四人均有着太清境的修为,身份在太古轮回道里,也必定不低,此次萧兄弟将他们全部杀了,固然削弱了太古轮回道一部分力量,但只怕接下来,太古轮回道会出来更加厉害的人……

    眼下凌音仙子和萧兄弟都进入了虚空之禁,他须得尽快离开此处,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他更要密切留意太古轮回道的动静。

    ……

    就这样过去数日,这次梦幻仙林一事,已然在整个一际红尘掀起了轩然大波,甚至连飘渺云境里,红尘仙帝也很快知晓了此事。

    “太古轮回道……”

    一座仙阁里面,只见红尘仙帝手握玉樽,眉宇微锁,这太古轮回道沉寂已久,如今频频传出动静,终于又要重现世间了么……

    “仙帝。”

    就在这时,仙阁外面,有一个青衣少女和红衣少女走了进来,正是红尘仙帝两把剑的剑灵,青儿和红儿。

    “如何?可是已经确认?”见到姐妹双姝此时走进来,红尘仙帝放下了手里的玉樽,向二人问道。

    青儿和红儿彼此对视一眼,回过头来,红儿开口说道:“确认无误,那一日,凌音仙子和血尸界那两人,共同坠入了虚空之禁里,接着凌音仙子的徒弟,也往里面跳了去……”

    “虚空之禁……”

    闻言,红尘仙帝脸上神情逐渐变得凝重,随后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不禁脸色一变:“难道是……那个地方。”

    青儿和红儿站在下边,不知仙帝为何突然神情大变,亦不知他此时口中所说的那个地方是指哪个地方,问道:“仙帝说的那个地方……是哪里?”

    红尘仙帝沉默不语,这一刻的神情,已然变得十分凝重起来,那个地方,曾是诸神共弃之地,十死九生之地……

    ……

    这一晚,星月无光,整座长幽山,显得空洞而又静谧,此处乃是须臾子所在,算是太古轮回道,一处小的分殿。

    大殿之上,烛火幽幽,须臾子坐在殿首之上,沉默不语,但他此时紧握着的双手,却在暗示着,他内心并不平静,甚至是,非常不安。

    毕竟这一次,不但人没能捉住,东西没能拿回来,还反倒令四位太清境的长老折损在了那里,四位长老一死,这责任可全都落在他一个人身上了。

    这一次事情闹得如此之大,想必上面也已经知晓了,须臾子越发感到不安,这回要没能把事情弄好,他恐怕难逃惩罚,而这惩罚,是他绝对承受不住的。

    “义父不必如此紧张,这件事情,也许并非完全没有回旋余地了……”

    这时,站在下边的青衣男子忽然开口,而须臾子仍是满身冷汗,回旋余地,何来回旋余地,要是那姓萧的小子还在倒好,他便是拼尽全力,也定要将此人捉回,将功赎罪,可是此人那天也进入了虚空之禁,难不成要他也跟着跳下去?

    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便是他主动将此事报告给上面,主动请罚,唯有如此,或许才能免去最可怕的惩罚,但最终生死如何,他也难料。

    就在这时,殿外忽然一阵阴风吹了进来,两边的烛火一下全部熄灭了,紧接着一股阴寒气息,一下弥漫了整间大殿。

    “糟了……”

    这一刹那,须臾子浑身一颤,仿似连心脏也停止了跳动,只听得幽暗之中,有一个脚步声慢慢响起,慢慢向殿里走了来。

    “嗒,嗒,嗒……”

    冰冷的脚步声,每走一步,都像是踏在他的心脏之上,令他越发不安,不敢呼吸,不敢出声,终于,那一道人影出现了,犹似鬼魅一般,站在殿门口,一动不动。

    这一刻,仿佛时间也停止了,只听得冰冷的声音传入殿上:“须臾子,你好大的胆子,如此大事,竟然也敢瞒而不报……”

    那人慢慢走了进来,须臾子登时吓得魂不附体,连滚带爬往下面跑了去,“噗通”一声,跪在地上:“须臾子罪该万死,请鬼宿大人,请鬼宿大人……”

    “哼……”

    那人衣袖一拂,来到了他的面前,冷冷地道:“你自作聪明,以为请了血尸界那二人,就可以对付凌音,这一次若非你贪功冒进,怎会令我太古轮回道,一日间便折损了四位太清境的高手……须臾子,你该当何罪!”

    须臾子全身抖若筛糠,脸色煞白,颤颤巍巍道:“我只是没有想到,那师徒二人,竟如此厉害……倘若,倘若早知如此,我必定会先行禀报朱雀殿主,绝不敢擅作主张,这一次……这一次我也只是,只是想替太古轮回道,把那样东西拿回来……”

    “哦?”

    鬼宿阴冷地看着他:“是为了太古轮回道,还是你自己……须臾子。”

    闻言,须臾子登时如坠寒潭,吓得脸色煞白,一个字也不敢多说了,好片刻,他才回过神来,不断说道:“须臾子对太古轮回道忠心耿耿,绝无二心,还请鬼宿大人明察……”

    “够了!”

    鬼宿衣袖一拂,不想再听他继续说下去,冷冷看了他一眼:“须臾子,你最好如你此刻说的这样,不要忘了,当年苍龙叛变,他的下场如何……哼!”

    他话到此处,冷冷一哼,看着窗外冰冷的夜色,眼神也逐渐变得阴寒起来:“当年,若非苍龙临死之前,把他毕生的功力,都传给了那人,又怎会让那人成功带着东西逃走,这件事,也不会如此难办……”

    闻言,须臾子只是浑身止不住的颤抖,不敢再抬起头来,而在一旁,那青衣男子满身冷汗,此时也不敢作声。

    过了一会儿,鬼宿才向须臾子看去,冷冷道:“须臾子,你最好是尽快,找到那萧一尘身在何处,但这一次,你若是再贪功冒进,擅自行事,便是朱雀殿主,也保不住你了……”

    闻言,须臾子顿时如获大赦,不断往地上磕头:“多谢鬼宿大人!多谢朱雀殿主……”

    ……

    且说萧尘跳进虚空之禁后,受到一股虚空震荡,昏迷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才恢复意识,而醒来之后,却不知身在何处,四周光线昏暗,仿佛冰冷的宇宙深处,不见天日。

    “师父,师父……”

    过了一会儿,他慢慢支撑着坐起来,也不知昏迷了多久,只记得跳入虚空之禁那一瞬间,仿佛全身四肢百骸,都快被撕裂了,若不是有轮回玉护着他,只怕刚凝聚起来的肉身,转眼间又毁去了。

    “这是哪里……”

    此刻萧尘只感觉全身疼痛不已,慢慢站起身来,而这时他才注意到,脚下所踩,并非陨石,竟然是……一具庞大的古尸。

    萧尘本能意识往后一退,这时才看清,这是一具无首之尸,头颅被斩下了,怎会有一具无首古尸飘浮在虚空里。

    此地处处透着一股诡异气息,萧尘立刻凝神戒备了起来,过了一会儿,他才发现,原来不止他脚下的这具古尸,这附近竟然到处都是这样的尸体,一股寒冷之感,顿时笼罩上他的心头,怎会有这么多的尸体……这些到底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