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TXT小说下载网 > 其他类型 > 灵界此间录 > 第三章:啷了呱唧的人
    【孩子需要言传身教,而不是一位的说教。父母正,孩子正,父母不正,孩子也可正。父母正,孩子也可歪。重要的还在于孩子,而不是父母。】

    【咕噜噜——】

    【哈啊——】

    有人喝水的声音从角落里传过来。细小的胶鞋摩擦着地面的声音也慢慢的传过来。他的耳朵快要听得见了,微微的动了动。

    有一股很暴躁的腥气,就像是缠缠绵绵的水声里,带着鱼的腥气,入到鼻子来,让他有些不舒服……

    “诶!小兴啊,帮我把那叠菜拿过来。”

    “师傅……我也想吃~”

    “先给师傅吃,乖,哈……”

    有两个不同人的声音入耳来,他的眼睛,却还是看不见他们。

    随后,便是吧唧吧唧的……吧唧嘴的声音……肉的丝滑与菜的清脆合在一起,吧唧吧唧,再是咕噜咕噜的喝酒声……也应该是酒……

    “师傅……我们从南祈镇收的这副棺材,真的有那么奇特?”

    那个稍微娇小的声音乖巧的喊着,连带着啃着筷子的咔咔声。

    “厉害啊……怎么不厉害……这棺材!顶牛!这比我以前收的那些奇形怪状的东西厉害多了。”

    那咕噜咕噜喝酒的中年声音却像是扯着嗓子说话,吧唧吧唧的吃肉,咕噜咕噜的喝酒……

    “那到底怎么个牛法呀~师傅~我咋不信啊?”

    那年轻的孩子给自己的师傅倒酒。

    师傅是个山羊胡子,下巴尖瘦,身材也瘦小的老头子。

    “那卖这具棺材的老头子不识货,不知道这棺材的厉害,这要是普通人放进去,怎么也得保存个几十年不腐烂啊~”老师傅再喝酒,啊的一声,便是沉沉的将杯子砸下来:“先不说这朴实无华的材质,就是这旁边镶嵌的小珠子,那也得是大富人家才能用的玛瑙石!精贵着呢!”

    “怎么会……那不是普通的小石头吗?师傅又忽悠我~”小徒弟慢慢的吃了一口菜,又开始咬起筷子来……

    “是真的……玛瑙石,精贵!我们把它们全薅下来,怎么也得卖个百八十的金币呀!我们二十金币就收来了……我们师徒两的好日子!要来咯?!”

    老师傅筷子夹了块肉,夹到了小徒弟的碗里。

    “快吃快吃,长身体呢。别像我一样,像只矮老鼠哟~”师傅喝酒,酒气通鼻,将那大鼻子熏的红红的。

    “师傅才不是老鼠呢……”小徒弟筷子快速的爬着饭,大口大口的吸吮着,像是由水淘的饭。

    “那老头只剩下一口气,连自己殡葬的费用都掏不出,还想着他那个葡萄园子,这不倒霉催的了么?!”师傅搓了搓自己的红色大鼻子,按着自己的鼻子往旁边打了个喷嚏,手在自己脚根的破袜子上抹了一把:“你别偷懒,知道吗?等晚上,我们再去南祈镇的珠宝店卖掉棺材上的玛瑙。”

    “啊?还要回去?”小徒弟吃完了饭,慢慢的将手放在鼻子上抹了一把鼻涕。端正的坐在师傅的旁边,看着师傅喝酒打嗝儿~

    “怎么?还没扣出来,你就不想陪师傅了?”

    “陪啊……师傅……这副棺材我们从南祈镇收来的,还回南祈镇去卖玛瑙石?”

    “怎么?嫌弃?”师傅夹着菜,吃下去也不咀嚼,端端的坐好,哼了一声,小徒弟开始收菜收碗,眼睛斜着师傅乖气道:“不是……这是好马不吃回头草么……”

    “你去洗碗,我去把那副棺材抬出来,今天把所有玛瑙石扣出来,晚上去卖,再吃餐好的,今天师傅开心!也哄你开心,行吧?”老师傅慢慢的起来,准备往身后走去,他确实是矮的,衣服很长,那粗布的衣服也算得体,就是补丁多,都是找的贴近颜色的花花绿绿的布匹凑合的。

