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TXT小说下载网 > 武侠修真 > 益在人间 > 第125章 喜怒无常的女人
    此时此刻的顾益大概不是能不能出去的问题,而是大雨宫主愿不愿意放他回到十八楼主身边。

    虽然宫主或许真的很好看,但顾益一直阻断了自己的视线,什么也看不到,比较起来他还是希望回到泊亭去。

    也许十八楼主莫名其妙会冷不丁会说出一些让他很冷的话,也着实叫人头疼,那也比在这个地方陪着这个疯女人要强。

    说疯并非顾益的本意,茉族人因为特别的原因导致她们对人尤其是男人的信任感特别脆弱,演变成今日的局面也算是悲惨。

    上一次书雨也曾说过,即便谷白瓷已经贵为大雨宫宫主,但是她仍然没办法去寻找散落在各地的同胞并将他们保护起来。

    这在旁人看来是不能理解的,至少她有力量。

    然而书雨说也对,也许宫主现在还有力量,但只要略有式微,那么把同胞聚集在一起就是给她们带来灾难。

    进退维谷间,世上已经没有茉族人的立足之地。

    顾益选择不张开眼睛,是对她们的尊重,他不是一个心灵纯净如卡卡罗特一般的人,他很难去保证自己的眼神不会再一次刺痛她们。

    身前,谷白瓷手中的布纱从其手中滑落,垂然坠地。

    顾益的选择的确是有些令她感到意外的,略微的‘呵’了一声之后,她强调说:“我说了,我不杀你,而且你见不到我的样貌,你害怕什么?”

    “不是害怕宫主。或许刚来的时候有些害怕,因为我过去听说的大雨宫主,杀死了我们许国每一个皇子,但现在我不害怕。”

    “为何不怕?”

    从声音分辨,顾益感觉到距离又近了些,谷白瓷的嗓音从来都不是威严,冷峻,而是一如第一次遇到时的如流水般轻柔。

    “也许是人们说茉族人爱憎分明,而我信了。所以我没有冒犯宫主,宫主也不会杀我,假若我已经冒犯,那早就死了。”

    “既然不怕,你就张开双眼,让我看看你刚刚说的那些话,是否是真的。”

    顾益心一沉,这叫什么话,万一您是个喜怒无常的主,一会儿见到我不开心了,再反悔怎么办。

    摇头,继续摇头。

    “我说话一定是真的。”

    “那你为何不敢睁眼?”

    顾益像哄孩子一样的循循善诱,“宫主,其实……很多时候我们都意识到了,但其实做不到。”

    谷白瓷没能理解,“什么意思?”

    “就是我知道我心底里一定是尊重宫主的,不应该对宫主有什么想法,但是我并不一定能做到。就像……就像你知道有些人,你不能喜欢上她,但是你总是失控。”

    “我是一位会想要多看两眼宫主的俗人,尽管我心底里知道这是无耻的亵渎,不过我没办法控制我自己。”

    这些简单的话语萦绕在宫殿之中,最后归于安静。

    顾益只能从她的语气中去捕捉她的情绪,当她沉默,那便什么也没有了。

    所以当说完这段话,顾益就只能等待。

    直到她说:“如果这样,你便永远都不能离开大雨宫了。”

    顾益皱眉,这件事他还是想努力一下。

    或许是因为之前也曾听闻过大雨宫主是很好说话的人,舒乐都顺利的走了,她只是在某个特定的方面非常敏感罢了。

    哗啦。

    顾益还是撕下了自己的一片衣角,再给自己捂上,结果动作做到一半就遭呵斥,

    “别动,谁准你再遮回去了?”

    顾益无奈,“谷宫主,我认为你抓着我也没有太大的价值,我便是那芸芸众生中一个普通的男人,你没有准备杀我,不如放了我。”

    “好,那你求我。”

    顾益:???

    这就是开玩笑了。

    “……所以,谷宫主到底要让我做什么?”

    “你一个返璞而已,能为我做什么?”谷白瓷略有不屑的反问,“我只是要看你说的那些是不是真的。”

    她是在考验男人的人性。

    不可能的,顾益对自己还不了解么。

    虽然人们称他为小苑山仙人,有的时候他也是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但是那不过是实力的增强。

    顾益不管她,依旧用手上的布条给自己绑上。

    面具下,谷白瓷的眼睛眯了眯,顾益竟敢违反她的命令。她一挥衣袖便是一道白光。

    砰!

