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TXT小说下载网 > 武侠修真 > 益在人间 > 第130章 甩出的泪
    战斗进行到这样的程度,谷白瓷也过来观战,她的身后跟着书雨,这一下凑成了两道靓丽的风景线。

    和黑袍人则伴随这一名拄着拐杖的老妇,颤颤巍巍,看起来就跟很快要去世似的。

    顾益此时是落了下风,谷白瓷没说话,更没什么动作表示,刚刚她已经讲过,这是庐阳院落入大雨宫的俘虏,他的行事和大雨宫没什么关系。

    这老妇看着轻风虽狼狈但好歹也算要赢下来,更加不多做表示,得罪两座峰的人,自然是要惩戒的。

    高坡上的十八楼主也不说话,那是因为他们三个知道顾益还有后手。

    “谷白瓷怎么来了?”

    他们都不知道,长脚猫提醒说:“宫主身旁的那两个黑衣人,就是和下面这个恶狼一起的。一会儿他们要是出手相救,十八,别拦着我打架。”

    “不拦,打就打吧,别打输了就行,不好看。”

    “我能打输,你在和我开玩笑。”

    便不提这些,

    那边,两座峰的老妇对着谷白瓷告歉说:“宫主,此事虽是两座峰和庐阳院的私事,不过不成器的下属还是借着大雨宫之地做的了解,让此地见血原是不该,还望谷宫主见谅。”

    “无妨,我这大雨宫,本就死过许多人。”

    “多谢宫主。”

    谷白瓷是这么说的,似乎并不准备插手干预,

    不过后边儿的书雨还是有点儿焦心,一方面她多少会有些担忧顾益的安危,毕竟杀轻风是她几次央求顾益,这才让他陷入到这样的境地。

    轻风本不好杀,这她是知道的,甚至于她还在疑虑,顾益是怎么把轻风逼到如此境地的。

    因为先前,她的那一剑切切实实的刺中了轻风,却没有任何效果。

    这其中的隐秘,实在难解,在这样的情况下顾益迎战本就没有优势。

    “宫主……”书雨忍不住想要出声,

    “客人未走,有什么事回头再说。”

    书雨刚举起的手又只得放下,

    如果顾益此番死掉的话,那也是因为她啊!

    而就在所有人关注的焦点之中,轻风一步一步艰难着,终于是走到了顾益的身前,

    举剑,

    顾益知道他也已经没有任何灵气,使不出什么功法了,不然也不会在此时才抽剑。

    “死吧!”

    轻风的剑,快速落下。

    谷白瓷微微揪眉,十八楼主便是真的什么都不做的吗?那么之前还冲至我面前,说什么不要杀顾益。

    “宫主!”书雨忍不住,再喊一声。

    老妇人大抵是觉察到了,“这位书雨大人,可是有急事?”

    她轻呵着,轻风于书雨有怨,她也是知道的,说不得就是和下面那个庐阳院的小子联合起来的,茉族人凭借容貌去忽悠一个毛头小子简直是易如反掌的事。

    不过两座峰还有人在,杀轻风?

    也要做得到才行。

    谷白瓷本是要出手来着,但老妇的话是一个阻挠因素,而且她也感觉到了,

    有灵气在扰动。

    或许轻风还感觉不到,

    他此时已经虚弱至极,对身旁的一切都显得很迟钝,

    所以当顾益的手掌在引导着原本藏于地下的针时,他完全不知道,

    灵气所剩无几,也未有心设防,如此,他的功法可保不了他免于利刃攻击了,

    破土而出的粼光针,密密麻麻,避无可避。

    那隐约的粼光倒是也让黑袍人和老妇有些警觉,“轻风危险。”

    嗖!

    黑袍人腾跃而出腾跃而出,

    他要在千针刺穿轻风之前救下他。

    趴在地上的顾益则微微握手,千针咻咻咻的直冲轻风而去!

    只留下他一声惊恐疑问,‘这……什么时候?’

    “轻风,低头!”

    黑袍人手指并拢,寒气涌出,他大抵是想在这么远的距离内一下解决顾益,所以叫轻风低头。

    不过当他伸出手指的时候,脑海里却轰然有一阵可怕的威压恐怖!

    老妇人急喊:“谷宫主!手下留情!”

