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TXT小说下载网 > 武侠修真 > 益在人间 > 第16章 庐阳城外 长生河畔(一)
    知花捏着小手,在顾益的房门外走来走去,口中念念有词像是练习着什么,确定之后便想去敲门,可手举到半空中又落了下来,反复如此,持续了约半个时辰。

    以至于她都没注意到身后有人。

    马爷一路进来,看到胳膊细白如嫩藕,身形苗条似杨柳的小狐狸,登时便开心了起来,小心偷摸到身后,嘿嘿笑道:“知花小妹妹,你在此处做什么呀?是在等我吗?”

    知花一个闪身离的远远的,嫌弃道:“好色的秃子,你来这里做什么?!嗯~”

    她捏住鼻子,好大的酒味啊,真是恶臭。

    “我自然是来找我师父……呸,找那个家伙,你来干什么?”

    “师父?!”

    知花可爱的眼睛睁的大大的,竟有些不服气,恰在此时顾益自己把门也开了。虽然还未开口,但小狐狸仿佛知道他要说什么,脸上有些不舍的神情。

    “往后自己好好修行吧。”顾益亲切的嘱咐。

    他原本计划多留几日,不过知花有此机缘,他已经没理由留着了。

    “公子……准备何时启程前往庐阳?”

    顾益说:“就今天吧。”

    马爷双手抱胸点了点头,今天好,早些启程就能早些学到灵符,不过忽然又发现哪里不对,“她不去吗?”

    “我可以去吗?”

    两人的声音同时响起。

    知花这么讲,顾益不意外,但这死秃子竟然也表露出不舍的神态,明明都不行了,还那么多坏心思。

    马爷迎着顾益的目光,神色一正,“不是,我没有其他意思,你看总得有人伺候你,我一大男人毛手毛脚的,先说好生活起居我可做不来!”

    知花今日犹豫着要说的也是这件事,只是一直不敢,借着讨厌的光头替她讲话,她也开口,“是啊公子,你这一路无人照顾可怎么行?”

    “你的心意我明白。”顾益虚抬手臂,“但我不需要人照顾,而且你妖气未去,庐阳城又是百万之都,总归是不方便的,还是自己好好修炼,我会回来的。”

    小狐狸不敢逆了他的意思,虽然心里不愿,但还是应了声喏,心里头却也明白妖兽一般是不会进入庐阳城的,除非是那些达官贵人养的灵物。

    倒是马爷不乐意了,他不知顾益身份也没那么多敬畏,缠着他就开始讲道理,“师父,这么一来知花小妹妹就得一个人,不仅叫她伤心,女孩子家家的也危险啊,你看那眼泪珠子都要掉落了,咱总得怜香惜玉一次吧?至于进庐阳你不必担心,出了事我摆平!”

    这时候开始叫师父了。

    知花则升起了一点希望。

    不过顾益还是不会带她,对于知花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是静心修炼,早日破入立心,而不是跟着一起去庐阳。

    “别说了,出发吧。”

    “你!”

    大光头对着他的背影做了个鬼脸:这种事都干的出,还是不是男人!

    他自己跑过去安慰知花,“知花妹妹,你不必伤心,我这一路多多替你劝说,总有一日叫他改变主意。平时呢,若是你想知道我俩的近况,咱们也可以书信往来,多多交流,你觉得怎么样啊?”

    知花是真没想到,到了最后这大光头竟然愿意这么为她!悲苦之中心有感动,想说些软话却始终不好意思开口。

    顾益受不了了,他转过身揪住这家伙的耳朵,“你这秃子怎么那么好色!赶紧走!”

    “诶,诶,疼啊!知花,记得啊,我会给你写信的!啊!混蛋你轻点!”

    简单的告别被这家伙弄出了三步一回头的浓浓情感,缓缓关闭的大门、渐渐远去的绝美面庞叫马爷的心又苦又痛。

    ……

    ……

    出了全门县,沿官道一路向北,一日便可抵达庐阳。顾益和马爷两人,一人一马,也无行李,就这么一点一点往北走去。

    “顾小公子,我这可都是为了你。”

    顾益道:“我一直觉得我是个调皮的人,没想到还有你这种不要脸的人,又胡说八道什么呢,还有,你到底准备叫我什么?”

    “师父我心里记着,但是叫不出口。”马爷揉了揉泛红的眼眶,“真的,我从来都是冲冠一怒为红颜的人,要是以前,有个姑娘在离别时始终不舍的看着我,说什么我也会留下的。”

    那是看你的嘛,顾益嗤笑一声,放肆嘲弄,“我怎么记得,就在三天以前,你还要除妖伏魔来着。”

    马爷道:“哎,这你就有所不知了。我除妖伏魔又不是要杀死她,我是想向您老人家学习,带回家好好教导。”

    教导?

    顾益只得摇摇头,难怪是庐阳修仙院出身还未入守神境,心神涣散的不行这要怎么守。

    而且,这家伙还是个话痨。

    “小公子,你说我这第一封信要给知花写什么好呢?”秃子坐在马背上摇晃,偶尔想到什么还鸡贼般的狂笑,“这我得好好想想,可不能瞎写,不说叫她感动的泪流满面,但也要体会到我的诚意才行。”

    “要不吟诗一首如何?”

    顾益笑了,“她是狐狸啊,不是人。你是不是思想出了什么问题?”

    “喔,对对对……”马爷右手托着下巴思索,“吟诗的话过于含蓄知花可能理解不了。”

    “什么含蓄不含蓄,我说她是狐狸的意思是:知花不识字的,不管你写诗还是作词,就是大白话她都看不懂,也不可能给你回信,因为她不会写字。”

    马爷:???

    “什么?!”仿佛是一片心碎了一地,“这怎么可能?你骗我呢吧!你是不是心里就想着拆散我们两个呢?!”

    他捂着大脑袋完全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心理防线已经崩溃。

    “你这死秃子真是叫人伤脑筋。”顾益解释道:“动动肩膀上的东西好不好?知花从小在山林长大,她的母亲我认识,原本只是普通的狐狸,只是因为特殊的机缘才有幸入了修仙之道,她都不认字,那么谁来教知花呢?既然如此,没上过私塾,也无人教导,不认字不很正常嘛?”

    这年头不识字的人都是一大把,不识字的妖那更是漫山遍野。

    小时候光修炼,不上学,认字本领难不成是娘胎自带功能还怎么的。

    马爷一阵痛心疾首,“那我以后这一腔心意知花都感受不到了?!师父,咱还是回去把她给带上吧!”

    “不行!”

    “你可真够坑的!还有,你以后不要喊我秃子!”

    顾益眉头忽然一皱,吓的马爷开玩笑的心思都没了,“师父,我就是……那么一说……”

    马蹄停了下来,官道就在河水之畔,前后有路,有树,但无人,无车。

    “有问题。”顾益讲道。

    “没问题,没问题,我真的只是嘴快而已。”马爷以为他要追究自己的‘不敬’。

    吭嗤吭嗤!

    顾益不听他废话,而是拉着马匹在原地兜圈观察了一番,“一直听你咕咕叨叨的我都有些忽视了。你可还记得,小苑山封山致使众多求仙者返回?按道理说这天气应该有人赶路才对,官道上不说人山人海,可我们一个人都没见到……有四五分钟了吧?”

    经他提醒,马爷瞬间换了一副神情,双眉落下细心感知,“这是使人致幻的妖术,知花也曾对我使过。”

    道路、树木、河流一切都和往常一样,但路的前方应该已经不是通往庐阳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