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TXT小说下载网 > 武侠修真 > 益在人间 > 第116章 卑微顾益 在线卖玩
    “所以说,顾益留在了十八楼主的身旁。”

    得胜关几日来终于迎回一个好消息,返璞境舒乐回来了,可惜的是顾益没能回来。

    说他留在十八楼主身旁是七公主等人愿意往好的方向去想他,其实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

    十八楼主都没能出来,那么顾益也就更加不可能了。

    他们近乎于永远失去了顾益,他只是活着而已。

    “不管怎样,舒乐大人能回来就是激励人心的喜事,而且因为这次回城,吴刚也回来了。”贺江将军如是总结。

    七公主很是激动的握过舒乐的手,“你真的是吓死我了。”

    得胜关守将府的议事厅里总算多出了些笑声。

    纪岚一直待在角落,她当然为舒乐的劫后余生高兴,也有些失望于顾益被留在了大雨宫,好男人本来就不多,如今又没一个。

    而除了这些想法之外,她的视线始终落于沉钩之上,夜色沉钩,日色沉剑,这并非是说夜里的沉钩会更厉害,只是人们形象的用这种说法去形容这兄弟俩性格差别很大。

    他们两个都是守神,如同陈明光、吴刚等人能在许军拥有一定的参与决策的机会,沉钩在离军也一样有这些待遇,

    而且因为他性格阴鸷,善谋而不善战,因而沉钩参与的程度可能更深一些。

    “老贺,这个人交给我如何?”

    听到她这句话,一直沉浸在重逢的喜悦中的人才将注意力集中过来。

    贺江回答干脆,“好!但是你问事就问事,可不要再像上一次一样,把人吓成白痴。”

    沉钩晕晕乎乎中听到这个话都很害怕。

    但迈着大长腿的纪岚倒挺享受的,她用靴子将沉钩的头给抬起来,“这家伙长的丑,要是俊俏一点,我还能答应你,现在么,无法保证。”

    火辣邪性,

    所以她才扬名陈州盆地。

    砰!

    纪岚一脚将人从厅里踢了出去,“接着他!”

    她有几个兵,一齐窜出来带人走,动作熟练的让人忍不住心疼沉钩、

    而纪岚则回头给了舒乐一个大大的笑脸,“抓的好,不论是擒住他所需要的实力,还是活捉回来所需要的大局观,都很好。”

    庐阳院舒乐,没有让她所珍视的东西蒙羞。

    “多谢纪学姐夸赞。”

    刚开始不知道,后来都懂了,纪岚能以副将的身份在这里如此野性,一是因为她的实力,二是因为她也是从庐阳院走出这个身份。

    “嗯,接下来交给我了,就算把他扒了一层皮,我都会问出来东西。”

    陈明光和吴刚头皮一缩,算了算了,这女人虽然实力高强,身材也好,但最好还是离的远一些。

    贺江也因为舒乐的回归而心中安定,“快快休息吧,舒大人,得胜关还要仰仗您!”

    返璞境是另一个等级的战斗,就像打合道时,他们三个也是费老鼻子劲一样。两军交战时,一定是一个返璞看一个返璞。

    舒乐此时不是最佳状态,

    这个因素对于战争的影响甚至于会超过他是否战术布置得当。

    七公主有很多事情都要问,很多很多,所以她也快些把人带走,后院之中早已有人为舒乐准备好了一切。

    沐浴、衣服、食物……全都有。

    女孩子要洗香香,其他人当然都不能听,陈明光和吴刚回去增加基情,屋子里便只有七公主和舒乐两人。

    舒乐坐在木桶里,用木簪挽起了一头秀发,露于水面的便只有鲜嫩如白藕的胳膊。

    脱衣服时,七公主还能看见她身后的伤痕。

    “原本我是应该留下来陪顾益的,此次若不是他,我一定活不了,但是一路上听书雨说得胜关和丰谷关之间必有一战,所以心急着赶回来,还好……”

