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TXT小说下载网 > 武侠修真 > 益在人间 > 第39章 如花如龙 长鸣于空(三)
    顾益学的很多,除了碧水十弯阳这种搞事情的功法以外,他真的学了很多。

    有的时候是他想学。

    有的时候是小依依跟个疯子一样打他也不知道下手轻一点。

    所以总要学点厉害的,

    才能不挨打。

    如花向日剑,是他学过最厉害的剑法,可实力不够,只能多备些花,即便他肉体强横些,也不可能无视境界的差距。

    传说如花向日剑,为花仙子明日花所创。

    还传说,若有花,明日花是无敌的。

    顾益也和某些笨蛋一样问了那个问题:那没花呢?

    小依依敲着脑袋骂他:听不懂人话?没花当然就不是无敌的!

    而此刻,顾益借了花的灵气,定要在今日斩出一招如花向日剑!

    度过了初时的震惊,范岭很快重新镇定。

    嗡!

    他双拳紧握于身前,蓄力后猛然打开身体。

    “嘎~”

    和一开始那一声鸡鸣很相似的声音。

    顾益的黑发被气势吹的在眼前来回飘荡,隐约露出他微微而笑的神情,“我猜的没错,你练的是仿于鸡鸣的功法。”

    “嘎~”

    小鸡在没长大之前是很萌很可爱的一种小动物。

    这世界的神奇,顾益见过,因而此刻看到如成年鹅一般大小的鸡,依然保持着小时候那种金黄色的可爱,也并不惊讶。

    只是,这样一种萌物和这个遮着半边脸的杀马特大汉站在一起……

    总是让他感觉画面有些不协调。

    “顾益,不管如何,我记住你了。”

    “我也记住你了,因为……”

    “……我记得,谁告诉过我灵物更好吃!”

    这次回去,高低都要逮一只灵鸡回来用大火闷透熬烂了吃!

    “嘎~”

    那畜生似乎能听懂顾益的话,翘着尾巴冲顾益猛叫。

    孽畜,知道我吃过多少鸡嘛,还敢叫唤!

    ……

    最后一招了。

    顾益伸出右手将悬于身前的青蛇剑柄握在手中。

    少年执剑,剑身至胳膊都围绕着暴戾的灵气,以剑指空,一片片花瓣像是铺设而开的鳞片,低鸣沉语,兼有龙吟之意。

    不仅如此。

    他可也是入定境的小修呢。

    身体内的灵气同样喷涌,托举着他的身体慢慢腾空,如龙的剑意开始在他的周身盘旋,不时发出一声低啸。

    如花向日剑很强,可惜只有三剑。

    如花向日剑只有三剑,但是很强。

    第一剑,如花如龙,剑意自花心出,塑龙形意,是至强一剑。

    真的很强。

    就说顾益的右手,什么没握过?

    但是此时握着这道剑意竟然有些忍不住的抖动。

    剑意磅礴,顾益小心忍着,才不致它失控喷薄而出。

    春日的天空本该是白云蓝天,但在龙吟之下,白云被一扫而尽,天空碧波如洗。

    不简单。

    畜生最先感觉到。

    范岭身旁的灵物一直在嘶叫,

    本次战斗中,顾益第一次在海拔上超过了范岭,由高至低,险些控制不住的他双手死死握柄,终于砍出了这一剑!

    “跟劳资装什么面瘫,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我要打得你把鸡交出来给我吃!”

    家里,可是有最好的厨师的!

    嗡嗡!

    花片如鳞,漫天飞舞,龙吟若雷,沉稳浑厚。鳞虫之长,能幽,能明,能细,能巨,能短,能长。

    这诸般变化,便是这剑意中的至强!

    范岭早已震惊,他如何都没想过今天的战斗会到这样的程度,这小子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

    然而他也有身位修仙院之才的骄傲,对手超乎意料的强,只会激发他的骄傲。

    那只被顾益盯上的黄鸡也竭力鸣叫,至死不屈,随后幻化至虚,缠绕于主人的剑柄。

    一剑起,鸡鸣天下,如晨钟。

    一剑落,暮归于西,如星落。

    “轰隆!!”

    最终这光芒相冲,刺眼而不可视。

    爆炸的声音大到一定程度仿佛安静了下来,其实是叫人暂时丧失了听力。

    没有相撞爆炸的声音。

    只有冲天而起的灵气光波!

    不知过了几时,听力好像回来了。

    只听一声龙吟,响彻于空。

    又听一声鸡鸣,洒落满地。

    噗!

    顾益吐出一口老血,身骨完全丧失了控制能力,被震得在空中滑行。

    啊!啊!

    范岭跪于水底,或者说是淤泥地。

    因为如花向日剑的剑气把这一段河的河水斩断了,也压制的他难以起身,承受皮肉割裂之苦的他只能痛呼,所穿的衣物、头发也都被划成了一个缭乱。

    “师父!”

    “掌才使!”

    ……

    人们还没看清。

    但有人已经明了。

    “那个少年胜了,靠了那四船花,刚刚四船花朵花气冲天,他是如何借身外灵气战斗呢?如花向日剑,我们院门里,有吗?”

    ……

    龙吟还未散去,马源就冲了出来接住了顾益飘然而落的身躯。

    “师父,怎么样?!”

    “o……k的,”顾益艰难比出这个手势,“我的身体……从天上掉下来都摔不死。”

    “弟弟!”

    不远处的窗台,叶小娘在大喊。

    马源抱着顾益往哪里去,可这家伙是个糙汉子,他妈的抱过孩子没有啊?

    抱头!

    抱头啊!

    就掐着个腰就带走了,顾益全身的力气都使光了,就这么耷拉着,任他晃来晃去。

    看的叶小娘倒是心疼又心惊,眼里含着晶莹的泪光,“这……这怎么回事?弟弟怎么这么软?……他晕过去了?”

    马源:“没有啊,刚刚还说话呢,师父?师父你清醒点,小娘问你话呢?”

    “弟弟,你感觉怎么样?”叶小娘看着躺在地上的人极为担忧。

    “我没事……就是饿了。”

    小月儿和叶小娘震惊后长舒一口气,随后相视而笑。

    吓死人了。

    在她们二位面前,饿了那是天下最简单的问题了。

    “你想吃什么?”叶小娘擦掉了他嘴角的血迹,说话像一个字一个字从嘴里蹦出来似的,“我回去都给你做!”

    顾益感觉很累,意识模糊。

    “我想吃火锅……想吃咖喱牛肉饭……”

    “想吃可乐鸡翅……”

    更想吃灵物做成的可乐鸡翅。

    “想喝奶茶不加珍珠,因为每次都吸不上来……想喝啤酒,要冰的……最最想吃家人做的西红柿炒鸡蛋。可这里都没有……他妈的……”

    他好像看到的天空白云都回来了,看到水面升腾的雾气,但他搞不清楚,是雾霾吗?我终于回去了吗?

    劳资刚订的布加迪威龙还他妈没来得及开呢啊……

    陈明光和吴刚,一左一右架着昏迷后缓缓沉入水中的范岭,他身上有数道剑光留下的血迹。

    无性命之忧,但他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