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TXT小说下载网 > 精品辣文 > 痴母雅诗系列 > 第二篇、痴母雅诗之残虐录像
    【本小说发自第一小说站】<img晚饭后的林宇坐在客厅里看着电视,林韵在厨房里收拾着碗筷,小灵儿则把一杯热茶端到林宇身边柔声说道:“哥哥,你的茶。”

    微笑着接过茶杯放到面前的茶几上,林宇顺手将小灵儿揽进怀里关心道:“灵儿,新学校还适应吗,能跟得上同学们的进度吗?没有人欺负你吧?你的个性太温柔了,如果不是韵儿平时可以照顾你,我肯定不会答应你跳级的。有什么事我不在学校的话一定要及时告诉妈妈或者韵儿,不要一个人闷在心里。”

    小灵儿在林宇怀里乖巧的点了点头,轻声道:“放心吧哥哥,因为我是班级里最小的,所以老师同学都很关照我。大家都是好人,不会欺负我的。”

    林小灵是林宇父亲在世时一个偶然的机会在贫民窟里捡到的。

    刚捡到她的时候小丫头已经因为疾病而奄奄一息,林宇父亲本来的意思只是想用这个濒死的丫头测试下儿子的医术,当时的林宇虽然年仅9岁,但在自幼跟随父亲学习,医术上已经有了不错的造诣。

    小丫头果然在林宇的医治下好了起来,痊愈后的小丫头出人预料的美丽可人,而且性格温柔乖巧,很讨林宇喜欢,于是便将她留在了身边,一直当做妹妹来照顾。

    这时林韵也收拾好了碗筷,坐到了林宇的另一边半开玩笑的说道:“哥,你就放心吧。从小灵儿转校你每天晚上都要问这一套,有我在不会让我们的宝贝妹妹吃亏的。说起来我当初也是跳级进的学校,你怎么就没这么关心过我。你这么宠小灵儿我都要吃醋了。”

    轻轻在林韵小脑袋上拍了一下,林宇笑道:“还说我宠她,我可听小灵儿说这几天某人一下课就往低年级教室跑,害的小灵儿的同学都不敢跟她说话。再说以你这丫头的性格和身手谁敢惹你,论身手我现在都够呛是你的对手。”

    林韵的身份比较特殊,对外一般都说她是林宇的妹妹,是林雅诗的女儿,而且林韵的长相几乎跟林雅诗一模一样,完全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只是年仅十五岁的她还有些稚嫩。

    年幼时的她也一直把林雅诗当成自己的母亲看待,直到两年前,被人下了药的林雅诗将一伙人带了家中,差点糟蹋了林韵和小灵儿,幸好被及时赶家的林宇所救。

    被惊魂未定伤心欲绝的林韵抱着林宇哭了一整夜。

    那一夜,林宇收下了林韵和林小灵的处子之身,并下定决心保护她们一辈子。

    也是在那一夜,林韵恨上了林雅诗。

    三人挤在一起看着电视,一边聊着学校里发生的琐事,林宇忽然想起了什么,问林韵道:“韵儿,妈去哪了你知道吗?从昨天就没看到她,今天她也没去上课,你不会又跟小灵儿想出什么鬼点子偷着折磨她吧?”

    “切,我才懒得搭理她呢。”

    林韵不屑的扬了扬头说道:“说起来这两天确实没看到那骚货,估计又是去参加什么淫乱聚会了吧,那骚货满脑子就只有精液,哪还有半点母亲的样子!”

