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TXT小说下载网 > 武侠修真 > 益在人间 > 第31章 马公子,里面请
    “真的找到了?!”顾益小脸喝的微红,但并没醉,只是有些兴奋罢了。

    马源不停点头,喜不自胜,“找到了!师父你说谢依依会去长宁街那种地方,果然是真的!我到那边几番打听,很快便探知到是有这个人的!”

    那太好了!

    只要找到了小依依。

    什么许离战争,什么碧阳功寒热症,什么修仙院的楼主还是三公主四公主的,统统靠边站!

    装逼神器在我手,猪脚模式说有就有!

    “快快!带我去!”顾益扔了酒杯,“两位兄弟,你们在这好吃好喝,我有要事,去去就来!”

    陈明光也快喝大了,不顾平时的礼貌,伸手抓着他,“哎!这时候还有什么事比咱们兄弟吃酒要重要?”

    “哎呀!”马秃子都急了,“陈明光你不要闹了,我师父为了寻谢依依是费了好一番功夫的,这酒回来再喝,这菜回来再吃,也是来得……来得……”

    马源往桌上定睛一瞧,瞬间长大了嘴巴,简直不敢相信,“我去给你找人,你们几个背着我在这吃绣花鲈鱼!”

    顾益踹了他一脚,“一惊一乍的干啥,吃货上头了吧你!赶紧带我去找人,要是打草惊蛇让他跑了,我叫御珍轩永远不卖你绣花鲈鱼!”

    马源吓的一哆嗦,这混蛋师父,太他妈狠了。

    “好了,那走吧,走吧。”

    “等一下!”吴刚有些微醺,摇摇晃晃站起来,大喊道:“你们是要去长宁街,找那谢依依吗?”

    “是啊。”

    吴刚拍了拍胸脯,又伸出食指,说了一个字,“我!”

    顾益催道:“哎呀,你这家伙平时干干脆脆的,这时候磨蹭什么,你什么呀,快说!”

    “我也要去!”

    你特么,

    搁过去那暴脾气,顾益真捶他了。

    吴刚啪的一下又喝一碗酒,“我马上要上战场了,可我还没结婚呢!明光学长呢?”

    这白面的小子忽然不好意思了起来,“这个……这个……”

    顾益替他决定了,“行了,你不去了,真急死我了!”

    “谁,谁说的!你们都去那我也要去!”

    马源才不管几个人去,那就都走好了,反正只要找到了人,他的欢乐时光就要开始了!

    于是几人都推开酒杯,声势浩大的出了御珍轩。

    小月儿急向小娘去汇报,“不好了不好了,小娘,小公子真去长宁街了,而且还把陈吴二人都带过去了!”

    叶小娘愣住了,“这是……白天啊,怎么这么急?”

    小月儿在那儿多嘴,“小娘还说叫修仙院的大人带着小公子多多关心天下事呢,没想到是小公子带着他们去了长宁街。修仙院的大人是禁止去的,万一受了责罚呢?”

    “腿长在自己脚上,心若正,谁也带不去,心若不正,自己也会偷偷去,关我弟弟什么事?”

    ……

    ……

    刚听闻马源带来的消息,顾益毕竟是有些激动,不过路上却是慢慢冷静。

    如果当初这个家伙执意要跑,那么此时便不能像个酒鬼一样冒冒失失的冲进去,搞的人人皆知,到时候他又跑了就更麻烦。

    然而中午他们三个趁着热血喝的酒有些猛,此时都不算特别清醒,陈明光像个多动症儿童一样,坐在马车里整理自己的衣衫发型一刻都没停过。

    臭不要脸的男人。

    而吴刚则在死命搓脸,嚯嚯嚯的吐出来满身酒气。

    呼~

    他自己也深呼吸了几下,冷静!冷静!

    “马源,你见到人了吗?现在长什么模样?腰间是不是裹着树皮?”

    “我没见到啊,只听了名字,但她是女的,师父要找的人是女的吗?”

    顾益说:“可能是的。”

    马源:???

    可能是?

    “你还不确定?”

    “不是我不确定,是他不确定。”

    “我为什么听不懂你说话?”马源噔噔噔的脑门上全是问号。

    “你先与我说说,她在哪儿。”

    马源点头,“邀月阁,长宁街是庐阳晚上最热闹的地方,邀月阁就在长宁街的最中央。早上我刚到的时候从街口一路问进去,听说是在邀月阁,为了稳妥,我又亲自到邀月阁确认。原来谢依依的确是近来刚到的新姑娘。”

    “近来刚到?”顾益眼睛一亮,“时间上对的上啊。”

    马源听了更加受到鼓励,有戏啊。

    “也怪我离京太久,新人都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她们,不然早就帮师傅你找到了。”

    邀月阁很快就到了,顾益掀开帘子,从马源的眼神里得到肯定:你可以的。

    下车前,顾益弯着嘴角说:“马爷,这事你办的漂亮,不管结果如何,我一定教你封灵符,好叫你知道为什么当我的徒弟应当受人羡慕。还有,你这两位学弟……”

    坐在屋里喝酒的时候还有点意识,不过出门受了风吹,酒精似乎起了作用,开始有些眼神迷离,还带着不正常的兴奋,咿咿呀呀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师父,你速去速来,他们交给我。”

    顾益下了马车,略微整理了衣衫,走之前告诫,“以后来这种地方,不允许讲什么速去速来。”

    “啊?为啥?”

