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TXT小说下载网 > 武侠修真 > 今日我掌天地 > 第553章 东征19 千叶山(下)
    正值隅中清气上升时分,清灵山自门脚向南三十里内,天幕落下鹅毛大的雪花,其间半空中一艘艘云舟排列整齐,各舟之间又有无数的队伍站立围拢着中央的人造石坪,好似遮天的飞云汇集议事,又呈外高圆包陇内底圆之势。

    霜花降落,天地间平添肃杀寒意,大雪从昨夜一直降到此时仍不见消停,那中央人造石坪上正有三人两立一跪。

    今日这般大场面,着实出乎了众人的预料,本来各军队伍以为又是奉命化解冰山清扫妖魔的一日,谁想大早晨一队队都被通知来参加罚罪会,从清晨忙了两个多时辰布置出如此场面,主角终于现身了。

    事前论说,当下除了把守清灵山的少部分修士,其余一概被请来参会,大几千人居高临下只将双眼齐齐围着石坪上那三人打转,三人之中负手而立眉目半合者正是钟掌门,他老人家平日里都是一副平淡和善的模样,今日冷眉皱起,威仪孤冷,可不令人肃穆寂静。

    跪地者不是别人,正是不久前藐视军令导致青龙朱雀两军死伤惨重的罪魁祸首:陶寒亭,其身着普通的紫玄袍衣,双手被缚,眼眸凝静,不发一言。

    石坪上还有另外一人眉清目秀,器宇不凡,身背一根紫玉狼毫,双手呈着一根黑紫色扭花铁鞭,那鞭子不需驱使便自动散发令人心悸的电光黑气,各云舟上但凡眼尖一些儿的,都知道此物是件歹毒法器。

    眼看着午时将近,大雪一直不见消停,众人目睹钟掌门抬头凝望东天际良久不曾吭声,当个别人开始按耐不住性子左右低声攀谈时,嘹亮清洪的嗓音响彻场间:

    “自东行以来,有赖各军道友尊令做事,本以为攻破清灵山要许多时日,哪知两日便攻成而胜,其间种种辛苦待返回槐山后必定不负众心。

    今日邀各军诸友,乃为我门中陶寒亭擅自离守本职,率众扰战害的几千余军士惨死恶地做一个短暂交代。诸君皆知自古每逢乱战,总有死伤,我辈若是战死于敌手,大可呼为壮哉,可那些鲜活的道友军卒皆是受我这同门的执拗而死,贫道深感愧疚,也知各家恨他,此处且先清算!”

    话毕,钟紫言面无表情,将目光投视宋应星,宋应星拿出一短篇玉简,将陶寒亭违抗军令私自上山屠戮,一步步使得清灵山地气外泄,遭有心人施展秘法驱使邪怨附会,漫山变为鬼蜮的罪状宣读清楚。

    此间有些不知道的人这时才明晰原始,知道此时是要处置陶寒亭了,都将那宋应星宣读的惩处听了个真切:一来为正军纪,今日先要以炼魂鞭抽打陶寒亭一百大鞭;二来由于东征大事尚未落定完结,抽完以后若陶寒亭还能活命,先留待东征结束以后,押回槐山再着急众家给出交代。

    若是个不明所以的,听了这种处置多半要嚼舌根,说赤龙门还是在偏袒陶寒亭,单抽一百鞭子算怎么回事,如此恶罪,不应该直接凌迟剐肉钻骨罰杀他?

    可若是知道那炼魂鞭厉害的人,哪里会不理解这刑罚的恐怖,自道门广布金丹通路以来,世间修真之人九成九练的是性命通窍的路数,八九玄窍通灵脉,一身只为破丹婴,魂体脆弱不堪用,万法归元求仙诀。

    可以准确的说,此道修真者若非有机缘命数强健魂体,单靠个人的修行路数和寿命限制,能把金丹元婴修成已经是耗尽了血运,而魂魄和躯壳的锻造向来艰难,几乎少有人专注于此,陶寒亭资质本也非上等,年轻时哪里会投注心力躲此劫难。

    可那炼魂鞭是何种法物,千毒万咒附刃脊,穿会黑绳铁线中,专为活魂凡体造,沾惹片缕既害身。但凡有点眼力的都能看出来,宋应星手中握着的那根,绝对不低于三阶灵器,如此凶器,莫说是筑基修士,便是金丹真人,又能耐受得了几鞭。

    众人听宋应星宣罢,见他先是呈着鞭跪在地上跟陶寒亭说了什么,后又跪着转头对钟紫言拜了一拜,便立起来准备动手,而钟紫言已经一个闪身离开了石坪,回到赤龙号自己的休寝屋中。