    知道林韵跟林雅诗的关系不和,无奈的林宇只能开导道:“韵儿,这么多年都过去了,你也该原谅妈妈了。当年她是被人下了药逼不得已,而且妈妈淫乱的性格也是因为”

    林宇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门外一阵敲门声给打断了。

    从沙发上站起身来,林宇一边猜想着这个时间会是谁上门拜访,一边打开了大门。

    奇怪的是门外并没有人,只有一个大大的纸箱躺在门口。

    扫视了下四周,别墅的四周静悄悄的看不见任何人影,林宇又把注意力放到了眼前的纸箱子上。

    这是一个随处可见的普通纸箱,箱子挺有分量,里面应该装着什么东西。

    箱口用胶带封死,箱底有明显的被液体浸透的痕迹,似乎里面所装的东西是什么液体。

    林宇附身靠近箱子听了听,没有声音,然后用手撕开了封口的胶带。

    还未打开箱子,一股腥臭味就从箱子里传了出来,闻到这个味道,林宇大概已经猜到了箱子里装的是什么了。

    林雅诗。

    或者说是林雅诗身体的一部分比较适。

    她的四肢已经不见了踪影,脑袋也被砍下来固定在两腿之间。

    残破的躯体几乎被精液整个覆盖,乳白的精液加上伤口处流出来的鲜血在箱子底部积了满满一层。

    这时见林宇迟迟未归的林韵小灵儿二人也来到了门口,看到箱中的景象,二人也是惊得说不出话来。

    林宇转身屋取出了一件白大褂穿在身上,戴上手套将箱子抱起来说道:“我先把她搬到消毒室处理一下,你们俩也准备一下吧。”

    将林雅诗的残肢直接倒在消毒室的地上,林宇先用吸管在林雅诗身体各处分别取了一些精液,然后才用清水将她的身体冲洗干净。

    致命原因应该是被利刃直接斩首。

    从伤口的形状来看,她的头和四肢应该都是在她活着时被砍下来的。

    同样被切走的还有她的乳房跟屁股。

    林雅诗的后背上被人用刀子划满了“正”

    字,林宇大约数了数有32个半,伤口里还有一些黑色的物质不知道是些什么。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好像动物留下的抓痕。

    砍下来的脑袋被固定在她仅剩的两小节大腿之间。

    在她的嘴里塞着一副女性的生殖器,虽然外形有些被破坏,但看那形状应该是她本人的。

    一根钢管连接着林雅诗头部的断口和肛门,林宇用手拔了拔那根钢管居然纹丝不动,再仔细一检查才发现她的肛门附近已经被烤成了焦黑一片,这根钢管应该是在炙热状态下被直接插进去的。

    这时林宇发现林雅诗的小腹鼓得有些异常,顺手用手术刀将她的腹部破开,一股腥臭的精液首先流了出来,这让林宇不禁皱了皱眉头,用水将精液冲走,林宇这才看清楚原本应该是子宫的位置现在却是一双断脚,不用说,这也是林雅诗本人的。

    咔嚓,消毒室的门锁被人打开,同样穿着白大褂的林韵和灵儿走了进来。

    看着林雅诗的残躯,林韵皱着眉头道:“这骚货虽然平时喜欢被各种男人肏,但她还算有分寸,这怎么被搞成了这个样子?”

    灵儿也疑惑道:“诗姨虽然经常在外面乱搞,但这种会伤害到身体的游戏从来都只在家里跟我们玩,这不会又是像2年前那次一样,是有人蓄意而为吧?

    ”

    林宇却没有答两人的问题,从发现林雅诗的那一刻起,他脸上的表情一直平静似水,看不出任何的情绪波动。

    又检查了林雅诗尸体的几处细节,林宇拖过水管将林雅诗的头冲了个干净交给林韵说道:“韵儿,灵儿,这里太脏了,你们先出去,帮我给她做个开颅,将她的大脑取出来。她昨天下午失踪到现在不超过3个小时,大脑也没有受到损伤,应该没有太大问题可以修复并唤醒她。你们先替我准备好必要的设备。我先分析下这些精液。”

    林宇滑动着手中鼠标的滚轮,翻看着电脑屏幕上的数据。

    这是他从林雅诗身体上收集的精液的检验结果,一共检测出24种来自不同雄性的精液,22种是人,2种是狗。

    随手拿起一旁的手机,林宇拨出了几个号码过了两天放学后,林宇、陈胜、小飞、王笑几人聚集到王笑家经营的一家KTV的包间中。

    小飞对林宇说道:“老大,你给我的东西我已经拜托我老爸从公安系统查过了,结果我也已经交给陈胜了。”

