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TXT小说下载网 > 玄幻小说 > 魔改异界战纪 > 第九章 双月梦魇(下篇)
    村镇中央简陋的棚屋内,男女老幼都聚集在一起,没有一个人能安心休息的;有的在喃喃地窃窃私语,有的则竖起来耳朵仔细辨听着外面发出的动静。孩子们在大人的训斥下安静了下来,坐在干草铺就的地上或是钻在母亲的怀抱当中。

    当外面混乱的声音响起之时,大人们也都轰隆隆地喧哗了起来。只有一个孩子出神地望着一碗放在地上的清水;那碗清水有规律地震动着,频率愈来愈高,直到水花也激烈的溅了起来……

    维达仰着头紧紧盯着面前小山似的怪物,右手握住背后的阿鲁哈萨特屠龙剑,却动也不敢动;

    眼前的怪兽有别于他记忆中的所有形象,它的身体比上了岸的鲸鱼还大几倍、背上满是嶙峋参差的鳞片、前肢上骨刺丛生犹如荆棘一般、巨爪成锥形、大小堪比原木、圆形的头颅恰似金刚一般、面部斜斜地向前凸出,上下颚离得很开、几颗巨大的利牙如同倒装的巨大钟乳石、一双死鱼般的眼睛长在面部凸起的两个球型眼窝上。似乎是洼地前熊熊燃烧的火光吸引了它的注意,怪兽停了下来。

    维达着魔似的盯着那双眼睛,它们一动也不动,像是两口深邃的没有任何色彩和感情的死水潭;感觉仿佛能把人的灵魂抽离身体吸进去,然后轧的粉碎。

    “投枪准备…射!”乌瑞克骑士的声音响了起来。

    维达就见一阵投枪越过头顶射向怪兽的头颅,“昂!”恐怖的吼声再次炸响,震得维达一阵头昏目眩;紧接着又是一阵投枪掠过,一个人影徒步飞快地越过了维达的身前;他右手持着骑枪就像在马上冲锋一样,将骑枪紧紧地夹在腋下,另一只手里握着一团火光。他跳上了泽地里躺着不动的巨兽的身上,急跑了起来然后纵身一跃……

    维达在与怪兽对峙的时候脑海中闪现过无数念头;死、死亡,怎么死!被怪兽踩在爪下筋断骨折、脑裂肠流,还是被它的牙齿嚼碎、血肉吞入肚中?怎么能够抵挡它呀,用12呎长的骑枪刺也好,5呎长的骑士大剑斫也好,恐怕连它的皮肤都不能被刺穿划破。人类怎么可能在这种超凡的力量下赢得胜利或者生存下来呢?绝望的想法充斥着维达的脑海,直到他看见盖德兰的老骑士冲上前去。

    老骑士左手的那团火光掷向了怪兽的眼睑,随即他拼尽全力地跃了起来。双手扶住骑枪向怪兽的眼睛刺去…

    “差…差一点…”这是他脑中最后一个念头。

    怪兽只微微地移动了它的头颅,特那法火油罐砸中了怪兽的上颚,火油轰地四溅了开来。火光让怪兽那只毫无生气的死鱼眼中倒映出了老骑士的身影;骑枪折断,木片四处飞溅,枪头插在了怪兽的颧骨附近。那只巨大的像城楼似的头颅又摆了回来。众人都看见老骑士的身子被撞飞了出去,像孩子们玩耍时丢出的沙包一样飞的老远。

    “哈啊!”骑士们如痴如狂,又是一阵投枪,包含着愤怒和绝望的情绪亡命般地掷出。

    维达的手中没有投枪,只有刚从背后取下的那柄阿鲁哈萨特。在看到那场情景后他张大了嘴也想要大声叫出来,但喉头翻滚着却只发出了阵阵的呵哈声。他死死地盯住了那双死鱼眼,怒发冲冠、目眦欲裂、牙关死死地咬着,发出了咯咯地声响。

    “昂!”怪兽裂开巨颚冲着人群吼叫,不慌不忙地逼近了过来。细雨混杂着碎木、草叶迎面吹来,打在甲胄上面发出了微不可闻的嗒嗒声。

    人也好,兽也罢,在死亡的面前总是会为了生存拼命挣扎一下的,哪怕是无谓之举。先前倒在洼地泥沼中的食草巨兽哀鸣着努力挣扎起了身体,却因为伤势或是其他原因又倒了下去。维达自认并不是一个勇气十足的人,甚至大部分时间都是懦弱的性格占据着上风。但就在此刻他瞄见了扈从罗伯特在他身边点燃了一个火油罐,还未等罗伯特作势投出便被他夺了过去。

    “大人!”

