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TXT小说下载网 > 武侠修真 > 益在人间 > 第73章 情势
    当七公主要去,队伍忽然就变得壮大了起来。

    顾益认识的陈明光、吴刚也都加入了进来。

    舒乐的任务也不止是探查河雨之死,除此外,还要保护七公主的安全。

    陈明光和吴刚两个人则是被突然拉入其中,服从命令这没什么,只是有些奇怪。

    舒乐要去古青河,是人人都能想透的。

    在庐阳第三年之后,副院长可能会对她做留院处理,陛下则会赐留院才士,再有些时日,也就可以成为楼主。

    所以需要一些考验,以证明自己的能力。

    但七公主是为了什么?

    他们都有些想不通。

    五人做了简单的易装,看上去就像是各州郡修仙院出来的学生一样,于途中休息时,陈明光问了关于七公主的问题,他觉得或许和顾益有关。

    但顾益也想不通,说好的在城门口只有一个舒乐,结果他到了发现,已经有四个人等着他了。

    舒乐什么也没说,就说两个人的任务,变成了五个人的。

    顾益心说你不讲我还真不会数数呢,差点没看出咱是五个人。

    “不管是为什么忽然叫你们也一起,总之我觉得还不错,省的我一个人面对舒乐,那肯定很无聊。”

    他们三个围坐在一起,另外两个姑娘离的却也不远。

    陈明光吓了一跳,“……别这么说。其实舒乐是很温柔的一个人,对待人从不会苛责,只不过因为她是庐阳院的标杆,所以就那么了一些些……”

    那么了一些些,具体都不敢收,看给你吓的。

    “吴刚,你觉得呢?”顾益拍了一下旁边的大汉。

    结果吴刚咬了一口干粮,很懵的说:“顾兄你说什么?”

    拉倒吧。

    “没什么,你吃吧。”

    陈明光呵呵笑着说:“如果换一种方式相识,不是和掌才使大打出手的话,我相信顾兄就不会对舒乐有此观感了。”

    或许吧。

    顾益天天在御珍轩,伙食改善了不少,如今来啃干粮,只几下就有些被噎住,难吃。

    “真怀念小娘做的菜,我的火锅也不知道做没做出来……”

    “火锅,是什么?”吴刚终于说话了。

    顾益打了个比方,“就这么说吧,这次任务但凡完成成功,陛下问我要什么,我就说要射黄,然后配火锅吃。”

    “莫要在说笑了。”七公主也过来和他们一起坐下,“射黄是四姐的灵物,不能吃的。”

    舒乐盯了顾益一眼,她那无聊的性格,怕是不喜欢别人说吃射黄。

    但剩下人其实都习惯了,顾益有的时候就是会调皮一些。

    ~~

    庐阳本就离边境不远,五人往北走的快的话,很快就会到陈州盆地。

    趁着此时的休整,要说清接下来的事。

    其实主要的敌人就一个。

    大雨宫。

    “河雨是大雨宫的亭主,他的死大雨宫不会置之不理,肯定会派人前来查明缘由,同时也免得河雨的尸首落到他国之手。”

    舒乐摊开一份地图,“如今距离河雨之死已经过去四天,古青河的情况还不得而知,而因为北境边界紧张,离国又必抢陈州,所以古青河的离国修士一定不少。”

    “我能打断一下嘛?”顾益出声。

    “你讲。”

    “河雨既然不是大雨宫主所杀,那么说明杀他的另有其人,我知道许国与大雨宫有矛盾,你们会盯着对方。但在这件事上,不是许离两方的事,很明显,还有第三方。”

    “可惜我们并不了解第三方会是什么人。”陈明光补充说:“大陆上的芸圣境强者,除了大雨宫主就是小苑山仙人,可陛下已经向天下昭告此事与小苑山无关,而且,似乎也不是大雨宫主所为……”

    “你们就真的完全想不到别的人?”