    “嗯,昨晚飞哥已经给我了。是本地的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小帮会,专接些绑票勒之类的生意,老大是个从外省流窜过来的强奸杀人犯,最喜欢残虐奸杀女人。怎么?他们得罪林老大了?一群乌之众而已,都不用告诉我老爸,一会我带人去挑了他们。”

    陈胜一脸不屑的说道。

    虽然不知道林宇的目的,但那群人在他这个黑道太子眼里确实上不了台面,陈胜并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对林宇笑道:“嘿嘿,老大,这几天林老师怎么又没上班啊?是不是周末伺候老大伺候过劲了?老大的手段确实高明,我那个骚姐姐送到老大那里调教了两个礼拜,来以后连我老爹都赞不绝口。飞哥老笑等有空咱一块儿试试,再叫上大壮那小子,最好再拉上林老师,现在想起那四天三夜我的j还硬的跟铁棍一样。不过我姐可别给玩死了,我可没老大家的那一套技术。”

    平时总是有些猥琐的王笑今天却出奇的安静,听到陈胜提起林雅诗,王笑急忙冲他使了个眼色,然后有些不安的看向林宇。

    林宇自然知道王笑担心的原因,平静的说道:“看来我要的东西老笑你也找到了。放心吧,这其实跟上咱们一起玩那次差不多,没什么大碍。咱们几个都不是外人,老笑你这能放的话就直接在这里放吧。”

    王笑冲林宇点了点头,然后伸手打开了包间的电视机,又从兜里摸出一个存储卡一样的小黑片,插进了电视的插槽中。

    趁着电视启动的间隙,王笑对林宇还有另外两人解释道:“通过老陈给我的消息,我通过老爸的关系调查了全市范围内所有地下娱乐场所以及近期私人派对的监控,找到了那伙人首领最近的行踪,发现他最近在城南的一家小酒吧和一个看不清样貌的人有过几次可疑的接触。另外我还调查了他们组织的其他几名要成员的动向,并趁其中一人醉酒的机会,搞到了当天的几段录像,就是接下来我们要看到的。”

    说着,王笑操纵着手中的遥控器开始播放存储卡里的录像。

    屏幕里的文件夹里一共有三个视频文件,应该是已经被剪辑过后的,王笑打开了第一个视频。

    视频的录制地点像是一处废弃的仓库,从仓库顶部的天窗来看此时应该是晚上。

    仓库差不多一个篮球场大小,老旧的照明设施已经有好几处损坏,光线显得有些昏暗。

    四周散布着许多沙发床垫等破旧的家具,各种衣服、报纸等生活用品被丢的到处都是,烟头,一次性饭盒等生活垃圾也几乎堆成了小山,看来经常有人在这里活动,是那个组织的一个据点。

    摄像机的镜头被固定这朝向仓库的中央,正对着一张木床,一个浑身赤裸看不清容貌的女人正趴在旧床垫上,被一前一后两个赤裸的男人夹在中间,身前的男人正抓着她的头发,j在她小嘴中不断抽送着,身后的男人一边卖力的干着她的小屄,一边像打手鼓一样拍着她肥嫩的屁股。

    四周的散布的沙发床垫上还坐着二十几个同样赤裸的男人,正抽着烟淫笑着欣赏着面前的轮奸秀。

    从女人嘴角与胯下不断滴落的精液来看,这场轮奸秀已经开始有一段时间了。

    “草,早就听说一中有个漂亮风骚的女老师,没想到居然有机会能干她一会,真他妈够劲!”

    “就是,这婊子真骚啊,我跟老大去抓的她的时候还装清高,结果被老大扇了两巴掌,你们猜怎么着?还没给她喂药呢,这骚婊子下面就流水了!”

