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TXT小说下载网 > 武侠修真 > 益在人间 > 第151章 厨仙初体验(万更求订阅)
    房间里昏暗,老皇帝不太喜欢刺眼的光芒,总说刺得他眼睛疼,所以大门一直关着,即便有人进,露出一个缝隙之后也很快合上。

    地板原本是打磨的极为光滑,不过如今都铺上了毯子,皇上怕滑、更怕跌倒,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就总是有人告诉他,年纪大了以后一旦摔倒,那就是要命。

    前些天,宫里还去世了一位仁妃。

    仁妃是早年前皇帝的伴侣,年轻时顾盼生辉,腰如杨柳,在一段时间内也得了老皇帝喜爱,不过如今年老色衰,再加上老皇帝又是喜新厌旧之人,到今天大概已经有十几年没有再见到皇上。

    这本没什么,但是她郁郁寡欢,在比皇帝岁数还小的年纪与世长辞,颇有些晦气,皇帝不仅下令以最简单的葬礼安排,而且那一屋子的人都被送出皇宫了。

    理由很简单,晦气。

    晦气这东西是能上身的,皇上肯定是不去那个地方,但保不齐仁妃宫里的人一直跑,晦气在人身上跳来跳去的最后落在皇帝身上,那这事就大了。

    这些个话听着十分荒唐,不过皇帝是这么说的,那下边儿的人也只能这么做。

    这位主子阴鸷狠厉,刻薄寡恩,这在宫里都是公开的秘密,寻常人都不敢多说什么。

    不过皇帝陛下的年岁刚过四十就显现出元气耗竭的神态的确少见,这个年纪在学了点修行法门的人那里,正是身体精气神处于顶端的时候,但皇帝陛下修行才能有限,

    入定境要人能静心感知世界。

    这是他怎么也做不到的,

    年轻的时候亦不觉得身体上有什么不如修仙者的,因而修仙的动力也不足。

    再加上好色而不加节制,导致如今刚出四十之关,就已经面色暗黄、头发稀少、牙齿松动。

    前一阵子,听说有个宫女在给皇帝梳头的时候,因为说了一句陛下最近珍惜龙体,头发果然掉的少了。

    就这样一句本意是拍马屁的话,但没拍好,所以被杀掉了。

    叶小娘虽然进了门,但脑海里闪过的都是关于当今圣上那些不好的事儿。

    当然,也不是说这一位就什么也不行。

    相反,他是聪明的,而且比一般人更聪明。

    他可以躺在女人堆里的同时掌控朝堂,三公主在庐阳权势滔天,可没有一词一句敢小瞧了这位。

    他执政几十年尽任用了些为非作歹的宰相,但又把宰相的把柄捏在自己手里,让他去引起民愤,适当时候就把宰相拉出去斩了。

    在斩了他之前,必会在宰相屁股后边儿放个有才的年轻人,等他顶上去,那么就在后面再放个反对他的年轻人。

    皇帝本身是永远处在安全位置。

    因为不管谁是权臣,他有把柄,后面还有一双眼睛,唯一能依仗的只能是皇帝。

    实际上,这个特殊位置的人就成了皇帝的黑手套,那些说出去会被百姓唾骂的脏比事都是别人去做,等到了必要时候再把他杀了以全民意。

    所以他是坏事做了,却不背锅,女人睡了,都是被蒙蔽。

    有句话叫慧极必伤,他太聪明,聪明到自己享受作乐也有办法解决副作用,没了限制自然就落下了这样一副病体。

    平时只是有些虚,但面临着庐阳之战这样的时刻,心理压力还好,皇帝毕竟很有经验,但此时也比拼身体,

    高强度、长时间的处理事情是他的身体根本就不能支撑的。

    这一切的一切造成这位可以享用天下美食的皇帝,如今是连胃口都没有了。

