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TXT小说下载网 > 武侠修真 > 益在人间 > 第17章 庐阳城外 长生河畔(二)
    大概是清楚顾益什么修为,马源主动上前拔出了剑,对着隐隐有感觉的方位指道:“出来吧,已经发现你了!”

    那个方向只有河畔的一颗老杨树,枝叶摇晃,一切透明,并无人影,不过就在这透明之中,空气仿佛是发生了蠕动一般渐渐显出一个人形。

    “……情报有误,是什么时候伴您身边的车队变成了一个秃子?”

    马爷脑门上瞬间一个大大的‘井’字出现。

    顾益噗嗤一声:“这不是我讲的。”

    “我知道!”

    烦躁。

    不仅被人说成了秃子,而且这群人明显是奔着顾益而来……当时说好的,只是去庐阳找人,没有危险。

    马爷忽然想起来在客栈那对主仆的对话。

    难道真是我师父?!

    原来如此,这好气啊,

    再回头看看那张脸,特么的长的像个人样,干的事也太贼了。

    老杨树下一个男子执箫,身穿长白布衫,故作潇洒却显得闷骚,可眼睛细小,嘴巴奇大,长的奇丑。

    顾益也注意到这家伙虽执箫,右手却只有四根手指,什么畜生爪子就四根指头来着?

    正想着,那边人忽然开始吟诗:

    “曾忆诗仙身潇洒,也梦酒仙醉人间。

    大许立国三百载,许应仙人满天下?”

    “长生见过先生,这厢有礼了。”他立在远处微微拱手。

    “小公子,他说的是什么意思?”马爷是个文盲,他连佛字都不知道怎么写。

    顾益是知道的,“诗仙与酒仙是大许立国之前的两位修道天才,传说他们半日悟一境,半年便成仙。这首打油诗追忆过往又带着讽刺许国的意思。”

    “先生果然大才,自许立国,三百年而未见仙人,先生……”

    应当是有马秃子在所以他不多说了,估摸着是想问小苑山仙人是如何短短几年之内便进入芸圣的。

    “这一次是请,还是捉?”顾益冲他问道。

    “长生不敢,自然是请。”这家伙立即作揖。

    “可我要去庐阳,不愿意跟你走。”

    “那废什么话,”马爷一直都没插上嘴,很是气愤,“哎,就你,你刚刚说了我秃子,这事儿我还要和你算账呢。”

    长生单手负在身后,“长生并无恶意,只是用了最明显的特征来代指,再说我听先生也是这么说的。”

    马爷斥道:“我师父骂我,他毕竟是我师父,就算骂了我也会磕头谢恩,你算哪根葱也敢这么叫我?”

    长生依然淡定,“师父?长生不想伤害谁,可长生观之,你对自己的师父并不敬重,应该不了解先生的身份,更看不出你与先生的师徒情,所以你本没有必要趟这趟浑水。”

    马爷火了,“我骂我师父,再怎么不敬那是我的事,你当着我的面就想带走我师父,这传出去我岂不是贪生怕死又欺师灭祖之人?!”

    顾益:“……”

    这家伙的歪理真是多,搞的对面的人都受不了。

    “长生不解,先生怎么会收这样的无赖之人为徒。”

    马爷:<(`^′)>

    “多说无益!”

    白刃剑光冲天而起,枝条落叶随势而动,马秃子浑身充盈着黄色灵气,身形快若虚影,到底还是立心之境的修行者。

    一时间草木皆飞,河面雾气也尽散去,顾益瞧那闷骚公子实力也是不俗,马爷的招式又疾又狠却都被他云淡风轻般的接下,动作行云流水,神情写意放松。

    说好的,每次派强一点点的人来给猪脚刷经验,哪有初接触之后就弄个高手过来的道理啊!

    只见那家伙挥箫而挡,只用单手便叫马爷找不出破绽,身形侧闪躲剑,还能以箫攻其弱处。

    “后退吧,你打不过他。”顾益唤了一声马源。

    马秃子不似平时那般嬉皮笑脸,几番对敌这会儿也紧张了起来,两人对脚时他借力落在顾益的身旁,口中微微喘气,咬着牙说:“打不过也要打,难道跪地求饶啊?还是叫他把你捉去?”

