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TXT小说下载网 > 武侠修真 > 益在人间 > 第104章 这他妈是战争(3/3)求月票
    顾益身体依然疲惫,他在这摇摇晃晃的马车上睡了一觉,虽然不是很舒服,地势不平坦,使得路途总是颠簸,

    然而与墨齿的一战已经耗尽他的体力。

    舒乐没有他这么心大,她一直盘腿静坐,安静不出声,尽量恢复一些灵气,直到车队停下的某一刻,她睁眼。

    “顾益,顾益,停了。”

    外面是什么情形不得而知,只是听到有人来回来的走路,还有树枝折断的声音,不久后火势升起,熊熊燃烧,柴火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舒乐撩开帘子缝隙瞧了一眼,这才发现是天黑了。

    顾益揉着惺忪的睡眼转醒,他与舒乐和书雨都不同的是身体没有受太多的伤,虽然细究起来肯定有哪一块皮肤青了紫了,但总体上来说体内的经络被粼光功灵气保护的不错。

    小依依教他的功法还是厉害,这些人都很难伤他太重。

    只不过灵气耗尽力竭,如今刚过几个时辰,恢复也难说完全。

    铛!铛!

    马车前的帘子被人掀开,两根烤好的小羊腿被扔在那儿,“吃吧!吃饱了死的体面点,可别当个饿死鬼。”

    要说饿,也确实饿了。

    “再给点水。”顾益口渴了,多长时间没喝水了。

    “我擦,当俘虏还要吃要喝的了,荒山野岭的上哪儿给你找水喝!”

    “你是叫于勤是吗?”这句话像是书雨的声音。

    她就是问了这么句,然后便不在说话。

    他们看不到外面人的表情,但是很快这个于勤就把水端来了。

    顾益觉得满意,“吃吧,你应该也饿了吧?”

    “这不能吃的。”舒乐往后仰身,让了让,她的脑海里过了一遍敌人会对付他们的各种手段,“如果我是外面的人,我一定在食物里面下毒,好让他们失去战斗能力。”

    顾益转了一下手里的羊腿,其实没看出什么不同来,不过想来舒乐说的话也很有可能,“那不吃的话,我们会被饿死的。再说,这小羊腿这么明显,若是他们想下毒,就算我们自己不吃,他们也会硬喂。”

    “饿着肚子可撑不了多久。”

    是这样没错。

    可舒乐有着宁死不屈的精神,“就算饿死,我也不会乖乖的被他们带走关起来。十八楼主都没能逃脱,这些毒,我们也一定承受不住。”

    “十八楼主……”顾益放下举起的手臂,“你是说庐阳院原本还有一位十八楼主,被大雨宫的人给抓走了。”

    “是偶然在院里听到的,那是二十年前的事了,时间久远,如今已不知十八楼主究竟是死是活。”

    静谧的夜里,这句话多少带着些悲凉。

    那可是楼主啊,

    许国人人敬畏,陛下尊崇的楼主。

    然而就这么被大雨宫给捉走,二十年的时间里还不知生死。

    “……他活着呢。”

    顾益和舒乐同时抬头,果然看到有一个人掀了帘子进来,书雨不知从哪儿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

    “当真?”舒乐略微惊喜。

    “嗯,不过你们不会想见到他的。”

    顾益没说话,他想听听这个姑娘会说什么。

    “见到了他,就代表你们再也跑不掉了,逃命的机会只在到达大雨宫之前,这段路程我们会走三日时间,所以尽快恢复好,在这三日里想办法逃走吧。”

    “但也不能着急逃走,张卫雨实力不弱,就算恢复八成实力,你们也逃不走,而且会给他借口行杀人之事。”

    “你打不过他?”顾益托着下巴询问。

    “之前,是打不过的,但差的不多。”书雨也如实相告。

    之后她则多了些信心,因为于墨齿一战让她有了些感悟,待回去之后静心勘悟,或许能有所得。

    “嗯……”顾益在思考着对策。

    舒乐则开口说:“其他的我们都不害怕,但是这些食物,我们不能吃。”

    书雨看到了那两只小羊腿,手指抵住腹部引出了几片淡绿色的灵气,或者说是灵雾。

    “不散灵雾有净化之能,茉族女子个个脸白洁净便是因为有不散灵雾,这样便可以吃了。”

    “多谢书雨姑娘。”舒乐也相信了她往日里的对手是在帮助他们。不散灵雾,她们一般是不会使出来的。

    “谢咯。”顾益啃了一口,或许是错觉,连味道都清香了许多。

    “我们都是为了各自的……”

    她想说她要为了大雨宫而战,顾益要为许国而战。

    人都是好人,只不过道路相冲。

    也许,这世上真正纯粹意义上的坏人本就不多,说不定就连张卫雨都自己心中属于他自己的正义。

    顾益偶尔也会想这些,但不会被这种哲学命题搞乱了脑子,“回去吧,你在这儿待太久的话,那个张卫雨不会发现吗?”

    “他啊……”书雨像是想到了什么,眸子忽然转向顾益,怀疑着问道:“如果我猜得不错,是你对张卫雨说了什么,所以他才心志不稳吧?”

    顾益愣住,“我不知道啊,你别瞎说。”

    “便只有你了。本宫内宫规极严,张卫雨多年来不敢露出那样的眼神,你的一句话已经害死他大半。”

    害死他大半?

    舒乐不理解这样的话,

    “是因为他想看你的容貌?”

    “是,我们茉族人对于男人的那种眼神很熟悉,我看的出,宫主肯定也看的出,这是隐藏不了的。”

    “那他现在岂不是吓得半死?”顾益忽然很想笑。

    书雨复杂的看着那一直帮着啃羊腿的顾益,许人称他为传仙才士,“我与张卫雨不和,吓一吓他是没问题……”

    “就是不知道放你走,以后会不会是我大雨宫的灾难。你只一句话,便让张卫雨冷汗尽流。”

    “其实我觉得你们茉族人挺奇怪的。”顾益摊着手说道,“本来就是你们长的好看,那旁人想多看看又怎么了?”

    舒乐偷偷拉了拉他的衣角,

    现在唯一帮助他们的可就是书雨。

    “我觉得你这话才奇怪,站在我们的立场上,那些眼神给我们带来多大的苦痛,你又明白吗?”

    还好,书雨这一次没有直接拂袖而去,还愿意理论上几句。

    顾益继续,“给你们带来苦痛的不是别人的眼神,而是你们的弱小。”

    书雨噎住,“总之你是我见过的,第一次利用茉族人的容貌去杀人的人,你可有想过,若是当时张卫雨就是不顾一切了呢?我该怎么办?”

    算了,书雨想到原本墨齿要对她做什么的时候,这个家伙就是想撒手不管的。

    对他来说,一切为了庐阳院,或许张卫雨犯了错,被宫主处死,而她也自绝于受辱之前,这样一箭双雕做右护宫使尽皆殒命,才是最好的。

    话说到这里,书雨已经有些气愤,所以招呼也不打,直接下车离去。

    “她好像生你气了。”

    “你觉得她为什么生气?”

    “因为你利用茉族女子的色相,想要将左右护宫使同时逼进死路。”

    顾益低头,一直咀嚼,没有回应。

    “你真的这么想的吗?”舒乐追问了一句,此刻她方才知道,什么叫弄人心者往往更恐怖。

    顾益依旧沉默,啃着羊腿,双眸中看不出悲喜。

    他只是觉得,这他妈是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