    “哈哈哈”

    男人们发出一阵大笑,这时女人身后的男人忽然大吼一声,双手死死的抓住女人的屁股蛋,最后狠操了几下将精液射进了女人的体内。

    射精后,男人舒爽的深深吸了一口烟,然后顺手将手中的烟头按在女人光滑的粉背上。

    被烫的女人立刻挣扎起来,奈何脑袋却被前面的男人紧紧的按在胯间,只能发出无助的呜咽声。

    又一个男人来到女人的背后接替了前人的位置,用j在女人小屄抹了几下然后插进了女人的后庭。

    “呼”

    女人紧窄温热的肠道让他长长舒了一口气,慢慢挺动了两下身体,男人不禁感叹道:“这娘们身上的洞一个比一个爽,要不是跟委托人定好了,老子还真不舍得就这么弄死她。”

    “是啊老大,这么骚的娘们就玩一天就弄死实在太可惜了。”

    在干女人小嘴的男人有些献媚的说道:“要不我们偷偷把她藏起来?等兄们都玩够了再弄死?”

    其他坐在四周的男人也连连附和。

    看来正在干女人后庭的男人就是这群人的老大。

    听了手下小们的话,老大却面色阴沉的说道:“你们他妈知道个屁!整天就知道给老子惹事!这的委托人身份可不是普通人,不然的话我哪敢带着你们直接绑人。这娘们盘子条子都是一流的,在一中那种少爷窝子当老师居然没人敢动她,这娘们的身份肯定也不一般,咱们这票买卖谁要是敢给我出去瞎,老子亲手废了他!”

    说着,老大从腰间掏出一把匕首,狠狠扎进了女人身边的床垫里。

    见老大发怒,周围的男人都安静了下来,老大见威慑的目的已经达到也不再多说,用力的干起身下的女人来。

    也许是为了缓和下四周有些沉闷的气氛,老大干了女人几十下后,用手在女人布满烟头烫痕的后背摸了摸惊讶道:“哟!这娘们恢复能力够好的,本来说兄每干她一炮就烫她一个烟疤看看多少炮能把她干死,怎么现在就剩这么几个了?”

    “对啊。”

    一旁的另一个小赶紧附和道:“刚开始我跟大刘没挨上号,就在旁边用火机燎她的奶头跟小嫩脚,一开始烤出了一片燎泡,现在也都好了。”

    听了这话老大好奇的掰过女人的小脚一看,只见一双小脚丫白里透红,没有任何伤痕,或许是因为害怕的原因,五枚珍珠般的脚趾紧紧蜷在一起,显得煞是诱人。

    “难道那个人的药还有这种功效?”

    一边把玩着手中的小嫩脚,老大一边喃喃自语着:“恢复力好?老子就喜欢玩恢复力好的!”

    说着,老大将女人的嫩脚拉到嘴边,先是用舌头舔弄了两下,然后张嘴直接将一只小嫩脚叼在嘴里,然后伸手拔出了刚刚插在一边的匕首,在女人的左肩头划出了一道血痕,女人还没来得及呼痛,老大又将手中的烟头摁向了那道伤口,然后顺着伤口狠狠一抹!“啊!”

    烟头直接按在伤口上,那灼热的痛感是刚刚的好几倍,一道黑色的痕迹如同纹身般刻进了女人的后背。

    剧烈的疼痛让女人不受控制的推开了身前的男人,挺直了身体,女人的面容也第一次暴露在摄像机之前。

    那女人居然是失踪的林雅诗!看到这一幕陈胜小飞等人都惊讶的转头望向林宇,但林宇的表情却没有丝毫变化,只是看着电视屏幕没有任何动作。

    这时电视画面里林雅诗身前的男人也射出了精液,乳白的精液正巧射在林雅诗的俏脸上,原本健康红润的双颊此时正呈现着一种病态的潮红,闪亮有神的大眼睛也没有了往日学校里的圣洁高傲,甚至没有了暴露本性后的那种淫荡狐媚,而是彷佛失去了焦距一般,无神的望向前方,好像是被人下了春药,失去了意识。

