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TXT小说下载网 > 都市言情 > 古玩之先声夺人 > 第两百二十四章 陈年往事
    大家和庆成文交换了名片,都客气地表示有消息一定通知他。

    钱为兴呷了一口茶“刚才的过程真是精彩,我好久都没有看到这么激烈的竞拍了。难难怪有些人特别喜欢参加大拍,确实有道理!”

    瞿俊民点点头“我现在回忆起来还有些激动,不过那老头被这么多人围攻,看着挺可怜的。”

    瞿文地没好气地说“你幼稚不幼稚,居然觉得冯建德可怜,人家随便玩玩,都能玩死你!”

    “爸,听您的意思,您在他那吃过亏?”瞿俊民止不住的好奇。

    “怎么着,巴不得你老子我吃亏?”瞿文地瞪了儿子一眼。

    “这哪能啊,我就是问问嘛。”瞿俊民嘿嘿一笑。

    “告诉你,没有。”

    瞿文地吃了一颗花生豆,对着大家伙说道“你们知不知道,冯建德手里有一面战国透雕虺龙纹复合镜?”

    大家纷纷摇头,表示不清楚此事。

    瞿文地接着说道“这面铜镜,原本是我朋友的朋友收藏的,冯建德得知了此事,‘三顾茅庐’想要购买,但物主爱好收藏铜镜,那面铜镜非常珍贵,卖掉想要再找就难了,便严辞拒绝了。这之后没过多久,物主被人发现死在了自己家里,家里的藏品都搬空了。”

    瞿文地瞠目结舌“难道杀人凶手就是冯建德!”

    其他人也都觉得难以置信。

    “别插话,听我讲下去!”瞿文地继续讲述“大概过了半年,我参加一次小拍,遇到了冯建德。当时我很奇怪,因为那时的冯建德已经很有实力,根本不会参加那种级别的小拍。不过,当时我没多想,后来,那面铜镜出现了,最后被冯建德拍了下来。

    当时,我并不知道铜镜原主的事情,直到有一天,我跟朋友喝酒,无意间说出了此事,我朋友震惊之余,才把事情告诉了我。”

    瞿俊民听到这里,便说道“既然这样,可以报警啊!”

    “幼稚,有证据吗?”

    瞿文地哼了一声“总不能因为东西没买成,就怀疑人是冯建德杀的,更何况,他还有不在场的证据。而且事发是十年前,那时周边没有监控,杀人的又是老手,侦破难度非常大。另外有一点也很关键,那面铜镜的来历不正,家属也怕惹麻烦,一开始就没有告诉警察。”

    他又加了一句“对了,这件事情我也只是说说而已,出了这个门,我可不认的。”

    仔细想想,确实太多的巧合,但万事讲证据,冯建德到现在还是好好的,认为他是幕后凶手,也只能私底下说说而已。

    不知怎么回事,赵琦下意识地认为冯建德幕后凶手的可能性很大,心中感慨,确实老话说的好,知人知面不知心。

    之后,大家又谈到鲁毅然,猜测鲁毅然拍卖会上举动的动机。

    瞿俊民认为,鲁毅然之前的举动,很可能是在为那件五彩双兽耳鱼藻纹大罐打掩护,让人误以为,是盛宇指使鲁毅然抬价,想要炒作这个品类。

    他兴奋地说道“如果我的判断是正确实的,咱们是不是可以抢先囤货?”

    赵琦笑着摇了摇头“鲁毅然并不是大规模的炒作,短时间内,对市场的影响相对有限。”

    “什么意思?”瞿俊民有些不太明白。

    赵琦解释说“盛宇并没有主推这个品类,那么,想要炒作,就要靠鲁毅然以及他背后之人自行操作,这样难度就比较大。我觉得更大的可能是,他们手里已经有了一批货和合适的买家,趁着拍卖会的东风提高售价卖给买家,获得高收益。”

    瞿俊民点了点头“你这么说也有道理,那么,他们手里的货必然不是什么好东西,甚至会不会是假货?!”

