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TXT小说下载网 > 历史军事 > 逍遥侯 > 第1527章 误杀
    车厢里的闵子豪,料定了,赵二十八不仅没胆子抵抗,反而会掉头就跑。

    这些年来,除了赵二十八这个骄横跋扈的家伙之外,赵家的家将们都对闵子豪彬彬有礼,惟恐不恭。

    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如今,闵子豪终于等来了狠狠收拾赵二十八的机会,岂能轻易放过?

    闵子豪心里非常清楚,就算是他说了放下兵器,举手投降以保安全,赵二十八这个贼胚子也一定不可能听的。

    更重要的是,此次派来捉雪山真人的军汉们,几乎都是赵二十八的手下。其中的不少人,一直跟着赵二十八扮山贼,平日里没少干打家劫舍,杀人越货,绑架勒索的勾当。

    不客气的说,这些扮惯了山贼的家伙,个个都是心狠手黑之辈,闵子豪不得不防。

    然而,闵子豪居然史无前例的失算了。这么多年来,赵二十八杀人越货无恶不作,私下里积攒了海量的财富。

    这人呐,越是有钱,就越舍不得死,赵二十八已经不是一无所有的亡命之徒了。

    赵二十八高高的举起手臂,打算叫大家放下兵器,先投降了汉军再说。

    但是,赵二十八举起手臂的动作,彻底的让对面的队正误会了。

    通常情况下,骑兵将领指挥骑兵冲锋的习惯,就是挥下手臂,或是劈下战刀。

    汉军队正的行囊里,藏着一架已经上了弦的缩小版神臂弩。这种缩小版的神臂弩,射程比一般的弓弩远一倍以上,又比大神臂弩近一些。

    队正二话不说,摸出缩小版的神臂弩,瞄准赵二十八,直接抠动了扳机,然后拨马就跑。

    “啊……”赵二十八的胸口被射穿了,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便栽下马背,晕死了过去。

    陈晓光一直盯着这边的动静,见心腹队正先动了手,他果断的举起右臂,重重的劈下。

    “滴滴哒滴滴……”嘹亮的冲锋号吹响,陈晓光身后的骑兵战士们,纷纷拔出战刀,催马加速,冲杀了出去。

    整个过程发生得极快,闵子豪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感觉到,大地开始剧烈的颤抖。

    “滴滴哒……”

    “哒哒滴……”

    “滴哒滴……”

    四面八方都响起了嘹亮的冲锋号声,奔腾的马蹄声,仿佛滚滚滚惊雷一般,由远及近。

    “快跑啊……”

    “我的娘啊……”

    “快撤,快撤……”众人纷纷拨转马头,四散逃窜。

    赵二十八中矢落马后,守护在马车外的家将们群龙无首,大家心慌意乱之下,竟然作出了最错误的选择。

    “嗖……”

    “啊……”有人的后背被手弩射出的箭矢击中,惨叫着栽下了马去,随即,被追杀过来的大队汉军铁骑,踩成了肉泥。

    “嗖……”有人的战马中了箭,那马吃不住疼,开始乱蹬乱踢,竟将马背上的人,甩出去老远。

    汉军骑兵的兵力占据绝对优势,人人都有手弩或是缩小版的神臂弩,事先又设置了近乎完美的伏击圈,试问,谁能跑得掉?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除了躲在马车里瑟瑟发抖的闵子豪之外,这次出动的赵家人非死即俘,一个都没有逃脱。

    “马车里的人,听好了,赶紧扔了兵器出来投降。否则,老子就要放火烧车了。”陈晓光仅看马车的形制以及护送马车的人数,就猜得到,车里一定藏着重要的人物。

    “别,别放火,我出来了,这就出来了……”

    危急关头,闵子豪也顾不得心慌腿软了,手脚并用的爬出了车厢。

    闵子豪刚在车厢外露头,就被一柄闪着寒光的钢刀,架在了脖子上。

    “车厢里还有谁?”陈晓光摸着下巴,厉声喝问闵子豪。

    闵子豪已经被吓懵了,战战兢兢的说:“还有一名女子,名唤雪山真人,乃是老太公献给北皇……呃……汉皇的礼物……”竟是问一答百,知道的全招了。

    在开封城里的时候,陈晓光最瞧不上的就是那些酸儒,只要看见他们,就要绕道走。

    这帮子所谓的以天下为己任的士大夫们,一个个舌灿莲花,说的都是冠冕堂皇的大道理,令人无法反驳。

    然而,整个中原被蛮子们欺凌的时候,投降最快的,也正是这帮家伙。

    眼前,一身儒衫的闵子豪,看上去颇像个学问很深的鸿儒。但是,他说的话,做的事,却将贪生怕死的本质,彻底的暴露无遗。

    陈晓光不是一般的将领,而是经过讲武堂骑兵课特殊培养的中高级骑兵指挥官,具有相当高的政治敏感性。

    听完了闵子豪絮絮叨叨的详细介绍,陈晓光的心里已经有了谱,此次伏击八成是个美丽的误会。

    不过,按照骑兵军的条令规定,陈晓光的部署,从头到尾,都是无可挑剔的合乎军规。

    赵二十八临死前,高高举起手臂的动作,像极了主动发起进攻的手势,非常容易让人产生误会。

    当时,陈晓光透过单筒望远镜,看得一清二楚。基于此,队正的果断反击,符合作战条令的规定!

