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TXT小说下载网 > 武侠修真 > 益在人间 > 第133章 十八楼主的授业(万更求订阅)
    “没什么,你在此养伤吧,过些时候我再来看你。”

    她说完离开的快,弄的顾益一头雾水的。

    人一走之后,这地方就彻底安静了下来,左右无事,他便干脆睡了一觉,身体疲惫,精神不振,入睡倒也很快。

    待他睡着之后,这木屋中显现出了些许神奇,水流撞击石壁,一碰一碰的有波纹般的灵气绕旋梁柱,弥漫在这小小的空间之中。

    顾益本以为自己只是小睡,不过实际上却在这里等来了日落随后又是日出,如此往复两个轮回。

    后来渐渐转醒时是耳边听着有人吧唧嘴巴的声音,鼻间亦有一丝香味,花费了一番力气他才完全清醒并认出了眼前这人,十八楼主。

    “醒了啊?睡的够舒服的。”

    顾益捂着脑袋,感觉有些沉沉的,他本以为自己一觉醒来是天黑,但外面艳阳高照,叫他有些搞不清楚。

    “是你啊……现在是什么时间了?”

    十八楼主笑呵呵一声,继续吃东西,“在大雨宫,谁还问什么时间,总之你知道是白天就行了。”

    废话,白天黑夜这玩意儿还用问你么。

    不过他说的倒是对,在大雨宫的确没必要去问时间什么的。

    顾益掀开胸口看了看伤势,有一道灵符附着,扯动身体还是感觉有些疼痛,果然不是那么容易好的,不过他感觉气血是恢复了不少。

    “还有剩的么?”他现在还感觉饿。

    问出这话,十八楼主有些不好意思,吃进嘴里的东西还吐了出来,“我以为你不会醒呢,没关系,还剩一点你来吃吧。”

    能叫一个爱吃的人让出东西来,的确是叫人感动。

    不过顾益没胃口了,剩就剩,还吐出来干什么。

    “算了。”顾益掀开被子想起来动一动,感觉身体都躺麻了,“你怎么会到这里来?”

    “初时是来看你恢复的如何的,你总是未醒,便不好打扰,后来看到书雨姑娘有给你送东西来,大概是看你睡着也是没叫你,便放下东西走,我觉得食物不吃也是浪费,所以这两天都过来吃了,再后来,她大概是觉得这食物都是你吃掉的,所以便持续的送过来,那我也就每次都过来了。”

    顾益:“……”

    你解释的倒是蛮清楚,真不知道是夸你诚实,还是说你耿直。

    “等会儿,这两天?我睡了那么久么?”

    “好事,睡觉的时候恢复的最快,补眠亦是一种养伤药。”

    顾益真是忍不住揭穿他,挤兑说道:“是让你能吃到东西才最好吧?”

    “有一部分这原因。”十八楼主更加诚实的说:“但是有件事情你得和书雨姑娘解释清楚。”

    “什么事情?”他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便是我把东西都吃了,她不知道是我吃的,以为是你吃的,更以为你醒了,然叫了你几次之后,你都没醒,我觉得一次倒没什么,不过这两日你都未曾理人,书雨姑娘大概会觉得你是不想理她的。”

    顾益:???

    “我上次睡觉,你把我的烤鱼给弄没了,我这次考试,你把我好不容易在人家心中建立的良好形象也没了,这下我怎么和她谈出大雨宫的事?”