    精液、汗水、泪水让林雅诗的俏脸就如同在暴风雨中被摧残的花朵一般,显得异常凄美、诱人,让人忍不住想将她的娇躯搂在怀里好好疼爱一番。

    但这个可怜的女人不仅没有唤起身边男人一丝的同情,反而激起了他们野蛮的凶性,刚射精的男人学着老大的样子在林雅诗的后背上留下了一道同样的痕迹,另一个满脸淫笑的男人立刻补上了他空出来的位置第一段视频到此为止,陈胜勐地一拍桌子骂道:“草!这帮孙子是活得不耐烦了!居然敢动林老师!林老大你放心!这事交给我了,三个小时之内我把这帮孙子的人头一个不落的摆在你面前!”

    小飞的表现却比陈胜冷静许多,用手摸着下巴认真思道:“他们既然明白林老师的身份不一般还敢动她,这就说明他们背后的那个人同样不好惹。现在的当务之急应该是先找到林老师才对。”

    这时林宇也好像猜到了什么,脸上的平静终于露出一丝放松的神色,微微一笑道:“我大概已经知道是谁干的了。你们放心,我妈的身体也已经找来了,没什么大碍最多只是多休息几天而已。今天把你们叫过来要还是因为前几天找你们帮忙,也没来得及告诉你们原因,今天算是给你们个解释。顺便就当咱兄一块看个毛片。”

    瞄了一眼三人高耸的裤裆,林宇嘿嘿一笑,继续说道:“我就知道你们几个会对这录像感兴趣的。”

    听了林宇的话,几个人也都放松下来,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王笑赶紧拨了个号码小声吩咐了几句,不一会4个穿着暴露的年轻女孩出现在包厢之中。

    一边享受着身下女孩的服务,王笑又打开了后面的视频。

    依旧是那个昏暗的旧仓库,依旧是趴在破床上被轮奸着的林雅诗,不同的是屋顶的天窗已经露出的天光,看来时间已经是清晨了。

    林雅诗的后背也被划满了黑色的“正”

    字,身边的男人们也不像之前那么精神,脸上明显挂满了疲态。

    一个小对老大说道:“老大,这药也太n了吧,从昨晚开始现在都天亮了,这娘们一句话都不会说,就知道挨肏,咱们2多兄都快顶不住了。”

    深深地抽了口烟,老大望着像一具木偶般被肏弄着的林雅诗。

    他不能确定这女人是真的天生耐力惊人还是因为药物的关系。

    但这女人的表现却让他遭受了久违的挫折感。

    绑架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并在一天一夜的时间里将她玩死,这种买卖他接过不知多少次,他享受女人在他胯下被肏的痛哭流涕,拼命求饶的样子,他享受女人明明已经无力高潮却依然被一次次推上巅峰直到油尽灯枯的无助神态,他享受女人被肏死前那无力却也疯狂的抽搐,他欣赏女人临死前双眼泛白,口吐白沫的凄美样子,因为那可以让他获得无尽的成就感、征服感与统治感。

    但从眼前的这个女人身上,他除了在她身上体会到顶级的性快感以外,再也没有以前的感觉,这让他有种被打败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很不爽。

    “二狗怎么还没来。”

    老大阴着脸问道。

    “呃三儿他们几个说一晚上都没吃东西,让二狗顺便带点吃的来。”

    小怯懦的答道。

    “吃!吃!吃!就知道吃!你们一帮废物连个女人都收拾不了!我留着你们有什么用!他妈的!今天要是不把这个骚娘们给干死,你们谁也别想吃饭!”

