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TXT小说下载网 > 其他类型 > 灵界此间录 > 第四章:再往生
    【杀字的后面不能接“死”,要说诛灭。因为杀一个人,太直白,不,因为诛灭一个人听起来就比较文艺。年纪小的,还以为这是什么仁慈的话语。这是在保护他们……吗?】

    青青河边草,一岁一枯荣。

    “你是……被什么人仇杀关在棺材里的?”老师傅用自己如树皮一样的大手去扣那已经放平棺材的装饰:“这棺材挺好的,你仇人下了血本了,嘿!”

    他的山羊胡子翘着,将玛瑙石放进袋子里,还顺手摸了一下山羊胡子。

    “师傅,这里!”小兴乖乖的将一颗玛瑙石递给师傅,师傅就着阳光看了一眼成色,收进袋子里。

    小兴看了一眼趴在桌子上的黑衣人,看着他高大的背影,像是看着一只失落的小狗狗,眼神里的可怜将这个瘫倒在桌子上的男人。

    “师傅,他好可怜……”小兴年轻的声音带着瓜娃子的娇弱,但是他扣起棺材上的小石头来一点也不含糊。

    “可怜个啥啊,我要是死了有这么好的棺材埋了,那可真是光宗耀祖咯~”老师傅又扣下来一颗玛瑙石,放在口袋里。

    “茫茫的天呀~”

    他喝了一首歌,笑的摇头晃脑:“舒服啊……兴儿啊!你知道我们今天这二十金币买的棺材赚了多少钱么?”

    “多少啊……师傅……”小兴快速的跑到老师傅的旁边,像是一只贴身的小哈巴,靠在师傅的背上,从师傅的肩头看着师傅开始拿着袋子数“钱”。

    那些五颜六色亮闪闪的玛瑙石。

    “一个棺材四十个玛瑙石,还有一颗小钻石!我的天哪……赚翻了,两百金币!哇……”老师傅用手挑了一下小兴的鼻窦,将袋子放好,小兴被挑了鼻子,开心的咯咯笑。

    “师傅,两百金币,很多吗?”

    “可以给你买糕吃。吃一整年的年糕都没问题!”

    “真哒?”小兴高兴的在自己师傅背上跳脚,那从鞋子里漏出来的大拇指滴里哒啦的响着,开心的不得了。

    “真哒!”老师傅学着小兴的声调,捏着嗓子,一把将小兴从背上翻下来,嘟的一声将小兴放在了那个棺材上:“这叫升“棺”发财!兴啊今后一定可以飞黄腾达!不用跟着我这个破小老头吃苦咯!”

    “师傅!不吃苦!跟着师傅开心着呢!”小兴叉着腰,站在棺材上踢踏两下,晃悠着转了一圈。双手合拢像是花儿一样展开,就像是在跳一种特殊的舞蹈。

    老师傅笑着又乐开了花,再是去看小兴的衣服,那小兴的衣服犹如花衣裳一样,小兴的脚脖子露在外面,光着脚丫踩在那已经被扣掉了玛瑙石的红木棺材上,犹如一颗树,上仰着手臂,这青山绿水之间,那只花儿似的手,徜徉着张开,小孩子纤细的手指真如盛开的枝丫,那瘦小洁白的腿儿,就像是牵挂着这缝合在一起的残缺的“花衣”,如花似玉般绽放。

    这就像是精心排练过很久的一只舞的前奏,她只是做了这个动作,便开心的不亦乐乎。

    老师傅开心的将小兴从棺材上放下来:“嘿咻!小兴啊,把老牟牵过来,我们进城咯!”

    “嗯!”小兴开心的笑,蹬着鞋子便跑了出去。,这硌脚鹅卵石在她的脚下,竟然能如履平地的奔跑起来。

    看着小兴开心跑出去,老师傅也便收拢了自己的笑意,眯着小眼睛狐疑的看着那趴在桌子上的黑衣人。

    “你别想赖在这里啊……我告诉你,你呢,要是有仇,就去找别人报仇,要是有怨,就去别人报怨,不要赖在这里。”老师傅又瞥了一眼那红木的棺材,拍着手搓起来:“你别打这个棺材的主意啊~我告诉你,按理说我买了这个棺材,你在这个棺材里,你整个人也得是我的……给我干活做苦力,那是逃不掉的。”

    老师傅慢慢的走在长羽枫的,上眼皮下眼皮就像是揪在一起的花绳,眼睛本就小,这下更加无可,他打量着这个失了力的小伙子,这一身黑色的衣服,还算精贵,结合这稍微镶了小钻的棺材,这身衣服也是不简单。

    只是除了这衣服,他全身上下都是煞白的,白色的长发竟是长到了腰间,再是他那因为久未接触阳光而几乎要退化的白皮肤,那吓人的咳血惨状,跟个垂死的病人无异。

    他黑色的双眸就像是翻着白色的水花,混浊而空洞。他骨骼修长,又瘦削的吓人,皮贴着骨,哪一个正常人会这样的?