    顾益忍不住继续嘀咕,“说什么遇到十八楼主这样的天之骄子,简直就是人生一大际遇,我看是就是一悲惨经历。”

    “哈哈哈。”十八楼主不怒反喜,拿着筷子笑骂,“许多年来没有敢与我这样说话的小子,难怪白瓷要留你啊,你一言一行从不刻板,虽有些违礼,却也有趣,而有趣在这大雨宫是多么的稀缺啊。”

    “这件事倒是我做的不好了,不过我实在是不好意思去和小姑娘说是我把食物都偷吃掉,这样就太没面子了。”

    顾益摇着头,

    也许无事生非这个词真的就是有道理的。

    这里的人,每一个是完全正常的。

    还是自己的身体重要,他尝试着做了个扩胸的动作,结果疼的龇牙咧嘴,

    十八楼主急劝说道:“哎,身体有伤就不要硬来,又不是简单的皮肉伤,养个两天怎么会完全好透,多点耐心,慢慢来。急了,你一样出不去。”

    “我知道。”顾益没好气的说了一句,又问:“书雨大概什么时候会再来?我真的饿了。”

    “我也不知道的,也许很快会来,也许因为你生气今天都不会来,你就将就吃一些,死不了人。”

    顾益觉得自己还是饿着吧,“十八楼主,你来找我究竟何事?”

    “何事?自然是为了你的修行,白瓷放了你在我身边,轻风其人你也杀掉了,接下来,你还有其他事?”

    “真没有了。”

    “那便试着修行看看,你的才能若是浪费的话,就好像把这盘杏花黄仁倒掉一样可惜。”

    这什么破比喻。

    “那也得我伤养好吧?”

    “嗯,嗯,”十八楼主吃的满大嘴,挥舞着筷子说,“是该等等,不过求仙讲究悟之一字,而不传,我所悟的你不一定懂,你所悟的我也不一定懂。所以真正传授的应当是悟的方法。在这一点上……嗯……

    “……其实也没什么好教的,哈哈哈哈。”

    顾益:“……”

    “您说着吧,我听着呢。”

    “那便说说我如何合地道的故事?”

    顾益猜想着,“都说您雪夜一夜入返璞,是真的吗?”

    “不假。”

    “那何时入的合道?”

    十八楼主拄着筷子搁那想了想,“大概是隔了五六天吧,”

    “啥?这么厉害?!!”

    老小子有些得意,“庐阳院后来人可有破我记录者?”

    顾益是真的有些佩服的,“那么芸圣呢?”

    “芸圣便有些慢了,我大概是转战于大凉国和离国之后,见到了天下间的许多生民,这才开悟入芸圣,说起来,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了。”

    顾益心头一咯噔,

    他想到了一个自己很熟悉的经历。

    他也曾一夜入芸圣,但之后三年,再未有任何收获。

    “才能高如十八楼主,也困于芸圣二十年而未动。”

    “可不要讽刺我,白瓷困于芸圣的时间不比我少多少,你见她如今可有破芸圣的样子?”

    听语气也知道是没有的。

    十八楼主对于此事也是略有伤感,“不过被你这么一说,好像时间真的蛮久的了,渐渐的,都开始让我觉得,人间不是第七境了。”

    顾益身体顿时僵住,

    “人间,不是第七境!”

    “嗨,只是说着玩的,大概是我总是失败,却找不到出路所以在瞎猜,只是有时候会觉得可能是这样子。”

    “也许人间,真的不是第七境……”

    “这个谜团或许该由你解开。”十八楼主终于放下筷子,站起身,“你的才能不弱于我,也不弱于白瓷,只要好好修行,守住道心,总有一天会达到这般成就,不过能否入人间,则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嗯,

    顾益认真的点了点头。

    “十八楼主,您说吧,关于合道。”

    其实以顾益的见识,他对于合道是有了解的,不过正如十八楼主所说,求仙一途重在开悟,

    有感而后悟。

    多听听先辈们的智慧,往往是有帮助的。

    十八楼主用手指蘸了水,挑了个木板,两字一词竖写,从左往右分别是:入定、立心、守神、返璞、合道、芸圣、人间。

    写完之后他双手一抄,款款而谈说道:“修仙七境,这是全部。首在入定,静而知世界;随后立心,定而知本我;继而守神,恒而守其志;最后返璞,简而明初心。”

    “说的便是修行一途,首要是先感知世界,获得灵气,而后明悟己心,确认方向,确认了之后守,此乃坚持之意,最后一路走下去亦不可忘记起点,即称之为返璞。”

