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TXT小说下载网 > 武侠修真 > 益在人间 > 第78章 更深处
    夏季加快了赶来的步伐,得胜关的日光越发晒人。

    舒乐不喜欢顾益,这是明显的。不过一个早上绕来绕去看不到那个讨人厌的家伙,这不免令她生疑。

    昨日已经被拖慢了脚步,今天她是准备前往古青河的。

    “明光,看到顾益了吗?”

    院落里,舒乐撞见了人后问道。

    “没看到啊。”陈明光猜测道:“会不会是还没起床?他昨晚睡的晚呢,在屋顶坐了一会儿。”

    没起床?

    “那你快去叫他起来。”

    陈明光为难,“这不好吧……说不定顾益睡的正香。”

    他心里想道,我才不是吴刚那种愣头青,你们俩以后谁知道会是楼主,反正都不得罪的好。

    舒乐咬着贝齿,“你不去叫?难道让我去吗?”

    讲出这话,她自己都脸红。

    “叫什么?”这时候尹天羽从廊檐里走来。

    虽然不能暴露了公主身份,许多礼节都免了,但他们还是微微垂下眼眉表示尊敬。

    舒乐说道:“顾益还没有起床,我让明光去把他叫起来,今天说好要去古青河畔的。”

    尹天羽没什么表情。

    “先吃早饭吧。”

    舒乐人傻了,

    又吃饭?

    吃饭这么重要的吗?

    “要不等一下顾益再吃?”陈明光提议道。

    舒乐:还要等他?

    “不用了。”尹天羽自知这样瞒也瞒不下去,便说道:“顾益已经不在这儿了,他昨夜就去了古青河畔提前打探消息。”

    “什么?!他怎么单独行动,那我们也得赶快过去接应!”

    “他让我们等着,舒乐,我觉得他的行动是深思熟虑后的,我们应该等他回来。”

    舒乐真是好脾气被顾益用完了。

    明明她是为首的人,怎么还能叫他们在此处等着了!

    可对方是公主,她也不敢太过放肆,“那他什么时候回来?”

    ~~

    “原来舒大人这么急着我回来啊?”顾益不知何时出现在院落旁的屋顶上,手掌托腮,除了有些风尘仆仆外,没什么问题。

    “顾益,你回来了!”

    七公主显得欣喜。

    陈明光和吴刚则没太搞懂发生了什么,“这下可以吃早饭了。”

    舒乐盯了吴刚一眼,就知道吃么。

    说好的团队合作,结果这家伙私自行动。

    “去了可有什么发现吗?”

    顾益从上面跳了下来,“有很多发现,还有一个疑问,我们一会儿再说。现在我给几位介绍点朋友,他们是东湖洲修仙院的,还有两个受伤需要休养。”

    东湖洲?

    来不及多解释,顾益又说:“传仙才士顾益的名字,你们以后就不要叫我了,我们的敌人,大概也会找我。”

    敌人?众人神色一凛。

    “他们就在外面,我跟他们说我叫马源。别喊错了。”

    尹天羽往外面看了看,“既然是我许国的修仙者,还有受伤的,那便赶紧接进来吧,怎好叫别人在外面等候呢?”

    不叫他们等一下,你们顾益顾益的叫我,我怎么办?

    邵东邵阳分别背了两个同伴,心池跟在旁边。

    “东湖院三年生,见过庐阳院几位大人。”

    他们互报姓名,此时有伤者不好多寒暄什么,贺江将军也叫人赶紧收拾床铺给那两位,并找来大夫。

    这些修仙者都是他们的助力,一旦陈州盆地发生了战事,每一名修仙者都是强大的战力。

    受伤的也要赶紧治好才行。

    安置好了那两位,东湖院三人也来到主厅。

    一共九人落座,贺江将军也在其中。

    “说吧。”在外人面前,舒乐还是做主的,七公主和顾益分座左右。

    顾益点头。

    “昨夜去了古青河,河雨尸体并非下落不明,河雨墓已经有人立出来了,这事奇怪。所以我认为河雨的死是一个局,有使阴谋者杀死河雨,并以尸体作饵,诱导庐阳院和大雨宫发生冲突,继而演变成许离之战。”

    “我和东湖院的几位朋友是一样的想法,想要将河雨的尸体毁掉……”

    “这不行的!”七公主忽然发生。

    顾益眼色一动,他的确是有一个疑问呢,“天羽,我正好有个问题。河雨是叛宫者,他修习的是大雨宫的功夫,所以大雨宫担心别国人借尸体钻研诸多功法之秘。”

    “那许国一定要他是为什么?他不是还未投降许国吗?而且既然陛下想要避战,直接不管那尸体不也行嘛?”

    虽然听起来复杂,做起来也显得一厢情愿,因为两座峰绝对不会任由事件往这方面发展,他就是要给许国扣屎盆子。

    离国想发动战争还是可以找其他借口。

    但他们一定要河雨的尸体,理由还不够充分。

    顾益看七公主有些语言又止,他便提醒,“天羽,这里自舒乐而下,都是愿意为许国战死的人。”

    七公主放于腹前的双手捏了又捏。

    舒乐开口说:“不管是肯定不行的。河雨身上藏着许多秘密,我们终归是要和大雨宫分出高下的,如果因为怯懦就避退,那么该避退到何时?又该避退到何处呢?”

    七公主点头,“是的。舒乐说的对。”

    是嘛?

    顾益有些怀疑,虽然长远来看,舒乐说的倒也有道理,

    但就此时的情状来看,有必要冒着与离国开战的风险嘛。

    “我觉得……”邵东似乎和顾益的想法接近,他小心的说:“我觉得或许是河雨的身上藏着更大的秘密。不然那个轻风,他可以直接将河雨扔个贺江将军的。这样大雨宫的人直接过来抢,事情反而简单了。”

    可那些人没有这么做。

    难道……

    “这不会是一个空城计吧……”顾益眯着双眼,他感觉自己猜到了什么……

    “什么空城计?”舒乐不解。

    “那个河雨墓里或许没有尸体。”顾益回想当时的情况,“东湖院的三位应该也感觉到,河雨墓上加了很强的封灵符,所以我在困住轻风时也未动手。”

    “现在看来,如果河雨身上真的有更大的秘密,那么那些人应该也舍不得将他放在那儿让我们两家抢,所以那可能就是假的。”

    舒乐问道:“你们到底见到了什么人,‘那些人’是谁?”

    顾益稍微顿了一下。

    邵东接话回答说:“不认识,是一个比较奇怪的家伙。我们自东边来,听闻河雨死后就一直没走,我们觉得奇怪,仔细摸寻之下今天早晨竟然发现了河雨墓,可那里有一个人在守墓。”

    “这么说来,就是有人故意在诱导我们与大雨宫的争斗,虽然故意的有些明显。”陈明光皱眉,这背后的阴影似乎藏得很深。

    “这就是阳谋了,做的再明显也没什么,因为我们和大雨宫都看得出来,但还是都会去抢。”

    “既然如此……”舒乐说道:“那我们便去抢好了。”

    却在此时,门外有人求见。

    贺江将军:“进!”

    有一个士兵,呈上了一个奏报。

    “大雨宫,书雨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