    “不吉利。”

    邀月阁门牌极高,像是放在了三层楼上,只能仰望而视,这里的建筑与天幕街不同,所有的房子似乎都接连在一起,这一排下来还真有些气势。

    只不过挂在门口的灯笼熄灭,客人稀少还有歪歪扭扭出门的酒鬼,打扮妖艳的女人似乎也累了,摇扇子都摇不动,也没什么精神。

    门口没有人吆喝,跨过门槛能看到眼前一片空旷,里面的楼却是建成了镂空的四方形状,走进来就像在井底向上看一般,不过这里能看到的是四层楼,人熄声消,大正午的只有几位姑娘围着石桌用餐。

    她们看到顾益起了一阵叽叽喳喳的声音,坐主位的年长者放下筷子起身,她盘着头发用玉簪插着,两边发絮自然垂落,脸上妆容极厚,却依然掩盖不了岁月的痕迹。

    双手握在小腹前,笑容熟练的很,“这位公子瞧着面生,可有熟悉的妹妹?”

    “抱歉打扰了各位用餐,我来是为了一个人。”

    老妈子笑的谄媚,“来我们这儿的都是为了一个人嘛,不过我多嘴一问,就是为了一个?不是几个?”

    顾益一懵:(,,??.??,,)。

    “这一次,就一个……若是有此人,我这里不缺银子。”说话间就掏出两块碎银,他知道这地方钱比脸管用。

    “谢公子,公子真是大方。”看见银子,自然是满脸堆笑,“人嘛,好说。公子说出名字,我这便让她用心洗漱。”

    “谢依依。”

    石桌上的其他姑娘听了这名字都是惊叫了几声。

    “谢依依?”

    “这就有人来找了?”

    “依依妹妹才刚来呢……”

    老鸨笑容滞了一瞬,捏着手中的银子尽量委婉的说:“公子真是有品位,知道依依姑娘姿色不俗,不过,我们这呀,依依姑娘是新人,只怕这些银子……”

    顾益不和她废话,很随意的又从怀里掏出一个金元宝,“这够了吗?”

    “公子可真是大方呢!”老鸨惊喜着扭了一下腰身,“谢依依是邀月阁准备了许久的新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诗词歌赋也有所涉猎,不是我不给公子面子,但是……已经有很多贵人提前与我打了招呼……”

    “那我再加一个金元宝,可够了吗?”

    非卖品都是因为钱不够。

    哇!

    原先吃饭的四五位姑娘眼睛都放了光,这是哪一家的贵人,出手竟然如此阔绰!哪有人这样给钱的,可不是银子,而是金子,且都是上等的成色。

    于是一窝蜂都挤过来,对着顾益抛媚眼,“公子,依依妹妹不行的话,我们都是可以的。”

    老鸨识人精明,便是这狂蜂浪蝶叫这位俊俏公子略微有些不适应她也看得出,那是个雏儿,估摸着是没来过。

    的确是的,顾益都是嘴上厉害,没有实践。

    手中掂量着两块元宝,风尘中人贪心又起,便拦着一众姑娘,“公子,邀月阁在这长宁街的最中央,每隔一段时间的头牌那都是迷倒一整座庐阳城的。如今依依姑娘成了邀月阁头牌,人品样貌是做不得假的……”

    顾益打断了她,“如果是钱的问题那好说,我再添三块金元宝如何?”

    他心里也懂,都开口说是做生意了,那不就是价钱高低嘛。

    这一出手更叫这一众人惊诧莫名。

    不过老鸨却忽然有些不敢接了,小心问道:“敢问公子姓名?”

    他不能说自己的姓,小依依听到姓顾估摸就得跑,“我姓马,叫马源。”

    老鸨提溜着眼睛一想,庐阳的大户人家却没有叫马源的公子,这钱能收,她做了狠心状一拍大腿,“我便吃亏些!再添五块金元宝,立刻让依依姑娘出来见你!”

    顾益不是白痴,他能从周围人的眼神中判断出,这个贪心的女人要了一个天价。

    但他还是给了。

    “哎哟!”老鸨小心的金子藏好,顿时熟练换脸,笑的后槽牙都能看得到,“姑娘们都给我伺候好了,马公子您稍坐,我现在就去找依依姑娘!”

    顾益可受不了那么些人,赶紧伸手示意,“不用管我,姑娘们自便,自便!”

    “哎哟,还害羞啊,”穿红衣的一位手指绕着发梢,“马公子之前是不是见过依依妹妹?竟然愿意出十个金元宝,是爱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