    七公主明白她说的还好是指什么,

    如果赶回来的时间不是正好的话,吴刚的生死就难说了。

    而且古青河那么多的百姓也无法活命,都是一个突然出现的返璞救了他们的性命。

    贺江和纪岚虽然也都有返璞境,但是两军交战在即,敌人也都盯着他们的,两位返璞境若是擅动,得胜关会非常危险。

    “顾益没能从大雨宫脱身,的确非常可惜,但是你已经尽力了。”七公主温声安慰着,“听你所言,十八楼主多年来也一直被困,大雨宫真是太过分了,这次回去我一定将此事如实禀告父皇,一定要想个法子,将他们全都救出来。”

    舒乐也是这么想的,

    顾益这个人,虽然平时挺气人,但心中的正义感她能感觉得到。

    她一定要想办法把顾益救出来,哪怕穷尽毕生之功。

    “对了,七公主,吴刚的胳膊是怎么回事?”

    此事略有伤感,七公主叹息说:“当日在河雨墓旁,你和顾益随着书雨消失后,我们和大雨宫的人便发生了激战,原本我们人多是能占优的,不过对方来了支援,吴刚是为了我救我,所以被古月斩去了左臂。”

    说起来是几句话而已,

    但想必当初一定惊心动魄。

    “这事也怪不得顾益,陛下要的是河雨墓,如果顾益不这么做,我们这次一定会空手而归。”

    七公主追问:“河雨墓可有什么消息?”

    “只知道和大小嶝岛有关。河雨应当去过那里。”

    “原来是这样。”

    大小嶝岛藏有举世之强者,多年来飘离于大陆之外,许多关于那里的传说越来越悬乎,也令大陆之人向往,此事倒也的确重要。

    舒乐擦拭身子时也一直在犹豫另外一件事,七公主是大许宫主,她觉得应该告知。

    “这一次,我见到了大雨宫主。她蒙着面具,人坐在帘子里,我没能看清她的模样,但是她说了一句话,是关于传仙才士的。”

    舒乐转过身背对着七公主,“公主,我相信顾益不是坏人。但是这话确实是大雨宫主说的,她说小苑山,没有传人。”

    七公主一听就觉得此事不小,甚至还有些不信,“小苑山没有传人?那顾益……”

    那顾益是谁?

    她又瞬间想到在梦纸里的遭遇。

    原来以为传仙才士是她父皇所定,便没什么大的问题,但是这不是传仙才士是什么意思?

    这家伙,怎么那么神秘。

    “会不会是大雨宫主故意这么说,想要引得你们二人相互怀疑。”

    大多数情况下,舒乐也会这么想的,她的脑子又不是装饰用的,但这一次,她觉得不会。

    “大雨宫主这个人很奇怪……我觉得她没有心思去使用这种计谋。她好像对很多事情都不感兴趣,除了茉族带给她的容貌以及修仙,我真的觉得此人不问俗事,就像是我,抓到了,又轻易放了出来。”

    所以说,舒乐就是认为大雨宫主说的话是真的。

    七公主端着交叉的素手在木桶周围缓缓踱步,细想了之后说:“舒乐,你我都是相信他的,是吧?”

    “嗯。”

    “所以此事不能再让旁人知晓,万一传到父皇的耳朵里,让他知道顾益可能骗了他,也不知道他会对顾益做什么。”

    “陛下也不说吗?”

    “对,不能说。”

    这多少有些违背舒乐的心意,她是会忠于庐阳院、忠于陛下的。大多数时候这个原则不会变,如今事关顾益,又有七公主告诫,她想了想还是决定听从了。

    “那好,我便不再和人提起。”

    说起来还真有些想那个家伙,之前天天在一起,没人气她还真有些不习惯了。

    想着想着,也就会去想象,他现在大雨宫不知道会过的怎么样,与十八楼主会不会相处的好。

    万一受不住书雨的诱惑,那可是要送命。

    舒乐不由眉头一皱。

    七公主一直在她身边,感受到她的变化,“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想到,在大雨宫,那个宫主会管的很少,但是对于男人好色这点是很介意的,只要顾益不触犯这一条,有十八楼主暂时会无碍,但顾益见过书雨的模样……”

    这令她有些担心,也有些气愤,

    那家伙,就是不能老实些。

    “顾益会喜欢书雨?”七公主觉得很荒唐,“这你完全是多虑了,顾益不会喜欢书雨的。”

    说的那么有自信,自信的让舒乐都有些奇怪,“为什么?”