    最近庐阳城里一直在传,三公主一直在等着陛下去世,陛下膝下已经无子,更没有收养宗世子,陛下一去三公主必定承接皇位。

    因为唯一可以与她相争,以及会与她象征的只有五公主,不过五公主那个人有些粗暴莽撞,为人不喜,

    皇帝陛下一度想要扶持她与三公主相抗衡,然而两者的实力不在一个层面上,几个交手都败下阵去。

    如今是给罚去了南边边疆。

    这些流言肯定不是三公主传出来的,因为这对三公主没什么好处,只要老皇帝顺其自然的死了,‘那个东西’就是她的。

    搞出这些流言,万一皇帝身体好了起来,以她对父皇的了解,事后一定不会就此算了的。

    而且皇帝本身就多疑,那颗心阴到什么程度,旁人不清楚,三公主是最清楚的。

    前些天,皇帝忽然问三公主:“我儿对于治国可有想法?”

    若是一般的继承人,以为自己是继承人的人,听到这个问题就是表现的时候,本就想让陛下看到自己的能力,

    现在到了表现的时候那肯定是滔滔不绝,将胸中墨水尽吐,

    这样奏对正确吗?

    这在单位考核可能正确,但真理都是有使用条件的,在此时的庐阳城、人间宫,这位皇帝陛下面前,如果选择这种奏对就是死。

    皇帝不会关心你能不能治国的,自私到极致的人哪里管他死后国家是什么样子,皇帝问这个是想看看你那心里是不是满脑子想着取代了朕之后要怎么规划国家。

    所以真正的聪明人,听到这个问题的反应不是激动,而是恐惧,害怕到后背出汗。

    三公主就是这样,她当即跪下说自己天资愚钝,虽然有些经验,但是不及父皇万一,至今还未想过什么治国之策,而只是想要多多跟在父皇身后学习。

    啧。

    这才是可以在这位皇帝陛下面前活下来的回答。

    政治有时候比修仙更需要脑子。

    聪明、有才却不懂皇帝的人,死的有快有慢,但共同点是都会死,而且死的不会好看。

    那是一次让决定她生死的奏对。

    回到府里之后,三公主思前想后觉得害怕,这个时候必须要想些办法表现自己的衷心,她想到的就是找叶小娘帮忙。

    走在房间里,这是三公主的想法。

    所以这也不是一顿简单的饭,而是为了让皇帝相信,自己的三女儿是真心的不希望自己就这么死了。

    黄纱后边儿有一张床,床的四角都装有一种散发光亮的明石,那是冬天皇帝用来取暖的,掀了纱帘过去就能感受这里更加温暖。

    因为皇帝总是手脚冰冷,对于明石是极为喜爱的。

    “儿臣天荣,拜见父皇,父皇今日身子可好些了?”

    叶小娘也跟着跪下,“草民御珍轩掌柜叶小娘,参见陛下。”

    “咳……”皇帝陛下卖力的喘息着,气声大的很,“三儿啊,你怎么来了?”

    三公主以头扣地,泣声哭诉,“听闻父皇进食不顺,总是觉得御膳房做的不合胃口,儿臣心里也是心急如焚,不得安眠,昨天枯坐一日都未曾进一粒米,喝一口水。”

    这些叶小娘不知道,但其实都是真的,三公主也是狠人,就是忍一天不吃不喝。

    因为她知道,自己这父皇之后会派人去查的,看看她这个三女人是不是如她自己所言的那样。

    对这些东西,皇帝尤为在意。

    现在皇帝听起来也没那么感动,因为还未经确认。

    “后来儿臣想到了御珍轩的绣花鲈鱼,再由绣花鲈鱼想到了叶小娘,儿臣天一亮便去御珍轩拜访,终于为父皇求来了一道菜。”

    “喔?咳……”躺着的皇帝微微转头,“御珍轩啊,朕知道,绣花鲈鱼,朕也知道,叶小娘,朕一样知道……不过很长一段时间里总是听说叶小娘得了怪病,身体虚弱,如今,都好了吗?”