    “你为何总是违反我的命令?!”

    顾益的手上传来一阵疼痛,而那块布条则已经碎成一片一片,无法再用。

    “唉,宫主,我说了不会睁开就是不会睁开。十八楼主不也二十年没有见过你吗?”

    “十八二十年没有见过我?他是这么和你说的吗?”

    “有隐情?”

    “你可知道我为什么要杀尽许帝的儿子?”

    顾益不知道,但那一定会是一段往事。

    “如果宫主不介意,可以说一说,反正我是一个永远都出不去的人。”

    “你算什么,也敢问本宫之事?!”谷白瓷倒是略有挑衅的问:“庐阳院不是一向忠于许帝的么?我是你们许国的大仇人,你不想着杀我,竟在这说些什么要尊重我们茉族?天下人又何曾真正尊重过我们?!”

    顾益不想和她对话了,他想给自己一个嘴巴,和疯子讨论个什么。

    “我对茉族的遭遇感到同情,不过我并没有伤害过你们一分,所以你向我发出这样沉重的怨气没有意义。谷宫主,世人或许迷恋你们的容貌,不过我并非是石榴裙下死做鬼也风流的浪荡子,我会同情你们,却不想与你们相处,要么您现在就杀了我,也省得费这番口舌,要么您让我回去,从此,我不打扰你,你也不打扰我,如此安好。”

    这番话倒有些重了,而且表达出了一丝不耐烦。

    大雨宫主自然起了火气,“你信不信我杀了你?!”

    “你刚刚还说,即便我张开眼睛,冒犯了您都不会杀我,难道几句话有那么严重嘛?”

    谷白瓷训斥说:“我可以说不杀你,也可以说杀你。”

    顾益笑了,“所以我说我不愿意和你们茉族相处。”

    砰!!

    谷白瓷盛怒,手掌中冒出的灵气重重击中顾益。

    顾益本就看不到,而且她的攻击无声无息的,当真是毫无准备挨了这一下。

    他有的时候是脾气很好的,有的时候又是很倔的,属于吃软不吃硬。

    于是闷哼一声,从地上爬了起来。

    转身,

    离开。

    刷!

    谷白瓷身影闪跃,眨眼之间移至顾益身前,“去哪儿?谁允许你走了?”

    顾益不理,继续往前。

    “再往前一步,我就杀了你!”

    顾益真是有脾气的,他就是往前。

    砰!

    谷白瓷打了他一掌,身体瞬间起飞,又像失去了线的风筝一样掉落。

    “听我的话,你才能在大雨宫活的好。”

    “啊……好疼,怎么会有这种这疯婆子,”顾益撑着手掌起身,胸口的痛感是真实并且灼热的,“如果我今天注定要死,那我也不会就这么认了。”

    手掌微旋,粼光显现。

    谷白瓷又是没想到,“怎么会有你这种男人?难道你这是要和我动手吗?”

    看起来顾益是想这么干的。

    而且既然不想受这个憋屈,要拼命……

    “你不是,一直要我睁开双眼吗?”

    谷白瓷气势渐渐回落了些,“不错,你睁开。”

    这不是一个容易的时刻,

    十八楼主能活二十年,不容易。

    原本顾益以为自己也会效仿他,但不知道怎么就走到这一步,他不打算重走十八的路。

    低着头的他眼皮缓缓打开,一丝丝光亮钻进了视线里,并非是日光,而是烛光,

    光亮之外甚至还有些黑暗,

    顾益也明白了,这里不是光亮充足的主厅,而是某个室内。

    谷白瓷的气势继续回落,真是有些喜怒无常似的,刚刚还生气的,现在又没那么凶了,

    “抬起头。”

    顾益是紧张的,没有人不紧张。

    但是,抬头就抬头,谁怕谁啊!

