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TXT小说下载网 > 玄幻小说 > 魔改异界战纪 > 第十一章 湖中试剑
    古书并未像维达所想那样包罗万象,至少巨龙的信息内容并没有如愿浮显而出。他又尝试了几次自己想了解的东西,但却依然没有任何内容出现。这让维达有些失望,于是他暂时放下了一究到底的想法,把思路转到了其他方面。

    因为食物短缺的问题,在得知了贝希摩斯肉可以食用的情报后,他打算尽力将兽肉运回村镇。可是怎么运呢?如果是分成小块倒是可以用木筏搬运,但是效率实在太低,存在着兽肉变质腐败的问题。那如果顺服了那头巨角兽让它来拖呢?

    先想办法把贝希摩斯的庞大尸身给分割开,再尝试一下用书本所说的来方式驯服巨角兽,维达想到这里便坐不住了,他从墙上取下阿鲁哈萨特屠龙剑;既然在之前的战斗中能伤到它,那么肯定就能将它的肉给切下来,于是他便带着大剑走出了屋子。

    维达并没有叫上扈从罗伯特,而是径直去了索尼娅的棚屋;因为之前会议时听说了她的部下扎了条木筏并切割了一部分的兽肉,他觉得有必要带上索尼娅和她的部下一起去。

    他来到索尼娅的屋子前呼喊了几声,却发现没人应他,便只好施施然地离开了。他叫来了正在值岗的弓箭手队长;来自苏格艾兰尔高地的威廉姆华莱威吉士和几名弓箭手带着斧子一起前往湖泊,准备先设法取得贝希摩斯的牙齿或骨骼用以驯服巨角兽。

    他们路过村前洼地时却发现索尼娅带着几名轻骑兵们正在那头巨角兽边商议着什么,而那头巨角兽则伏在地上低沉的嘶鸣着。维达喊了一声,索尼娅便带着部下走近过来。

    “主上…”

    “索尼娅,你怎么来这了?我刚才还在找你呢。”

    “你找我?”索尼娅低着头有点奇怪的问道。

    维达便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并让索尼娅陪同他一起去湖泊边割取兽肉和骨骼。

    “主上,那怪兽的鳞甲着实坚硬,海格他们用斧子斫劈了很久才斫下一块肉。”索尼娅的语气中出奇的带着一丝抱怨的情绪。

    “所以我们刚才准备拿一只巨角兽蛋当做晚上的食物。”

    还好及时撞见,否则也别驯什么巨角兽了。维达大为庆幸,就不知道用自己的屠龙剑能不能顺利分割贝希摩斯了。

    他向众人说了自己的计划;取来贝希摩斯的牙、爪或是骨头用以驯服巨角兽,切割巨大的兽肉,拖回村镇。并下令千万不能动巨角兽的兽卵。随后便集合众人一起前往湖泊。

    贝希摩斯的庞大尸体依旧静静地横在湖泊中,鸟群逐渐增多了,湖泊上空布满了想不劳而获的贪婪家伙。

    维达命威廉姆调来弓箭手驱逐鸟群;一时间箭雨齐发,像把大扫帚似地扫下了不少大大小小的鸟类。众鸟惊起躲到了空中,却又不舍得放弃嘴边的肥肉,就在半空聒噪着、盘旋着伺机而动。

    维达带着索尼娅、海格等人上了先前扎的木筏往湖中而去,其他人在岸上收集被怪兽踩倒的树木扎筏子。

    海格撑着长篙推动着筏子向贝希摩斯兽尸旁靠去,维达抬头仰望着这具硕大的兽尸不由得对那天自己的举动感到既后怕又骄傲;

    只见整个尸体庞大如搁浅的轮船,它侧躺在水中,几乎已经被巨龙翻了个身。虽然不在湖边浅水地带,但水却也只淹没了一小半躯体;巨大的下半肢被巨龙给撕裂掳走了一大块,剩下的一条后腿淹没在水中;肚腹处有个巨大的裂口,能容得下2个人同时进去,一股刺鼻的腥臭味从伤口处散发出来。

    索尼娅指着那个巨大伤口说:“海格和雷格纳花了一上午,一把斧子都劈卷了刃口才弄下来300磅左右的肉。”