    天威浩浩,雪幕垂垂,一声铁鞭抽响,紫电黑气如光影闪晃,陶寒亭后背袍服裂开,血红的口子划拉,一声惨闷哼声传入此间几千人耳中。

    修为高深些的,只此一鞭就能看出陶寒亭体内魂魄震荡,恐怕已经受了不轻的伤。

    由于宋应星修为尚入不得厅堂,执用三阶灵器颇为吃力,每一鞭抽出来都要停顿良久,如此进展只四五鞭,已将陶寒亭后背抽的血水四溅,脚麻手麻,也令众人见到了鞭威可怖,鞭鞭镇魂,直骇心神。

    正午到时,随着第十鞭落下,陶寒轰隆倒塌落地,血水自石缝外流,仅存了些许意识。宋应星身子僵了一僵,满头是汗,热气大冒,他转头扫视一周,巡视向赤龙号上,见不到掌门的身影,心里愈发慌乱。

    直到这时,他才明悟这差事真不是人干的,抽的是自家亲长,疼的是自己心肺,另外还不晓得同门师兄弟们如何看待自己,按照掌门清早的意思,显然不只是做做样子,如今陶师兄只捱了十鞭已经耐受不住,再来几次还不得把本命物都逼出来。

    唉!宋应星心头苦叹,他真是昏了头才接了这任务,想当年自己还是个幼齿童子时,这位师兄偶尔会去居所和学场照看他们,虽然经年不苟言笑,但每每教的都是真功夫、照心经,见各师兄弟有鳖孬或是衣衫器物不善者,也自掏腰包常有补贴,那时人家还是高高在上的陶师叔。

    岁月流转,一转眼度至此方事件,那么多门人弟子偏偏教自己赶上,宋应星心里苦不堪言。

    可见不到掌门,闻不得停手指令,他只好继续抽打下去,此时也是体力不济,动起手来愈发缓慢,又加了七鞭后,整个石坪实体轰隆隆震响了三息,原来这石坪本是一座小驱散传导阵法,鞭力抽在人身上若是耐受的住,就算受了,若是耐受不住,为防力量反伤施行者,石坪阵法就起一个卸力之用。

    石坪阵法启动,说明陶寒亭性命垂危,这是不争的事实,宋应星双眼震颤,手腕抖动的厉害,一是以他的修为施用那炼魂鞭本也吃力,二是他知道不能再打了,不然自己可是要背负打死同门的罪名,虽说掌门不会治罪,可门中大几百人总有不理解自己的,日后做事岂不孤立无援。

    周遭云舟上观看的各军修士人人胆颤心悸,那姓陶的先前还被各类嫌弃怨恨,此时皆都生了同情,要知道人家可是货真价实的筑基巅峰修士,以往谁不知道他手腕不凡,哪成想这样一个往日高高在上的人竟然耐受不住十七鞭炼魂鞭,可想那凶器有多可怕,等闲人被碰个两三次还不得魂飞魄散。

    青龙号上一伙小辈聚扎的台眼前,李陌方朱明空一众人围着陶沅鸣低声劝说,陶沅鸣双手紧握悲痛流泪,苦喃着:“不能再打了,再打下去我家三爷爷要死了!”

    另一座台眼前陶金檀和刘景升等人俱也哀伤悲痛,有些亲近的哀其受苦受难,没那么亲近的又叹其性命难保,要知道他们这一支往后在新赤龙门混,能仰仗的人可着实稀少,陶寒亭若是死了,门中高层除了钟掌门以外,没什么人待见他们。

    场间寂静无声,大雪飘摇不停,宋应星的第十八鞭怎么也抽不下去,还是赤龙号上当头负立的陶方隐老祖冷语道:“继续!”

    宋应星又连着挥了两鞭,直将陶寒亭打的昏迷过去,魂魄几乎破体,此间四方人只听一声昂扬凄厉的嘶鸣传响,石坪中央顷刻间显化一头赤红与明黄双色叠加的龙角马兽,那马兽一化两丈,双蹄前台,呜呜嘶鸣,正是陶寒亭的本命物:海烈马。

    “这……”

    “本命物都打逼出来哩!”

    “才十九鞭,着实骇人!”

    “怕是撑不了几次了”

    “赤龙门真要裁决姓陶的么?”

    ……求书寨中文

    场间一片哗然,各云舟间队伍人群里低声言语着不计其数,到此众人才深切意识到今日场面一点儿也不是在开玩笑。

    凡是赤龙门下弟子,纷纷浮空出列跪在赤龙号前,一个个悲戚求道:

    “求掌门饶过陶师兄!”

    “掌门,不能再打了。”

    “求掌门师叔饶了陶师叔罢,他虽犯下错事,但罪不至死啊!”

