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TXT小说下载网 > 武侠修真 > 益在人间 > 第150章 叶小娘的强大(5100字)
    身在宫墙之外的许多人羡慕皇帝,她治下万民,拥有四海。

    但宫墙里的人羡慕的却是这个只有几面之缘的外人。

    因为什么呢?

    皇帝望着满眼的宫墙,其实都是牢笼,所以应该是因为自由吧。

    羡慕他行止由心,无人可阻。

    不久之后,书雨也来了。

    她的开心掩饰不住,皇帝的忧愁也如黄昏一样,似乎哪里都有。

    “以后还可以叫你左护宫使吗?”

    行走中的书雨脚步一停,随后又继续往前,站在皇帝的身旁,视野里都是巍峨壮观的城墙,在这里,她是主宰。

    但是她不开心。

    皇帝瞧了书雨一眼,“是朕问得不好嘛?”

    “并非如此,陛下问的没有错。”书雨温声说着,“只不过这对我而言,这也是一个很难回答很难分清的问题。”

    “离开大雨宫,不容易?”

    姑娘摇头了,“离开大雨宫很容易,我们茉族就是这样,找到了人,就再没什么是重要的了,宫主与我一样,所以她会理解我的。不过我并不觉得自己背叛了大雨宫,左护宫使这个身份,在我的心里不知代表着过去,也许将来这个位置上也有其他人,但是我自己一直认为我都是左护宫使。”

    皇帝陛下大概理解不来这种一心事二主的情况,“其实这就叫背叛。”

    “或许是吧,但也不重要。”

    “那什么重要?如果谷宫主并不理解你呢?”

    “陛下……”

    书雨想了想,侧过身子望着她说:“顾益曾和我说,做到真正的理解是不可能的,他曾经也很努力的去理解我们茉族,但是我知道他从未真正理解,所以真正的理解本就是不可能的,我也不奢望。”

    皇帝感慨,“你被那个人洗脑了。”

    “嗯,我觉得他说什么都对。”

    “才纸,是被他拿去了吧?”

    “嗯。”

    书雨又大方的承认了。

    离帝心中不由有些气愤和委屈,身体紧了起来,却只能控制着自己,因为她什么也做不了。

    也就在这样的时刻,

    书雨明悟了顾益说的另外一句话,别人欺负你,并非是因为你有好东西,而是因为你好欺负。

    变得不好欺负的时候,即使有什么好东西,也没人会欺负了。

    “陛下,我们要走了。陛下保重。”

    皇帝陛下不像过去那么喜欢书雨,也肯定谈不上欣赏顾益,不过看着他们两人在一起,心中却是羡慕。

    而让她有些愤怒的是长脚猫和颜狼也要走。

    顾益都以为他们要留下吃个一阵子。

    但大概是听说了‘这里的菜还是不如绣花鲈鱼’,所以说什么也要走。

    顾益都感叹,这种畜生,谁能收服他们?

    吃干净抹了抹小嘴巴,立即就抛到脑后,除非一直有好吃的。

    这个任务,大概要只能由叶小娘去完成。

    叶小娘的厨艺的确进步了。

    最直接的原因,是身体变好了。

    然而庐阳却没有像她的身体一样变好,实际上,庐阳变坏了。

    这日清晨,三公主其他事都暂且放下,首要的是先到御珍轩。

    上次她要叶小娘放下‘个人情感’以大局为重,这事在宫主命令一个民间的掌柜时,一点问题都没有。

    不过实际上她二人还有私谊,她的要求合理,但有些令人伤人,至少是令叶小娘伤心。

    考虑到叶小娘这个弟弟还是这么多年来好不容易才找到的,那就更令人伤心。

    三公主也想着做补偿,这些日子一些个名贵药材都往御珍轩送,小娘拿来研究食材了。

    等三公主上门。

    这天也很快就来了。

    她再次登门只能是一件事,天刚刚亮,大雾还没散尽,她就到了。

    冬天要到,天也冷了,小娘学会了用碧阳功的灵气来抵御寒冷,所以起床并不困难。

    三公主坐在厅里等她,少了许多寒暄,她上来就说:“小娘,父皇近来身体越发虚弱,进食大为减少,宫里的御厨们也一筹莫展……”