    “因为……”七公主顿住。

    她与顾益初遇时的尴尬还历历在目,但这种事情怎么好说。

    “反正我就是能确定。”

    说的如此笃定,甚至于都没想过男人会花心的因素,很轻易就信了顾益。

    舒乐则是七公主的另一个极端,“真的吗?书雨摘下面罩的样子我也见过,真的非常非常好看。”

    七公主微笑摇头,温柔的说:“真的,他不会喜欢书雨,更不会因此送命。喜欢是一种情感,不是说谁最漂亮就喜欢谁。”

    舒乐心中一动,对于这种事她总是不那么精通,“有这样的说法?两者想比,男人会有可能喜欢丑的那一个?”

    “当然,这是二姐告诉我的,她看过很多故事,有很多都是真的。她说啊,喜欢是两个人情绪的牵动,心意的靠近,它与美丑无关。”

    “若是我,喜欢一个人一定是喜欢他的勇气与正直,难道你会仅仅因为一个男人的样貌而倾心吗?”

    舒乐一听,倒是有些道理,“人外表之美丑又怎及内心正直之万一,我当然不会。”

    “所以说顾益也不会仅仅因为书雨的美貌而动心,女孩子重要的是善良、是体贴。”

    七公主像一个情感导师一样,用特别流畅的话语和严丝合缝的逻辑顺利的把人带沟里去了。

    当然,她不是故意的。

    因为她自己也相信。

    另外一边。

    顾益,

    此时的顾益有些惨。

    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的,他只拿了一只鸡,他觉得和十八楼主一人一半,是完全足够的,而且十八楼主刚刚吃过应该也不会那么饿。

    他没想到来了两个人。

    现在是四个人分食一只鸡,顺便一提,这只鸡,不肥。

    大家都想吃,大雨宫宫主又不管事,导致此处缺乏规则。

    所以十八楼主是芸圣,另外两个是合道,顾益是返璞……

    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绝望,他觉得自己的下场不是被谷白瓷杀死,而是被饿死。

    好在他脑子动的快,虽然有些可怜鸡,但还是趁乱含泪连啃了几大口。

    等他再想拿的时候就已经发现鸡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两位‘客人’手里,他们实力高强,用抢的。

    顾益头一次觉得十八楼主的好脾气真难搞,你可以对我好脾气,可别对这两人好脾气。

    “好吃,好吃。”之前与顾益玩了游戏的人,十八楼主叫他颜狼,

    但顾益看他脸上写个二,人也有点二,所以总觉得他应该叫颜狗。

    “这个小家伙不错,”

    另外说话的可能就是长脚猫了,他的模样也很有个性,留着个黄色的大背头,是男的,但小小圆脸无关倒是比较规整,

    不像那颜狼似的,眼睛不像眼睛,鼻子不像鼻子。

    “他叫顾益,是我庐阳院的收的学生,前些日子不慎入了大雨宫。”十八楼主特意在庐阳院三个字上加重了语气,很显然他强调了顾益的‘归属权’问题。

    颜狼首先对此感到不满,“哎呀,十八你不要这么小气,这都多少年了,什么庐阳院不庐阳院的,来了这里反正也去不了别的地方,你就让他陪我们一起玩玩。做做好吃的,嘿嘿。”

    长脚猫刷的一下跳的顾益身旁,他的身体似乎特别柔软,伸着脖子仔细打量,“小家伙打架厉不厉害?陪我打打架吧?”

    颜狼推开了他,“今天我先发现他的,他先和我玩!”

    “什么你先发现的,我之前来吃鱼就发现了。”

    接下来不用想,叽叽喳喳开始吵了起来,直到十八楼主出声,“都别吵了,是不是想挨打?!”

    两个合道瞬间化身两只合道,乖巧蹲坐。

    “顾益是我庐阳院来的,当然是陪我玩。”

    顾益只感觉后背有一座重重的山压了下来,“我他妈,还没吃饱呢啊……”

    “不白玩你,我说过教你厉害的,一定教你。”

    顾益不觉得那些有什么重要的,他只在意这个人说要玩他,这就是传说中还没有他恶的好人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