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TXT小说下载网 > 武侠修真 > 聊斋之炼神 > 第五百三十二章 比剑
    “师兄,这话我从来没有说过,师兄是听信谣言了。”王琳淡然道。

    “你觉得我会信么。现在你只有一个选择,从我胯下钻过去,从此之后见到我就三跪九拜,我就放过你。

    否则你只有和我上斗台,让我揭穿你狂妄无知的真面目。放心,我不会杀了你,只会让你躺倒三个月,给你一个教训而已。你如何选择!”那汉子极为狂妄道。

    “那就上斗台吧!”王琳很随意道。

    “什么!”那汉子根本想不到王琳会如此爽利,在他看来,王琳肯定会拿出昆仑剑门门规做挡箭牌,毕竟即便王琳不搭理他,他也不能对王琳动手,他如此说话,也不过是为了羞辱王琳,让他接招。但想不到王琳如此爽利答应了。倒是让他有点错愕了。

    “既然有人想试探试探我惊天峰的御剑术,我不介意让他们知道,惊天峰的御剑术才是昆仑剑门的镇山之宝,惊天峰为九峰之核心,当之无愧。”王琳很随意道。

    “狂妄!”那汉子禁不住暴吼道。

    斗台就在进入山门不远处的广场上,王琳和那汉子一前一后直接来到这里,早有执法弟子禀报了当值长老。

    “门内弟子比斗,不得随意伤人性命,但刀剑无眼,若是收不住手伤了性命,也是咎由自取,所以尔等考虑清楚,是否要上这斗台。”当值长老是飞岩峰的一名长老,他只是程序性的向两人宣读了比斗规则。

