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TXT小说下载网 > 武侠修真 > 我的外挂跑路了 > 第23章 小依依的身影(三)
    早上的时候,倚在墙角的马源看到顾益对着空气抬手虚画,叮铃叮领的有细微的声响,他的身形挺拔,背影修长,晨风中似一个翩翩美少年。

    手指头指的似乎是远处那块匾额,指头微微散发着光芒,在空气中留下光芒的尾巴。

    马源忽然一哆嗦,自己这是睡在哪儿了啊!

    “醒了?”顾益没转头,但已经知道了。

    “师父……”这秃子有些睡迷糊了,“你在做什么?我在做什么?”

    “我在试着补齐匾额上那道残符,不过画的实在太少了。”

    “您是说那是一道灵符?”

    “是的,而且的确不是叶小娘说的藏诗符,就是一道残符。”

    “那整个庐阳的人难道都没发现?就师父你发现了?”

    啪!

    顾益打了一下他的脑袋瓜子,“说什么胡话,醒醒了!今天带我去修仙院!”

    在路边的小摊随便吃了碗面条,两个人便往修仙院走去。

    “昨日晚间,你醉酒说的灵符道和剑与剑是什么?”并排行走时,顾益问了他这些问题。

    “修仙院的老师只会对那些新生授课,入定境之后就是没有老师的,不过有三个地方供学生悟道修仙,那就是我说的功法馆、灵符道还有剑与剑。灵符道是藏有灵符的地方,剑与剑是剑修圣殿。如此三年,之后不分修为高低,全部离开修仙院,除非才能特别出众……”

    说到这里,马源有些不甘心的模样。

    顾益扭头叫他继续,“才能特别出众会怎样?”

    “会做留院处理,他们被准予一直在修仙院修行,接触到最好的资源。然而留院名额极难获得,一旦成功则会被称为才士,这是一种官名,俸禄比我们还要高。”

    “所以你才说修仙院的才……”顾益理解起来也算快,“然而就算留院名额极难获得,但大许毕竟立国三百年,修仙院的才士数量一定不少。我叫那个长生去闯功法馆,他也觉得我在开玩笑。”

    大概是因为谁也不知道,这座院门之内有多少才能骇人的怪家伙。

    “数量其实也还好,留院才士平均每三年才有一个,国朝初年时的那些也都逝世了,而且他们不是都留在院内,据说也有到海外大小嶝岛上去的,因而修仙院内应当没那么多才士,不过却没人知道具体多少,况且到了他们那样的人,数量不重要,有一个就可以护我许国一方。至于我,徒儿不才只见过十七楼主。”

    顾益不解,“十七楼主?是才士?”

    “才士是官名,院内我们一般称呼为楼主,因为留院之后,陛下会赐楼作为住所。师父……”马源乖得像个小媳妇,少见的老实起来,“咱们在外面看看可以,但我没有办法带你进去。不说我已经离院,就是还在院内,也不能够随意带人进出功法馆。”

    “你说实话我会理解的。”顾益拍了拍他的脑瓜子,“院里有这个规定可以理解,不然什么三教九流都可以进到那里去了。”

    马源补充说:“不仅如此,皇室子弟是被允许随意进出的,为了求仙,他们也常到此处,如果人员不加控制,就是置他们于险地。”

    这便是那场战争中,尹氏想要达到的目的吧。

    国朝初年有些宗门竟敢拒收皇室学生来以此显示公正,这样一来,那些心有志向的少年都去宗门了,以后谁还尊皇帝,怕是都尊掌教了。

    顾益观之,这修仙院的院门极为普通,高立的建筑墙角还缺了一块,叫人疑惑。

    马源解释说,“院门就是普通农家的小门,是因为修仙院认为学子来自天下,不是只有高门深院的子弟才能进入。同时,天下学子也不能觉得进了此门那便是进了龙门。最为重要的,修仙院,不需要借助建筑的气魄。”

