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TXT小说下载网 > 武侠修真 > 益在人间 > 第105章 御珍轩的客人
    庐阳城。

    熙熙攘攘的街头多了两个奇怪的人,他们驻足于御珍轩前,轻风眯着眼还没注意到身旁的峰主已经驻足抬头凝望。

    “怎么了?有什么在意的是吗?”

    黑袍人仰着头说:“这块匾额上面的灵符,让我很感兴趣。不知是什么人写的。”

    轻风将扇子轻轻敲打在左手手掌,退回两步看了看这灵符,可惜了了,他不认得。

    “需要抓过来吗?”青年笑起来很像邻家的大哥哥,但行事风格却很是残酷,说起这样的话没有一点语气的波澜。

    黑袍人低头前行,“我最厌恶的就是你这个家伙的笑容,令人作呕。”

    小月儿还很少见到陌生客,因为这庐阳城里的有钱人就那么多,吃得起绣花鲈鱼的人总是那么些。

    今天这两位却完全不认得。

    于是带了小心上前,找了那个一直微笑的轻风,看起来他更好说话一些,“客官,可是初次来御珍轩?”

    “姑娘好眼力。”轻风合上扇子,“我和我家主人确实是初次来,只因绣花鲈鱼闻名天下,因而特意前来品尝,还听说叶小娘子不幸患疾,实在叫人心痛,不知如今怎样了?”

    “有心了,小娘身体一直都是苦撑,不过绣花鲈鱼御珍轩是可以保证口味的,两位楼上请。”

    轻风微微弯身,还很有礼貌。

    小月儿依例询问:“两位客官是两条绣花鲈鱼么?”

    “我家主人胃口大,姑娘你就给我们来四条吧,再来壶酒。”

    绣花鲈鱼不是流水线般的菜,每做一条都是要现杀现做,因为价格昂贵,肉质又肥,一个人吃一条就可以饱腹。

    今次一听是两人四条,小月儿急忙赶去厨房,小娘如今身体好转,厨房就是她的宝地,一直都在的。

    “小娘,外头要四条。”

    “好,杀鱼吧。”叶小娘动作熟练,而且厨房极为规整,锅是锅碗是碗,她离开厨房脾气很好,但在里面就是不一样,在这儿犯错误通常会令她生气,“是六公主府要的么?”

    六公主喜爱读书,还有三位伴读,因而每次叫鱼都是叫上四条。

    小月儿答道:“不是的,是两个没见过的人,一个人身穿黑袍子,脸在面罩之下,看着很阴森。他旁边的人好很多,一直笑着,不然我要被那个黑袍人吓死。”

    叶小娘不会想那么多,开店做生意,几年来都是有各种奇怪的人,那些慕名前来庐阳吃绣花鲈鱼的也不是没有。

    “我去给他们上壶酒。”

    “去吧,记好端菜的时间,不能有耽误,否则鱼凉一分就不好了。”

    小月儿拿了酒出了厨房,正好碰到从文苑跑出来的虫虫,“小月儿姐姐,小月儿姐姐。”

    “虫虫,来客人了,姐姐没空陪你玩。”

    虫虫喊说:“不是玩的啦,小月儿姐姐,虫虫把那个灵符又写出来了,你快过来看!”

    “等我给客人上完绣花鲈鱼,我就去看,好不好?”

    二楼,轻风推开窗户,隐约看到了这一副画面,脸上的笑容依然叫人看不清他的想法。

    “过来坐。”

    “峰主,我好像知道你在意的那个符文是谁写的了。”

    “我听到了,但咱们此行的目的不是这个,不要节外生枝,你的自负不是好事。”

    “抓一个小女孩而已,算什么节外生枝。就算出什么事,这里的人也都不是我的对手,我会做的干净的。”

    “我说,不要节外生枝。”

    面对这样的责备,轻风却又笑着说:“对不起呢。”

    “我迟早要让你不能笑、”

    不一会儿,小月儿端着酒盘子上来,“二位客官稍坐,鲈鱼已经在做了,马上就好。”

    “我们不急的。”轻风也不为难,“既然是天下名菜,肯定值得我们多等一会儿。”

    小月儿对他的印象改观不少,于是便想着多聊几句,“客官是远道而来吗?”

    “是,我们从西边来,一路上便听说了御珍轩,不过我们也是好奇,为何绣花鲈鱼能做到天下皆知呢?”

    这自然是小月儿的骄傲。

    她说了一通鲈鱼是抚仙湖的灵物,夸了一通叶小娘的厨艺。

    轻风故作惊羡之状,“许国不亏是中原大国,灵物都舍得拿出来砍杀烹煮,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倒也没有,抚仙湖的鲈鱼产的很多的。”小月儿谦虚应道。

    “喔,我曾听闻抚仙湖也是庐阳四绝之一,这鱼我们一会儿吃完了,顺道便去看看抚仙湖,姑娘能告知我们路怎么走么?”

    小月儿想原来是畅游庐阳的外地人,却不知旁边那个家伙一声不出的干什么,真是吓死个人。

    “抚仙湖在庐阳城东,靠近海岸,吃完鱼之后两位顺着门口的天幕街向东,遇桥则过,上了长宁街之后一路向东就可以看到抚仙湖了。”

    这两个家伙一听都默默记在心里。

    “多谢姑娘。”

    “举手之劳,不足挂齿。那我这就去为二位客官端鱼。”

    叶小娘下去之后,黑袍人开口,“你那个笑容用来伪装,获女子欢心倒是很方便。”

    “峰主,您稍坐,我去看看那个孩子。”

    话刚说完他身形一闪,于原地消失不见。

    黑袍人盯着杯中酒,有些不满,“这家伙,越来越不听话。”

    轻风还是有些在意,峰主驻足观望的符必定不是一般的符,

    然而那样的符却由一个肉嘟嘟的可爱小姑娘所写,这背后似乎藏着些有趣的事。

    虽然峰主没有同意他的想法,

    但他还是想试试。

    两座峰有些好东西总是散落在外,而如果不带回去,那么就不是两座峰的了。

    峰主的意思是不要节外生枝,这不是视而不见的意思,而是他生性谨慎。

    但事实上,轻风早已对庐阳做了分析,此时的庐阳城除了那位十七楼主,又有谁可以威胁到他们两位?

    文苑,

    虫虫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写,地上都是飘落的废纸,可以想见,她已经在这种地方练习了很多了。

    虫虫扎着包子头,摇头晃脑的时候很可爱。

    “有趣的孩子,果然我还是想要带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