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TXT小说下载网 > 武侠修真 > 益在人间 > 第18章 庐阳城外 长生河畔(三)
    长生河流经庐阳,入庐江,最后归入大海。

    这位恰巧也叫长生的修行者最后是离去了,马爷支支吾吾半天没缓过神来。

    他使出了浑身解数去打,结果师父说了几句话便叫那人退去——我的师父果然不是普通人啊,

    但是他自从灵符开始便知道了,只是现在觉得可能更加不普通。

    长生说的身份是什么?

    想不通也不让他问,但想来这声师父得叫啊……

    马爷忽然觉得自己赚了。

    “师父,前面有家休息的茶馆,咱到那里休息一下。”

    看他鸡贼般的笑,顾益也乐了,“你不是说师父叫不出口的吗?”

    “怎么会!”马爷一本正经的说:“头都磕过了,当然叫得出口。规矩我懂,多的不问,不过师父你让那怂货找人所形容的特征是真的吗?怎么你之前不与我讲?”

    “有可能是真的,也有可能是假的。”

    马爷蒙圈了:我的师父讲话果然很有深意!

    顾益的确没有骗他,“如果谢依依没有改变装扮那就是真的,如果他故意躲着我,那我说活的就是假的。”

    可怜的长生,这得找到什么时候去,师父忽悠起人来真是太狠了。马爷又问:“谢依依是谁?他为什么躲着师父?”

    顾益说:“我更在意那人所念的诗句,大许真的三百年没有出过仙人了吗?”

    “没有啊,小苑山仙人不就是?”

    顾益放弃了,跟这个智障聊不出什么来,倒不如早些赶路。

    时近傍晚,他们终于可以看到了庐阳城的轮廓,不过却进不去。

    马爷说:“现在许国与离国关系紧张,北方的战事一触即发,庐阳城的城门只有白天才开,师父我们明天再进城。”

    顾益看着有如山脉一样宽阔高大的城墙阴影,绵延数百米不知其尽头,他忽然想到一个问题。

    “那要是我这种身份不明的人呢?进得去吗?”

    马秃子叫嚣道:“当然进得去!谁说你身份不明了,你是我马源的师父!”

    乖乖,不知道的以为我是你爸爸。

    “如果你这么牛,我们今晚就进城不可以吗?”

    马爷:“……”

    他老老实实的在河边生起了火,抓了几条肥美的鱼充饥,屁股撺掇撺掇着靠着顾益坐下,状似无意的问:“师父啊,你说这灵符,应该从何处练起呢?”

    “从画一个鸡蛋开始吧。”

    画,画鸡蛋?

    想到了长生被忽悠,马爷有些心有余悸,“师父,您跟我说的是真的吗?”

    “想学就听我的。”

    “听听听,我那么乖肯定听师父您的话,明天进城我就去买一斤鸡蛋。”

    “买那玩意儿多浪费钱啊,明天去客栈吃饭的时候,问店家借几个,看着说完就行了。”

    马源愣住,没想到他浪荡红尘这么久竟然还是没骚过他。

    提到买,顾益则忽然想起来一件事,这家伙不仅是好吃好色,而且还抠。

    抠不是重点,重点是这种人没有单位上班,应该也没什么存款。

    顾益问:“马爷,你身上有几两银子?”

    马源忽然坐得离他远了些,你这么骚的人,难道还惦记我身上这点钱不成?拜个师父可别把自己给整的破产了。

    “师父,您吃好喝好,赶紧休息吧。”他像是没听到一样,完全忽略。

    嘿,看来是没钱。

    看着气势磅礴的长生河,顾益没什么论古述今的感慨,胸腔之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把这家伙扔进河里算了,让他活着就是浪费粮食。

    今晚月明星稀,无人入眠。

    “师父,白天你们说的酒仙、诗仙是什么样的人?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这个故事?”

    “我告诉过你了,那是两位天才。”

    “师父,我以前也是天才。”

    “我不信。”

    “这可是真的!”

    他躺着躺着忽然一下坐了起来。

    “就算是真的,那也是因为你贪吃好色,浪费了天赋。”

    “那师父你呢,一看就不普通,为何也不修炼?难道真是脱境者?”

    “不是。我不修仙是因为仙,不是修出来的,而是悟出来的,顺其自然的悟境,这是我的仙。”

    马源想着白天他们说的诗仙和酒仙,说什么三日悟一境之类的,“既然如此,为何还想要去修仙院的功法馆呢?”

    处处都有说不通的逻辑。

    顾益也坐了起来,“你在修仙院学习的时候,知道公式这两个字的含义吗?”

    “公式?师父你什么意思?”

    “功法、剑术……其实都是人类取巧的办法,因为不会使剑所以按照固定的剑招去学,因为不懂修仙所以采用已有的功法去套,这些东西就像公式一样,普通人知道公式如何用,天才知道公式怎么来的,可真正的仙人,他们是不需要借助这些的。”

    “像是酒仙和诗仙?”

    “嗯,半日便悟一境,他们怕是连一卷功法都来不及看,也很难快速融会贯通,又怎能破境呢?”

    马爷翘了翘嘴皮子,翻着白眼道:“像我这种一般的天才当然要借助功法去修炼了。”

    “师父你说的那些人,从感知天地灵气开始就能调动草木树石、身边所有活物、死物的灵气,传说他们入定感知之时五颜六色的灵气都会活跃并汇聚,散发光芒如日月临人间,以那般才能自然是想怎么修炼就怎么修炼了。”

    顾益在思考这个回答。

    是他自己钻了牛角尖了嘛,普通人必得借助功法嘛?

    可入芸圣境后他始终无法突破,渐渐感受到功法的无力……功已练到极致,境却无法突破。

    那感觉就像一个平时认真背公式的学生,作答第一题时轻松异常,可到了最后一题无论他怎么套都套不上自己记忆里的所有公式。

    然而马爷说的也对,普通人如果不学功法、不练剑招又怎么开始自己的修仙之路呢?

    顾益无法确定哪一个是对,因而只能去功法馆用自己的眼睛去看。

    “师父你想什么呢?”

    顾益摇着头叹气,“我在想什么是真正的修仙。如果你和我说的都对,那么一个人是否能修得大道其实从一出生就确定了。”

    这秃子倒是心宽体胖,乐观道:“本来就是这样嘛。哎,师父不如你试一下入定感知如何?说不定师父你也是天才,像是小苑山仙人一样能将百里外的庐阳都点亮。”

    这无聊的夜晚,两个无聊的大男人好像也没什么事可干了。马爷也是忽然生出了好奇,这样特殊的人究竟是萤火之微弱,还是日月之耀眼。

    “还是别看了。”

    马秃子用屁股撞了一下他,贱贱的笑道:“哎哟,师父不要不好意思嘛。就算只有萤火之光,草木树石皆无动静,我也不会笑话你的。”

    “那马爷你是怎样的?”

    马爷眯着眼,“你不给我看,还想我给你看?”

    顾益乐了,这家伙真够可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