    赵琦笑道“咱们想太多也只是猜测而已,又不能拿鲁毅然怎么样。正经的,提醒一下行内的亲朋好友就行了。”

    大家纷纷点头,人性复杂,有时候明明是好意,还被冤枉,觉得你耽误他赚钱了。

    说到这里,服务员开始上菜,大家边吃边聊。

    “瓷器这个圈子经常炒概念,但通常都是真东西,比如一段时间‘唐三彩’比较火,一段时间宋代‘五大窑’瓷器比较热,或者明清官窑大涨,这些东西价格一旦涨上去就很难再下来,因为真东西确实越来越少。

    我觉得,趁这两年高端货,还没有涨的离谱的时候,碰到机会就买下来,哪怕贵一些也无所谓,不急用钱就放着,比平常的投资方式,收益高多了……”

    赵琦结合着前世的经验,谈到古玩升值和炒作,他的观点,大家都颇为赞同。

    庆成文以茶代酒,跟赵琦碰了碰杯“照你的分析,现在进入艺术品市场还能干出一番大事业,特别是艺术品的金融属性,非常强啊!”

    赵琦呡了一口杯中酒“关键还是看操作,像我这样没钱,又没多少资源的,想操作也操作不起来。还是尽量多收点高端藏品,做个富家翁也挺惬意的。”

    钱为兴笑着说“像我们这样年纪大了,过过你说的这样的生活还行,你才多大啊,这样的想法未免太消极。”

    “没办法,上有老下有小啊!”赵琦笑着摊了摊手。

    瞿俊民吃着菜说“你不说,我都忘记了,你都已经有了女儿了。”

    “你还有脸说,你看看你,都多大了,连个女朋友都没有,现在还越来越胖,就跟头猪一样!”瞿文地恨铁不成钢,越发不待见自己这个儿子。

    瞿俊民应对此事也有经验了,他嘿嘿一笑,厚着脸皮说“姻缘天注定,这事急不来啊!”

    瞿文地狠狠瞪着儿子“你整天就知道瞎玩,就算遇到姻缘都被你吓走了!”

    瞿俊民连连向赵琦使眼色,向赵琦求援,不过赵琦可不想帮他,假装没看见,叫服务员再上一壶鲜榨果汁。

    听着瞿文地数落了儿子一通,刘南齐笑着说“好了,老瞿,现在不是以前了,孩子的幸福靠他自己把握,反正将来吃苦也是他自己。”

    瞿文地冷哼一声,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以后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才懒的说他!”

    瞿俊民尴尬地摸了摸下巴,连忙转移了话题“现在高端我是玩不起了,低端吧,每年的涨幅又不高,你们说,有没有什么种类还没有发掘出来?”

    赵琦说“有啊,比如说我之前跟你提起过的和阗玉,还有浅绛彩现在的价格和价值并不匹配等等。”

    庆成文接过话“我觉得书画作品不错,现在还有许多当代名家的作品是价格洼地,投资很有前景。”

    “这我不赞成。”钱为兴摆摆手“据我说知,书画这行猫腻太多,炒作太疯狂,只要包装一下,价钱就能翻番。”

    “这话怎么说?”庆成文问道。

    “那我给你说道说道。”钱为兴给大家讲起自己的了解。

    一般来说,如果一件拍品拍卖成功,买卖双方均要交给拍卖行一笔佣金。佣金的比例各不相同,有的是买卖双方各要15,有的卖方要比买方便宜一些。

    以15为准,也就是说,如果一件拍品拍得100万元,拍卖行将会拿到30万元的佣金。但如果是作者自买自卖的话,会事先跟拍卖行打好招呼,交给拍卖行几万元就可以参与拍卖。

    而在每场拍卖会之前,各家拍卖公司都会举行预展,将此次拍卖的拍品提前展览出来,让有兴趣的人士先睹为快。

    然而,“猫腻”往往就从此开始。做法很简单,在预展上也有私下交易的作品,但这些私下交易的作品还会上拍,最后以高价成交。

    钱为兴侃侃而谈“这样的好处显而易见,高价对作者和拍卖行而言,都有着极大的好处。作者的好处先不说,拍卖行虽然少赚了不少钱,但他可以做‘经纪人’