    维达忍住呼吸探头看了看,伤口是巨龙造成的;而且是在腹部没有鳞甲保护的位置,海格等人就是利用了这个地方取肉的。贝希摩斯超乎寻常的防御能力应该就在它的鳞甲上。

    他探手拔出背在身后的阿鲁哈萨特,猛然向兽尸劈砍过去。噗的一声,大半剑身没入了进去。果然,阿鲁哈萨特能够破开怪兽皮肤的防御。维达依然不是很满足,他让海格将木筏撑到贝希摩斯的头部附近,他想跳上去看看能不能用屠龙剑破开它的鳞甲和骨骼。

    “索尼娅,我上去看看,你们先等着。”维达说完便看准落脚点跳了过去,几次纵跳之后到了兽尸的头部顶端。

    贝希摩斯的头部不自然地歪曲着,与侧躺着的身体呈反转的方向;扭转的角度正好是正过来的,下颚部分完全淹没在水中,上颚则露在水面上。两个丑陋的空荡荡的眼窝旁有被特那法火油灼烧的痕迹,但表面却没有任何烧损;

    一只贼眉鼠眼的大鸟正从空荡的眼眶里探出了身子,却被维达一脚踢飞了。怪兽头颅上有一大片血肉模糊的伤口;便是那晚维达所造成的的伤害,他纵身一跃跳上了巨大的头颅顶端,走到贝希摩斯头部和背部的连接处;那里有一大片嶙峋如乱石的鳞甲。

    他拿起剑向鳞甲斫劈下去,只听见一声金铁巨响;维达虎口一麻,大剑差些脱了手。他仔细看过去,鳞甲上只有一道清晰可见的裂口但并没有被完全劈下来。

    维达深知自己的力量有多么强,那天明明用阿鲁哈萨特屠龙剑在这怪兽身上造成了不小的伤口,但现在却又破不开它的鳞甲了,是哪里出错了吗?

    他这次使足了劲再劈砍了一下;这次大剑将一片鳞甲斫出了一道深深的口子,维达拔出剑不由得沉默了起来:照这样的效率要多久才能把兽尸分开呢?一旦贝希摩斯的尸体开始腐烂,那么整片湖都会污染,还未修建好的村镇又会面临缺水的灾难了。他想到这里有些怒火攻心,提起剑又狠命地斫了几下。

    突然有一下剑柄上的阻力消失了,大剑非常轻盈顺畅地划过。怪兽的尸体背部突然裂了开来,还未完全凝结的污血喷涌了出来,维达没有留神弄了个满头满身,他用手抹了下满脸的血污却有些惊喜交加;这才是阿鲁哈萨特的真正威力吗?

    他叉开着腿站在贝希摩斯的头身交汇处,静静地持着剑;准备要斫多少剑才能将这巨大的怪兽头颅劈下来呢,他缓缓地用双手紧握着将大剑举高,再用力劈下…这次维达清晰地看见了剑身上闪出了一道明亮的白光;像极了闪电划过,在视网膜上留下了余耀。

    索尼娅站在木筏上抬头仰望着站在兽尸上维达的动作;一挥而过的光芒同样闪了她的眼睛。接着,就像山体滑坡似的,整个巨大的像城楼般的头颅缓缓地往下滑动了起来,越来越快。轰地一声,头颅与身体彻底分了开来,巨大的切面光滑且纹理清晰。

    兽头入水时涌起的浪将木筏推了开来,木筏上的人们踉跄了一下随即站稳了,他们张大了嘴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望着这一幕。

    只一剑,用一把5呎长的大剑,斫掉了贝希摩斯巨大的头颅,切出了一个直径有20多呎的平滑无痕的横截面,就如同那鬼斧神工一般。这就是阿鲁哈萨特的真正力量吗?

    维达心中的震撼难以名状,他提起剑细细的看着;大剑与平时并没有什么变化,刚才剑身上划过的那道闪电般的白色光芒清清楚楚地看见了,难道是驱动了这道白色光芒才能造成这么大的威力吗。

    他回转身走到怪兽尸身连接前肢的部位,像刚才那样的动作,岔开双腿把剑举高,然后一挥而过…剑在没有鳞甲附着的沟壑纵横的皮肤上切开了一条深深的斫痕;这次白光没有闪过。维达摆正姿态再挥一剑;

    “咔”这次斫到了怪兽的腿骨,但是白光依旧没有再次闪过。难道这柄剑只能有限的施展那种威力吗?他有些难以释怀,提起剑又是一顿挥砍,结果还是一样;阿鲁哈萨特又变回一柄普通的骑士大剑了。

