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TXT小说下载网 > 其他类型 > 凰女之海棠无香 > 第一千两百七十五章 破心劫(八)
    所以,他犹如变态一般地监视着自己的哥哥。

    他发现,他的哥哥似乎频繁地回到祖地,并且行事方式也开始改变,便开始怀疑自己的哥哥是不是隐婚了。

    于是他想尽办法地得到了几个疑似哥哥情人的人选。

    东方庭的确是为了保护段青青,伪造出了自己有数个情人。

    但这些都不是。

    一次紧急会议,他发现东方庭从酒店中出来,但那酒店并没有退房,他便猜测里面可能有东方庭的女人。

    于是他和酒店的服务员做了一笔交易。由于事发突然,他并没有把一切都做得尽善尽美,就例如在金钱上,他并没有选择将现金放在指定地点,而是选择了一层一层的套环支付。

    接下来的事情,东方庭已经不想听了——不用多想,便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段青青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没有任何防范常识,只需要稍稍使点迷魂香,她便完全会失去一切的记忆。

    不过作案人还是谨慎的,他怕暗中的守卫会怀疑,也怕段青青的身体上会遗留下某种痕迹而使他做的一切都暴露了,所以他采用了现场注**子的形式,连续三日。

    东方庭一拳砸到了墙壁上,整个房子都因此而微微颤动,他的手骨十分疼,但他现在根本没有心思思考自己的手骨。

    是他没有保护好他的女人,让她的女人陷入了此种境地,甚至是……差一点就亲手杀了他的女人!

    作案人并不敢有大动作,怕自己动作大了立马会被东方庭发现,所以他也无法确定段青青究竟有没有怀孕,而仅仅凭借着酒店中段青青的信息根本无法查到段青青的真实。所以现在就连豺豹自己也完全不知道段青青有没有生下他的孩子。

    不过这件事情东方庭不会去猜想了,因为他仅六岁的女儿童言无忌地将“豺豹”的计划全都告诉了他!

    “这就是我知道的全部了,求求你不要杀我……”贾森并不想死。

    然而,东方庭是何种人?若是妻子背叛了自己他照样会杀自己的妻子,更何况是曾在已知的情况下还协助伤害自己妻子的人?

    东方庭冷哼一声,并没有理会贾森的求饶,他走出门外后,对着身旁的下属冷漠道:“给他留个全尸,但别让他死太舒服。”

    “是。”

    留个全尸已经是他对贾森最大的减免了。

    东方庭迫不及待地先找到了自己的女儿,女儿正在玩个积木,堆出了一个大城堡来。

    将那服务员的资料送来的是一名大汉,那名大汉也曾经帮助过女儿逃跑,不过那名大汉并不希望自己的生活遭到打乱。

    当然,那名大汉还是东方梓棠请来的托,正是帮助东方梓棠去医院做过亲子鉴定的人。

    幸好女儿逃出来了,否则东方庭真不知道……

    “爸爸,要一起来玩吗?”东方梓棠眨着眼睛,拿起一块小积木放到了东方庭的手心。

    东方庭没有哭,但他觉得眼前有些模糊,他将积木放到了一旁,温柔地拉起了东方梓棠的手:“想不想妈妈?”

    “想。”

    “那爸爸带你去见妈妈好不好?”

    “可是妈妈说她惹爸爸生气了,得很久后才能再见我了。”东方梓棠眼眸里也忍不住的沮丧。

    “不会了,是爸爸惹妈妈生气了,一会你要为爸爸说好话,好吗?”

    “真的吗?”

    “嗯。”

    就这样,东方庭亲自开着车,带着女儿一同前往段青青和他的小家。

    在路上,女儿欢快地唱着儿歌,而东方庭的心情却十分复杂。是他对不起段青青,他会向段青青赔罪,可是东方煜怎么办?

    东方煜不是他的儿子,而且还是那家伙的儿子。若是段青青背叛了他,他杀了那崽子便是了,可现在段青青并没有背叛他。

    虽然不是他的孩子,可却的的确确是段青青的孩子。

    东方庭到的时候,段青青已经收拾好了自己的物品,并且打算带着东方煜搬出去了。她知道东方庭是一个高傲的人,绝对不可能接受她生了别人的儿子这件事情。

    但她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分明煜儿和老公长得这么像,为什么就不是老公的儿子呢?

    “妈妈,我们要去哪?”东方煜此时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妹妹不在,妈妈憔悴,现在他们好像还要搬家。

    这时,房门被打开了,一个虎头虎脑的小女孩冲了进来:“妈妈,哥哥。”

    “妹妹!”东方煜非常高兴。

    看着这兄妹二人,段青青再次忍不住模糊了双眼。

    她的这双儿女,接下来要面临着命运的分支,而这分支将会将他们二人分离,这一分离,或许便是一辈子。

    东方庭看着东方梓棠和东方煜,他曾经看着这一幕绝对是温馨的,可是现在却是忍不住一脸严肃。

    就在这时,东方梓棠突然身周发出了光芒,在家人的震惊下,她被神秘力量吸入了一个隧道之中。

    在隧道之中,东方梓棠的记忆迎面袭来。是的,她已经完成了破心劫。

    她最初的心魔,已经达成,并且彻底地走出来了。

    可是……

    “我可不能就这样离开。”东方梓棠抓住了时光的轨迹。

    此处是真,亦是假,而她要将此处的假,彻底变为真!

    仿佛是撕破苍穹的力量,东方梓棠于通道之中打开了一道同样黑暗的缺口,她仿佛抓住了谁的手一般地进入了其中。

    时光隧道……

    在这时光隧道中,东方梓棠看到了一个小男孩正在因父母的离世而偷偷哭泣、一个因自闭症而说不出话的小女孩正在被同龄孩童欺负、一个本就为孤儿的少女因救了一个未成年孩子而被车撞、一个大学刚刚毕业的女生正在爬峨眉山……

    这些都是什么?在万千世界中因果的缠绕?还是……

    东方梓棠渡劫处外,虽然里面的人无法感受到东方梓棠的渡劫正处于如何模样,但他们无不被现在阵法内发散出的能量所惊吓。

    “这……这是怎么了?”

    “难不成失败了?”

    “这、这怎么可能?”

    “破心劫多久了?”

    “这很难说,破心劫与外界的时间未必一样。”

    “唉……你们说这万一是失败了……”

    遥远处。一名男子突然感受一震,他的身体被突然出现的黑洞拉入了一虚无之地,在这虚无之地中,他看到了正在时光隧道中的修炼者。

    “哦?竟然进入时光隧道了?我看看……”男子身穿着偏金色的衣裳,他的身周蕴含着奇妙的力量,虽众人不曾见过,但若能有人能一见,定会知道——那是时间。

    一念新生,一念枯荣。

    此名男子,正是时间的化身,时间之神时光。

    “居然是破心劫。”时光有些诧异,都多久他没有因为破心劫而被拉入这之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