    就在老大暴跳如雷的时候,电视里传来开门的声音,应该是有人到了仓库,但由于拍摄角度的问题,林宇等人并不能看见什么人走进了仓库,但林雅诗却愣愣的看向仓库入口的地方,似乎那里有什么让她惊讶的东西。

    紧接着两只满身黑毛的巨大野兽出现在镜头中,那居然是两只四肢着地也有半人多高的巨型獒犬!林雅诗惊讶的样子似乎让老大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他得意,他兴奋,他以为终于能从这个女人身上看到应有的恐惧,但下一刻,他失望了不知是否还是因为药物的作用,林雅诗的双眼紧盯着那两只獒犬,眼中的惊讶只是短短一瞬就变成了狂喜,是那种猎手捕捉到心仪猎物的狂喜。

    因为她看到了两只獒犬胯下那鲜红坚挺的肉棒。

    抓住林雅诗的小难以置信的松开了手,林雅诗立刻像一条真正的母狗一般爬向两只獒犬。

    虽然经过了一整晚轮奸,林雅诗的两条腿似乎已经麻木了,大张双腿在地面上爬动的姿势有些搞笑,但周围的男人们却没有一个人露出笑容,他们已经被这个疯狂的女人给惊呆了。

    林雅诗爬到两条大狗中间坐下,双手一手一个轻轻搓弄着两条獒犬的阴茎,并像动吻一般伸出舌头在大狗的嘴边舔弄着,大狗也伸出舌头应着林雅诗,一人两狗就像情人间的舌吻般搅着舌头。

    这两只大狗是老大专门训练用来折磨女人的,阴茎被林雅诗揉搓了几下,其中一只就迫不及待的将前爪搭在林雅诗的肩膀上,下身着急的耸动着,由于找不着入口,大狗锋利的前爪在林雅诗的粉背上留下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另一只狗也急的在林雅诗身边乱转,林雅诗似乎比两只大狗更为着急,不理会后背被抓的痛楚,她先是用手抓住背后大狗滚烫的阴茎,将它刺入自己湿润的淫穴,又用另一只手抓住另一只狗的阴茎,引导着它从自己的身侧来到自己身前,一夜的轮奸已经让她筋疲力竭,再加上背后大狗的重量让她无法保持长时间的跪趴姿势,但她还是双手用力抱紧身前大狗的后腿,将自己的整个脸颊都贴在大狗肮脏的后身,并伸出舌头在大狗的阴茎上舔弄着,最后将整个阴茎都含进了嘴里。

    凌晨朦胧的天光给人一种梦幻般的错觉,獒犬不断耸动着的庞大躯体与林雅诗纤细的娇躯结在一起更是给人一种现实破碎的冲击,视频里视频外的男人们都有些出神的看着这荒淫的一幕,不知不觉间,第二段视频的进度条也走到了尽头。

    不等陈胜催促,王笑立刻拿起遥控器播放最后一段视频。

    视频还是经过了剪辑,这段视频的拍摄时间明显接近正午,明亮的阳光从天窗照射下来,仓库内的情景要比之前清楚许多。

    视频里的男人们一个个萎靡不振的坐在木床的周围,有的已经打起了瞌睡。

    那两只大狗也趴在角落没了动静。

    旧床上的林雅诗此时也是筋疲力尽,头发,脸蛋,奶子,小腹,手臂,大腿,嫩脚全身上下几乎被精液给包裹了起来。

    她的胸口微微的起伏着,如果不仔细观察几乎察觉不到她还有气息,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断气。

    但即便是这样,林雅诗的一只手依旧在双腿前轻轻揉搓着,居然好像还是欲求不满的样子!又好像是对身边这一群无法满足她的无能雄性的嘲笑。

    “骚!骚!骚!老子让你骚!”

    坐在一旁抽闷烟的老大忽然爆发了,三两步走到一个坐在椅子上打盹的小身边,抬脚将小从椅子上踹到地上,然后抓起一条椅子腿直接从椅子上扯了下来,拎着一条椅子腿走林雅诗的身边。

    对于火冒三丈的老大,林雅诗依旧没有半分惧色,反而动拿开了自摸的手,又把双腿往两边张了张,露出不断往外流着白浆的小屄。

    这个举动更是如火上浇油一般,老大大骂一声,然后将手中前半部还留着半截钉子的椅子腿捅进了林雅诗的嫩屄!鲜血立刻染红了椅子腿,林雅诗也发出一声有气无力的叫声,也不知是呼痛还是喊爽。

    听着这声嘶哑的叫声,老大似乎终于体会到了那种久违的征服感,一边用椅子腿在林雅诗嫩屄里不断地捅着,一边扯着林雅诗的头发让她亲眼看着木棍蹂躏她的嫩穴,老大大笑道:“哈哈哈哈我让你骚!这你再骚啊!臭婊子!老子捅得你爽不爽!爽不爽!”

