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TXT小说下载网 > 武侠修真 > 益在人间 > 第146章 入宫(5100字)
    叶小娘的身体好转当然是有原因的。

    知道的人不多,因为她不愿意讲,若有人问大致上就说用了某某法子将身体养好了起来。

    即便是三公主问起,她一样是那样回答。

    因为顾益给过她碧水十弯阳的事情不能说。

    练了碧水十弯阳会带来什么,她更不愿意说。

    况且,在外人看来,两年多前她身体忽然变差的理由说不清楚,如今突然变好的话说不清楚好像也没什么问题。

    世上神奇之事、神奇之人都是不少的,受了些苦,遭了些罪,到最后能有个这样好的结局也算是上天垂怜。

    垂怜这东西也许有,也许没有。

    其他人不知道,反正朱达是没有。

    实际上他还沉浸于小娘换装之后的英气勃发和巾帼须眉的气质之中,尽管那一箭射的很暴力,但是爱屋及乌,他想到的不是暴力,而是生出一句感慨:

    小娘,真奇女子也!

    这句话,对也不对。

    叶小娘见了掌道使,虽知道对方为人宽和且一直以来都讨好她,但身份横于眼前,她还是颇为认真的行了礼。

    “小娘见过掌道使。”

    朱达拍拍肚子,他不喜欢这份礼仪,礼仪就是生疏,但他天生厚道,也不生气,摆摆手,“嗨,什么掌道使不掌道使,你不归我管,我也不归你管,不用这样子嘛。”

    “小娘,我看你气色大为好转,可是已经痊愈?”

    叶小娘其实有些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

    之前与顾益聊天时,顾益也提及过这个问题,就是仰慕她的男人该多心酸……

    然而她自己的事情自然是自己做主,修不修习碧水十弯阳都在于她的一念之间,如果说会因此而伤害哪个外人的话……

    反正就是这个朱达了。

    他此时还不知道。

    叶小娘也不知道如何开口。

    有别的心思,人也就有些溜号,对于朱达的问题反应的慢了。

    掌道使奇怪,追问一句,“小娘?怎么了,是不是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没关系,你说出口,只要我办得到,灵丹妙药、高人名医,我都去找,绝不推辞。”

    他以为叶小娘这上不上下不下的样子是有什么要求难言。

    但实际上确实大错特错。

    叶小娘回过神来,连摇头,说道:“掌道使误会了,我的身体虽未痊愈,不过已经好了七七八八,没什么特别需要的。”

    其实朱达表现的越是尽心竭力,她越是有些同情。

    “哎,说过了嘛,不必叫我掌道使,就叫我朱达,或是叫我朱大哥,只要不喊我掌道使就行。”

    掌道使大人现在开心呀,叶小娘的身体不仅恢复,而且看起来比过往更好,随后他话题一转,又问道:“小娘,我回来时,听闻小娘还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弟弟,西藏书卷曼庭开,一洒人间长夜明,此事也是真?”

    说起这个,叶小娘的心情就不好。

    三公主的那番话更是让她绝望。

    她今日这一身打扮,在这儿练习箭法,也有些要习武救弟的意思在其中。

    “是真的,不过……”

    “不过怎么了?”朱达立即追问,小娘总是不相求于他,这是不行的,因而对于这个不过,他很敏感。

    叶小娘也道出实情,“不过弟弟在得胜关被大雨宫擒了,至今生死不明。”

    “什么?!”朱达闻言惊怒,“这怎么能行,小娘刚刚与弟弟重逢,这离国人真是该死!小娘你不必担心,国仇家恨放在一起,我朱达一定穷毕生之功,终有一日捣毁大雨宫,救出弟弟!”

    国仇,叶小娘能理解,

    家恨……

    谈不上吧。

    不过小娘如今是无助加绝望,她一个个体难以对抗整个大雨宫,似乎朱达是为数不多她所能抓住的稻草。

    叶小娘亦表了决心,“我今日练箭,以后学习修仙,也是要立志救出弟弟,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朱达感觉此刻的叶小娘像是身上散发着光芒,他霸气拍手,“好!我与小娘一起,绝不叫你独行,此后不管大雨宫是怎样的凶险,哪怕是个龙潭虎穴,也要闯上一闯!”

