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TXT小说下载网 > 玄幻小说 > 魔改异界战纪 > 第五章 初战之捷
    阳光还未驱散淡淡地晨雾,溪流边的乱石滩涂上就开始人声鼎沸了。近卫骑士们早已将盔甲穿戴整齐,排成方阵等候着下一步的命令。后面的大队伍组成了一个近似长方形的阵列;100盾矛手在最外侧分成2个列,里面一层是呈散兵分布的弓箭手,一部分青壮手中拿着昨晚赶制的木矛和一些锄头草叉围着最里面的老弱妇孺。

    索尼娅则带着轻骑兵开始涉水往对岸行进了;她将带领着斥候小队侦查凶兽巢穴、引出它们。至于贞德则在维达的安排下骑马走在了难民阵列的中央。

    一晚没睡着的维达在清晨出发前又特地找贞德修改了一下计划;先保护难民前往湖边安顿,然后骑兵队伍再出发,前去猎杀那群利爪速兽。

    维达的想法是,湖泊边地势平坦适合观察,不容易遭到野兽的突然袭击。盾矛手排成阵列,弓箭手则能在后面予以打击,而难民们背靠湖泊不会遭遇后面来的危险。这样的想法得到了贞德的认同。

    维达晃了晃脑袋集中了一下思想,见斥候们都涉过了小溪便挥手示意队伍前进。于是骑士们踢了踢马刺驱马缓缓踏入小溪。

    接着就是马车,穿过森林时将马车拆散了,但昨晚为了安置2名伤者又连夜安装了起来;为了途中节省体力,近卫骑士们的骑枪暂时也留在了2辆马车上,5、6名青壮扶着辕车的车架使劲地推拉着以防轮毂滑陷。然后难民队伍也紧随其后开始移动了。

    现在应当已是春季了,虽说没有冬季般的日照短暂,但还未完全升到天空中的太阳却被云层遮挡了起来,天色又变得有些阴沉沉的。这样的景象不禁给人带来了一丝阴霾。

    维达怀着恐惧夹杂着兴奋地矛盾心态揣测着还未发生和将要发生的未来。他侧过带着头盔的脑袋看到了乌瑞克骑士骑着马走在他的左侧稍后的位置,便问道:“乌瑞克爵士,您以前有和这类野兽战斗过吗?”

    “十年前,大马波士戈战役,2头战蜥。”

    “呃…什么蜥?”

    “勃利瓦斯人的战蜥,8呎高,有鳞甲,6匹马那么大。”

    维达有点没听清楚,揭开面甲继续问道:“那么您是怎么杀死它们的,用骑枪吗?”

    “冲锋,骑枪刺入眼中,死了,马也倒下了,跳上另一头的身上用钉锤砸开头上的鳞甲,把剑刺到底。”

    来自盖德兰的乌瑞克骑士透过厚重的桶盔波澜不惊地回答道,维达心中不禁咋舌。怪不得老骑士当年是罗德岛骑士团的统帅之一,作战勇猛由此可见一斑。他是怎么才会屈尊成为我的近卫呢,以后得慢慢套出他的话。不过再想到身边有这样的勇者以及那么多忠诚的士兵们,维达觉得自己还是非常幸运的。想到这里因恐惧初战而烦躁不安的心结不由得打开了许多。

    队伍因为妇孺老弱的拖累渐渐地拉成了长队,在难民队伍中的贞德派了名弓箭手跑过来报告。维达听完报告后拨转马头,按着马鞍的前穹直立起身子观察了一下,下令休整。自己则带着扈从罗伯特骑着马来到了后方。

    “贞德,贞德小姐?”维达看到贞德的坐骑上驮了3个孩子,却没见到贞德的踪迹便喊了起来。

    “维达大人,我在这里。”手挽着袍裙的贞德从人群里走了出来,“大多数人都已经疲乏了,我想请求大人暂时休整一会。”

    “好吧,贞德小姐,但不能太久。”维达转过头吩咐罗伯特。“吹响1声号角,招索尼娅回来吧。”

    不一会,索尼娅就带着轻骑兵跑了回来。

    “索尼娅,队列已经拖散了,我们要休整一会,斥候骑兵们也要节省马力。”

    索尼娅点了一下头,拨转马头大声发令让轻骑兵下马休整。随即便下马牵着缰绳走近前来。

    “爵爷!”有一位青壮从人群中跑了出来,向维达弯腰致敬。“马车上那位受伤的士兵让俺来告诉爵爷,昨天遇袭的地方就在附近!”