    “至此为前一个部分的轮回,天下修行者众,但大部分也就在此间。至于之后的合道,这是另外一个世界,合道的道,在我看来便是天地间的规律,树木花草春天盛开、秋天凋落,水从高至低,人有喜怒悲愁,这都是规律。”

    “但不同的人看到的、听到的、认同的道不一样,因而入合道,便是有分别的,庐阳院教的是天地人道,但是我身边那两个合的是妖道,我还曾认识一些奇人,有的是茶道、有的是剑道,可以说,道道不相同。却始终没有真正的天道。”

    顾益虚心求教:“什么是天道?”

    十八楼主喟然摇头,“我亦不知。”

    “你是什么道?”

    “我本身便不属于天地人道,”十八楼主一抬头,手背上便飘起一层雪,“我得悟雪道。”

    “那是什么?”

    “雪能成花、能成水,形不定故而能有千万般变化。”

    顾益上一次入合道的时候,是人道,人道大概是其中最简单的了,不过十八楼主说的那些有的他还是不知,便像是剑道什么的。

    最初,他的确只以为是天地人三道。

    十八楼主有一个最为重要的问题要问顾益:“你想过,你的道是什么?”

    顾益说:“我自修仙以来就讲究一个顺其自然,水到渠成,所以从未想过要特定需要一个道,有些道也许好听,有些也许不好听,我都不在意,我在意的是它究竟是不是我心中的道。”

    十八楼主欣慰的点头,“教你这样的,总归是轻松些。那便顺其自然,便水到渠成,我告诉你的这些不过是让你不要拘泥于天地人,更不要拘泥于某样事物,多少可以帮助你省下一些时间。”

    顾益知道的,他后退两步作揖,“多谢十八楼主,虽然你吃了我不少东西,但是该感谢你还是要感谢你。”

    “哈哈哈。不必感谢,我大概也是对人间境有些心灰意冷,却又找不到名师教我,所以便想着若你这样才能的到了芸圣,或许能在我死之前让我听得一点关于人间的内涵,哪怕就是一点也好。”

    这或许是私心,

    不过顾益在之前与书雨的谈话中就已经说过,

    人不能要求你身边的人都没私心,为你活着。

    那是不成熟的表现。

    所以顾益倒没在乎这种理由,总归人家是对他好,没有对他坏。

    他们这对老少在这里聊的开心。

    书雨则回到谷家村中静静心,去去胸中烦闷去了。

    谷家村子的人也都认识她,有的还问起前日出现过的顾益哪里去了,说他讲的笑话好听。

    书雨挑了两个叫他们讲来,结果听得是一点都不觉得好笑。

    或许十八楼主说的没错,她正生气呢。

    本也没什么,可是那日说了句错话,问了‘顾益是不是想要一颗真心。’

    当时并未多想,说出口就觉得有些不对,

    这便罢了。

    怎么自那之后顾益不理人了呢?

    每次送去的食物都吃了,叫他却不醒,是因为问了那句多嘴的话才致如此?

    那他这又是什么意思呢?

    “书雨,你怎么在这桃林发呆?”

    书雨听到声音立时转身,微微躬身,“宫主。我在,此处想事情。”

    “想什么?”

    “在想顾益。”

    便就这样说了出来。

    谷白瓷倒没有取笑这样的怪趣味,她只是觉得好奇,“在想他什么?”

    书雨也更是神奇的紧,又或者是宫主问话她不敢不答,总之就将心里的那些个疑虑一股脑的全给说了出去。

    “宫主,你说这是为什么?”

    “嗯……应该是不太喜欢你。”旁人的话要得出这样的结论,谷白瓷还真会想一想,不过顾益的确对她们印象不好,“他一心还想着出宫,然而这几日我也能看得出,顾益是个修仙才能极佳的天才,我不愿放他回许国,书雨你莫要到时候替他求情。”

    书雨被这警告吓了一跳,“我怎会替他求情,自是遵从宫主的号令。”

    谷白瓷深深的看了她一样,那意思是,真会这样嘛?

