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TXT小说下载网 > 武侠修真 > 我的外挂跑路了 > 第26章 我把庐阳点了缀(上)
    三公主偏爱明黄色,私下里人们会唤她黄衣仙女,她本人也很喜欢这个称呼,除此之外,她还爱好的便是御珍轩的绣花鲈鱼,坊间也都知道,叶小娘深得三公主喜爱。

    若是个男子,怕是要收到自己宫中去了。

    大许皇帝对几个公主都宠溺了些,其中尤以有‘贤名’的三公主最为引人注目。女孩子家家不方便的那些禁忌,她都视若无睹。

    结交各路有才之士那也是常有的事。

    下午从御珍轩内传来了一句‘一洒人间长夜明’,过后不久,她便摆架而至,恰好撞见邀顾益吃酒的几位修仙院才子。

    “庐阳院陈明光(吴刚)见过三公主!”

    她的车马还在外头,里头人就知道并做了准备,此时连顾益在内六位少年郎并排而站,倒还有些气势。

    “不必多礼。我是为小娘而来,不会打搅到你们,我记得,你是叫陈明光是吧?十七楼主赞赏过你。”

    竟然认识自己,陈明光稍稍还有些紧张和激动,“禀公主,学生是陈明光。”

    “北境国界紧张,邢原城待援已有些时日了,你们六位什么时候出发?”

    是的,陈明光、吴刚、高渊、葛晨这四人今天相聚于此,是因为他们已经接到征召,不日将前往前线邢原城。

    换句话说,是上战场。

    “明光和几位同窗只是收到动员令,具体时间还未定。”陈明光余光扫了眼顾益和马源,“另外,我们是四人,不是六人。”

    三公主也分不清,经此提醒才知晓,“喔,是哪四位?本宫要记清楚你们。”

    顾益不禁暗暗叫绝,碰上聊两句而已,至于使这样招揽人心的手段么。

    “陈明光,年十,承平初年入修仙院。”

    “吴刚!年二十二,承平二年入修仙院!”

    “高渊!年十九,承平二年入修仙院!”

    “葛晨!年十九,承平二年入修仙院!”

    陈明光年纪最小,但达者为先,这四人中应是以他为首了。

    三公主仔细打量了此四人,“冬天的绣花鲈鱼最为鲜嫩,战争结束后你们都回来,我请你们吃。”

    只是朴素的一句话,却让吴刚这样粗犷的人都眼圈犯了红。

    顾益第一次感受到这个世界的离愁悲苦。

    说实话,他们真不一定吃得到冬天的绣花鲈鱼。

    三公主的眼神又落在了最后的两人身上。

    马源有天生被忽略的才能,只有顾益微微颔首,“在下名为顾益,并未有幸入得庐阳修仙院。”

    “顾,益?”她压下心中好奇,“等探完了小娘,我择日再找你。我与你的姐姐亲如姐妹,为了找你她付出了多大的代价,我是最清楚的。”

    望着她渐行渐远的背影,陈明光感慨道:“听人说三公主与叶小娘是至交好友,似乎确是如此。顾兄,以后你官运亨通,不在话下。”

    顾益却不以为然,“官有什么好当的,自由自在的日子才是最好的。”

    吴刚粗线条,竟赞了他这种不着调的话,“顾兄弟的脾气对了我的胃口,哈哈!”

    叶小娘身体不适,三公主只探望了片刻便又出门,顾益学其他人依礼送她离去。之后哪还记得什么不要贪杯,直接喝了个酩酊大醉。

    ……

    ……

    西藏书卷曼庭开,一洒人间长夜明。

    “这诗极美,称赞的该是书的重要,我也该想到的,后半句必是气势磅礴。”

    “可让它一夜传遍庐阳的并非是什么气势。”三公主单手负在身后,行止之间颇有男儿风范,“六妹,昨晚我去见小娘子时,碰巧见了那顾益。”

    穿蓝衣的妹妹并未有特别的反应,有些呆呆的问:“可有问到此人,对诗句如何释义?”

    黄衣仙女愕然,随后展笑。

    “真不愧是我六妹,对人不感兴趣,对这普通的诗倒是追问的紧,读书读傻了吧你。”

    六公主笑的有些憨,根本不在乎被人这么说。

    她的姐姐无奈,“好了,告诉你。当时人多,我没问出口,毕竟这可能事关小娘家族之事。所以我才来请教你嘛。”

    “我倒记不得,有何典故……翻了些书也都没对上。三姐你可以择日召见此人。”

    问询未果,三公主已经准备离开,并摇摇头说:“去之前是有这个打算的,不过见了之后却觉得已经没必要了。他是个脱境者。”

    “喔。”

    三公主:==

    “行了行了,我走了,有空再来找你聊天。”

    ……

    ……

    马源发现自己的师父又在阳台上看着那道符。

    这才是来庐阳的第二个早晨,但整个庐阳已经因为他而泛起了波澜。

    “师父,咱们本是为了给小娘子瞧病才要见她的,昨天开心我都忘了问了,那病到底能治不能治?”

    “她得的不是病。”

    未完全醒酒的马源瞬间清醒了,难道真的有办法?忽然之间,他又想到了昨天小月儿的问题,此时也忍不住问出了口,“那就是能治了?”

    顾益的表情告诉他,事情并不这么简单,“虽然不是病,但能不能活却在她自己的一念之间。”

    马源听着这意味深长的话有些不解,“师父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这么多神奇之处?”

    “还记得最初我和你说过什么嘛。”

    “不问您太多问题。”他两个手掌摆了摆,“好好好,我错了,我错了,不过师父我得提醒你,从今天开始,这个问题整个庐阳城的人都会问你。”

    顾益转身,大概也知道理由,因为他是叶小娘找了很久等了很久的亲人。

    但无所谓,他不想回答就是不想回答。

    “今天,我会搬到御珍轩,为了她的身体。也为了寻找小依依的踪迹。”

    那道残符是小依依的笔迹,根本不是叶小娘写的藏诗符。

    而且……

    顾益忽然问马源:“哎,昨晚我看三公主都来了,你说如果经过她,我去修仙院功法馆会不会容易些?”

    开后门?

    有想法啊!

    但马源摇摇头,“我也喜欢后门,可是师父,现在的馆主是四公主。”

    顾益眉头一皱,“听你之言,三公主和四公主有矛盾。”

    “还是师父聪明。三公主善于与人交往,待人和善,为人称贤,四公主性格则有些怪,她痴于修仙,不喜人情往来。我虽是升斗小民,但毕竟在修仙院待过,三公主和四公主互相都不喜欢对方,若要她开口去与四公主讲情谊,先不说四公主那铁面无私的人会不会网开一面……首先是三公主肯定不会去的呀!”

    女人之间怕是更难解开这种相互之间的不喜欢。

    不过此刻,顾益倒是想到了什么奇怪但他却一直忽略的事情,“进了庐阳,一直听人说公主公主的,你们皇帝的皇子呢?”

    “师父,那也是你的皇帝。他前些日子才刚回庐阳城。”马源小心翼翼的纠正。

    “我知道。你回答我的问题。”

    嗯,说起这个吧,其实也很简单。

    “他们,都被杀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