    老师傅从腰间的布袋子旁边解开一个小葫芦,拔了葫芦的塞子,提着绳子将葫芦里的水浇在长羽枫的侧脸上,那葫芦里的水从长羽枫脸上的侧骨流到他的嘴边,只那么一会儿,老师傅便收了葫芦,又别在腰间。

    见长羽枫动了一下耳朵,他便继续用那山羊胡子下扯着的嗓子喊话道:“看你可怜,给你一点我的佳酿,不能让你生龙活虎,但好歹给你提一点元气,喝了赶快滚,别在这里碍的我眼疼。”

    长羽枫由嘴沾到了佳酿,耳朵和眼睛都开始活泛,手指头也开始微微的颤动。这个已经进入棺材的人,却开始慢慢的在生死的边缘挣扎……

    或许他应该死去……便也就真的死了……

    “可怜哦~”

    老师傅慢慢的摸着自己的小胡子,看着小兴牵着一只喘着粗气的矮马过来,自己也跟了上去。

    不过,他再一次的回头去看开始慢慢喘气的长羽枫,指着长羽枫大声的喝道:“你有点力气了别赖在这里哈……我告诉你,我可不会再可怜你一次了,你这个棺材还得留着给我用呢,要是你死在这里了,我就把你丢到河里,看到旁边那条河了没有?”

    老师傅又去指旁边缓缓流淌的小溪:“能走就走,别赖在这里。”

    身上的力气,因为那滴甘甜的“佳酿”也慢慢的在聚集,只是依然微弱,他能够感应的到自己身体的每一个角落,却还是难受的咳血。

    “这里……咳……是哪里……”长羽枫感受着从自己肺部淌出来的血水,噗嚯一声,从喉咙管喷出来,吐在了桌子上,他的身体由小兴摆正在桌子旁趴着休息,现在因为这一口肺部引发的血开始倾斜滑向地面。

    小兴吓的赶快去扶长羽枫,又让他趴好。

    “南祈森林。”小兴轻声的在他的耳边告诉了他,小兴抿嘴站立在他的旁边,被师傅牵着到了那老马的旁边,老马噗潞潞的喘气来醒自己的鼻子,这马明显过不长久了,垂着头,让师傅坐上去,师傅确实有些矮小,不过那已经是老人的身材了,在小兴面前,师傅也只是高了小兴一个头而已,小兴八岁模样,短齐的红发,蔚蓝色的大眼睛让她身上的脏,像是一个在泥水里浸泡过的瓷娃娃。

    师傅上马,也将小兴一提上马,提到了自己的身前,护着她,开始将老马掉头。

    “这里虽然也都是一些小妖怪,但是应该吃不了你,你最好别死在这里让那些妖怪闻到了你开始腐烂的味道,我刚布置好的阵法就泡汤了。要死,死外边去。”师傅严厉的转头,平静的看着长羽枫不再呆滞的双眼。

    “师傅……”小兴对于自己师傅如此凶恶的话语有些不满,或者说,他觉得师傅太过残忍了。

    “你就在这里也行,但是别死,多喝点喝水,等我换完钱,再回来商量你的事情!”

    师傅看着小兴有些委屈,也改了口,便是接受这个从棺材里发出怒吼,但是已经虚的不成样子的可怜人。

    “现在……是……公国几几年……”长羽枫用力去握自己的手,他斜视着自己的手臂,看着那已经快要瘦的只剩下骨头的臂身,雪白而瘦弱。

    他一用力,自己全身的筋肉都跟着颤抖起来,让他痛不欲生的唏嘘。

    “公国2039年4月26日,小子,你到底被活埋了多久?竟然要问年月……”师傅一提缰绳,那老马嘶鸣一声,挺立着马尾,扫了一下马身。

    “2039……4月……26日……”长羽枫几乎是惊叹着这个数字,缓缓的,震惊起来,他的眼睛大睁着……那股混浊也消失了,只留下点点滴滴的因为眼睛无意中睁大而不适应的眼泪。