    维达学着老骑士的动作跳上了泥沼中巨兽的身体,飞奔起来。这时食草兽又撑起了身体,维达重心不稳踉跄了一下,随即又用动作平衡住了身体;

    那头怪兽张开血盆大口正准备去撕咬倒在泥沼中的无抵抗的肉。奔跑中的维达向近在咫尺的巨大目标丢出了手中的火油罐,身体略微下压,前跨的腿重重踏了下去,然后,跃起…双手紧握着屠龙剑阿鲁哈萨特,剑柄顶住自己的胸膛。

    “冲锋!刺入眼中!”他默念道;还是那只死鱼眼,无底的深潭、没有任何感情却又像是在嘲讽似的瞪圆着,接着他看到了自己的身影正在投向那口深潭;在火光里微微地扭曲变形,他用尽力气向前刺去……

    白褐色液体喷洒的到处都是,刺出的剑随着怪兽痛苦的摆动顺势划了一个长长的裂口。维达的身体随之甩起,他右手紧紧反握着屠龙剑的剑柄,左手飞快地拔出了腰间的骑士匕首,就那么随手一插,深入剑柄。

    怪兽半立了起来,随即前肢又重重地落在了地上。嘶吼连天,地动山摇,一旁围攻的士兵们都被震倒在了地上。骑士们在维达冲上去的时候停止了投枪,眼睁睁地看着维达就这么挂在了巨兽的嘴边,身体一下下的抛起;怪兽频频摆动着巨大的头颅并不停张合着它的巨颚,想要咬到嘴边的那只可恶虫子,但是那虫子却总是不如它所愿,紧紧地粘附在它的嘴边。

    维达仿佛回到了前世的过山车上;旋转、翻滚、抛飞。侧过头去透过头盔的窥孔看见脚下的矮树丛一片片被踩倒,碾进土中。他拼死握住深深扎入的剑柄固定住自己不被抛飞,一边挣扎着将自己的身体拉升起来,但随着剧烈的摆动失败了,再尝试一次;又失败了。

    怪兽的吼声不断,在矮树丛林中横冲直撞。片刻的功夫就在洼地边的矮丛林旧址上制造了一片更大的洼地,它终于回过神来,头颅向地面冲去想要利用与地面的接触来压扁、蹭烂那只可恶的虫子。

    维达在几次尝试失败后终于发现了怪兽的举动,他尽力蜷起身体,脚终于踩到了怪兽上颚骨的凸起,手上再使了把劲,整个身体便抬升了起来。他松开左手的匕首剑柄,脚用力一蹬,终于上去了。这时怪兽的头颅终于和地面接触了,轰隆一声;巨大的震动差点把刚站稳的维达甩开。

    维达才发现自己的脚上不知什么时候粘了些燃烧着的火油,他就势一脚踢进了自己刺破的那只巨大眼窟窿中,随手拔出刺在怪兽眼眶里的大剑再狠命地就势一劈;斫进了它另一只完好的眼中。怪兽接连受到巨创,双眼已完全不能视物了。它凶性大发,盲无目的地奔爬着,想要噬血、想要发泄。它仰抬起头颅对着重叠在一起的紫黑色双月怒吼了起来。

    维达耳中尽是怪兽凄厉的吼声,心中却全无惧意。他岔开双腿稳稳当当地站直了身体,拔出大剑对着它的头颅上一顿斫劈刺砍;就在削去了一片巨大皮肉的时候,巨大的晕眩感袭来。他不由自主地随之被抛飞了出去,扑通一声掉落在湖中。

    近岸的湖水很浅,维达挣扎着爬了起来,怪兽就在他的头顶,巨大的前爪落下。他凭着本能反应向侧方扑去,轰地水花四溅。维达旋身又是一剑斜劈过去,5呎长的剑锋上隐约闪现出了一道白色的光芒,咔地一声,剑身横过了前爪;从剑柄受到的阻力感觉到了劈开,剑刃在血肉中顺畅地滑动了过去。怪兽前肢最外侧的一个脚爪被大剑劈开,带离了身体。

    用剑刺进血肉,直至没柄,又是一记顺势的横拉。巨大的前肢又抬了起来,跑动、翻滚、跳起、劈下,再重复一遍

    维达已经数不清自己劈了多少次刺了多少下了,他的思考速度已经跟不上身体的动作了,这具身体完全的释放出了潜力和本能,发挥出了根本想象不到的能力。怪兽的前肢被削劈得血肉模糊,都能看到里面灰白色的骨骼了。恐怖的嘶吼渐渐变成了惊惧的哀鸣,强大如斯的怪兽终于想要逃离这个令它痛苦不堪的小虫子了。

    咚,怪兽踏进了湖中,渐渐地水的深度没过了维达的大腿。被水的阻力所碍,他的行动没有刚才那么敏捷了,正要追击却被怪兽入湖产生的巨浪推了个踉跄。维达提着剑站起来,他仰天发出一声不似人声的怒吼,所有的理智都已经被漫无边际的凶残杀意所淹没了;他一心只想追上去、剖开怪兽的肚腹、钻进去劈烂它的脏器、再从它的咽喉中杀出一条血路来…

    头顶突然狂风阵起,一声无法用言语表达的吟叫响彻天空;似马嘶似鲸鸣又好像从深邃的洞穴中传出的啸叫之声,高亢中带着低沉

    维达尽力向上望去;只见一条巨龙从天而降,鼓动着巨大的皮翼,遮天蔽月。他掀起面甲注视着这幕场景;巨龙将怪兽摁倒在湖中激斗起来,瞬间原本平静的湖面上巨浪滔天,将措不及防的维达推倒,冲上了湖岸。就在维达的理智回来的那一刻,他看见了巨龙撕扯下了怪兽的大块血肉,顿时血光冲天喷洒到了半空之中,湖泊被染成了一片血色。看完这一幕后,维达便失去神智昏倒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