    叶小娘赶紧答话,“回陛下,得陛下护佑,草民的身体日渐好转,如今已无大碍了。”

    听到这个,许帝似乎特别的关心,伸了伸手,旁边的北公公急忙上前,轻轻将皇帝扶了起来。

    “来……来,抬起头来,朕看看。”皇帝的嗓音已经有些嘶哑。

    叶小娘当然只能照做。

    她那张脸原本是惨白而无生气,白则白矣,却是因为太白而有些吓人,如今是白里红,嫩而滑,而且小娘的五官本就漂亮,更因为碧水十弯阳添了些英气。

    倒显得有些与众不同的气质。

    皇帝陛下眼睛一亮,立刻有些贪婪的问:“好好好,叶小娘你告诉朕,你在大病之中……咳……是,是以何种手段恢复的身体啊?”

    叶小娘觉得皇上有些和蔼,像是寻常人家好好说话的老头儿。

    只有第一次见他的人才会这样以为。

    小娘不敢说出真正的理由,她担心皇帝陛下问她要什么碧水十弯阳,到时候再问这功法怎么来的,

    这本来也没什么,天下的功法很多,可是顾益讲过碧水十弯阳是和两座峰有染的,

    她却拿在手里练了,这算怎么回事?

    若随便扯个谎,说自己吃了什么灵丹妙药这也不行,过去吃了那么多了,怎么就没好?

    而且如果皇帝也要吃,吃不好的话,自己不就是死罪?

    想来想去,叶小娘只得说:“启禀陛下,或许和前些日子小娘刚刚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弟弟有关,有了弟弟之后草民不仅心情舒畅,再无郁结,而且活下去的意念也比以往强大。”

    当然靠这个说辞是不行的,那么重的病光是因为这个有些把皇上当傻子。

    “除此外,草民的弟弟顾益,还教了草民一些修仙之法,吐故纳新,感受天地,每日坚持,这身体才好转,而且也才刚刚好转。”

    听到后面皇帝有些失望,“也有人建议朕应当去修仙,可修仙的第一道关卡就是入定,然而天下臣民数万万,所累积的政事更是不计其数,朕忧心天下之民,每每胸中积郁难以自抑,又如何能够入定呢?”

    “倒是你这女厨子,每日无人打扰,过惯了清闲日子,也静得下心,是比朕更为快活了。”

    三公主很懂自己这位父皇的路子,满面都是仁义道德,但凡做不成什么事,都不是他故意的,而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拖累了他。

    他是绝对没有错的。

    叶小娘叩首,“陛下言重,陛下身系社稷,是我们普普通通的草民心中的信念,我们是因为有了这样的信念才能安心、静心。”

    皇帝陛下笑了。

    “朕知道,你刚刚提起顾益,是故意提起的,”皇上说了段绕口令,“你是不是因为想要求朕去搭救你的弟弟,所以才尽心竭力做了这个道菜?”

    三公主一直不敢说话。

    她希望自己的好友能答对,关于皇帝是什么人,平常也是对其耳濡目染的。

    “当然不是!”

    三公主微不可查的笑了笑,答的好。

    如果说对,皇上又该不高兴了,有所求才对我好,和真的是因为忠于我对我好,在他那里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事情。

    叶小娘也不知从哪里来的胆子,她原本是小女人心态,见不到几个大人物,但此时却回答的中正有力,底气十足,

    “小娘是普通女子,无法为国家报效,为皇上分忧,我这手只会颠勺,却不会舞剑,这事始终让小娘胸中忧愁,梦里也曾盼着修的一身力,以报君王恩,没想到三公主找到草民,说是要为陛下做一道菜,”

    “她说的恳切,草民答应也无半分迟疑,因为为陛下做菜,是全了草民的心意,是陛下对我的恩,所以陛下已经对我施恩,我又怎敢向陛下做无礼要求呢?”