    这时候的朱达所发出的气势才让人觉得他是一个掌道使,而不简单是个温和的胖子。

    而且他的行事风格似乎也有表面形象不太相符,他是雷厉风行,当即问道:“小娘,你的弟弟叫什么?我马上让人去查,先查清当日发生了什么,再查清大雨宫把他关在了哪儿,这样我们的营救计划才能实施不是?”

    叶小娘仿佛是被打了一剂强心针,虽然她的心里也无数次设想过各种各样的营救计划,但毕竟是个弱女子,而且从未有这方面的经验,甚至于修仙也是最近才学会的,可以说是有心而无力。

    朱达不同,他三言两语便将实施的步骤说了出来。

    果真不亏是庐阳院的掌道使。

    “他叫顾益!”

    “顾益?”朱达有些熟悉这个名字,“不就是前段时间从庐阳传出的,陛下亲封的传仙才士吗?”

    叶小娘答应了三公主,那件事不能说,所以她只是点头,“不错,那就是我找了许多年的弟弟。”

    朱达精神一震,“弟弟大才。竟然能得小苑山仙人青睐,小娘你放心,只要我朱达在一日,我就不会不管顾益,我这就去,让他们查查到底关在哪儿了。”

    说做就做,朱达转身欲走。

    叶小娘有些意外,她叫了一声,“掌道使……”

    “怎地了?有何不妥?”

    “非不妥,不过我前几日曾见过三公主,她说眼下最重要之事就是守住庐阳。掌道使古道热肠,小娘自是感激不尽,不过这……”

    朱达也很豁达,“无妨,我不会误了事。要说离国人能攻进庐阳我是一点儿也不信,十七楼主正等着他们呢。便是不谈这些,小苑山仙人从小苑山转瞬就到了庐阳!”

    叶小娘心头一抽,果真如三公主所说,

    如今大部分人将希望确确实实寄托在了小苑山仙人身上!

    不知为什么,她有些一些不好的预感。

    即将到来的庐阳之战真的会那般顺利吗?

    “朱大哥相助之恩,小娘永不敢忘。不过此生,却无以为报了。”

    本来这是一句拒绝来的,此生嘛,说的清清楚楚的。

    但问题在于……

    她说过很多遍了,

    朱达也听过很多遍了。

    她每一次都当真,而且越来越认真,

    朱达则渐渐开始不当真,到今天能有一句‘永不敢忘’对于他来说实际上是一种进步,而不是一种拒绝。

    “等我消息!”

    “一切小心!”

    待朱达走远了之后,小娘一个人长长叹了一口气,这样下去该如何是好?

    朱达的确不是坏人,

    以前么她是觉得自己一副将死之身,嫁了谁都是祸害人家,

    现在是想嫁也不能嫁了。

    以前朱达用充满爱意与温柔的眼神看她,她是觉得有些别扭。

    现在直接就是恶心,

    甚至都想起脚踹他一下。

    这个想法就不太正常,叶小娘很明白,以前自己绝对不会生出‘踹人’这种念头,但是现在不仅生出了,而且还是很努力才忍住的。

    小月儿从前厅过来,她是看着朱达走之后立即进来的,一路小跑,现在的小娘可是和以前不同,那神情体态却有男人之状,

    现在做出一些体贴的亲昵之举,小月儿都要脸红的。

    小娘生的好看,那就是好看,扮成男人也是极俊俏的。

    “走了?”叶小娘问。

    “嗯。”小月儿是为数不多的知情人,“小娘,掌道使这事,要怎么办?”