    但他还是没有在林雅诗眼里找到想要的痛苦与绝望,这个女人眼里依旧只有无尽的欲望。

    哐当椅子腿掉在地上发出一声轻响,疯狂的林雅诗终于将老大的暴虐完全引燃了!“好好你厉害老子肏不死你!老子也要用最残酷的手段玩死你!”

    气急败坏的老大怒吼着:“Mlgd!你们他妈不是都喊着饿吗!今天老子就带你们开开荤!二子!你这不是有个烤串用的炉子么!找出来!反正也要弄死这婊子,不如把这婊子的一身骚肉给兄们烤了好好补补!谁的砍刀快!给我拿过来!”

    听了老大的吩咐,手下的小们立刻找来了一架烧烤用的烤炉还有一些木炭,还有一个小将一把磨得铮亮的大砍刀递到了老大的手上。

    老大满意的接过砍刀,扯着林雅诗的脚腕,将她从床上扯了下来。

    然后一脚踹开旧床的床垫,露出下面木制的床,这张轮奸林雅诗的刑床立刻变成了肢解她的肉桉。

    老大一手提着砍刀,一手抓着林雅诗的一只脚腕,直接将林雅诗的小脚按在了床沿上。

    “妈的!你这一双小嫩脚长得真好看!那不是那个人说不能私留你的身体部位,老子一定将你这双小嫩脚做成标本,天天把玩。”

    说着老大手起刀落,只用了三刀就将林雅诗的一只脚给砍了下来,林雅诗也终于发出了老大一直想听到的凄厉惨叫。

    “骚啊,这你再骚啊!”

    老大似乎已经进入了疯狂状态,又抓过林雅诗的另一条腿把剩下的另一只小脚也砍了下来。

    剧烈的疼痛让林雅诗本能的想逃跑,但奈何腿被抓住,只能用双手无助的在地面上抓挠着。

    老大满意的欣赏着林雅诗挣扎的样子,忽然把手一松一脚踩住林雅诗的腰眼,伸手抓起林雅诗的两条胳膊,左右各是两刀将林雅诗的两条粉臂砍了下来。

    老大将胳膊扔给正在生火的小,吩咐道:“赶紧把火弄起来。闲着没事的去弄点水来再找点调料,把这两条胳膊洗吧洗吧,肉片下来烤了咱们吃,骨头正好喂给那两条没用的畜生!”

    一手掐住林雅诗的脖子,轻松地将她扔到床上,望着泪流满面痛不欲生的林雅诗,老大大笑道:“骚婊子你不是耐肏吗!你不是爱浪叫吗!这老子让你叫不出来!”

    说完老大顺手抓过一只刚刚砍下来的嫩脚塞进林雅诗的嘴里,然后又吩咐一旁的小道:“来两个人给我把这骚货的两条大腿给我砍下来,我来割这骚货的奶子!”

    两个小一人拎了一把砍刀过来,老大则坐在了林雅诗的小腹上,让她的下身无法乱动,一手死死按住了林雅诗的脑袋,限制住她上身的挣扎,然后低头咬住林雅诗的一颗奶头向上拉,将林雅诗的奶子拉成一个圆锥形,另一只手拿过先前的匕首,轻轻几刀林雅诗的一只大奶子就完整的被老大叼在了嘴中。

    如法炮制又割下了林雅诗的另一只奶子,这时身后的小也将林雅诗的两条大腿砍了下来,将两只奶子递给一旁的小,老大满意的笑道:“这女人的胳膊大腿你们分,这对肥奶可是老子的!给老子好好烤,烤坏了老子剁了你们的j!对了!差点把这骚娘们的一对大屁股给忘了,这骚娘们的臀尖肯定嫩!”