    见王琳和那汉子点头,飞岩峰的长老点头,给两人进行了登记备案,准许两人上台比斗,比斗安排在一个时辰后。

    “师弟,乘风师兄没有见到你么?”半个时辰后,燕赤霞急匆匆的带着赵际赶来道。

    “乘风师兄见到我了,我觉得这场比斗我该接下来。”王琳随即将和乘风见面的情况和燕赤霞进行了讲述。

    “师弟,你真的有把握么?”燕赤霞还是担心道。

    “师兄放心,应该无大碍。”王琳道。

    “相公。”傅婉莹带着张晗语也急匆匆赶来,张晗语满脸担忧道。

    王琳轻轻的朝着她摆摆手,示意她无需太过担忧。

    “王琳师弟,这是哪个叶秋的阴谋,你难道看不出来么,你不该接下,即便你不接招,按照昆仑剑门门规,他们也拿你没有办法。”傅婉莹也焦急道。

    “既然他设计下了这个计谋,我不接招他还会想别的阴招,倒不如直接接下来。”王琳倒是随意道。

    此时,叶秋在数名文秀峰弟子的簇拥下也来到了斗台前的广场上。在叶秋旁边,一个中年男子悠然而来,此男子半边头发雪白,半天乌黑,很是奇异。

    “他竟然回来了,王师弟,这次你麻烦大了,此人若是向你挑战,千万不要接。”傅婉莹眉头一皱道。显然她极为忌惮此人。

    “哦,此人是谁?”王琳神念扫过此人,也感到到了他身上有股肃杀之气韵,似乎已经凝练成了一股锐利的剑意。

    “此人叫上官白,乃是君子剑叶师伯座下大弟子,他很少在山门中,一向在外修行。

    据说他练剑至今,只练了一个‘剑’字,但剑法锐利霸道至极,传闻是二代弟子中极强的一个。如今已经是筑基巅峰的存在,修为相当强。”傅婉莹解释道。

    王琳对文秀峰的剑经也略有了解,他们的剑经号称“一字剑经”,剑经乃是一篇铭文,镌刻在文秀峰上。

    只要能领悟一个字的剑意,就算是初入门径了,所以又称之为一字剑经。而他们锤炼的是华章剑气,字如华章,万古长存,才是其剑意所在。

    据王琳观察,那叶秋至少修炼了两个字,一个是“人”,一个是“十”字,但所有的笔画加起来也没有“剑”的笔画多。

    而这个上官白这么多年只修炼一个“剑”字,可谓是深刻领悟了一字剑经的精髓,倒是让王琳对此人颇感兴趣。

    “师姐,以前各峰之间二代弟子有过公开比斗没有?”王琳询问道。

    “从来没有,都各自修行。不过,私底下也是有交手、有比较的。我师姐曾和这个上官白交过手,她私底下给我说的。”傅婉莹道。

    “师姐,接下来和我相公比斗的那个师兄是哪个峰的弟子,修为如何?”张晗语有点担心道。

    “他叫吴勇,也很不简单,在据说在金鼎峰的二代弟子中排名第五,已经将金鼎剑经修炼到一定的程度,金鼎剑气也淬炼出金色的光晕了,绝对不可小觑。”傅婉莹简单的介绍道。

    时间很快过去,吴勇迫不及待的飞身上了三丈高的斗台。

    王琳也朝燕赤霞、张晗语等点点头,脚下剑气轻旋,已经平地升腾而起,落在了斗台上。

    “师弟,你觉得吴勇几招才能击败这个王琳?”斗台下面,上官白轻声询问叶秋道。

    “上官师兄,吴勇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叶秋道。

    “师弟过于高看他了吧,吴勇已经是筑基中境,修炼金鼎剑经已经近二十年了。而这个王琳修炼乾坤剑经不过数年而已,九峰的剑经品质相差不大,以乾坤剑经最难修炼,我倒是不信这个王琳有这么强。”上官白道。

    “乾坤剑经不足为虑,关键是御剑术。那一剑我根本没有看清,太过迅捷霸道,我觉得吴勇抵挡不住。”叶秋道。

    上官白默然点头,御剑术他自然是听说过,据说那是惊天峰的镇山剑诀,比乾坤剑经还难以修炼,所以才导致了惊天峰衰落了下去了。

    “王师弟,使出你的御剑术吧,否则你挡不住我一剑,莫要让人觉得我以大欺小,毕竟你才入门几年而已。”那吴勇道。此时,在斗台上,当着众多剑门弟子的面,他倒是有点涵养了。

    此时,他周身白色的剑气缭绕,将全身笼罩了起来,在白色剑气上泛出了淡淡金色的光晕,正是金鼎剑气登堂入室的征兆。

    修炼金之炁,崩现出来的光晕都是白色,只有修炼到极为精深的程度才会呈现金色,随着修为日深会呈现赤金、紫金之色等等。

    这也是判断金鼎剑经修炼精深程度的标志。本来以吴勇这个修为境界,其体内金之炁无法崩现金色的光晕,提前崩现,正是其剑气凝练的体现。

    他之所以以登台就将周身用剑气笼罩起来,正是忌惮御剑术飞剑的突袭。而且其周身的剑光隐隐的形成了一个金色的鼎,将其周身罩住。

    其实上,金鼎峰的金鼎剑经最强悍的是防御,而不是攻击。吴勇凝练剑气护体就隐隐崩现出了“鼎”的形态,说明其金鼎剑经确实修炼到了不错的程度,已经将剑意融入了剑气中了。

    王琳不由得暗暗点头,剑意具现在剑气中,这是剑意领悟到一定程度的表现。

    就如同王琳一样,流云剑经的剑意是锐利、迅捷,将金之炁化为锐利无比的剑气,如云如烟,每一丝烟云都锐利至极,这就是流云剑经的剑意具现。

    而乾坤剑经本身就是单纯的淬炼剑意,若是有所领悟,可以诞生出自身恢弘的剑意。

    而御剑术却是以剑意为基础的精妙剑诀,不但可以提炼剑意,更是可以将剑意升华,化为绝妙的攻击。

    所以,御剑术登堂入室后,对剑意的领悟可谓是高屋建瓴。吴勇催动剑气后,王琳就感到了吴勇剑意修炼到了何种程度。

    不得不说,这金鼎剑经确实有其可取之处。王琳倒是想拿来观摩一二,说不定能让自己的剑意体悟更深一层,从而提升自己御剑术的威力。

    不过,即便不能参悟,和这个吴勇比斗,也是一种借鉴和学习,对御剑术的提升大为有利。

    “师兄和我无冤无仇,我们比斗也只是切磋而已,我不会轻易动用飞剑的,否则容易伤到师兄。”王琳非常诚恳道。

    “狂妄!”但在吴勇听来,这简直是对他**裸的蔑视,顿时暴怒吼叫。

    “轰!”接着吴勇背后的大剑陡然弹跳了出来,在空中滴溜溜一转,瞬间落入了吴勇手中,接着化作一道“鼎”形剑风暴朝着王琳轰击而来。

    昆仑剑门的剑修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习惯将剑放在外面,或背着、或挎在腰间。

    按照他们的说法,剑就如同自己的身体一样,要时刻保持亲密接触润养才行,所以不愿意放到储物袋中。

    他们不像王琳一样,拥有藏兵诀这样玄妙的神道法诀,可以将剑养在体内的气场内,比他们背着、挎着更好。

    “好!”王琳手掌展动,少阳剑瞬间出现在手中。王琳同时轻喝一声,一剑激射而出。

    “轰!”王琳这一剑看起来极为普通,正是流云剑经中的第一招云卷云舒,一道烟云升腾起来,在空中一卷瞬间接住了吴勇的剑风暴。空中顿时爆出一连串的爆裂之声,剑气互相碰撞,最终消散无影。