    “当然行!跟着师傅吃香的喝辣的,能不行么!”小徒弟慢慢的起身,端着碗和筷子跑起来,跑到师傅的面前,去了旁边的河沿,开始洗起碗来。

    两只碗一只盘子两双筷子,流出来的油微乎其微。桌子上还有一小碟的肉丝,上面的油光也是少的可怜。

    忽而的,又平静了……

    拖鞋踢踢踏踏走过来的声音,便又快速的出现在耳朵旁,嘴不听使唤,发不出什么声音。

    五感,慢慢的回来……就像是沉沉的噩梦,一个又一个的离去……

    从前……有那么一群人,为了人世的理想而奋斗,背负着沉重的一生,他们永不言弃,也从未停歇……

    现在,那些人已经被疯狂吞噬,我们,应该怎么为他们洗刷冤屈……又怎么……让他们义无反顾的……解脱……

    猛的睁开眼睛,恶狠狠的盯着……这黑暗……

    感觉身子被倾倒而下,他的手脚被固定住……也难以有力气去抓着拳头,挣脱开那束缚住的锁链……

    “哎呦喂……可沉死我了……”老师将这漆了红色的棺材放倒在地上。

    “这么好的一副棺材,那老头自己没福气用啊……”老师傅盯着这棺材周边深色的玛瑙石,趴下本就不高的身子,去看那底下的玛瑙数量。

    “哎哟!嗬!这不是……一颗小钻石么?”老师傅伸手去摸棺材底下亮晶晶的东西:“这不是玛瑙石吧?,小钻石,嘿!”

    感受着那只手在棺材上的摩擦,那粗糙的皮肤,紧紧的挨着旁边的石头,咔莎咔莎的摩擦声,响在这漆黑的棺材里。

    “咳……”

    他喉咙里,似乎真的开始慢慢的沉落,像是鲨鱼咬了一口自己的声带,咳出来的声音,也像是扯断了嗓子。

    “你咳嗽了吗?小兴?”

    老师傅皱着眉头看向徒弟,那些碗的声音还是很响,在河流里,呼呼的刮着水。

    “没啊……”小兴看着水里的碗,觉得干净了,便慢慢的抽出来,甩着水,呼呼的落了空。放在了身后,开始洗起筷子来……

    “没有啊……师傅,我没咳嗽……”

    小兴慢慢的看着自己的师傅,手上还不停的甩着筷子上的水。

    “我也没咳嗽……”师傅用手抓着镶嵌进红木的小钻石,疑惑的盯着那小颗的发光钻石:“不会有人找我吧?你去看看?”

