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TXT小说下载网 > 都市言情 > 妻子的会客厅:高官的秘密 > 第四六七章:底线
    张飞宇这才聚精会神看着那段视频,特别是看着老爸开枪那段,张飞宇看了遍又一

    遍,也发觉这段视频有些不对劲,可具T那里不对劲儿,自己也看不出来,后来索X把视频放

    大,视频播放的速度更是放慢, 一点点地播放。

    张飞宇眼睛直直盯着画面,极力想找到那里不对劲,可看了好多遍,依然未有找到,旁边

    的白芊芊好像也未看出什么,翻身下了床,轻声问:“喝些什么'”

    “随便。”张飞宇顺口说道,眼睛依然盯着画面。

    “别那么专注,放松些,笑笑,这样更容易看出来。”白芊芊说着扭着小腰,向不远处

    的墙壁酒柜。

    张飞宇心里动,忽地注意到了画面上自己老爸的表情,看着,看着,眼睛就亮了,仰脸

    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芊芊,你真是老子的运气星,这次真的要谢谢你,老子真的找到

    了,真他娘,真的是合成的,师娘的,老子终于不用担心师娘啦。”

    张飞宇兴奋的有些失态,都说出了粗话。

    “啊,你看出那里不对了’那,那,那你还会不会把那些宝贝说出来'”白芊芊说着打开酒柜,看着上面的红酒,眼睛直盯着最小的那瓶,神情阵阵的变化。

    白芊芊心里不停地挣扎着:芊芊别怕,你只是让他睡下,让他永远留在自己的身边,远离

    那些个nv人,又不是害他,到时候,你只要好好地伺候他,美美地过自己和他的二人世界。

    终于,白芊芊咬了咬牙,伸手拿起了那瓶红酒,慢慢地倒进只玻璃高脚杯,接着慌忙放

    下酒瓶,换了个大的酒瓶,给自己也倒了杯。不过,听到张飞宇的话,正在倒红酒的手,有

    些颤抖。

    “放心吧,我不会说出来的,大不了把那些黑钱,用到广源的老百姓身上。”张飞宇大

    声说道,可心里却再考虑着:我居然再次抛弃了底线,为了老爸,我差点都杀了人,唉,有

    些时候,真的是身不由己,算了,白家要倒,已成定局,我也就不要落井下石了吧’

    这时,白芊芊端着红酒走了过来,张飞宇脸上涌出G坏笑,大声说:“哈哈,这房间里

    的酒,我可不敢喝,万那个白姑在这里也下了Y,可就惨了。”

    “咣当”酒杯掉在地板上,那高脚杯居然未有摔破白芊芊脸Se苍白,好像很害怕的样

    子,心里却阵的乱想:“他,他不会看出什么了吧'”    “呵呵,看把你吓的,未有那么可怕吧’快过来,我让你看看这个视频的奇怪之处。”张

    飞宇笑着说道。

    白芊芊幽怨地看着张飞宇说:“你就会吓唬人家,以后,你再这样,人家不理你啦。”说

    着,白芊芊还是弯下腰捡起那酒杯,接着扭着小腰走了过来,她也很想知道哪里有问题。

    张飞宇看着白芊芊凑过来的俏脸,再次打开视频,笑着说:“你仔细看着咱爸那个表情,

    视频上这个威严的表情,是老爸贯的表情未错,可是你看到无,从老爸出现,就是这个表

    情,到最后开枪,还是这个表情,特别是最后那个杀手出现,居然还是这个威严的表情,连

    丝变化也未有,而且再仔细看下去,就会发觉老爸额头上还有些汗滴,从开始出现到最后,额

    头上的汗滴居然直也未变化。”

    张飞宇无比兴奋地说道,白芊芊看着张飞宇那高兴的脸,心里阵的挣扎,自己要是真的

    要他喝了那种Y酒,他还会有这种快乐的笑吗'还有那种让自己心惊R跳的坏笑。

    张飞宇太兴奋了,根本未注意到白芊芊的表情变化,快速接上自己的手机,当然把那小手

    机已经收了起来。  当张飞宇把这个视频复制到自己手机,就慌着把这个视频,给师娘发了过去,还直接发了

    条自己见解的短信,又怕师娘看不到短信,索X拨通了师娘的手机。

    “还打电话’现在可是晚上三点多,你  ”白芊芊提说完,却听到张飞宇居然开始说

    话,看样子居然打通了。

    “师娘,你快看看,我给你的那个视频,那可是个拼接的视频,上面开枪的  ”张飞宇

    快速说着,生怕师娘听不完自己的解释,那可就更糟了。

    “我早看过那个视频,而且也知道不是你爸开的枪,要不然师娘早去你家,把你老爸杀

    了,不过,师娘直再找那个真正开枪的人,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觉'”师娘淡淡的声(1766bbs)提供无广告阅读

    音,带着丝丝的疲倦。

    “师娘,你为啥还不睡'”张飞宇低声问道,心说:“真是白忙活  ”

    “师娘睡不着,今天是你师父的祭日,唉,今年师娘可能不会去给他扫墓,你也未在省城

    对吧'”师娘淡淡地说道。  张飞宇忽地想起,自己还答应去省城给师父扫墓的,可,可自己居然忘记了。

    “天亮,我就坐飞机赶回去,就算到了晚上,也要去给师父扫墓,师娘,你是不是有什

    么事’别瞒着,直接给我说,我已经长大了, 一定能帮上忙的。”张飞宇很坚定地说道。

    师娘这次倒未有推辞,直接说:“你小师弟现在也大了,可他非常的顽劣,在学校不是和

    男生打架,就是和nv孩子谈恋ai,我前天骂他,他居然敢离家出走,还搞绝食,师娘累了,感

    觉管不了他,现在打他,他更是歪着头,瞪着师娘,那样子好像我是他的仇人,你有空,就来

    师娘家,把他带走。”

    “师娘,我过J天, 一定把你和小师弟接到广源,或者省城,咱们住在起,嘿嘿。”张

    飞宇坏笑着说道。

    “坏J句话,你就原形毕露,以后,再敢对师娘表示暖昧,师娘巴掌打肿

    你的脸,好了,你小师弟就J给你管,要是管不好,师娘拿你试问,要是管的好,师娘可是有

    你最想要的奖励,好了,你睡吧,扫墓的事,不用那么在意,有这个心意就成,回到省城后,

    你去给他扫墓,就行了。”师娘说着挂断了电话。    “给,人家亲自调制的。”白芊芊把杯红酒谴到了张飞宇面前。

    张飞宇伸手接过,毫不犹豫地饮而尽,然后笑着把酒杯放在床头柜上, 一把抱住了白芊

    芊的细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