    “他流泪了……”小兴动了恻隐之心,一直在抿嘴观望,她轻轻的摸着老马的鬃毛。

    “我家兴儿懂事,我就不和你说什么了,你好自为之。”师傅用手放在小兴的头上,不要她去看这个可怜的男子。

    “20……39……”长羽枫震惊的看着那渐渐远去的马儿,那马儿甩着尾巴,载着两个人,缓缓的离开这里。

    长羽枫咬着牙,将手啪的一声打在桌子上,去支起自己的身体。力量回来的很快,他的血液,也开始由心脏输送到全身,除了肺部的痛苦……还有难以快速适应力量的瘦弱肌体。

    那股阵痛,好似久未动作的肌体开裂,在身体里撕开肌体,继而拉断筋骨,产生血液,带来疼痛。

    他本应该问更多的东西,但是他的震惊,却实在是无法想象的……难以一时间想起来……

    公国2015年,他来到了这个世界,公国2025年,他好像遭受了一切的苦难……在轮回的挣扎中品尝苦果,公国2034年,他遇到了自己无法应对的敌人,恶魔,之后,接连遭遇了恶魔,死在了一个凝光成刃的恶魔之手。

    他难以想象……现在是那个时候的五年后……

    他剧烈的喘息……剧烈的感受着肺部的疼痛……剧烈的……颤抖……

    难以置信……他之于这个世界,到底意味着什么……他之于死亡……到底意味着什么……

    他之于……这荒诞的往而复生……到底是为了什么……

    他开始感受这个世界的灵力,却依然无法明白……这恍如隔世般的苏醒,再一次的,将他的痛苦拉至极致……

    他所认识的人……因为自己的离去……他失去了……一切……

    失去了……失去了……那些所拥有的一切……

    “呼……”

    肺部的积血就像是一种可怕的药物,将他故意出来的任何一口气,都带着肺部的腥气……

    那种腥不是恶心的,而是能够让任何人闻到就判定自己过不长久的身体气息……

    “真是……可怜……”

    他自嘲起来……

    又过了五年……

    他将手举起来,看着这几欲断裂的垂死之物,这种肌体,比他想象的还要糟糕……

    他穿着黑色的服装,却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为什么会穿的这么华丽……

    他死前鲜血淋漓,被戈尔丁杀害,就像是沉闷的,给这个轮回者最后一击,给予这种痛苦轮回的人生……一个终结……

    终结的……又失败了……

    他看着自己的双脚,那垂死挣扎的双腿……也一并开始带着新生的细胞激活起生命的特征……

    我想,我是活着的……

    但是我渴望死去……

    让我断绝……让我不再拥有记忆的轮回……

    让我死去……

    在这个世界之上,哪一个人不是死了就无了,这寥寥无几的一百年,这寥寥无几的壮年,这寥寥无几的人生……

    本应该公平的死去……

    每一个人都会死……为什么要逃避呢……无论是各种死,都是**的消亡,也皆是思想的断绝……

    长羽枫的一切……

    沉沉的下降……他慢慢的倾倒,跌在那红木棺材的旁边,头部狠狠的砸在鹅卵石上,血从他的后脑勺流出来……

    看着天空……

    那天空……多蓝啊……慵懒的白云呼呼的生风……将它们静静的吹远……

    好痛啊……

    但是他根本就哭不出来……

    好痛啊……

    但是他根本无法再次闭上眼睛……

    好痛啊……

    但是他一直,在安静的呼吸……即使呼吸……也带着肺部的抽泣……

    他再一次的举起手……

    他想要去抓着那片慵懒的云……就像是抓住自己的人生……

    他是否有过人生这种东西呢……

    他尝尽了喜怒哀乐,人生的凶险,善良的人们来到人间遭受苦难……丑恶的人们来到人间寻欢作乐……

    人世间的一切……

    为什么……会有什么……让他生着留恋……

    是因为一个自己永远无法拯救的女子吗?

    是因为自己心中懦弱的影子无法消除吗?

    还是……

    仅仅是寿命未到……

    便要一只活下去……

    生……或许是……死……

    他将手放在自己的额头上……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或许,这一次他会死……

    死的彻彻底底……

    死的……虎虎生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