    谷白瓷挡住了黑袍人的去路,黑袍人在芸圣之压下,甚至难以动弹身体,但心中的恐惧早已溢满,

    他只觉得身前有一堵厚重的巨墙,谷白瓷美丽的样子,只让他想到美丽的死神,一眨眼,大约就能让他魂飞魄散!

    “我不出手,你却出手,是觉得在我面前可以放肆了吗?”

    噗……

    只不过是一声呵斥,黑袍人只觉得体内灵气疯狂涌动,紊乱而不受控制,于是直接喷出血来!

    “宫主!胡先也是我两座峰的峰主啊!”

    “那又如何?”谷白瓷的语气苍白而没有感情,轻声的反问着,似乎决不可违逆,“还不一样是个废物。两座峰过往的荣耀,要靠你们这群人撑起,边小窗若在,大概也会气得要了你们性命。”

    “啊……”黑袍人的经络已损,甚至于飞行都维持不住,只能掉落下去。

    老妇本是想要去接的,不过谷白瓷立于空中的强大姿态,以及那深入内心的恐怖,叫她动都不敢动。

    砰,砰,

    这是两声,

    一声是轻风往后倒了下去,

    一声是黑袍人砸在了地面上。

    顾益费劲千辛万苦听到了这个声音,而谷白瓷甚至还未真正动手。

    差距还是有的。

    “谷宫主!”老妇年纪大了,脾气也不好,这一声喊的直接招来谷白瓷抽了她一巴掌。

    “你想死么?”

    老妇浑身一抖,什么话都不敢再说了。

    只得跑下去让人带上黑袍人离开。

    至于轻风,万针穿心,已经被刺成了筛子。

    甚至于,都没有人想要去带走他。

    “结束了,”十八楼主转身,“走吧,我们也回去。”

    “不管顾益了么?”

    “交给书雨吧,这就是茉族人。”

    因为顾益是为了书雨才弄到这个程度,茉族人爱憎分明,便是体现在此处,

    轻风害她,便是死状极惨也是无所谓的。

    而顾益,现在是帮了她。

    以至于谷白瓷都未说什么,而是默认书雨应该去把顾益安放好,治好他所受的伤。

    伺候的必是极好。

    至于离去的两座峰人,谷宫主甚至心中还有些丝丝怨恨,因为轻风相出那样的计谋,利用书雨的茉族身份,难道就是他一个人的想法吗?

    难道那个黑袍人就没有参与吗?

    怕是不一定吧。

    所以谷白瓷才雷霆出手,惩戒于他。

    只不过没问他究竟有没有参与,不然今天又要多死一人了。

    ……

    ……

    顾益从清脆怡然的水声中渐至转醒,那时候趴在那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晕过去的,甚至不知道轻风的剑有没有落在自己的身上。

    现在看来,一切还好。

    这是一处熏着香的木屋,木屋的后边儿是一条溪水,便是水声的来源。

    屋子的陈设非常简单,只有桌子、床和床边的木凳。

    桌上摆放了茶盘,茶盘上是两只瓷白色的小杯。

    便是所有了。

    顾益转过头,望着上面:自己在大雨宫,刚杀了轻风,由此受的伤。

    记忆里便是这些,

    还有……大概就是在大雨宫也出不去,还不如在这里安静养伤,时间是最没用的东西。

    于是顾益又闭上了眼睛,细听山水自然之声,鸟雀欣然之鸣,阳光入屋,温暖照人。

    也不知过了多久,听到有轻轻的步声传入耳中,顾益睁开眼向门口的地方张望。

    “是你照顾的我嘛,我以为是十八楼主他们。”

    书雨端着盘子,上面是青色的杯子和碗,她换了一身素色的衣裳,倒是清纯脱俗。

    “轻风已经死了,多谢顾公子。”

    她把东西放下,倒是谢的很正式。

    顾益有些不解,“我从墨齿手中拼死救你的时候,你怎么不这样谢。”

    “因为……我死了大概没什么关系,但是我受辱,很有关系。”

    奇怪的遭遇,让这两个女人心理都不太正常。

    “真是可惜了。”

    “可惜什么?”

    “可惜你们没有温柔善良,尽是些偏激的想法,叫人头疼。”

    “我以为宫主说的错的呢。她说顾公子怎样都不愿待在大雨宫中,是真的不觉得茉族女子好吗?”