    “警戒!”维达感觉自己头顶的毛发都竖了起来,大声地喊道。“盾矛手列阵,弓箭手戒备!把骑枪取出来!”一边催促贞德回到队伍中去。

    众人急急忙忙地收缩阵型,难民中孩童的哭声和女人的尖叫声此起彼伏。近卫骑士们也靠了过来,这时老骑士缓缓地策马过来。

    “人多,野兽不会过来,缓行即可。”他说完便又慢腾腾地走到一边去了。

    维达还是有些不太放心,命令近卫骑士取了骑枪,自己也持了一柄重型骑枪。难民队伍慢慢地停止了骚动,人们互相挤成一团保持着队形继续前进了起来。

    途中并没有什么情况发生。斥候骑兵们在用战时戒备地方式轮番前进探路,直到一名斥候回来报告远远地望见那片湖泊了,维达这才略微松了一口气。队伍前进到了砂砾地上,许多难民都不禁瘫软了下来。

    这时索尼娅才将所有的斥候骑兵都招了回来,大家一起抓紧时间休整。大家马马虎虎地就着冷水吃了几口干粮和熏肉,维达决定抓紧时间召集众人再商议一下。虽然依旧是云层遮日,看不到太阳的位置,但大致也能推断出时间已是下午了。

    “如果夜晚将至,那么原先的猎杀计划会有很大问题。”

    “主上,赫伯前面说了一个情况,在怀疑是利爪速兽的巢穴的地方有一片沼泽,他们就是因此而放慢了马速才会被伏击的。”

    “怎么不早说!差点误了事。”维达急躁了起来,冲着那个报告情况的轻骑兵发火。“如果派轻骑进沼泽引诱是件危险的事,一旦马速降下来了就会给那些野兽可乘之机了!”

    “维达大人,我们可以用火攻的方式来激怒野兽,引它们出来。”

    “火攻?”维达看着贞德怀疑地说道:“沼泽里潮湿多水怎么烧得起来?”

    “维达大人,我们不是还留着几罐‘特那法’火油吗,这种火油只要开始燃烧就不会熄灭直到烧尽为止,再混入一些啡安树叶,那么浓烟和烈火就能把野兽逼出来了。”

    维达老脸一红,他根本没想到这异世界还有这种类似希腊火的东西,看样子以后要深入了解一下这个世界了。众人随即制定下了火攻的方案:由4名骑术精湛的斥候轻骑兵投掷特那法火油罐,等野兽群被逼出巢穴之后便引诱它们到1哩外的草原上。维达在西面迎击,而乌瑞克骑士则带领20名骑士绕到后方包抄,一举围歼。

    维达带领着30名近卫骑士们排成翼型阵容守候在离利爪速兽巢穴1哩地的平原上,骑士们骑在着马甲的高大坐骑上,手持12呎长的骑枪简直就像一排移动的丛林。

    维达抬头看看了阴沉沉的天色,心中有些焦急;如果拖到夜色来临,那么隐入黑暗中的凶兽将是如噩梦般的存在了。正当他在马鞍上坐立难安时,东面升起了1股烟柱,紧接着2、3、4一共4根烟柱升腾了起来,变得越来越浓。片刻后烟柱的位置传来了一阵瘆人的野兽嘶叫声。维达感到甲胄下自己皮肤上的毛发一根根地竖立了起来,紧握着骑枪的手不由得开始微微颤抖,来了!

    透过头盔的缝隙,维达看到了约半哩地外诱敌的4名轻骑兵伏在马背上拼命地向他那边跑来。背后有好几十条灰绿色的影子正在追赶着他们,速度比想象中快的多了。

    正在犹豫之际,身侧的罗伯特用跃跃欲试地声音提醒了他。“大人,该我们上了?”

    “是…是的,进攻,进攻!”

