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TXT小说下载网 > 武侠修真 > 锦衣卫之卧底江湖 > 第九百四十一章 天仙岛60
    东西很快就运送回去,而赵远也就把这些东西悉数全部都放在自己房间里面,只不过那盔甲却被藏了起来,当然,要是对方细找的话或许能找到,只不过要耽误一点时间而已,除此之外,不学和曲恒两人也暂时搬到了赵远楼下,就是要摆出一副众多人守卫的架势,要是对方是冲着盔甲来的话,那么也就明明白白的告诉他,东西在这里,想要拿也很简单,撇开曲恒,至少还有三个高手要同时对付。

    放好盔甲之后,赵远又找到了曲恒,道:“我们再去一次天津城,把那个造船之人找到!”

    这才赵远的真正目的,只不过被吴将军府中的事情给耽误了,而这才是要是。

    于是在曲恒的带领下,赵远再次和他直奔天津城,没多久也就抵,只不过现在这门口却围了一大堆人!

    赵远和曲恒两人下了马走了上去,听到背后有声音,有人扭过头来,见识曲恒,顿时有人叫道:“曲捕快来了,曲捕快来了!”

    说话的也就是住在这附近人,也知道曲恒是这天津城衙门的捕快,只不过不知道他已经不在衙门之中效力而已。

    曲恒见此问道:“这么多人在这里干什么?发生了什么事情?”

    说话之人道:“里面那个西洋人欠了别人银子,那些人是来收银子的。”

    曲恒惊讶道:“欠下了银子?欠谁的银子?”

    说话之人道:“马大一的银子!”

    曲恒道:“马大一,那是的赌场,可我知道这人他不赌钱啊,怎么会欠马大一的银子?”

    说话之人道:“你来这里没多久,马大一那人你不了解,他就是专门坑那些就是不赌钱的,这西洋人便是其中之一,他还签了欠条的,这下跑不掉咯!”

    说着不由一叹,同时还摇摇头。

    曲恒有些求助的看向了赵远,他非常清楚,自己一个小小的捕快是拿马大一这种地痞流氓没办法的,更何况别人手里还有欠条,但是有人可以,那就是锦衣卫,锦衣卫强横天下什么人不知道,欠条又怎么样?他们根本就不会在乎。

    赵远微微点头,缓缓的走了过去。

    “咦……”

    “谁推我?”

    ……

    门口的那些人惊讶道,仿佛有股无形的力量在推着他们一样,让他们不由自主让出一条路。

    赵远也就这样畅通无阻的走进了屋内,只见这小院之中此刻同样围满了人,不同的却是这些人一个手里还带着棍棒之类的,而他们现在所面对的便是一个男人,这男人比起一般人略微高了那么几分,一头金色而卷曲的头发,面容白皙,的确是一个外国人。

    只不过现在这外国人的处境的确不怎么好,一个和他差不多魁梧大汉正扬扬他手里的一张纸,道:“这可是你亲自签的欠条,就算你是西洋人,也别不认账,我告诉你,今天不把银子还了,你可走不出这天津城!”

    这西洋人有些结巴道:“你……你……当时可……可没说这……这是借条!”

    马大一道:“当时没说现在说也不迟,给你两条选择,第一就是还钱,第二不还钱,就老老实实跟我走,卖身还钱!”

    “要是两条都不选呢!”

    赵远这个时候说道,还真如外面那些人所说,这马大一的确是坑了别人,应该是让他签字的时候根本就没说着到底是什么东西。

    马大一等人闻言不由的转过头来,发现是一陌生人,道:“你是什么人,两条都不选,在我马大爷面前,还没人敢如此说!”

    赵远冷哼一声,道:“马大爷,在我面前,你胆敢自称马大爷?胆子还真不小!”

    说话间,也就直接走了上去,来到了这西洋人面前。

    接着,马大一就感觉目前好像微微刮过一阵风,等反应过来,却发现原本自己手里的借条居然已经不知所踪,再一看,这借条居然已经到了刚才说话这男子手上。

    要从马大一手里抢夺借条,对于赵远来说那轻而易举,看着眼前这个借条,笑道:“这就是你诉我诶的借条?”

