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TXT小说下载网 > 都市言情 > 妻子的会客厅:高官的秘密 > 第五五三章:儿子应该像谁
    董秋水坐进车里,单手扶着额头,闭着眼,轻声说:“美玉,今天的事,你不要告诉老师。”

    “嗯,其实你以前的事,我姐是知道的,她告诉过我,从那时起,我就再没有去过董家,那天,董春云在机场为难你,我真的差点把她那个MM是怎么害的你,说出来,真没想到冬雪那个人,表面那么的Y光,心里却那么的Y暗。”

    “玉玉别说了。”

    “什么别说了,秋水姐,也就是你,换个人,都不会像你这样忍着,不闹他董家个天翻地覆,这口气根本出不来。”

    “别说这个了,都那么多年了,我早忘记了,你没看小字都那么大了美玉,你说我今晚和肖勇见面,是不是有些荒唐”

    “没有,相ai的人见个面怎么啦不过,对于你和肖勇的事,我没法说话,我知道你们是真心相ai的,而且当年爰的死去活来,问个小事情,秋水姐,你是不是第一次都给了他”费美玉最后极其小声地问道。

    “胡说些什么呢我和肖勇可是清白的,就算他为了我,放弃京北大好的事业,去广源当了个宣传部长,可是我和他真的没有迈过那道坎,不错,我是爰他,每次看到他,我心里就高兴,舒F,可我知道一个nv人的守则,我要是个男人,肯定会出轨的。”

    董秋水放下那修长白皙的手,轻轻地拉了拉衣领,可想到儿子在手机里的叫喊,心里一阵的慌乱,儿子这个大魔王,和他老爸那么的霸道,可不是那么的好说话,叛逆起来桀骜不驯。

    可,董秋水脑子里随即闪现出,当年那个甜蜜的夜晚,自己生日的前天晚上,阿勇抱着自己,走进那个满是红Se的房间,两人在满是花瓣的床上翻滚,当时自己是多么的幸福,那晚自己要是不坚持,董冬雪的计谋就不会得逞,那么现在的小字,肯定不会像老张,霸道,风流,而应该像阿勇这般,专情,彬彬有礼了吧

    董秋水想着心更乱了,刚才阿勇亲自己,自己居然没有反抗,他要带自己离开,自己居然还真的想和他一起去,甚至想着用身子来补偿他,自己可是省委书记的Q子,一言一行都要注意,可今晚居然差点……

    “是啊,这也是nv人的悲哀,不,准确地说,是这种社会下nv人的悲哀,所以我就选择独身,这样多好。”

    费美玉根本没注意到,身后的董秋水有些失神,可她说完自己的观念后,想起那个坏小子,在自己的饭店,那种霸道的眼神,自己的心跳的那么的快,以前这种感觉,只在自己见到大班长的时候才会有,可自己现在看着那小子,心里也会跳的飞快,难道看到一个人心动,不是什么爰情

    张飞宇再次接通娇娇手机的时候,娇娇说:“夫人和费美玉去市区,要我们跟着,没事啦,估计今晚是不回去了。”

    张飞字的心,慢慢平稳了,这才注意到,自己就站在商场的门口,幸亏这里是京北,要是广秋,说不定被有心人看到了,接着想起自己居然喊着要和妈妈抱着睡,心里一阵的乱跳,妈妈不会发飙吧

    “啪”自己打了自己一个耳光,心说:“刚才都胡说了些什么

    刚才那些也就心里偶尔悄悄想想,没想到刚才自己居然对着妈妈说了出去,虽然是对着手机!

    不过,张飞字通过这件事,确定妈妈才是自己心里最最重要的人,感觉妈妈要远去,自己直接就发疯了。

    “还呆着G嘛”赵清韵的声音传来,才让张飞字停止了乱想,看着G妈绷着的脸,慌忙笑笑说:“妈,我刚才打了个电话,走,今晚您和沐雪,看上什么,只管要就可以,我这个提款机可是没有底限的。”

    赵清韵其实也不是真的生气,刚才张飞字双眼都有些发红,自己感觉有些不对,很想跟出去,可又不想让沐雪知道飞宇的事隋,毕竟沐雪可是那个白小溪的Q子,白小溪那小子可是和飞字不对付,就带着沐雪去商场看了看。

    “我没有什么,都老了,那些漂亮衣F对我没有什么吸引力,可雪雪年轻漂亮,真的应该多买J件。”

    “阿姨,人家也不喜欢什么漂亮衣F,阿姨,听芊芊姐说,您最喜欢喝茶对吧,走吧,前面不远,就是最好的茶馆。”沐雪站在一边,文静地说道。

    “不,在省城那些茶馆,阿姨可是都喝腻了,今晚,阿姨可要放下身份,和你们一样,无拘无束地玩,雪雪,你觉得京北哪里最好玩,就带阿姨去。”赵清韵看着沐雪,笑着说道。

    “嘻嘻,好,阿姨原来你也这么爽快,那正好,我有个姐M,刚开了个酒吧,今晚第一天开张,咱们去捧个场,听说,姐M对门也有个酒吧开张,两边打擂台,今晚肯定很是热闹。”

    沐雪的语气一下子欢快很多,让张飞宇有些眼亮,白小溪这个未婚Q,笑起来,还真的有些漂亮,今晚出来,都不看自己,好像很害怕自己,看来害怕自己像那天抱着她……

    张飞字坐在车里,看着外面灯火辉煌的,一座座高高亮亮的大楼,心说:“京北的车还是比广秋的人流量大啊。尛)(说)(br />

    当车子停下来,张飞宇推门出来,看着四下都是灯光闪烁,彩灯一闪闪的,各Se的标牌都闪着耀眼的光,还有来来往往的人,最后看着左边,一个五层闪烁彩灯包围着五个金H的字:“M再来酒吧”

    一个不大的玻璃门,上面也挂着彩灯,旁边还放着好J个一米高的花篮儿,张飞宇心说:“可能就是这儿吧”

    “喂,哥们儿,J位,来这边吧这儿今晚可是请了吴婉儿。”

    一声带着浓浓京北口音的声音传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