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TXT小说下载网 > 武侠修真 > 益在人间 > 第36章 定气形、定己心
    “弟弟,快停……停一下!”

    顾益收了手掌,再观他时忽然觉得精气神有所提升,面光红润似有火热。

    “刚刚那是什么?感觉气势强大,也让人很舒服。”小娘惊异问道。

    “我不讲了嘛,入定。”

    “入定?所以说你进去了?”

    “可以这么说吧。”

    “这么怎么可能?没有人教你,也没有多长时间,你怎么就……”

    顾益说:“入定,有两层含义,一是定气形,我已经解释过,二是定己心,守神高手于眼前而色不崩自然是定心,这两点我现在都做到了。”

    “那你再多努力,试试看能立心不?”

    “不要了。”他试图做一个解释,“我隐隐觉得世间的修仙有些不太对,在我去功法馆证实之前,这心即便立了,也是强求。”

    叶小娘争道:“强敌当前,需要强求啊!”

    “小娘,我告诉你答案了,我是一名修行者,你便对我有些信心,不必这么惊慌。我还要教你碧阳功呢,怎么会被他打死呢。”

    “不要说这种不吉利的话。”姑娘家咬了咬嘴唇,“我还要跟你说些事,关于庐阳修仙院。”

    顾益已经了解很多了,不过那些都是它的好。

    “你说。我不害怕。”

    看起来她的样子像是碰上了一个叫人绝望的困难。

    “你来庐阳城也有几天了,可有感觉到修仙院的大人们是极受人尊敬的?”

    顾益点头,“比公务员有有过之而无不及。”

    叶小娘不去计较他的胡言乱语,缓缓叙述道:“本来,人们追求仙道心中就艳羡有才之人。在此之上,修仙院的大人们又是许国最有力的战力,是陛下治理河川的依仗,因而修仙院本身是许国一处特别的所在,不可避免的便会有些霸道。”

    顾益呵呵了一声,“我可听说修仙院使用农家院舍的破门是为了提醒学生不要自傲,不要以为鲤鱼跃了龙门。”

    叶小娘:“如果做到了,何必这样时刻提醒,就是做不到,才要更强调。”

    “有道理,小娘你继续说。”

    “修仙院的人中像你的徒弟马源那样的是少数……我至今都没想通,他怎么会愿意拜你为师。”

    说起这个,顾益倒想起来了,觉得有趣,“他给我磕的头虽然干脆,但扇了自己好几个嘴巴,还去买醉了一宿,之后有段时间更不愿意喊我师父。”

    叶小娘听到这里多了一丝明悟。

    “那便说的通了。修仙院的大人都是以自己的身份为傲的,尤其是庐阳,因为庐阳修仙院是天下之首。所以雨后台之战,你既败不得……却也胜不得。”

    顾益也不笨,听到这里大概知晓了一点。

    “因为他们不容许,我一个非庐阳院的人战胜他们的掌才使。”

    “弟弟聪明。范岭虽不是副院长,但他大小也是掌才使,不管院内的人多么讨厌他,你今日不尊重他,就是不尊重庐阳院,即便是你与陈吴二人有些交情,但你没将庐阳院放在眼里……得罪的便是整座庐阳院。”

    顾益忽然不纠结了,“那你早说,既然都已经得罪了,那还有什么胜不得的。我知道你期望我能够进庐阳院,然而现在是进退两难,我若败了,他们会瞧不上我,我若胜了,他们会更加团结一致与我为敌。”

    “你和我刚刚相认,有些话还不好说出口。但其实心里有些责备我惹了这么大一个祸,还把御珍轩给连累了。”

    叶小娘默默叹气。

    她始终没有预料到会有人一进庐阳就得罪庐阳院。

    “连累言重了,自你说出一洒人间长夜明,我便系荣辱于你一身。但说实话你不要埋怨我,别的都可以,真的不该对掌才使这样。”

    “我行事还没习惯身边多一个人,叫你为难了。”

    “好了。”叶小娘也不是真要和他计较,“如今处境已经够苦了,就不要再有这些苦情的戏码了,我虽然也怕庐阳院,可久病必哀,哀久了,再可怕的事也就没那么可怕了。”