    说着手微微一震,就好像变魔术一样,眼前这张借条瞬间变成了粉末,凭空消失得无影无踪!

    马大一不由瞪大了眼睛,旋即这才反应过来,怒道:“你居然毁了我借条,兄弟们,给……’

    然而后面的话他却硬生生把后面给咽回了肚子里面,因为一个明晃晃令牌此刻正放在他的面前!

    而拿令牌之人自然也就是赵远!

    赵远冷哼一声,道:“怎么?还想和我动手?”

    马大一的舌头顿时就好像打结一样,如此近的距离,所以牌子上面的字他看得非常清楚,上面有四个字:锦衣卫所!

    除此之外,这腰牌可是银的,换句话说,持有这个腰牌的人至少是个千户!

    马大一就算脖子上有一百颗人头,他也非常清楚,持有这个腰牌的人自己完全得罪不起,否者的话,自己的脑袋可还真保不住。

    马大一连忙手一挥,喝道:‘都给我住手!’

    那些手下闻言有些不解,原本有些蠢蠢欲动却还是老老实实听了下来。

    赵远收回了腰牌,道:“我要带这个人走,有没有问题?”

    马大一连忙换了一副嘴脸,满脸堆笑,道:“当然没问题,当然没问题!”

    赵远道:“那借条呢?”

    马大一道:“这哪里来的什么借条,怎么可能有借条。”

    赵远道:“既然没有,那你们是不是应该走了,我可不喜欢人多的地方!”

    马大一道:“那好,那好,我们马上走,告辞,告辞!”

    接着转过身,朝自己手下那些人喝道:“都走,呆在这里干什么?”

    他那些手下有些不解,可还是跟在他背后出了门,离开之后这才问道:“老大,这银子都还没要回来,怎么就走了?”

    马大一骂道:“要个屁的银子,命都没了,还要银子!刚才那人可是锦衣卫千户,和一个千户动手,你嫌弃你命长啊还是怎么的?”

    “锦衣卫的千户?”

    这些手下惊讶道,旋即这走的脚步仿佛也快了几分一般,地痞流氓之类最怕的无非就是锦衣卫和番子,因为这些人本来就狠,而且才不会管你是什么人。

    很快外面围观的人也散去,赵远看向了那个西洋人,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来自哪里?”

    这西洋人现在也明白是赵远帮了他,道:“我的汉人名字叫马诺,我来自神圣罗马帝国。”

    神圣罗马帝国,全称:德意志民族神圣罗马帝国或日耳曼民族神圣罗马帝国,是962年至1806年地跨西欧和中欧的封建君主制帝国,版图以日耳曼尼亚为核心,包括一些周边地区,在巅峰时期包括了意大利北部和中部和勃艮第还有弗里西亚。

    赵远微微点头,道:“听说你会造船!”

    马诺道:“是,不过……我……听……听说你们这里有……一种船叫……福船,所以特意……前来学习……造船的,可是我到了之后……却发现根本就……没人会造船!”、

    马诺的中文显然非常有限,这说点话听得也有些累,赵远也只有耐着性子听完,这才道:“想要学造船的可以,跟我来,或许可以帮你!不过你还必须把你所知道的知识用出来,你帮我造船,也可以学习造船!”

    罗马也是一个靠着海洋发展起来的国家,赵远看中马诺的就是他至少比起自己那群人好,那个时候罗马已经有海船了。

    现在赵远想要的就是马诺和自己那群人的知识互补,毕竟他们连真正的海船都没见过。

    “真的可以?”

    马诺顿时喜上眉梢。

    赵远道:“当然可以,不过必须得告诉你,你所学的造船的知识实际上也是一个完善的过程,我哪里有人、有材料、也有最终完成之后船的画像,而你要做就是和我的人一起把这画像变成现实,等这船造出来了,你自然也就学会了,至于你所谓的福船,实在不好意思,我朝海禁多年,福船的图纸早就失传。”

    马诺道:“没……没关系,只……只要能学造船就可以!”