    “主上…”索尼娅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兽尸上来。她轻轻地说道:“威廉姆他们做好了一条木筏过来了,他们说在离湖岸不远的水中发现了一颗怪兽的巨大爪子。”

    维达点了点头,“天色不早了,我们先回去吧,明天再来。”

    两人借助兽尸上的鳞片的凸起慢慢地爬了下来,海格将筏子撑过来将他俩接应了过去。回到了岸上,一队士兵正在那里围着地上的一样巨物观看;维达走近前去,大家纷纷让开道路,地上赫然是之前他与怪兽激斗时斫下的巨大爪子。

    维达感觉到了士兵们用崇拜敬畏的眼神偷偷地望着他;在看到了那晚的激斗、湖中被砍下的城楼般大小的头颅、和眼下被拖上岸的巨爪,这一切都已证明了他的强大以及无畏的精神。

    “还有一件事要去做。”维达按捺住自己的澎湃激情,平息了起伏的胸膛;环顾四周“我们去驯服巨角兽。”

    众人簇拥着他、抬着那节巨爪来到了洼地旁,巨角兽似乎是发现了什么或是闻到了那股令它恐惧的气味,挣扎着抬起了身体嘶吼起来。士兵们四散了开去,搭起了箭、端起了矛戒备着巨兽伤人的举动。

    维达和4名抬着贝希摩斯利爪的士兵走到了巨角兽跟前,维达按下手掌让士兵们将巨爪放下,并小声吩咐他们离远些。随后他独自面对着巨兽慢慢地伸出来手;巨角兽的头部晃动着,因为恐惧而撑得老大的鼻孔碰出的热气吹在维达的脸上,让他回想起了以前在养牛场闻到的味道。“这就是头巨牛而已。”他心里反复念叨着,接着就将手抚上了巨角兽凸出的犄角。

    “哞呜…”巨角兽突然用角顶了过来,维达心存警兆向后跳了一大步躲开了攻击,却不料巨角兽依然不依不饶地用犄角攻击着面前的维达,维达狼狈地几个翻滚躲避,身上已经是污泥一片了。

    洼地边旁观的索尼娅语带慌张地喊道“保护主上!”准备带着士兵攻击。维达心中灵光一现,看准了方向一个跨步躲过了刺来的犄角,俯身用双手抱起贝希摩斯爪,像抱起一根原木似的将巨爪抡了起来,将再次顶来的犄角荡了开去;此时的巨角兽像只看到了恶犬的小猫似的连连后退,哀鸣着将头挨在地上,把庞大的身躯缩了起来。

    维达这才发现自己惊出了一身的冷汗,心有余悸地抱着贝希摩斯之爪遥遥对着巨角兽。索尼娅已经持着一口长柄斧奔到了自己身边,两人摆出一副防备的姿态紧张地观察着巨角兽的动向。

    巨兽就像那晚遇到贝希摩斯一样趴付在地上动也不敢动,只是在不停的哀鸣着。维达深深地吸了口气,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在剧烈跳动着。

    他并没有急着上前,只是扛起巨爪慢慢地在巨角兽附近走动,并专注地观察着它的动作;巨角兽已经吓瘫了,只见它的眼睛里流出了一行眼泪,却看都不敢向扛着巨爪来回走动的维达看,巨大的头颅贴在地上动弹不得,不停地发出低沉的哀嚎;对贝希摩斯巨爪造成的伤痕和恐惧已经深深地烙印在它的记忆中了。

    维达试探着向巨角兽靠近过去,索尼娅也举起了斧子慢慢地跟着他的脚步。两人走到巨兽跟前,维达直直地盯着它慢慢将巨爪放到了地上,然后他再度伸出了手,动作非常非常缓慢,一寸寸地直到搭在了那只硕大的犄角上。巨兽没有任何动作,只是用翻动着巨大的眼球看着维达,巨大的身躯随着呼吸上下起伏着。

    维达放开了手,缓缓走到了它的身躯旁;“砰、砰、砰…”巨角兽的巨大的心跳声就像一面沉闷的大鼓。

    维达在一旁站了许久,见巨角兽依然一动不动的趴付着,终于心中放下了巨石松了一大口气。他回头看了看索尼娅,索尼娅也回望着他…维达的嘴角慢慢地上扬了起来;索尼娅冷艳的脸庞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嘴角微乎其微地也动了一下;是的,两人都无声地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