    果然……

    书雨想了措辞,问说:“不过,顾益的确不喜欢待在这里,我能感觉得出,他整日苦闷,无精打釆。若是一般人也就算了,宫主你都说了那是能理解茉族的人,为何还要做这样的事呢?”

    “刚刚十八到他那里去了,十八也知道顾益是颇有才能的,所以想着收到那边去。你说他值得留还是不值得留?”

    如果是这两人一致这样认为,书雨也没有太多的信心说不值得。如果能留下来,当然是好,以后必定是茉族一大助力。

    甚至于会成为守护茉族的力量,她们这一族是非常需要强者的一族,顾益有这样的潜质,若能成,那便可保百年平安。

    或许百年也只是转眼一瞬,但对于她们来说,一年甚至一天都是宝贵的。

    书雨知道这一点的重要性,然而还是犹豫着出声,“但是……待在大雨宫确实让他心中苦闷。”

    “那你就去多宽慰宽慰他。”

    宽慰个什么,心中还有些气呢,书雨一时没有应答,甚至还有些委屈,“宫主不是说,他不喜欢我的么?”

    “人是会变的,初识时,你觉得他像个好人吗?”

    人是会变的……该是有些道理吧。

    ……

    ……

    顾益从木屋里走出来,胸口有伤不能乱动,他就尽量慢些走,主要肚子实在是饿了,十八楼主糙汉一个,哪里会管这些,也只能他自己去找些吃的。

    肉什么的就别想了,顾益只想着看有没有果树,这样好弄点果子吃吃。

    然而最后虽然是找到了,但是身体虚弱至此,连举起手臂都是很疼的一件事,一时间也是为难他了。

    要搁平时,直接把这破树给砍了,但现在连踢一脚都不敢,万一摔一跤,真该疼死他了。

    最后只能是找来很长的树枝,希望能打两个下来。

    说是打,其实就是轻轻的挥两下,看得刚进入树林的书雨很是迷惑,

    从背影看,很像是拿着树枝在跳舞,

    迷惑的不行。

    “你在做什么?”

    “啊?”听到声音立即转身,这一不小心扯动了伤口,顿时有一股强烈的痛感,“咝……我艹……”

    “没事吧?”

    “明显有事,好疼……感觉要死过去了。”顾益说的夸张。

    搞的书雨有些不知所措,他怎么总是说些令人意想不到的话,正常人难道不是会强忍着说没事么?

    到他这儿就是疼死过去了。

    书雨提着篮子慢慢靠近,也不知道要怎么宽慰,就说:“应该,死不了的吧?”

    顾益:“……”

    总感觉这些人说话就是在骂人一样。

    “十八楼主呢?”

    “走了。”顾益忍着痛起来了,两个胳膊再也不敢乱动,疼的他都快出汗了,“我没有乱来,就是饿了,想找果子吃。”

    “这果子你吃了?”书雨大惊。

    “没,没有啊,没吃到呢。”

    “不能吃的,它不是给人吃的,要是吃了的话,大概就会变成颜狼、长脚猫那样,他们就是没事吃这些东西。”

    顾益的脑门瞬间发青,喊叫着有些不敢信,“他们是吃成妖的啊?天下还有这种果子,它不违反生物隔离什么的吗?”

    “额,不是,我是说,会像他们那样无限精力无处释放。”

    顾益服了,和她说话感觉都不在一个频道上,拉倒吧,倒是这果子,“还有这样好的功效嘞?”

    “在大雨宫的话,这就不是好了。”

    那倒也是。

    “还是吃我给你准备的这些吧,”

    “谢谢。”顾益热泪盈眶,“其实你们都是好人,等我吃完,养的精神些,我就去找谷宫主,看她会不会让我离开什么的。”

    书雨听完,不禁又添些莫名情绪,还真挺想要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