    赵远道:“那好,收拾东西,跟着我走!”

    接着又看向了曲恒,道:“前段时间你就陪着他,毕竟你们也熟悉些,有什么帮忙解释一下。”

    …………

    两人等着马诺收拾好东西之后便回去,抵达之后让曲恒带着马诺去造船那边安排住处和其他那些人认识,赵远则回到自己屋子里面,回去之后才发现这屋子里面多了一个人,准确来说多了一个女人。

    这女子一身黑衣,受上也没拿任何的兵刃,老老实的坐在椅子上,而陪同她的便是商潜菲和不学。

    见赵远回来,不学也松了一口一般,道:“好了,正主回来了,这有什么事情你们自己谈,我也就不在这里呆着了!”

    赵远看了一眼女子,走到上面坐下,道:“不知道姑娘大驾光临所为何事?”

    商潜菲在旁边道:“她是来索要盔甲的。”

    “哦?”

    赵远笑道,“索要盔甲,那么说来,这吴将军和君子剑也是姑娘所杀了了?”、

    女子同样也打量了一下赵远,道:“不错,正是我所杀,不过他们该死!”

    赵远眉头一皱,道:“该死?姑娘这话什么意思?这君子剑是江湖人士,你杀他可以算是江湖恩怨,朝廷不会多于追究,可这吴将军却是天津城守备,朝廷将领,你这把他给杀了,那你可就朝廷钦犯,本官身为锦衣卫千户,要捉拿你也是职责所在!”

    女子道:“可你还是铁血门门主!”

    赵远道:“在这里,我首先是锦衣卫千户,朝廷命官。”

    女子道:“只要你把盔甲还给我,我随你抓去便是。”

    赵远道:“随我抓了,难道这盔甲比姑娘的自己的命还重要?”

    女子道:“那是当然,这是我一族圣物,为了它任何人都可以牺牲,更何况是我。”

    赵远道:“你族圣物?”

    说到这里,赵远看向了商潜菲,道:“这盔甲不是拓跋恒的盔甲吗?”

    商潜菲点头道:“这盔甲的确是拓跋恒的盔甲,不过之后拓跋恒失踪,这盔甲也就没了踪影。”

    女子道:“先祖拓跋恒并没失踪,而是厌倦战斗,所以带着族人隐居起来,过着平平淡淡的日子,外面朝代轮换,然而里面却以往如旧,但是万万没想到,二十多年前,一伙官兵突然出现在了我们藏身之处,对族人大肆杀戮,最后还趁乱抢走我族圣物。”

    赵远疑惑道:“又是二十多年前,为何朝廷会派兵前来?”

    少女道:“后来我们查清楚了,那是因为族中有一女子救了一个垂危之人,这人好了之后见到了我们供奉在宗祠的盔甲,后来他偷偷离开,原本我们还以为他不会回来,万万没想到他居然回来了,还带着一伙官兵,打着清缴森罗的名义,开始攻击我族,因为来者是朝廷的军队,所以我们不敢多反抗,只有边打边退,最后整个族上下伤亡足足超过五成,成年男子几乎全部战死!那些官兵离开的时候不仅仅带走我们圣物,还将我们村落烧了,你说,这仇该不该报?”

    赵远已经从她的话中猜测到了大概,问道:“这被救之人便是君子剑,而这带兵的将领就是吴将军?”

    少女道:“不错,我族人逃离之后,修养了生息接近二十多年这才慢慢的缓过来,当初仇恨或许很多人已经忘记,可是谁都没忘记遗失在外的圣物,因此经过我们多方打听,这才知道当初带兵的那个将领此刻已经是天津城的守备,而那个被救之人则是他亲家,我原本没打算杀他们,只想带回圣物,那知道两人居然还想偷袭我!”

    赵远问道:“那你就杀了他们?”

    少女道:“两人不自量力!我不杀他们,难道等他们来杀我不成,再说了,我给了他们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