    “没有人啊……”小兴看着周围的青山绿水,几乎是绿的他发慌,继而慢慢的撰着自己的筷子,跑到了桌子上,将碗放好,继而又将那碗肉菜放在一起,收在了旁边的小柜子上。

    “没有人啊……怎么回事?年纪大幻听了?”老师傅伸着舌头,用力的用手去扣那块钻石,用小石头撬了起来。

    他似乎预感到了自己在哪里,疑惑的皱起来眉头。

    长羽枫……我是长羽枫……对吧……可是这里又是哪里?棺材里……

    我……怎么……又死了……

    他的脑袋好像又开始运转了起来……死……真是一个极其自私的东西……每一个人都会死……真是这个世界上最后的公平了……

    可是为什么不让我死去……

    如果我死了……就让我死去……便是对我最好的答复……我没有在这一辈子,在活着的时候做好我的一切……也不应该在最后的一切里重新来过……

    那样对任何人都不公平……对于任何人!都不公平!我不再是这样的一生……

    我死了……便是人生的一切……人生的终止……

    我死了……便是对所有人的交代……

    我死了……也便没有人再胁迫我,做我不想做的,甚至是做我想做的……任何的一切……

    任何任何的一切……都应该是我人生的终结,从我人生离去的那一刻起,我的一切,都应该终结……

    而不是……再次的活着……

    没有人愿意再这样活下去……也没有人可以公平的活下去……再来一次的活下去……

    我不应该如此的特殊……

    让我死去……

    我不是命不该绝……

    我渴望着……

    逃离……这个世界……

    我从来不属于这个世界……我也不希望来到这个世界……我更不应该……死而复生……打破人生的平衡……

    我应该怎么样离去,便应该在我的人生之路上,记下这一比……要离开便离开……

    人生就像是一座桥梁……珍惜眼前的一切,才是人最应该明白的一切……

    爸爸妈妈……兄弟姐妹……金钱财富……人生荣誉……生死离别……酸甜苦辣,都尝过一遍了……便也不枉活,在这人间的年年岁岁又今朝。

    而不是,在我的世界里……一次又一次的……让我回到过去……让我重新来过……让我重新获得……再活一次的机会……

    一眨眼,便是一年……

    一眨眼,便是人生……

    月亮,总是寄托人的哀思……月亮……总是那样,年年岁岁,今朝似……而年年岁岁,今朝人不同……

    我……没有许愿……为我自己许愿……让我活下去……

    我人生的妄图……人生的期许……都仅仅是化为一句……

    我来过……我只是来过而已……我只是来过这个世界而已……我什么也没有做到……我什么也没有拯救……

    我什么也没有逃离……

    我只是……死亡的,无数个人里的其中一个……

    让我离去……人生……让我离去……

    这是一条单行道……我不应该……往往复复的来过……

    我……

    太累了……

    为什么要我经历……这么多的人生……这么多的一切……这么多美好的一切……这么多美好的灵魂……这么多陪伴着我的……和我一起渡过的人……

    对不起,我不应该有这样的想法……

    因为你们的一切……都在这人生之上,往复,无法前往来生……谢谢你们陪伴我……

    谢谢你们以你们最美,最俊,最漂亮,最美好的一生陪伴着我……

    而我总是无能……每一次连接近未来的机会,都抓不住……

    我每一次的轮回……都是……死去……我每一次转生……都在挣扎……

    “让我!死去!”

    长羽枫呐喊着,像是咆哮着,在这棺材里,发出嗓音终结而去,撕扯着自己的声带,那声带带着粘稠的血液……

    “让我!不要在经历这轮回的苦难了!”

    “求求你了!”

    “我没有……”

    他带着哭腔……

    所有的记忆都奔涌而来……

    我没有……

    “你们想象的那么强大……”

    “我是懦夫……”

    “我根本没有一次次轮回转生的勇气……”

    时间,没有在他的身体上停留,却在他的心上……毫不犹豫的拉扯,撕碎,揉捏,将一切的一切,都撕碎殆尽……

    他感觉不到身体的疲惫……却疲惫的痛哭起来……

    “琳儿……啊……啊啊啊……”

    他的泪水……在棺材里打转……滴落在红木里,便是真真正正的滴答声响在他的耳朵里……

    滴答……

    滴答……

    滴答……

    像是时间铸成的眼泪……孜孜不倦的从他的眼角流淌下来……他痛哭流涕……

    “琳儿……对不起……”

    “如此的懦弱……”

    “我根本……没有任何……力量……我一点也不强大……我一点也没有……勇气……去面对你们的离去……”

    “一次……又一次……”

    他忽而的不哭了,他的眼睛紧紧的闭着……却像是被明亮的东西照射……

    血泪流淌而来……他也只觉得舒畅……

    “师傅……棺材里……有人!这么大个人儿!”小兴大喊着,拉扯着长羽枫的衣服……

    “你大喊大叫什么呀?!”老师傅将手放在长羽枫的脉搏上,哼了一声大喝道:“我说那个老头卖的这么勤快,原来是有人用过的棺材!真晦气!要不是这一个小钻石,我真得找他说理去!”

    老师傅帮长羽枫解下扣住的手,长羽枫的手便有气无力的拖到大腿上。

    “快出来,快出来,这棺材不能被你糟蹋了,你说你这个大活人躺棺材里吓人干嘛?倒霉催的!”老师傅嫌弃的将长羽枫推了出去,不成想长羽枫直接跌将出去,狠狠的砸在小兴的身上。

    “呀!”小兴也嫌弃的推开长羽枫。

    “还带个大活人的?!这是刑具!师傅!这是刑具!”小兴大喊大叫,在自己的师傅面前跑来跑去。

    他粗布的衣服和他的师傅一样,也解释破洞缝补……

    长羽枫的被硬生生的砸在地上,这是河边,泥土带着可怕的潮湿,在长羽枫的脸上,一只螃蟹狠狠的夹着他的脸。

    竟然让他……

    硬生生的憋回去了所有还要说的话。

    因为现在,只有脸的疼……嗓子的疼……还有……脚的疼……

    “啷了呱唧的。”

    老师傅蹲在他的面前,看着他,摸着自己的小山羊胡子。

    “怎么?仇杀给人埋棺材了?这么急着死?”

    长羽枫一时语塞……

    “别给我装哈,我买这幅棺材可是出了价钱的……你算是附赠品。就当做是我救了你一命,你的命,现在是我的了。”

    老师摸着自己的小胡子,得意的拿着那颗钻石吹了一口气,在亮晶晶的阳光里,心里也美滋滋的笑道。

    “发财咯~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