    眼前的人右手只有四根手指,但那根箫在他的手中灵巧异常,几番操弄间又横于身前,微微低头,“误会了。长生说过,只是邀请先生一叙,从未想过要捉先生。”

    顾益问:“你是那四个刀客的主人?”

    “都怪下人办事不力,那不成器的下属给先生添麻烦了。”

    “我不管什么力不力,邀请没有邀请的样子,我就是不应。”顾益过往那些日子心思全在修行上,虽说小依依带走了功力,但也不会说就是完全打不过,只是和这样的人动起手来必得费一番功夫。

    最重要的是他不想受伤,疼。

    四指先生也是难办了,他应该真的不是想捉顾益,微微一想便道:“这样吧先生,若先生解我所惑,我便也替先生办一件事,互惠而公平,先生您只管开口,长生必为驱策。”

    还有这好事?

    顾益直接喊道:“那你带我闯进庐阳修仙院功法馆!”

    那是天下修仙之首地,可以说高手如云。

    长生不由眼角抖了抖,“先生,请不要与我开玩笑,这是要长生去送死了。”

    “哈哈哈,”马爷嘲笑他,“这家伙实力虽强但人可真怂,既然怕死还说什么‘您只管开口’,你这个老大当的太逊了!”

    顾益眼睛一亮,看着马源赞道:“好好好,没想到你竟然不怕,被你喊一声师父我倒不亏了,回头咱商量商量这事。”

    马爷:???

    “那你替我找一个人吧!”顾益又对他说。

    马爷:“师父,那是我的活,他干了,你还需要我做什么?”

    到时候谁还教我灵符?

    长生笑了,“此乃小事,不知先生要我寻得何人?”

    “不行!我不同意!”马爷竟然被抢活儿了。

    顾益真想杀了他!

    妈的,劳资费多大劲才有机会把他忽悠走!这死秃子还跟着捣乱!

    “我是你师父!我做事还要你同意了?!滚开!”

    马爷委屈巴巴的,又吼那么大声凶我。

    长生继续保持笑眯眯的模样,“先生说吧,要寻何人?”

    顾益开口:“他的名字叫谢依依,长相猥琐,身材矮小,左脸略白,右脸略黑,病体怏怏的模样,但应该经常流连人间繁华俗地,还有一个可以确认他身份的特征,此人腰间围的是树皮,记住,真树皮,且绝不会拿下。你若找到此人,便到庐阳来找我。”

    说的跟真的一样,马爷则一脑门的问号,

    不是说……没什么特征的吗?

    长生认真听了下去,同时也足够机敏,“先生的话在下记住了。不过这几日来,长生寻得先生也不容易,几句话便将我打发走,总归是没有这个道理的。先不说这天下有没有这个人,要是长生一直找不到呢?”

    马爷怒了:“你这家伙当真不要脸!你说的找人简单,现在却又怕找不到,做人那么怂下次不要学人耍帅夸下海口!”

    “哎。”顾益伸出胳膊示意他不要大呼小叫,“你应当不止一个疑惑,捡一个说来我听听。”

    “先生果然畅快。”长生手指翻转,箫已入腰,“人生之路伴有红尘滚滚,又有黄叶孤寂,山阔水长时便易不辨方向,必得登高望远,勘察路径方知案书何达,因而立心是为寻志,继而守神,守神即守志,所谓废寝忘食、孜孜以求,下了一番苦功夫才当的起‘守’字,只是在下不解,历经艰辛才终得守神,何以返璞呢?所谓返璞又返至何处?”

    顾益问:“你可还记得你修仙伊始立的志,是什么志?”

    长生低眉沉思,随后道谢,“多谢先生指点!长生必不辞辛劳为先生寻得谢依依。”

    马爷:???

    不就是反问了一下吗?这就懂了?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前四境乃人生一个轮回,势必要回溯起点,不然五境合道的‘合’字,难道合空气吗?”

    长生弯腰更胜,他已知顾益不凡,心中略有敬畏,“此一句可抵长生修行三载!先前多有冒犯还请先生宽恕。”

    马爷看着顾益忽然觉得高大了起来,他都没到的更高的修行境界,师父竟然懂?

    “长生还有一问,若我有幸找到了人,又到何处寻先生呢?”

    “到庐阳。”

    “庐阳哪儿?”

    “庐阳就够了,那时候我肯定是名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