    当然了,队正的行为,细究下去,也有值得商榷之处。

    问题是,人心都是肉长的,胳膊肘永远是往内拐的。

    只要不是明显违反条令的行为,陈晓光出于保护老部下的本能,都会采取无视的态度,只当没有看见的。

    鉴于闵子豪胆小如鼠的表现,他的人也已经被彻底的控制住了,插翅难逃,陈晓光随即心腹亲兵刘三登车检查。

    刘三登上马车,钻进车厢,就看见了被绸网缠住而无法动弹的张雪仙。

    “滋……”刘三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娘的,太美了,美极了,美得勾人犯错误啊。

    刘三发了会子呆,直到听见陈晓光在外面的催促声,他这才醒过神,赶紧钻出车厢,将车里只有张雪仙的事儿,作了详细的禀报。

    事实俱在,陈晓光心里已经有了底,他一边下令打扫战场,一边命人把消息禀报给顶头上司,骑兵军都指挥使李勇。

    李勇领着一万精锐骑兵,正死死的盯着成都城的一举一动,他现在哪有心思管赵老太公献美人儿的破事呀?

    于是,陈晓光接到的命令是:暂时由他负责看押闵子豪和美人儿,等主力大军合围了成都之后,再护送去皇上那里。

    陈晓光蹙紧眉头,盯着手里的军令,头皮一阵发麻。如果是寻常的俘虏,倒也罢了,管吃管喝别叫逃了,也就是了。

    可问题是,车厢里躺着一个仙子一般的美娇娘,而且,这位美娇娘是要献给皇帝陛下的礼物。

    皇帝陛下,千好万好,美中不足的是:寡人之疾!

    作为李中易的老部下,陈晓光即使用脚去思考,也猜想得到,这位仙子一般的美娇娘,将来必定是皇帝陛下的女人。

    皇帝陛下的女人,岂容别的男人触碰?不要脑袋了?

    陈晓光的部下,全是五大三粗的军汉,无论派谁去照顾美娇娘,都不合适啊。

    不过,陈晓光毕竟不是一般的军汉,而是有见识的中高级军官。他琢磨了一阵子,随即想到了一个好主意:派人去附近的村庄里,出钱请几个村姑或是村妇,贴身照顾张雪仙的生活起居。

    等战场打扫完毕,尸体被就地掩埋之后,派去请村姑和村妇的人回来了。

    也许是出了大钱的缘故,也许是害怕的缘故,总之,这次一共请来了八位娘子。其中,有六人是未嫁的村姑,两人是已婚的村妇。

    陈晓光仔细的打量了一番村里来的女人们,他发现,她们瑟瑟缩缩的挤成一团,眼神飘忽不定,一看就是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

    随行的还有一位老者,姓华名江,是村里的村正,跟过来听候调遣的。

    陈晓光带兵多年,他深知,民间一直有过兵如过匪的传言。有些地方,被乱兵祸害的程度,甚至比来了土匪还要糟糕得多。

    不过,在中原地区,兵不如匪的情况,已经永远的成了过去式了。

    只是,蜀地未平,老百姓还不知道汉军的优良作风和传统,这就需要慢慢的宣传了。

    陈晓光温和的说:“华村正,我的儿郎们给的钱,可够?”

    华江楞住了,他原本以为,这帮北面来的军汉,会找他要钱要粮。

    陈晓光看出华江的迟疑,只作不知,笑道:“我大军已经合围了成都城,蜀国灭亡在即。华村正,你有所不知,我大汉的将士,有着铁一般的军纪,不许白拿老百姓一针一线。”

    华村正其实也没啥见识,他活了四十几岁了,最远只到过青城县城,连成都府都没去过。

    听陈晓光说,汉军已经包围了成都府,华村正不禁大吃了一惊,脱口而出:“那国主呢?”

    陈晓光微微一笑,说:“孟昶小儿,也被围在了成都城里,迟早束手就擒。”

    一时间,华村正的阵脚大乱,心慌意乱的手足无措。

    出乎意料的是,华村正第一时间考虑的并不是个人的安全问题,而是皇粮国税的要命问题。

    早在年初的时候,村子里的租赋,已经被官差们收到了五年后。这个时候,如果突然换了国主,已经多交的租税肯定是拿不回来了,新征的赋税又是一个大子都不能少的,怎么办?怎么办?该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