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TXT小说下载网 > 武侠修真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七百四十一章 ‘虚菩提’的下场
    这斜月三星洞……

    站在后殿的殿门前,李长寿目光在这道观各处扫过,眼中带着少许怀念。

    他袖袍飘落,道观各处生出一只只藤蔓,又仿佛有风沙漫过,让此地被埋了许多沙土,塑造出一种风化之感。

    二十七名弟子被他召到了殿前,说着他们要搬家之事。。

    众弟子自是有些不解,但李长寿却道,他推算到稍后悟空会惹出天大的麻烦,故狠心让悟空离去,他们也要一同迁移。

    不少弟子却表示,他们这般舍弃师弟的行为,是否有些失了道义,违背老师教导。

    李长寿板起脸来,一言不发,众弟子也不敢再多开口。

    随之,李长寿施展袖中乾坤法,将二十七名弟子收入袖中,自此地驾云赶往西海而去。

    这些情形,其实也是演给天道看的。

    弟子们的质疑,也在他预料之内。

    而平日里温和的老师,此刻突然变得强硬起来,且不去护持、劝诫悟空,而是直接一走了之……这种前后矛盾和违和感,也是在演给天道看。

    无他,‘虚菩提’就是会这么做。

    不同的是,李长寿对猴子并没有什么企图,也从没想过利用猴子得什么好处。

    “唉。”

    云上,‘虚菩提’叹了口气,老脸上露出几分释然的笑意。

    这几百年过的,还真是够快的。

    以后的岁月也会是这般吗?

    不会,应当不会,有自己喜欢的生灵为伴,有许许多多朋友为伴,总不至于孤寂。

    洪荒这么大、混沌海如此精彩,忙完了抹杀道祖这件小事,到处旅旅游也不错……

    李长寿忽而起了诗性,他犹豫一二,在心底吟道:

    “乱花迷我……”

    正此时!

    忽有一缕熟悉的道韵落在自己身上,正是自己最熟悉的天道威压。

    李长寿瞬间把心底的念头掐灭,道心流露出少许警惕。

    “菩提,且来西海天涯海角处。”

    李长寿立刻做了个道揖,随后驾云全速赶向前路。

    自己明明正赶去西海天涯海角,为何道祖突然这般传声呼唤?

    莫非是道祖掌控欲旺盛到了这种地步,必须要让一切都看似是按他指令进行?

    也不对,道祖算计往往是躲在大势之后。

    那合理的理由只剩一个——道祖之前并没注意他这个菩提老祖。

    猴子回花果山后,必是要跟占了花果山的妖族一战,救出自己那些被欺凌了许久的,原猴子猴孙的子孙。

    道祖应该就是在注视那里,免得让妖族蹦出几头上古老妖,把花果山直接就炸了。

    心底念头刚落,十万里碧波已过。

    天涯海角的石碑之后,那魁梧的道人负手而立,背对着五部洲的众生。

    道祖。

    他只是站在那里,就宛若自成一界,天涯海角来来往往的炼气士根本不会扭头看向道祖的方向。

    便是偶然有目光看向道祖所在之地,也只是见到星光灿烂,并不会多想什么。

    ‘虚菩提’落在石碑前,快步转到了石碑之后,身形不知不觉便迈入了一处结界,道祖就站在眼前。

    “拜见道祖。”

    “嗯,”鸿钧道祖转过身来,目中带着几分慈祥的笑意,“悟空之事,你做的不错。”

    李长寿:……

    然后,奖赏就是魂飞魄散?

    “多谢老爷褒奖,弟子只是做了些该做之事。”

    ‘虚菩提’额头带着两滴冷汗,抬头看向鸿钧道祖,目中略带忐忑。

    “哈哈哈哈,”道祖扶须轻笑,“你不必担心,贫道又非蛮不讲理的恶人,你既有功,自不会亏待于你。

    向前来吧,看看此处。”

    “多谢道祖。”

    李长寿低声道了句,心底略微呼了口气,有些拘谨地走向前。

    道祖面前是造化玉碟的虚影。

    准确来说,此处的道祖也是虚影,只不过让人感觉他切实存在罢了。

    道祖抬手轻点,造化玉碟投影出了花果山的情形。

    那里,孙悟空身着长袍,手中提着两把不知从何处夺来的刀剑,与漫天飞舞的妖影大战。

    悟空虽然看起来狼狈,实际上却是在追着这些妖影乱打,并无一合之敌。

    “教的不错。”

    道祖轻笑着,如此道了句。

    虚菩提低头道:“是道祖给的玄法玄妙。”

    “这二百余年的相处,你对悟空应是了解颇深,”道祖笑道,“你觉得,他是否能担大用?”