    ……

    青龙号上的陶沅鸣挂着泪珠飞出去跪下不住磕头:

    “求老祖宗放宽限制,我来代替我家三爷爷受罚!他不能再打了,他要死了,都是我们这些人的错……”

    一道道人影飞出去拜求,跪立于赤龙号前,陶方隐观察扫视,也不见别派出人,心中叹口怨气,狠了心,平静半闭着眼传告中央石坪的宋应星:“继续。”

    宋应星脸颊汗珠大冒,双目狰狞恐惧,足足呆了十息,又挥动一鞭出去,那海烈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了三尺,宋应星踉跄走了两步,噗通跪在地上,冲陶寒亭昏迷的躯壳磕了三头,转头指着炼魂鞭竭力冲赤龙号禀报:

    “弟子气力已竭,再提不起此等凶物。”

    立于赤龙号当头的陶老祖问向诸军各伍,“此子罪孽深重,可有哪位愿意领命继续出来执行惩处!”

    他尤其将目光看向澹台庆生、申公茂、高鼎等人,见这些头脸人物一个个扭头不应,他理解,此时谁也不敢出来做这恶人。

    可若是就此罢手,大多真有怨恨的那些人还是会以为赤龙门恃强凌弱,以局势压迫他们,这也不是一个心服口服的计策。

    于是他飞身入石坪,吩咐宋应星退场,自己拿起炼魂鞭就要动手,宋应星转头跪地,满脸泪汗:

    “求老祖饶了他吧,不能再打了,再打我门中可就要失去一位肱骨人才。”

    陶方隐摇了摇头,挥手示意他退下,宋应星见求不得,赶紧起飞上赤龙号前,也随其他人跪于空中,面朝赤龙号掌门居室,大声求拜:“求掌门大施恩手,留陶师兄一命吧,东征尚未结束,我等怎能再害自己人谒。”

    久久不听回话,而石坪间炼魂鞭声又响了起来,一声声吓的各军观看之人抖抖嗖嗖,好像那鞭子抽的不是陶寒亭,而是他们自己。

    又是七鞭过后,海烈马灵体只剩下七尺来高,陶寒亭生机几无,不知是死是活,陶方隐心中苦叹:“我儿忍住,此般劫难是你种下,为了宗门基业复归,是生是死看你造化。”

    此时位居青龙号当头的澹台庆生也出列奏求饶过陶寒亭,接着是高鼎出面:“虽说陶道兄有罪,但也不至于死,老前辈再抽下去可就没手可收,眼下还有大战未平,正是用人的时候,还求宽恕些罪!”

    “是啊是啊,陶前辈罪不至死。”

    “求陶老祖饶过他罢。”

    ……

    各军多人开始出列请求,陶老祖仍不理会,又是一鞭下去,将那仅剩七尺的本命物抽的灵光全无,哀鸣不绝。

    正当他狠心要下重手不教自家这侄儿再受苦难时,东北方向忽有两道人影冒雪高呼:“求钟掌门救命,求钟掌门派兵增援!”

    人们目光移转,之间东北风雪幕里很快飞窜来一高一矮两个练气修士,有云舟自动让开来路,那两人直至闯入法场石坪外,此时闻听动静的钟紫言也不在居处躲着,闪身现于那二人不远前。

    突入其来的事件教所有人都有些错愕,钟紫言皱眉问:“你等是哪里来的,高呼我名有何要事?”

    那两人把身上压盖着的鹅毛雪花抖擞干净,抹整了衣袍,弯腰执礼,“回钟掌门,我二人是白虎军三队统领鲁鳞蛟前辈帐下跟从,昨夜后半段千叶山有强人增援,我方不敌节节败退,我二人领命一路飞驰来求派援兵!”

    这确实是天大的事,姜玉洲一生刚强自傲,出兵前也曾自信满满,此时竟然遣人来求增援,可见敌方实力着实不好应对,钟紫言久经战事,深知此时焦灼心急没什么用处,顿了三息,缓问:

    “你二人唤作何名,可有信物?”

    “小的唤作祁连鼠,乃槐山聚宝城人,有信物。”

    “晚辈唤作裘木狼,也是槐山聚宝城人,有信物。”

    矮个儿的拿出手信和自己的行军令,高个儿的只拿出行军令,钟紫言往后看了一眼,宋应星赶忙从跪着的人群里爬出来核验,看罢手信面色大惊,后又查了二人身份,确认无疑赶紧将手信教给钟紫言。

    那手信乃是灵书妙笔字简,做不得假,想必是姜玉洲怕飞剑传书或信道被人截住,专用这二人快马来报,看罢字简,钟紫言教那二人先去休息,他则拜向众人:

    “事况突发,千叶山告急,此番惩处只能暂时停手,各军掌事速速往赤龙号议事殿汇集,我等早做计划,半个时辰后出兵东行!”

    说来也是,这事情恰巧赶来,救了陶寒亭一命,陶方隐赶忙拉出一具寒冰玄棺将陶寒亭的躯体装了进去,受了这般重的伤没办法迅速治疗,只能出此下策冰封了他,也不知将来还能不能医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