    “我哪里知道怎么办,走一步看一步吧。”

    小月儿说:“就怕是告诉他,他也无法相信。”

    叶小娘当然知道,这种事当时顾益说出来她就觉得很奇怪。

    “等个合适的时机吧。”小娘想不到好的办法,又或者她的内心其实也是不愿意与人说的,越少知道的人越好。

    小月儿点点头。

    再抬头时发现小娘用一种奇怪的眼睛盯着她的胸脯,弄的她瞬间就脸红了,“我去前厅了。”

    “等一下,月儿,”叶小娘上前几步,拽住了她的手,“我还有事要与你说,和我来。”

    “小娘我也有事要处理……”小月儿想到这是白天,阳时。

    ……

    ……

    皇宫方向传来的灵气波动越发强烈。

    但是还是一点信号都没有。

    顾益觉得不能再这么等下去了,他不是一个没有耐心且焦躁的人,但对那边的情况一点都不了解,耗在这里干等的确不是他的作风。

    “不行,我要去看看。”顾益站起来说。

    书雨考虑了一下,应声道:“好。”

    顾益有些愣神,“你就这么听话,就好了?”

    “听话……不好吗?”

    他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听话还是好的。

    外面的大战已经引起了整座城的人在动,虽然大雨滂沱,但大街上依然人头攒动,这种时候就是谣言的天堂。

    外面有人大喊许国人攻了进来,也有说是皇宫中的兵变,不管哪一个,混乱,忽然就出现在这座城里。

    如此混乱的情况下,顾益和书雨这个时候出去倒也不会轻易就被敌人注意到。

    顾益的身上升起灵符,在庐阳院的时候他也曾在和仙的身上用过,遮雨最是简单。

    那些精奥的符文让书雨很是打开眼界,到了外面发现雨水无法透过时更直呼神奇,她问顾益为什么不早用。

    顾益说撑伞比较骚气。

    大街上彻底乱了,皇宫里面不时还传来灵气撞击的气波,好好的一场雨变成了暴风雨,然而就在这混乱之中,赶往皇宫的顾益发现黄仁丝毫未受影响。

    他还是在写着自己的字。

    这是个奇人。顾益心里这么想。

    他还有一个问题要问,于是上前,“黄先生,上次你说的天道是从别的地方看来的,可否告诉我,在哪儿?”

    左手边是闹市混乱,右手边是下笔有神。

    黄仁并没有理他。

    顾益不禁叹气,总不能和你说句话就要掏一块金子吧。

    “是要合天道么?”书雨问。

    “嗯,觉得那些是很有道理,我理解了,却悟不到什么,或许还差个契机吧。”

    书雨宽慰道:“不急的,我可以陪你慢慢等。”

    黄仁还是一句都为说。

    或许真的是不知道也有可能。

    不过这个人顾益记下了,他像这样钻研于一道,其实和他心里头所理解的‘仙’是吻合的。

    就像三百年前的诗仙和酒仙。

    或许他也是差一个契机。

    顾益至今都不相信,世上人所授的那一套,教一教功法、练一练剑法就能成仙,

    那么那些‘东西’不就是成仙秘诀了嘛。

    然而实际上,仙虚无缥缈,哪里有什么总结好的套路。

    顾益的灵光千针功只是偶尔修之,但境界却是突飞猛进,足以证明这两者并没有很密切的关联。

    “我们走吧。”顾益抓住了书雨的手,

    可不是他猪,

    现在人多,三教九流一路冲撞,搞不好就会让他们走散的。

    这是为了保护。

    书雨也没有躲开,她甚至抓的更紧,顾益敢保证,她一定不是为了保护!