    李长寿沉吟几声,正色道:“悟空是否能担当重任,还是凭道祖判断,弟子只是传了他道法,并不能决定他今后走什么路。”

    道祖点点头,似乎没有听到自己想听的答案,少了几分谈兴。

    如此沉默一阵。

    孙悟空接连打碎十数妖影,站在山巅面露凶相,但目光十分澄澈,显然这般凶相是用来做样子吓唬敌手。

    漫天飞舞的妖影呼啸而来,其内掺杂着数名金仙境的妖物,却不敢近悟空之身。

    这算是孙悟空的初战,可此刻,孙悟空所表现出的沉着冷静,甚至下手时的凶狠不留情,都让人有一种,这是一尊久经战阵的‘善战之人’。

    为战而生,齐天大圣。

    这就是猴子。

    李长寿却顾不得欣赏孙悟空战斗的艺术,道祖就在身侧,他要琢磨自己该如何表现,才能从道祖身旁安然离开。

    虚菩提这个假身份,他用的简直是太顺手了;

    虽然损失了也没什么,但总归不想再输给道祖半阵。

    于是,李长寿目中流露出少许感慨,赞叹道:“悟空简直就是天生的战神。”

    “不错,天生的战神。”

    道祖轻笑道:“不过贫道为他定下的命途,是最终归于佛门,做个斗战胜佛。

    菩提你是西方教弟子,对此有什么想法?”

    ‘虚菩提’顿时有些尴尬,低头道:“今日之灵山已非昔日之灵山,那日弟子自灵山出来,自没想过再回去。

    只是……悟空为何不是归于天庭?天庭不需这般战力吗?”

    道祖笑道:“天庭如今战力足够了,天庭能调用天道之力,悟空虽强,却也只是匹夫之勇,无领兵之谋。

    菩提,你可知,贫道为何要培养悟空?”

    李长寿:来了来了,道祖这旺盛的倾诉欲出现了!

    不过他也能理解。

    从之前与道祖交锋的过程可判断出,道祖其实挺寂寞的,毕竟高处不胜寒,身周也没个说话的正常生灵。

    但这并不能看做道祖心底还有什么‘仁慈’、‘心软’。

    恰恰相反。

    道祖能说出这些,就说明道祖对自己动了杀心,毕竟死人才能保守秘密。

    故,李长寿心底越发紧张了起来。

    就听道祖缓声道:

    “贫道想让悟空成为一个符号,其故事注定要在天地间流传,为生灵做个表率,也做个警告。

    菩提你应知晓,悟空的潜力有多强,骨子里的性格有多傲。

    此前贫道不是对你说过了,要让悟空代表妖族、引动妖族,让妖族与天庭再次一战,从而耗掉妖族所有底蕴。

    这只是初层。

    给悟空以使命,让悟空成为天地间最为鲜明的符号,让其他生灵想反抗天庭时,可以有个对比。

    这般强横、这般狂妄之生灵,也只是被天庭随意镇压,反天这般不切实际的虚梦,也就不必多做了。

    这才是深层。”

    ‘虚菩提’沉声道:“悟空,必败?”

    “不然?”

    道祖看了眼‘虚菩提’,后者立刻低头下去。

    道祖笑道:“这注定只是一场谋算,而非什么博弈;长庚离开天地后,贫道已无对手值得去对弈。

    菩提你莫非,心底对自己徒儿的遭遇有些不忍?”

    言说中,道祖抬起左手,对‘虚菩提’的右肩拍来。

    李长寿这一瞬的紧张并不是装出来的,他浑身紧绷、额头冷汗直冒,站姿都有些僵硬,甚至气息都出现了错乱,在逃遁与求饶之间左右横跳。

    但……

    哒的一声,道祖的大手轻轻拍在了李长寿肩头,并没有什么力道。

    道祖笑道:“不必担心,贫道会将悟空立在高高的位置,让他成为洪荒中的传奇。

    长庚当年在天庭鼓捣的那些东西,倒是给了贫道不少启发。

    站在天地一方考量,只需要培养一个反天的英雄,然后让这英雄成为护天的神祇。

    一切,就会变得简单许多。”

    “道祖妙算,”‘虚菩提’低头应了声,主动道,“若道祖还有差遣之处,弟子愿效犬马之劳。”

    然而,李长寿的本体道心,已是差些破口大骂。

    这老贼,玩弄人心的手段也太强了。

    “并无太多事要做,”道祖道,“菩提你此前想去何处?”