    顾益回忆起了上一世的许多画面。

    “也不是不好,是性价比不高。其实,我并非是没见过女子的山野村夫,不似他们有些人见到母猪都很兴奋。”

    书雨微微一皱眉,顾益总是不挑着词用。

    “在我生活的地方,我不敢说见过天下各式各样的女子,但总是也见过一些。宫主我没见过,但由看你而去猜,想来也很好看的,这些当然重要。”

    “对于我来说,无需讳言的是我肯定不会喜欢貌丑的人,但相貌也没那么重要,只要一般的漂亮就足够了,剩下的更多还是其他的,温柔善良、善解人意,而不是心中充满仇恨。”

    书雨一直低着头,听他把这些话说完,“所以,你是不是更喜欢舒乐姑娘?”

    “哪里有。”顾益嘴唇惨白,笑起来都很憔悴的样子,“我说过,舒乐的心中没有比庐阳院更重要的东西,她的个性骄傲也无趣,而且我并不认为庐阳院重要过一切,所以我不喜欢她,只是觉得她是很好的朋友。”

    “你不认为庐阳院很重要?”

    “很简单的例子,如果要舒乐在喜欢的人和庐阳院之中选,她一定选庐阳院,但是要我选,我就一定选庐阳院,别说是庐阳院了,就是许国,我都选前者。”

    “把药喝了吧。”

    顾益看了看气质卓绝的书雨,再看了看那碗药汤,总觉得有些奇怪的地方。

    还好,她没有叫‘大郎’。

    生病了,那就喝药的,苦是苦点,闻着就很令人恶心,不过顾益也没有小孩子的脾气要耍。

    起身捏着鼻子一口气全都灌进了嘴,那苦的不行的味道感觉要冲到脑子里面去一样,逼的他咳嗽了好几声。

    随后又用杯子里的糖水冲冲味道才算是好一点。

    书雨把东西放下,转身之后发现顾益又闭上了眼睛,想要说什么又没说,安静出去了。

    感觉时间在过,但时间过的没有意义。

    顾益躺的当然不是她的床,也不是她的屋子,大雨宫总不缺这么点东西。

    但是她也没有走,不管怎么说是要把顾益给照顾好了的。

    所以书雨一直就待在外面,赏着野花,思绪飘入远方。

    “出神了,书雨。”

    长裙拖地,飘香满园。

    书雨一惊,随后转身,“宫主,您怎么来了?”

    “没事了?”

    “嗯。”

    “轻风欺辱了你,你先不和我说,而是去和顾益说。”

    “宫主……”

    “无妨。”谷白瓷知道,大概也是她对书雨的关怀一直不够,“我只是觉得,你不要因为这个,而答应顾益什么条件,到时候违反了宫规,叫我也难做。”

    书雨急忙躬身,“宫主,顾益确实要了一些,他问我如何才能改变您的心意好让他离开大雨宫,我告诉了他,除此之外便没有其他的了。”

    “这么说来,他也算是好心帮你杀了轻风?”

    “书雨觉得,可能顾益是能理解茉族人的怨恨的,所以他才帮我。”

    能理解茉族人的怨恨,

    最恨便是觊觎她们美色之人。

    倒不是说不允许人好色,只不过从她们的角度来看,族人实在是为此付出了太大太大的代价。

    “如此便好。”谷白瓷觉得只是告诉也没关系,而得知顾益没有要求更多,她心中有一丝安心,也叹息着,“可惜,这个理解茉族人的人,一点儿都不喜欢茉族人呐。”

    听着宫主这样说话,不知为何书雨只觉得心中略苦,鼻头忍不住一酸。

    这是长久以来的一种痛苦,记忆中的痛苦,她从来、一丁点儿都不想当茉族人。

    像舒乐那样,做一名普通女子是她一直都梦想的事。

    待恭送完宫主直起腰时,恰好发现顾益捂着胸口在木屋门口,书雨一慌,害怕被人看到自己的泪眼汪汪,于是急忙转身,甩下的几滴泪珠落在了地上的绿叶,绿叶竟然‘哗’的一下洗净了灰尘,并开出花朵。

    不散灵雾的灵气,真是很好的东西。

    对于书雨来说,却不是什么好东西。

    抹了泪水之后,书雨才面对顾益,“你怎么出来了?”

    “你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