    骑士们踢了踢马腹,马匹开始用走路的速度逐渐变成慢慢助跑,紧接着开始全速奔跑了起来,队列也从脚蹬靠着脚蹬的距离逐渐外扩开去。

    队伍中间的维达脑子里一片空白,完全是靠着自己身体的本能在跟随着前进,这时之前害怕的感觉化成了一种莫名地兴奋,他像马匹一般张大了鼻孔喘着粗气,抿着嘴唇,牙齿咬得紧紧的。

    200呎、150呎、100呎…轻骑兵从正在冲锋的骑士队列中掠过。骑士们放低了长长的骑枪,用腋下紧紧地夹住,骑枪柄靠着甲胄的托架,略微低下的头从头盔的缝隙中上死死地瞄着各自的目标。

    终于,迎面而来的野兽群撞上了同样飞速奔跑的骑士队列,1头、2头…有的被骑枪挑飞,有的则被飞奔马匹撞倒。骑士们的骑枪在刺进野兽身体的同时折断了,碎片四处抛飞。

    维达面前并没有向他正面奔来的目标,却有一头灰色带着绿色条纹的利爪速兽斜地里窜了出来,一跃而起举起巨大的前爪向他扑了过来。维达并没有犹豫,调整了一下枪尖的方向一举刺进了它的腹部,握着骑枪的手感觉到了重量和猛烈地冲击。

    维达大声吼了出来,一用力居然将那只凶兽挑了起来。咵的一声,骑枪折断了,巨大的反冲力把维达的手扭到了,重心没有把握好的维达没踩住马镫,从马背上摔了下来,一连几个翻滚倒在了地上。一时间有点七荤八素。

    维达用自己完好的左手抱住右边受伤的胳膊半跪了起来,在他的左侧另一头躲过攻击的利爪速兽正冲着他发出嘶嘶的声音…

    他透过头盔的窥孔看清楚了这头野兽的模样;丑陋的灰色皮肤上分布着一块块的绿色斑点条纹,光秃秃的巨大头颅向后缩着;皱起的唇边淌着一丝粘液,能看见2排活像鳄鱼般的尖牙,它举着锋利巨大的前爪,长长地尾巴把没过腿的草丛甩平了一片,半蹲了起来,作势欲扑。

    维达下意识地感觉到了危险;他来不及回手去拿背在身后的那柄阿鲁哈萨特骑士大剑了,只得忍着右手手腕的疼痛拔出了腰间的骑士匕首,还未等他刺过去那只野兽就扑了上来,猛然将维达撞倒在地,巨大的爪子摁住了他甲胄的护肩,张嘴向维达的头部咬去。

    “啊!”眼看着死神般地巨颚就要咬了上来,维达用双腿拼命地往上蹬去,那头体重超过1000磅的巨大野兽居然被蹬飞了起来,向后翻滚了过去。

    维达毫不迟疑,跳起身一个前冲将匕首扎进了它的头颅直至没柄,那头凶兽嘶吼了一声扑倒在了地上。维达一松手放开剑柄,这时感到自己的右腕一阵钻心的刺痛。

    他喘了口气,站直身体环顾了一下,完成冲锋的骑士们陆续折返了回来,跑在最前面的正是扈从罗伯特。

    “大人,大人!”罗伯特神情焦急地骑马跑到了他身边,翻身下马。

    “我还好,只是手腕扭到了。”维达警惕地扫视着四周,“还有野兽没有被剿灭的吗?”

    “乌瑞克骑士把逃跑的野兽围剿了,战场上已经没有一只活着的利爪速兽了。”

    正说话间乌瑞克和所有近卫骑士都陆续来到了维达的身边,看来除了他落马之外,其他骑士无一受伤。刚刚生出的因杀死2只野兽的喜悦被莫名的羞愧感淹没了,维达不禁感觉有些尴尬,毕竟经验丰富的骑士不会像他那样狼狈。

    一位骑士替他将跑开的马匹牵了回来,维达强忍着右腕的疼痛翻身上马,他扶着马鞍的前穹环顾着簇拥在自己身旁一声不吭的骑士们,心中兴奋的余韵又升了起来。

    “骑士们,我们胜利了!”

    “哈!胜利!”众人举着手中的武器高声回应道,维达顿时豪情高涨。“让我们回去痛饮美酒庆祝胜利吧!”

    “哈!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