    七公主迟疑的说:“要说完全没有,其实也不是,海外的大小嶝岛上是有更强者的,不过鲜有岛民会登陆的。”

    “好吧。那大雨宫呢,会派谁来?”顾益又问。

    这个七公主也是知道的,“自然是即将要新上任的亭主书雨了,这个人我们了解,舒乐也和她交过手。”

    顾益忽然懂了,“喔……原先的话,一个是候补亭主,一个是候补楼主,那看来实力也不相伯仲。”

    “不会。”骄傲的舒乐此时说了这么一句,“她比我要厉害。”

    听语气,是少有的低沉。

    陈明光和吴刚相互看了对方一眼,如果舒乐都这么说了,那就说明书雨亭主真的很厉害。

    而从明面上讲,舒乐是他们这里最厉害的了,她有返璞境的修为。

    也是许国年轻人中最厉害的了。

    没有几个年纪轻轻就能破入返璞境。

    本就为数不多的天才大多在守神境在徘徊,守神也相对容易,而第四境、第五境则都是难关。

    此外,修仙容易突然卡住。

    而且并不是说在一个境界停留时间越长破下一境的希望就越大。

    事实上是越小的。

    一旦卡境界之后,修行者个人心绪会受影响,因为焦急,因为害怕,因为彷徨,因为不知道要怎么修行,心境会越来越不稳重,有的还会走极端,使一些偏方、怪招等等不一而足。

    因此,一不小心在某个境界卡住之后往往就会卡一辈子。

    听舒乐这么讲,大家都有些没信心似的,顾益干脆也不问了,“既然什么都不知道,就先赶路吧,到那里再说。”

    再往前走,遇到一个城镇,几人找一家客栈住下。

    五个人,只有陈明光和吴刚共同开一间房,剩下的都是各自住。

    顾益躺下之后想到今日提到了书雨,正好又耳闻有人开门,于是他也没睡,悄悄摸出去了。

    月光下,在院落里,果然是舒乐的身影,她仰望月色,不知在沉思什么。

    其实陈明光有句话说对了,舒乐并不是脾气很暴躁的人,相反,她给人的感觉优雅而有气质,

    是他太容易惹人生气了。

    “书雨,是怎样的一个人?”

    舒乐听到声音才知道身后有人,微微转身之后又没再看顾益。

    “如果我猜的不错,你此次主动请缨,除了身为庐阳院第一才女的使命感以外,还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你知道,河雨身死,大雨宫肯定会派书雨前往古青河。”

    “你通过了考验能成为楼主,她通过了考验能成为亭主。我说的是不是?”

    月明星稀,院中人也像是披上了一层月光,只要不发脾气,舒乐还是有些仙气的。

    “……其实,你真的是个很聪明的人。”

    “谢谢夸奖。情况允许的话,我会为你创造和她一较高下的机会的,你现在担心的,是不是她的对手?”

    “你依然不了解我。我败给她没所谓的,日后自当更加勤奋修行。我只是不想因我,而有‘楼主不如亭主’这样说法,而且公主还和我们一起。”

    “庐阳院的教的东西不怎么样,但教化出来的人的确不错。这是夸奖,因为你我提升了对庐阳院的观感。”

    有这后半句,才使得舒乐没有对他冷眼。

    “顾益,我有一件事要拜托你。”

    顾益摆了摆手,“保护公主是你的任务,不是我的。你想豁出命去和书雨拼,然后把这个麻烦扔给我?我告诉你想都不要想。”

    舒乐叹气,转身离开,不知道为什么这家伙总是轻易猜中别人的心思。

    离开之前还说了一句。

    “如果你是我庐阳院三年的同窗就好了。”

    虽然说得没头没尾。

    但顾益明白,舒乐这种性格一定给自己加了很多压力,她应当从未抗拒过。

    只是在这样的夜晚,偶尔也会想着要是有人能帮她分担就好了。

    “什么都想独揽,当陈明光不存在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