    呵,女人。

    贸然出来,并不打算暴露身份,所以两人并未飞行前进,书雨生的和仙女一样,若是在空中,那真该是仙女下凡了。

    不过就是走在路上,也引来不少目光。

    书雨不喜欢这些目光,她躲到顾益,一直不曾离的太远。

    有的时候会让一片人忽然屏住了呼吸,人群中隐隐的又惊呼着,‘好漂亮,真好看’,这样的词。

    听到了之后,顾益牵她的手更紧了。

    书雨嘴角含着笑意,脚下生风,幸福奔跑。

    路上还遇到一拨粗人,大概是那种混混类的,下丘城如今混乱,城里面尽是走上街头的人,这些个平时不守规矩又忌惮官府的,现在是到了他们显本事的时候了。

    没见过世面也没眼力见,三五壮汉就敢挡住顾益的路。

    这些人,好像不太能惹得书雨生太大的气了,她知道顾益是解决的,于是她转身将头埋在顾益的肩上,倚靠着。

    即使不愿意让这些人污了她的眼,也不是不愿意让这些人看到她。

    顾益没有在牵着她,而是右手搂着她的肩头,带着人一步步向前。

    对付这些人不是右手方不方便的问题,根本就不需要用手。

    脚步所踏下之处,灵气喷涌而出,来自返璞境的气势已经使他们动弹不得身体,那些挥着斧头的,拿着长刀的,只是眼看着顾益从他们眼前过,想动哪怕一下都不能够。

    而当顾益走过,人仰马翻,摔了一地。

    看着溅了一地的雨水,顾益忽然觉得很应景,“这可能就叫红颜祸水吧。”

    不是个好词,还好书雨听不懂。

    接近皇宫的过程并不困难,但比较麻烦,因为人太多了,都像没头苍蝇一样乱撞。

    不过越接近宫城,秩序倒是越稳定,街边站着士兵,寻常人无法接近皇宫。

    重文的城,也不可避免会有些可爱的老学究,他们扯呼着叫喊,说主辱臣死,有人要对陛下不利,他们一定要冲进去,就算是焚了这身朽骨也要护得陛下的尊严,离国的体面。

    场面一时间竟有些悲壮。

    顾益对书雨说:“有人,未免引起轰动,咱们还是不要硬闯,你可有证明自己身份的令牌什么的,最好能让我们进去。”

    “有的。”书雨从袖口里拿出一块长长方方的牌子,“我们从德阳门进!”

    砰!

    忽然之间,宫内有一汹涌的灵气波冲着这个方向而来,

    顾益和书雨都是一怔,宫墙挡住了视线,但他们都感觉到,几乎也是下意识的,两人腾空而起,而下方则是一阵灵气轰然冲破城墙,以雷霆之势瞬间扫清这条街道!

    房屋的碎片与人体的碎片都在空中飘!幸存下来的人也难以靠近那个能量束,

    “娘!”也不知谁在喊。

    他是冲着天在喊,因为他妈在天上飞。

    情势有变,顾益生起急智,“不用牌子了,我们趁乱进去。”

    ‘嗖嗖!’两声之后,顾益和书雨已经闪进宫墙内,有一个人发现了他们,随后就没有了。

    顾益其实对于帮助离帝去和两座峰的人生死决斗没什么兴趣,他是对才纸有兴趣。

    才纸中装有过去的人的风流潇洒,也许也会有很多秘密。

    不管是什么,都一定和过去有关。

    过去很有吸引力。

    “我想到一种可能性,”走在宫内的石板上,顾益开口。

    书雨问道:“什么可能性?”

    “那日晚间,我只看到一匹马,一个人,可是你也说过,两座峰一般是两人行动。”

    那么另一个人呢?

    啪。

    顾益停下脚步,“他们的目标是才纸,而不是在这里和离国什么高手决一死战,甚至因为许国是他们共同需要消灭的目标,因此两座峰人实际上会尽量避免对离国造成太大的伤害。”

    “所以战斗到底会演变成什么样,反倒不是此时的重点,那不过是吸引注意力外加拖延时间,我们也不必去接近‘战区’,两座峰意不在杀人,也打不出个一二三来,我们要关注那些没有发生战斗的地方。”

    离国皇宫也很大。但修行者能极快的速度掠过大部分地方,想通此节,顾益不再接近里面的战圈,而是快速走遍其他地方,

    在某处,一定藏着那个返璞境的两座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