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TXT小说下载网 > 武侠修真 > 益在人间 > 第94章 烈日下的灵气(二)
    “你合的道,是什么道?”

    生死关后定生死,定的是别人的生死。

    合道门前悟道法,悟的是自己的道法。

    说的是,合道之修仙者已经能领悟天地人之间隐秘的联系,勘悟前四境之人生,合而为道,自己的道。

    所以才有顾益这么个问法。

    书雨和舒乐还听不懂,但墨齿是明白的,“色身不是我,色身散我仍在,而人性为真不可违,我的道是人道。”

    顾益有些不屑,“天地人道,你只领悟个人道,就这么嚣张。”

    “此言差矣,我父母为人,我生而为人,我爱人,我也厌人,继而成人道,则人道便是我的大道,无好坏之分,无高低之别,是因这是我的道。”

    书雨说他有奇才,倒是不假。

    “你们,在说什么?”书雨不解。

    墨齿眼神里充满欲望,“想要入合道吗?嘿嘿,我可以将我的感悟统统告知于你,一入合道便与四境皆不同,合道的每一道都是不同的,是不是很有趣?”

    “合道的每一个道都是不同的……”两个姑娘细细咀嚼这句话,似乎想要得出点与众不同的东西。

    这便是合道的难,

    要是想不透这一点,一辈子留在返璞也是可能的,

    而且大有人在。

    “我想同他交手。”舒乐忽然说。

    要么死亡,要么升华。

    “我也想。”书雨一样的有勇气。

    墨齿好像成了一个香饽饽。

    但其实顾益知道的更多:合道的每一个道都是不同的,芸圣的每一个圣则都是相同的。

    “还是我先来吧。”

    他有自己的计划。

    身段缓缓前飘,执剑,竖立。

    “来试试看,你瞧不上的人道。”黑色的灵雾随势飘起,先有蛇形,随后起意,“你是如何连翻越境,入返璞的?”

    顾益说:“悟有所得,便通其境。”

    “哪里这么简单就悟了,我问你何为守神?”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何为返璞?”

    “梦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墨齿不语,沉思几分,

    “你和书雨这个女娃,我都不杀了,一起陪我吧。”

    “这不可能。”

    “这很可能,你就算这次跑了,我也会去抓你。”

    说这几句话的功夫,顾益是源源不断唤醒了这片区域最活跃的灵气,随他剑势一挥,轰然而起,那泼天滚滚的灵气浪潮汹涌而磅礴,

    在其他三人的战斗经验中,还未有人使用过这样庞大的灵气,因为灵气储存于体内,所以强化战斗能力的天然准则:

    便是用少的灵气,达到最佳的效果。

    通常,他们都会很节约。

    然而顾益不同,他身处灵气浪潮的中央,一如从天而降的战神。

    墨齿眉宇抹过一丝凝重,黑色的灵雾如蛇绕行,缠其身,遮其脸。

    冲天而来的灵气波浪如滔滔洪水,只在顾益的一念之间便踏空而来,高亢的铮鸣响彻于这片天地,

    脚下的湖水翻涌,森林晃动,而灵气漩涡中央的那一团黑色更如大海之上飘零的一叶扁舟。

    “打不退黑蛇灵雾。”书雨抿着嘴唇,

    虽然顾益的攻势气势磅礴,但境界有差距,似乎还是不能伤到墨齿。

    “说过了,合道已感天地规律,融于世间,这些灵气都将是我的!”

    阴鸷的声音在耳畔响起,随后便是砰的一声巨响,

    这一下被巨浪般的灵气冲击的竟然是顾益!

    而飘于空中的灵气则围绕这那团黑色的灵雾旋转、加速,最后完全不归于顾益的心意,而随黑色灵雾而动。

    “没有用的,顾益,墨齿能吸走那些灵气!”舒乐忍不住提醒。

    而顾益只是擦了擦刚刚被震的拿下,溢出嘴角的血迹,眼神中带着凶狠继续向这天地之间借灵!

    “嗯?”灵气围绕中的墨齿不仅未受这气浪的伤害,而且还吃掉了这额外而来的礼物,他的气势随之而涨,但神色却并不嚣张,而是谨慎的看着顾益,

    “我墨齿不是那么好忽悠的人,我杀的人比你们几个娃娃见过的还多。虽然这个小子在做什么我不懂,可我知道你是聪明的小子,不会自讨苦吃,所以不管你什么打算,我都不会让你再继续。”

    说着他右手一个横拉,身旁右侧的空间便出现了密密麻麻的灵气箭矢,

    都说了,召唤来的灵气会被他吸收,可顾益还是双手举天,继续去做,换做一般轻敌的人就会任由他做下去,可他墨齿是被称为怪才的修行者,他没兴趣去看顾益到底有什么打算,

    先废了再说。

    顾益维持着这个姿势不变,就算是他也不能随心所欲的调集太多太多的灵气,而且刚刚近处的灵气已经被召唤,剩下的则需要一点时间。

    然而黑色的箭矢在眼睛之中越来越大,如果不闪躲,必将命丧当场。

    “你是有打算的吧?”书雨咬着牙问。她是要出手,可顾益如果在做傻事,那就是在浪费她的灵气。

    “是,我打算活着。”

    舒乐坐不住了,她单手抛剑,悬于上空。腾出的两手分别画出一道怪符,随后大拇指和食指一同相对,拉开,推出。

    铛铛铛铛!

    一道粉色的光幕挡住了飞越而来的黑色箭矢,

    触碰的瞬间,舒乐就觉察到身上有一股巨痛,她只是返璞,而对方是合道。

    身体里的灵气像是被抽走一般快速流失,才使这道光幕能裆下攻击。

    而墨齿,云淡风轻。

    嗖!

    舒乐没法护的周全,因而漏了一个箭矢,快速擦过顾益的耳旁,掉落了几缕碎发,并在耳边边缘留下一道浅浅红红的伤口。

    “嗯!”舒乐闷哼一声,继续用力,气喘着说:“快……快点,顾益,我身体……快撑不住!”

    轰轰!

    随着顾益的剑势,四方而来的灵气形成第二波巨浪,翻腾汹涌直奔墨齿。

    他的面色略带一丝愤怒和一点点焦躁,“你这个小子,到底要干什么?”

    顾益不说话,只有对敌,专注的对敌。

    墨齿也在思索,这是对手在送灵气给他吸收?这不可能,唯一一个解释,是人家希望他吸收这些灵气。

    有猫腻!

    他神色微变,于是双臂交叉于胸前,起势突然就暴起,从身体里爆发出一层又一层的实质灵雾,

    他要把这些都驱散开!

    “墨齿认真了。”书雨带着一丝警惕说。

    顾益则露出一个微不可查的笑意:笨事,往往都是聪明人做的。

    可惜了,这个叫墨齿的聪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