    “那缺了的一角是被一个叫黄博的学生打坏的,他样貌丑陋,身材矮小却有大才,因不甘被人轻视,在约战当年风头最盛的才子刘畅时,失手将其打碎。陛下为嘉奖这种精神,故而留此破门,以激励人心。”

    顾益来回走了两遍,说道:“听你讲的故事,觉得修仙院很是与众不同。不过这种门对我就很不友好了,这像一个农家院户的门口,叫人什么都看不出来。”

    “是的,修仙院依山而建,院里虽建筑也不恢弘,不过很具有仙家住所的玄妙感,可惜在外面看确实什么都没有。”

    马源倒也有好主意,“如果师父您实在想要进,大可等到半年之后的大选,光明正大的考进去,成为这里的学生,那便随处可去。反倒是想着投机取巧想要偷偷溜进去,一旦被发现的话……”

    顾益的确是有必进的理由,但等半年确实有些久了,况且庐阳院每收一名学生都要调查其背景,皇室子弟就在里面,他这身份说不清楚的着实麻烦。

    这些事情他自己想的清楚。

    不过今儿,秃子似乎是改了性子了。

    “怎么了?昨天是受了刺激了,这么老实?”

    想到昨天,马源也是恨不愿提,“不是,我出自修仙院,虽然没成什么大才,可毕竟走出去也会被人喊一声修仙院大人,领陛下的银子,不管怎么说,心中也要有敬重才是。现在就站在门口,我不敢放肆。”

    本性倒是不坏。

    或者说这修仙院确是天下修仙之人不可忽视之地。

    修仙院的门口有一条大路通往山上,不见尽头,门口是几家店铺,往正反方向走通往一座庙塔,估摸着是有什么寓意的。

    过往行人也没什么不同,却有两个人并行从门里出来的时候,马源有意识的往顾益的身后躲了躲。

    “怎么了?说不定还是你的同窗,躲什么?”

    马源老实的跟个孩子似的,“就是同窗才害怕遇见。我这个样子给人瞧见了丢人……师父你要是看完了咱也赶紧离开吧,这里说不定就会有我的熟人。”

    顾益看他的样子,像极了毕业后在社会上没混好的中年失败男士。

    “马源你记住,你既然叫了我师父,那便是这天下最叫人羡慕的人,明白吗?”

    中年男士马忽然给人这样激励一句,内心觉得无比温暖,竟有些感动,“师父……你说的虽然假,但是说的太好了。”

    “我说的不是假话。”顾益可没和他开玩笑,“虽然你本事不大还爱吹牛,修仙修得脑袋也秃了,长的不好看,身材也不好,兜里没几个钱还整天瞎乐。但是……你要相信自己会被人羡慕。”

    马源眉毛直跳,这难道不是在骂我吗?这叫我怎么相信?

    算了吧,他摆摆手就欲自己离开。

    “回来!”顾益把他叫住,“我且问你,你想不想叫昨日在御珍轩嘲笑你的人,羡慕你一次?!”

    马爷都有些怕了,过来拉着他的胳膊,“师父,你别这么激动,这事儿我都习惯了,喝顿酒之后已经忘得干干净净,咱还是回去吧。”

    顾益却不觉得这事忘了就好,马源或许是这个天下最普通的修行者,他只有立心境界,但他敬重教他养他的修仙院,敬重给他银钱的许国皇帝,若有军令,大概也会上战场拼命。

    也许死了,连记住他的人也没有。

    在全门县捉住这家伙时,生死威胁他不怕。

    长生要抓顾益时,明知不敌却没有想要逃跑。

    “当日,你自己觉得,既然要学我的灵符,那便得磕头叫师父。可你磕了头之后,我却没有真正教你什么,不仅如此,还把你大半身家都吃光了。”

    不论是修道还是学符以至于最基本的做人,都不可以没有信心。今天,顾益要去把它找回来。

    小苑山仙人的徒弟,即便长的丑,他嘲笑嘲笑当然是不可避免的,但不该被外人嘲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