    谷宫主也在靠近他,所以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素鞋,

    正是这关键的一刻,‘哗啦’一声门被冲开,一阵强风吹来,十八楼主直接横在顾益的视线之前,将谷白瓷挡在身后,他手上掌风吹动,一根布条便飞起盖住了顾益的双眸。

    “白瓷,顾益说的对,你杀了他,也不会减少茉族的苦难。”

    十八楼主悠然转身,动作倒是潇洒。

    “那也是因为有你们这种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你竟然和他说,二十年未见我容颜么?你偷偷来看过吧?”

    顾益心头微怔,那十八楼主怎么还活着?!

    他第一反应就是谷白瓷在瞎说,却没想到十八楼主竟然也不敢反驳,而是很抱歉的说,“我的确有过不对,那是我的罪责。”

    “真事啊?那宫主怎么没杀你呢?”

    说起来,十八楼主也是感慨呢,他还轻轻回答了顾益的问题,“杀过,杀不死。”

    我去,

    牛逼。

    所以是十八楼主更厉害么?

    哗!谷白瓷挥着长长的袖口,不愿提什么没杀死的那些,“十八!我警告你!你今日要是把他从这里带走,我拦不住你,不过我敢保证,下一次再有庐阳院的人被抓进来,不论男女我一个不放走,就是他,也终生别想离开。”

    她是指着顾益说的。

    “女人本就是善变的,有人要离开,我不要考验他,眼里无他,任他自来自去,有人若是令我不开心,就是通过了考验,我不放,那便又如何?”

    顾益好气啊,“你到底能不能打得过她吗?都是芸圣你怕什么,倒是动手啊!”

    十八楼主:“怎么能打女人呢?”

    顾益:????

    “你这时候跟我说什么冷笑话!你看看我被她打成什么样子了?”

    “那也不能打女人。”十八楼主这会儿忽然讲起了原则,难怪长脚猫要叫他老骚男,一切都是有原因的呀,他对谷白瓷说:“我可以不带走他,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不能杀他。”

    啊?

    顾益真觉得十八楼主是不是有点飙,就在几秒钟之前人家自己亲口承认说自己很善变的啊!你这会儿要她什么承诺!

    “好!我答应你。”谷白瓷几乎不带什么犹豫的。

    顾益真觉得不靠谱,“不是,十八,你得想想,她很容易变的呀。”

    “十八!你还不走么?”

    “哎,哎,”顾益听着声音,十八楼主真要离开一样,人有点傻,但十八楼主只是反过来安慰他,“听话点,不要惹白瓷生气。还有,不管她说什么,不要睁开眼睛。”

    “快点走。”谷白瓷转身不看十八。

    啪!

    大门关上,顾益也绝望了,他之前脑溢血所带来的倔劲,此时也散了不少,他总觉得自己的猪脚模式没有了,

    本来是有的,小依依就是他的最强外挂,

    但是现在感觉没有了,

    别的不谈,猪脚每一次遇到危险都应该有人出现的,十八楼主的出现就是经典剧本,但是那个家伙被一个说着自己很善变的女人用一个毫无约束力的承诺忽悠走了,这叫什么猪脚模式?!

    “现在,没有人可以救你了。”

    顾益往后退了退,“你答应十八楼主的,别忘记了。没其他意思,就是提醒。”

    面具下的人继续向前逼他,“你刚刚可是很有勇气,要和我动手呢。”

    “没有,我和十八楼主一样,不打女人。”

    “别再退了,后面是池塘。”

    啊?

    顾益是一脚已经踩空才听到这句话,扑通一下掉了进去,顿时浑身冰凉。

    “哇,好凉,好凉!”

    顾益什么也看不到手忙脚乱的从池子里跳出来,身上滴的水真是凉透刺骨。

    谷白瓷颇为无语,也憋了些笑意。

    “我真够倒霉,谷宫主,你到底要留我干什么?”

    “我没那么生气了,你也不要一直问这个问题,跟我走吧。”

    “去哪儿?”顾益尝试着说:“你看你心情好,要不就让我出去吧,我好回去看看我的朋友们。”

    谷白瓷刚消的火气又有些起来,“你刚才说什么?”

    顾益:“……”

    “……我是说我们去哪儿?”

    冷冷的看他一眼,她轻轻说道:“跟着就可以了,你又看不到,说了有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