    如果这时候叶小娘通告全城,断绝与他的关系,顾益也是可以接受的。

    如果他没有自信,也会主动离御珍轩远一点,做出一点经典剧情中的男人悲壮之感,但现在就不必了。

    庐阳院,都是垃圾。

    这不是他说的。

    这是小依依说的。

    “我先去了,你早点休息。”叶小娘缓缓起身,欲言又止似的犹豫,最后说出来:“长宁街那边还传来了一件事……弟弟你明天如果发现有什么改变,不要觉得多心才好,御珍轩的许多姑娘只是在我这里做工,以后都还是要嫁人的。”

    顾益没懂,“什么意思?什么改变?”

    姑娘低着头却不愿意多说,搞得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直到第二天清晨,他起床出了文苑,所遇到的人……腰间都多围了一件棉衫,这天气明明在转暖,搞什么?针对我?

    什么鬼。

    他把小月儿拉过来,“月儿别溜了,过来告诉我,到底是谁嚼舌根的,搞的她们都这样装扮?”

    小月儿是无所谓的,她一直在前厅,胆子大一些,“那月儿就告诉小公子,是长宁街上那边传过来。”

    “传了什么?”

    “自然是传你十金睹腰的风流,说小公子是迷恋女子蛮腰的小色坯子!说你要将依依姑娘的腰捧成庐阳的第五绝。其实月儿也不明白,十金啊,那是什么样的小腰?”

    顾益:((?(//?Д/?/)?))

    “胡说八道!”

    ……

    ……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范岭打算守住和顾益的诺言,他不会在这三日内惩罚陈明光和吴刚,因为不值得。等击败了那个家伙,再收拾这两个小子不迟,现在提前做了,倒显得他这个庐阳修仙院的掌才使有些不是个东西。

    话虽如此,陈明光和吴刚也并不敢放肆,他们犯了错,心里有些害怕,入了院门上了山,主动到落日壁前请罪受罚。

    落日壁是院内的一处景观,掌馆、掌剑、掌符、掌才四使皆在此处管教犯错的学生。

    壁面朝西,高耸入云,直迎落日,因而称作落日壁。

    “我没有叫你们来,你们的错误,待我三日后收拾了那小子再论不迟。”

    陈明光恭敬行李,“明光身为小队队长,未能正确引导队员的行为,任何责罚加身都无怨言,只期望掌才使不要教我失去了前往邢原,为修仙院而战,为许国而战的机会!”

    “你还知道自己的使命!”范岭怒斥道:“国战在即,尔等却厮混于长宁!说出去丢的是修仙院的脸!”

    却在此时,忽有一声悠然而娇软的女声自空谷而来,余音绵长,挥洒此间。

    “范使不必如此恼怒,叫明光来我这里吧。”

    范岭匆忙起身,冲着声音来处的远方尊敬行礼,“范岭不敬,打扰了十七楼主清修,又添管教不严,叫陈明光酿成大错,这便让他前去领罚。”

    “嗯,那顾益可是个看着没有修为却又有些神奇的少年?”

    范岭震惊,都说院门楼主是无法想象的卓越之才,十七楼主竟然足不出户便知晓城中事,当真神奇。

    心中带着尊敬,继续回话,“是的!不仅如此,据说此人还是御珍轩叶小娘寻了多年的弟弟,但这小子荒唐淫乱,进了御珍轩当日便去长宁街作乐,以十金睹一娼人之腰,此等人不足为十七楼主忧,范岭虽不才也收拾得了他!”

    “知道了。所谓福祸相依,叶绣花寻了弟弟,却不知是幸还是不幸。你,也小心些,既是院外之人,不可丢了庐阳院的面子。实力不够那是你无能,若是轻敌骄狂而败,十七可会生气的呢。”

    “范岭时刻牢记庐阳院的荣耀!”

    “还有,那是个俊俏的小少年,你打人就打人,不要打脸。”

    虽然三人都不敢有什么表情,但是心里都默默略过了六个点点。

    一向严肃的范岭眼皮扯了扯,不敢多言一句。

    -----------------------

    一群沙雕书友,害得劳资去修改存稿,结果少了四章内容!还特么不给我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