    和叶小娘自己所猜测的一样。

    “三公主先不要着急。”小娘比往常多了许多沉稳,那是三公主都看不懂的沉稳,像是一个男人在掌控大局,“前些日子你和我提过陛下的身体不好,那时我就已经在准备着了,后来你送来了许多名贵药材,我就想要是能以药材入锅,还能做的好吃的话就好了,这样不仅可以为陛下治病,也能让陛下能多吃一些。所以我一直都在研制菜谱。”

    三公主闻言大喜,“小娘太厉害了,可有什么所获?”

    小娘也不敢托大,“只能说小有所获,因为之前顾益想要吃一种叫火锅的东西,我费了不少心思研制了汤底,陛下或许会喜欢。”

    “因为陛下吃了许多药,一定舌头苦。但是火锅有味,能让陛下尝出香味,把些味道不太怪的药材放进去,也不会改味。”

    “小娘真乃我许国厨神!”

    她没有用仙这个字,在这里,仙是一种很特别的称呼,寻常人都是不能用的。

    “那小娘就随我入宫吧?”

    叶小娘说:“不如就在御珍轩的厨房做好,到时候再为陛下送去。要是陛下不喜欢,我再及时调整。”

    因为这里有她需要的一切。

    “好,这样更好。”

    叶小娘点了点头。

    待她转身去厨房,三公主这才发觉叶小娘好像是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她以前是柔弱的姑娘家,虽然做这个掌柜是赚了点钱,但依然是柔弱的姑娘,以往遇任何事,

    都是以她为主。事实上,三公主一直都希望自己是个男孩,这么多年来的训练倒也就习惯了。

    却没想到今天的叶小娘一词一句都合理合情,而她成了着急的那个。

    三公主觉得怪异,但想来想去也只是觉得是小娘的身体好转之后,精神也跟着变好的,大概脑力也回来吧。

    小月儿没办法,来了客人,她也只能早早的起,不过刚上了茶,三公主就站了起来,“我去厨房看看。”

    小月儿温言劝道:“三公主殿下,您就在这稍坐,等一会儿。小娘在厨房的时候是全心全意的,丝毫不会分心,那样做出来的才是最好的,三公主若去了,跟小娘聊上两句,未免分心。”

    此话倒也不假,而且三公主一向知道自己这朋友一进了厨房就是不一样的。

    叶小娘自己也能感觉到,当她沉心醉于厨艺,实际上她体内的灵气也会变得活跃,它们仿佛在帮助着自己修行,也帮助着自己做好一道菜。

    到最后,做菜反倒是她修行进步最快的一个方式。

    然而她做菜并非只是想要提升实力,原因也很简单,她喜欢,这一直以来就是她喜欢做的事。

    厨房里只余她一人,

    甚至都不需要给她掌火的,因为不需要,小娘发现了,其实碧阳功的阴阳灵气于她而言就是最好的。

    若想加热,热几分,热多久,她都可以通过阳灵气来达到效果,若想冰镇,她也可以用阴灵气来进行控制。

    锅碗瓢盆一应道具的位置都在她的脑海里,陈列的食材各个味道也都逃不过她的鼻子。

    叶小娘甚至也渐渐开始明白,如果她把灵气控制的越是精准,那么火候的掌控就越是可以妙到毫巅!

    这里,便是她的修行之处了。

    而今天这道菜,她是询问了些医师的,皇帝陛下体虚,该补,确不能大补,所以要用紫蔓藤株,他的肺部不好,总是咳嗽,有时候还会咳出血来,所以用七叶之花,清热解毒最好。

    问题是紫蔓藤株口感很涩,剁碎了还有一些比较苦的青汁,而七叶之花则是单纯的苦,嚼到嘴里就很苦。

    研制道菜,花了她两个多小时呢,真是辛苦了,

    但是这两个多小时说到三公主的耳朵里就觉得是有些天方夜谭,“这么快?以往你研制出绣花鲈鱼这道最拿手的也没这么快吧?”