    “去三千世界寻地归隐,”李长寿道,“弟子也知悟空身上有天大因果,自不敢在洪荒久留,免得影响到道祖的大计。”

    道祖笑道:“你只是不想再掺和其间,想能躲就躲吧。”

    李长寿故意露出几分尴尬的表情。

    “也好,去吧。

    三千世界中开个道观,教教弟子,也是一件美事。

    你可需功德与宝物?”

    “不需、不需,”李长寿低头道,“弟子可否在寄身之地,悬挂道祖您的画像,每日安排弟子上香供奉,以映弟子之心。”

    悬挂画像祭拜,其实不只是主动表示‘归属阵营’,还有更深层的意思,就是愿意接受道祖时刻监督。

    道祖目中有微弱光芒闪烁,言道:“不必如此,贫道已退居幕后,祭拜天地便可。”

    “弟子遵命。”

    “走吧。”

    道祖轻声道了句,‘虚菩提’躬身做了个道揖,保持着虚菩提常用的神态、动作,自道祖身旁踏入虚空,驾云朝远处而去。

    感受着道祖注视着自己的目光,如芒刺在背。

    李长寿明白,道祖此刻在想,是要抹杀了虚菩提,还是再留虚菩提一阵,看是否还有用得到之处。

    他此前数百年‘表演’了那么多,处处体现虚菩提的谨小慎微、怕担风险,就是为了今日能够安然脱险。

    利用完了的傀儡,最好的归宿就是锅炉。

    百丈、千丈……

    李长寿本体几乎屏住呼吸,控制者‘虚菩提’前行的速度,不敢过快,也不敢太慢。

    压力,已是让他手指不断轻颤。

    道祖还在注视,还在盯着‘虚菩提’的背影看。

    这就是绝对强者的威压,是生死掌握在其他人手中的压力,似乎道祖也在等,等一个杀戮的念头,等一个惋惜的表情。

    飞出千里……

    终于!

    虚空中忽有紫黑雷霆绽放,对‘虚菩提’直直劈落!

    李长寿心底念头瞬息百转,凭借他对天劫威力的了解,这紫黑雷霆似乎是一种封印却并非毁灭性的天罚。

    ‘虚菩提’可以死,自己用域外天魔之道开的天道后门,却不能就此暴露。

    怎么办?

    李长寿双目划过少许厉色,本体静静坐在那,心神强行保持冷静,又在冷静之外铺上了一层惶恐的表象。

    ‘虚菩提’作势要抵挡雷霆,这是本能的反应。

    但他即将出手时,仿佛看到了道祖的身影,随即选择紧紧闭上双眼,只是撑开一层仙力屏障,任由雷霆将自身吞没!

    “弟子毫无半分不满,也没反天之心,为何!”

    轰!

    虚空震动,紫黑色雷霆一晃而过,‘虚菩提’的身影狼狈地后退半步,已是负了不轻不重的伤势。

    道境……道境被锁了。

    ‘虚菩提’怅然若失,如木偶般站在虚空中,似乎在回想着此前种种,最后又自嘲一笑。

    他对五部洲的方向拱拱手,看了眼袖中那些安然无恙的弟子,转身遁去。

    李长寿坐在鲲鹏秘境的大殿中若有所思,嘴角微微一撇。

    这就是道祖。

    先暂别了,悟空。

    猴子的基础已经有了,后面的路,全盘由天道监管,谁都没有插手的机会。

    李长寿推算,猴子还需要一定时间的成长,在妖族中建立足够的威望。

    道祖要完成刚才说的那些‘规划’,也需一定的时间。

    这个阶段,李长寿称之为【美猴王】,当猴子真的带领妖族冲击天庭,那时才容易出现变数,自己也可顺势出手,将胜算拉到最大。

    感受着天道注视自己的目光悄然消散,李长寿不由又起了诗性。

    铁棒手中握,何需胜佛名。

    先找个山清水秀灵气足的地方隐姓埋名,安稳几年,再趁五部洲热闹时,实行自己的‘偷家’大计,并时刻做好摊牌的准备。

    于是,又三十年后。

    五部洲之外也流传起了‘美猴王’之名,这名声却是跟那龙族有关。

    这一年,猴子去了东海龙宫,坑走了定海神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