    王琳这一招虽然用的是流云剑经中的招式,但已经融合了乾坤剑经中的“天地无极”的剑意。

    通过御剑术的融合,使得这一招早就超越了流云剑经应有的威力,变得更加锐利、迅捷和宏大。

    当年,乘风道长也传授给了王琳一套乾坤剑法。但阅读了乾坤剑经,闭关参悟两年后,王琳才知道,乾坤剑经根本没有招式,最初修炼的招式也不过是为了蕴养剑意。

    所以,忘掉原有的招式,领悟剑意,锤炼浩然剑气才是真谛所在。

    而所谓的浩然剑气,正是剑意的具现,如今王琳只是领悟了“天地无极”剑意的一点皮毛而已,距离“天地浩然”之大成剑意还差的太远。

    “唔!”但此时,燕赤霞已经双目圆睁,他自然是看到了“天地无极”剑意,这也是他一直在追求,而始终未入门的剑意。

    王琳这一剑让其感到到了那种天地无极限的恢弘,让其陡然领悟了,就如同苦苦追寻那道门户,始终看不到,如今陡然出现在眼前一样,有种豁然开朗之感。

    “师弟。你说对了,这个吴勇根本不是王琳的对手,甚至逼他出飞剑的资格都没有。”上官白战意盎然道。似乎看到了一个值得他出手的对手,那种扑面而来的剑意让周围的叶秋等人下意识的就远离了他。

    上官白没有修炼过御剑术,也没有修炼过乾坤剑经,他看不出王琳已经触摸到了“天地无极”的剑意,但他能感受到这一剑的恢弘、锐利和迅捷。

    如丝如缕的烟云中有股宏大无极之感,似乎将整个斗台都笼罩其中了,每一缕烟云都重若千斤,锐利无匹,让对手根本无处躲避。

    此时,叶秋根本没有因上官白的话而感到欣喜,心中已经是充满了嫉恨。

    这计谋自然不是他主导的,而是其父亲叶间羽暗示下他才用的计谋。但他本意是想让王琳丢脸,甚至无法在昆仑剑门待下去,根本不想让王琳出风头。

    但现在看来他错了,这个吴勇竟然如此无用,连逼王琳出飞剑的本领都没有,当真是让王琳大出风头了,真是可恨至极。

    其实上,以叶秋的修为,根本看不透王琳的剑意。他没有修炼过御剑术,认为御剑术就是施展“飞剑”攻击,而不知道御剑术其实是一种玄妙的修炼剑意的法门。

    当然了,飞剑只是御剑术最强烈的表现力量的一种方式。他们这样认为也无可厚非。

    此时,吴勇已经完全不敢小觑王琳,将自己修为全部展现了出来,剑光泛着金色的光晕,犹如一个大鼎在虚空中震荡,朝着王琳席卷。

    但王琳只是随意的挥出一剑,始终用的都是“云卷云舒”这一招,吴勇的大鼎宗师寸寸崩溃,消散在虚空中。

    “不比了,我认输!”吴勇最终大吼一声。

    这场比斗实在是没有办法比下去了,他修炼了一二十年了,还不如王琳一个修炼数年的三代弟子,而且很明显王琳根本没有动用全力,毕竟王琳最强悍的是飞剑。

    此时吴勇终于领悟了王琳先前说的那句话,御剑术不可随意用,会伤了他。先前,他觉得这是王琳在吹牛,如今看来,王琳这话才是最实在的话,根本没有吹嘘的成分。

    “师弟,是我狂妄自大,冒犯师弟了。我给你磕头了。”那吴勇竟然一下子就要跪倒在地。

    “呼!”王琳手掌展动,一道罡气飞旋而出,瞬间将吴勇搀扶了起来道“师兄,都是同门不必如此。和师兄比剑,我也受益匪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