    叶小娘解释说:“身体恢复了之后,精力也都恢复,我花十分心神去做菜,自然就快了。”

    其实她没有说,那是因为灵气的作用。

    灵气,好像在帮助她做菜。

    “这道菜,叫什么名字?”三公主端着手里的锅问。

    “炭黑火红灰似雪,谷黄米白饭如霜,就叫火锅。”

    “炭黑火红灰似雪……谷黄米白饭如霜……嗯…小娘真是好雅致,做了菜,还题了句诗,我去告诉父皇,他一定喜欢。”

    叶小娘把围裙摘了,“这道菜的确好吃,不过适合中午,只要汤底好了,稍稍加热即可食,到时候我和三公主一起去吧,吃火锅也需要酱料,酱料则不必事先准备,想必公里的御膳房就有,亲自问过了陛下想吃的口味,我再当场调好。”

    三公主还有什么不开心的,有这个朋友真是太好了。

    同时也多少有些愧疚。

    于是这日早晨之后的午前,两人一起乘着马车到皇宫里去。

    路上。

    三公主问了些关于这道菜的效用,叶小娘自然是一一答出。

    “好,小娘如此用心的一道菜,父皇一定喜欢。”

    叶小娘倒是也希望皇帝可以喜欢,因为她希望每个人都能够喜欢她做的菜。

    “三公主……”一直没有主动发问的叶小娘开口了。

    三公主疑惑,“嗯?”

    “这些日子,陛下的身体欠安,我听说是三公主在暂时帮着陛下监国。辛苦了。”

    三公主倒不在乎,“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再说我也是皇族,也应当为天下的百姓考虑,能尽一分力,自然就要尽一份力气。”

    叶小娘明白,“许多国事我是不能够问的,我懂。不过我想知道,庐阳如今怎样?”

    三公主大概知道,叶小娘想问的是若是庐阳之战顺利结束,许国还有没有力量去大雨宫救人。

    “军务一直还是父皇亲自掌管,我不过是协助处理这一部分之外的一些政务。”三公主也是如实相告,“当然,有一些情况我倒是听说了一些,本来也是想告知于小娘的。”

    “庐阳是安全的。”

    这个论断至少让小娘能够放下心来。

    至少没有到国家破损,都城失守那样的绝望时刻。

    “早些时候,朝中一直在讨论是要守着邢原还是守着庐阳,邢原虽然也在北,但是在西北方向,得胜关却偏东,两者相距甚远,我尽力说服了父皇,不要放弃邢原城。”

    “现在看来,离军的主要目标是庐阳,他们也确实奔着庐阳来了。”

    叶小娘难言轻松,“来了多少人?”

    “八万人。”

    “快到了吗?”

    三公主点头了。

    “其实军队的规模并非重点,重点是修行者,尤其是合道境界的修行者,离国本来有三位,两位亭主和皇宫里的那位,还有威名赫赫的大雨宫主,有人说是芸圣,不过只是传闻。”

    “我们许国呢?”

    说起来这个三公主也是无奈,属实无奈,就算她治国再怎么用心,这一点要是不如北方的邻国,都是没有用的。

    而事实上,许国就是不如离国。

    也不知道为什么,近百年来,许国的国运持续下降,不仅难以再培养出什么天才,就连最天才的十八楼主也没能护佑许国太久。

    本来,一个十八楼主是可保许国至少往后百年无忧的。

    “我们只有两位,副院长和十七楼主。”三公主的语气里不免有些哀伤。

    叶小娘也神色黯然。

    “不过离国虽有四位,却无法同心,他们互相之间争斗,如今已不是秘密。下丘皇宫里的那位从来都不会和大雨宫联合行动,甚至她作为保护皇宫的最强大力量,都很少出宫。”

    “因而实际上离国就是三位。只有三位那么便不怕了。”

    叶小娘现在也算是修仙人士,她不解,“为何不怕?”