    如果拍卖行们决定捧红某个艺术家,那么拍卖行就可以以这人没红之前的价格,拿到作品,然后再进行炒作、再卖出。就像投资原始股的道理一样。据我所知,现在这种勾当越来越多,不少‘大师’就是这么包装出来的。”

    刘南齐接过话道“现在参与炒作的游资很常见,像我就基本不碰现代和当代的书画作品,免得将来砸在手里。说到底,一些炒作起来的当红艺术家,可能过几年就默默无闻了。”

    听到这里,庆成文心里也有些触动,叹了一口气“游资赚钱确实凶狠,我还是老老实实地收藏古代名家的作品吧。”

    赵琦说道“这年头古玩这行确实没那么好赚钱了,但只要你能够善于发现,总会能够找到可以投资的品种,无非是赚多赚少而已,还有一点,如果不是稀缺品种,就快进快出,不要太贪。”

    “是这个理,做咱们这行,切记太贪,容易走眼不说,搞不好就没了命。”说到最后,刘南齐还摇头长叹。

    “你说的秦景明吧?”钱为兴说道。

    “荣斋的秦景明吗?他怎么了?”赵琦很好奇,他最初还是在刘南齐那认识的秦景明,后来也接触过几回,交情不深。不过他前天还碰到秦景明,说了几句话,秦景明除了气色不太好,并没有异样,怎么短短一两天就出事了?

    “昨天晚上,他在家里自杀了。”刘南齐颇为难受,他和秦景明是多年的老朋友,关系很好,没想到秦景明会想不开自杀。

    “啊!”赵琦非常震惊“为什么会自杀!”

    “就是我刚才说的,他太贪了。”

    刘南齐把杯中的茶一饮而尽,好像是在发泄胸中的闷气“前段时间,他认识了一位大老板,这个老板刚入行,想要一批高端货充门面。他打听到有个藏家手里有货要出手,他去看了,大部分都很不错,就想一锅端。

    藏家的要价很合理,但他手里没那么多钱,又不想把大老板带去,只赚个辛苦费。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居然把自己的藏品拿去抵押贷款,对方评估下来,只贷给他藏品价值的三分之一。

    他觉得时间不长,就答应下来,之后用自己的存款和贷款买下那批货,送到大老板那边。那位大老板请了两位掌眼师傅,掌眼师傅鉴定后,说是其中有好几件有问题,大老板就觉得他人品不行,货也不要了。”

    瞿俊民觉得奇怪“就这事?不至于要自杀吧?”

    刘南齐摇了摇头“如果只有这事,他也只是亏了几件赝品的钱,但之后他发现,贷款公司那边带着他的货跑路了。”

    瞿俊民叫道“我靠,他贷款的地方,不是正规公司吗?”

    “他贷款的公司,不会是德擎资管吧?”

    赵琦说的这家公司,也算是本地的老牌小贷公司,但最近两年换了老板之后,就偷偷摸摸搞起了集资诈骗,前几天事发跑路了,许多受害者去拉横幅要钱,还有人要跳楼的,闹的纷纷扬扬。

    刘南齐苦笑“唉,就是这家公司,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了。”

    大家一阵沉默。

    要说秦景明确实倒霉,偏偏选了这家公司贷款,如果这家公司晚几天跑路,也许他也能要回那些藏品。当然,话又说回来了,如果他不贪心,只赚个辛苦费,也不会有这么大的损失,但世间没有后悔药可吃,他也只能承受自己贪心的恶果。

    半响,庆成文说“他的损失确实很重,但又不是失去了所有,怎么会想不开自杀呢?”

    刘南齐叹息道“他的老婆比较强势,自从出事后,就一直责怪他,昨天晚上两人以为此事大吵了一架,他可能是一时想不开,就跳楼身亡了。”

    钱为兴说“所以说,还是老话说的好,家有贤妻,夫无横事,恶妇当权灾祸多。”

    王轻燕听了这话,有些不乐意了“说什么呢!你知道他家到底什么情况?再说了,男子汉大丈夫,背后说女人的坏话,一点都不地道!”

    “是我不对,我认罚!”钱为兴经验很老道,这个时候千万不要犟嘴,认怂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