    说着,老大将林雅诗翻了个身,正准备用匕首去割林雅诗的一对大屁股,目光忽然锁定在林雅诗依旧往外留着精液的小屄和后庭上。

    “妈的!这对骚洞不知夹了多少男人的j,就算你死,老子今天也要先毁了你这对骚洞!”

    说完,老大将手中的匕首捅进了林雅诗双腿之间的嫩肉,顺着阴唇的边缘将林雅诗连阴道带子宫,整套生殖器都给挖了出来。

    拎着林雅诗的生殖器,老大走到已经架好的烧烤炉旁,本来想将手中的女阴直接放到烤架上烤,但看着依旧不断往外冒着精液的女阴,老大无奈的笑了笑,从烤架中抽出一根用来拨弄炭火的钢管,转身到了木床边。

    老大先将手中的灼热的钢管直接捅进了林雅诗的后庭,烫的林雅诗又是一阵抽搐,奈何嘴巴被自己的嫩脚给堵住,只能发出无助的呜咽。

    老大伸手将林雅诗嘴中的断脚取了出来,说道:“妈的!你不是爱喝精液么!你骚逼里的都给你!”

    然后把手中的整套女阴塞进了她的嘴中,又用两只断脚堵住了她下身的血洞,这才满意的用匕首割下了林雅诗的屁股。

    小们忙活着将林雅诗的肢体剥洗干净,切成适的大小放到烤架上去烤,老大则拎着林雅诗的头发,让她看着自己的嫩肉在炭火的烧烤下发出吱吱的声响慢慢变成金黄色。

    视频的最后,小们兴高采烈的分吃着林雅诗身上的嫩肉,角落里的两条大狗也把林雅诗的骨头啃得卡卡作响,老大像是炫耀般将一只烤的冒油的奶子在林雅诗的鼻子底下晃了晃,看着林雅诗微微拢的双眼,心满意足的老大挥刀砍下了她的脑袋尾声三天后,一个全身黑衣的男人敲响了林宇的家门。

    林韵将黑衣人带到林宇的书房,黑衣人二话不说从随身的公文包里取出一个档桉袋双手递给晨风。

    打开档桉袋,林宇从袋子里首先掏出一沓照片,随意翻看着照片,林宇有些惊讶道:“怎么?4个人?”

    “是的。”

    黑衣人指这其中一张照片解释道:“经过我们的调查基本已经肯定谋是这个人,而根据您交给我们的录像分析,与那伙人接触的应该是谋的大女儿,而给他们牵头的则是那人的二女儿。”

    “那最小的这个呢?”

    “这个人虽然没有参加本次事件,但在调查谋的家庭关系时我们偶然发现,此人是灵小姐的同学,并有两次动挑衅灵小姐的记录。为了灵小姐以后的安全着想,我们把她的档桉一起给您带来了。”

    “原来是这样。”

    林宇满意的点了点头:“你做的不错。还有其他事要汇报么?”

    “另外”

    说道着黑衣人似乎有些犹豫,迟疑了一下才继续说道:“根据您的描述我们怀疑本次事件还有其他参与者,并且很有可能这个人才是幕后真正的谋,但这个人隐藏得太深,我们没办法找到这个人的详细信息,但我们怀疑这个人可能跟您的身份”

    听到这里林宇忽然抬手打断了黑衣人,开口说道:“好了,我知道了。最后这个人你们就不用管了,剩下的事我自己处理就可以了。”

    听林宇如此说,黑衣人恭敬的鞠了一躬,转身走出了房间。

    望着照片中抱在一起欢笑的母女四人,林宇的脸上出现了一抹邪笑,自语道:“虽然被折磨成那副模样以她的个性应该会很高兴,但我可不喜欢别人随便玩弄我的玩具,我的亲人,我的母亲。喜欢享受高阶身份带来的权利吗?那我就让你们明白在享受权利的同时还要履行应尽的义务。”

    “韵儿,帮我联系他们,告诉他们这几个人我‘征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