    “因为副院长是很强大的。”三公主说道:“我不懂修仙者口中副院长的合道和其他人的合道有什么不一样,不过副院长的合道是更强的,在邢原前线,就一直是他以一对二。”

    “大雨宫的两位亭主敢于进攻,却没有一人敢擅自离开,那两位亭主只有一起才可以挡得住副院长。”

    “这样说来,便只剩下大雨宫主,可我们还有十七楼主,十七楼主也是很强的,如果大雨宫主来到此地,十七楼主也在城里等着她呢。”

    叶小娘听下来也不由点点头,这样说起来庐阳城的确没那么危险。

    但为什么三公主还是很紧张的样子呢?

    而且她看起来疲惫,这几日绝对都在操劳。

    “理论上是这样……”三公主说。

    “理论上?那实际上呢?”

    “实际上,大雨宫找来了帮手,所以他们才敢大肆攻到庐阳。而这个‘帮手’的实力有多强,我们至今都不清楚。”

    两座峰不像大雨宫,它已经是许国很多年的敌人了,有什么变动都是知道的。但两座峰刚刚开始露头,具体是有多强大,要打过之后才知道。

    按照她的推断,

    既然两座峰要和大雨宫联手,那么说明两座峰也没有独立摧毁许国的实力,这样说起来那些幕后推手中能有合道境实力的人,绝不对不会超过四人。

    否则,他们就不需要大雨宫了。

    可四人,也是个很大的数字了,

    即便增加一人,都需要他们费很大的力气。

    唉,

    三公主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她感觉累,但并未就此绝望,只是和朝中的许多人不同。

    朝中的人依旧指望着小苑山仙人,

    在他们看来,即便是有两座峰的插手,但只要小苑山仙人在关键的时候不旁观,那么庐阳之战中,他们就一定可以把离军打的落花流水。

    三公主叹气,只是因为她知道根本没有小苑山仙人,战争会比想象中的艰苦许多。

    “小娘,你便安心过好自己的日子,有任何特别的消息我会让人通知你的。”

    叶小娘意外,“多谢三公主。”

    “包括顾益的。”

    这话说进了小娘的心里,其实她也有些在意,之前保守秘密那个事。

    但现在多少心里缓和了点,知道三公主不是不愿意帮她,而只是没有办法。

    “嗯。”

    外边儿的小太监停了车马,轻轻敲了马车的门,“三公主殿下,到了。”

    “小娘,走,我们进去。”

    如今三公主已经是陛下的每日召见最多的人,几位公主之中就数她对朝中政事最感兴趣,

    其他的要么是完全撒手不管,要么就是像七公主这样,想管但是不知道从哪里管起的。

    每日里就当一个陛下的开心果,哄着他在密布的忧愁之中能够偶尔展颜一笑。

    因为身体欠安,如今早朝也已经停了,国内若有什么事,便找到三公主,包括各地如何为庐阳提供支援,这一类的事情也都是三公主在协调处理。

    “滚!出去!”

    三公主刚到皇帝的日常休息的寝宫门口,就听到这带着气声的一句愤怒之吼,皇帝陛下都快喊不动了。

    北公公二话不说就赶人离开,看起来也气的不轻,一眼瞧见三公主才顿觉失态,老实起来说:“见过殿下。”

    “怎么了?父皇又生气了?可是出了什么事?”

    北公公说:“午间倒是没什么大事,陛下还起了食欲想要喝粥,不成想那些没用的厨师做出的粥却很苦,把陛下给惹怒了。”

    三公主看了小娘一眼,小娘自然领会,还说了句让她安心,“久病之人,舌头就是会苦,三公主放心,我考虑到了。”

    三公主受了鼓舞,“北公公,让我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