    叶小娘这一段话回答的,三公主都佩服。

    这是没办法的事,最上位者是这样子的,经年累月之下,整个庐阳城会说好话的人一抓一大把,不然容易死。

    皇帝听了果然哈哈一笑,很是开心,“小娘是个妙人,你这是故意夸朕,说的可有些言过其实啊。”

    是言过其实,他自己也这么说,但说完并不妨碍他自己开心。

    “说说吧,这道菜叫什么?”

    “是。”叶小娘赶紧把东西从一个大大的精美盒子里拿出来,“这道菜名为火锅。”

    “何为火锅?”

    “炭黑火红灰似雪,谷黄米白饭如霜。诗所形容的就是它了。”

    皇帝陛下有些猎奇心理,“好,好,还有诗,你们真是用了心了的,不过炭在哪儿?灰又在哪儿?”

    叶小娘向三公主点了个头,外面立即有人把炭火、米饭、碗筷勺子、酱料等都拿了进来,除此外还有之后要加入其中的素材和几道嫩滑晶莹的肉块。

    皇帝看着众人忙碌,有些茫然,也有些期待。

    “陛下怕寒,如今又是冬天,而火锅正适合冬天吃,因而草民想到这个法子,这样吃饭的同时,也会有暖如春日之感,若是夏天吃呀,必定是汗流浃背。”

    汤底一开始加热,沸腾翻滚之间的香味就溢了出来,皇帝一闻就觉得跟以往的许多东西都不一样。

    “陛下要尝尝汤底么?”

    “朕可以尝了?”

    叶小娘说:“当然可以,可以抿一口先尝尝味道。”

    “好,这个……”因为味道似乎不错,而且又新奇,皇帝颇有兴致,便让北公公伺候他试喝了一下。

    这个时候三公主和叶小娘都有些紧张,搞的那么大阵仗如果不喜欢就麻烦了。

    然而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抵挡得住火锅的味道。

    如果有,那只能说明她是个胖子,不敢再吃了。

    皇帝一尝完,果然脸色不同,“嗯,不错,好像有点味道。”

    这是叶小娘多年厨师生涯得过的最低的评论之一,但此时却是三公主真心实意的感受到叶小娘厨艺最高水平的时刻。

    “陛下喜欢就好,汤底是草民精心熬制,这道菜的特色在于,一边烧一边吃,三公主位陛下准备了很多食材,陛下若喜欢那便遣人将食材放置进去,汤水滚烫,稍加烧煮就可以熟了。”

    “不错不错,用心了。”

    “多谢陛下夸奖。”

    皇帝让人把东西搬的离自己近些,他说要吃素菜,荤食平时吃的太多腻,看着碗里的米饭,他赞道:“谷黄米白饭如霜,这诗原来是这个意思,当真应景。”

    看着他张嘴吃了下去,就连北公公都是极开心的,“还是三公主有孝心,竟能想出这样吃的点子,三公主一定是用了心的了。”

    明明是小娘做的,但此时说成是三公主的,也是卖她一个人情。

    皇帝陛下眼看就要不行了,大家都在找退路。

    皇帝也没觉得说的有什么不对,下面的人立功,但是主要功劳是算在主子头上,“小三的孝心朕一直是看得到的,平日里不闹朕的心,还关心朕的身体,不错,不错,当有赏。”

    “父皇,还不止如此呢、”三公主忽然开口,她说道:“叶小娘听闻父皇这几日因操劳国事而累着了身体,其实还多费了一点心思。”

    皇帝好奇,“喔?什么心思?”

    叶小娘说:“启禀陛下,草民曾缠绵病榻两年之久,所谓久病成医,如今对许多药材之功效也都熟记于心,听说陛下身体不适,便加了对症的药材在火锅里,陛下吃下去,不仅可以饱腹,而且可以治病。”

    可以治病。

    这一瞬间,就算是一向多疑寡恩的皇帝也难以矜持了,这个叫叶小娘的竟然如此用心。

    皇帝放下筷子,有些认真的作了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