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TXT小说下载网 > 武侠修真 > 益在人间 > 第155章 软迫(万更求月票)
    来的时候是散步式的来,不是因为喜欢散步,而是因为慢悠悠的走近这样危险的地方很帅。

    走的时候是马不停蹄的离开。

    吴刚本想在空中俯瞰,看看这些东西到底有多大的范围,但是丛林密集,稍微高一些就被各种树枝叶子挡住,完全看不到地面。

    实际山,若不是小沙趴在地上意识到了些许不同,他们根本也不会发现的。

    最为神奇的是当他们开始注意到,这一路走下来有十几里地竟然都有这个东西!

    吴刚变得沉默,整个人散发的气场开始有些不一样之后,小沙也不敢再多说什么。

    他们必须要出去,赶回庐阳院。

    也就在这个时候,三公主走进了御珍轩。

    “月儿见过三公主。”

    小月儿以往都不是很怕她,但今天三公主的脸上没什么喜意,她也就不敢托大,老老实实的问了安。

    “嗯,小娘呢?”三公主问。

    小月儿回答说:“庐阳院掌道使朱大人来了,小娘正在与他说话。”

    “朱达?”三公主眉头一皱,

    忽然想起来了,小娘还是有一个追求者的。

    事情的发展总是会比人想象的要复杂一些。

    “嗯,朱大人到了有一会儿了。三公主直接进去吧。”

    以前三公主是这样的,

    但是今天她想了想,她不愿意听到朱达和小娘之后谈的内容,

    皇帝陛下对叶小娘起了一些心思,

    朱达同样是多大追逐叶小娘的人,若是此刻在这里听到什么,反正也是不能说的,凭空给自己制造烦恼。

    三公主想要‘装糊涂’一次,有些事情,听不到比听到要好。

    于是她吩咐道:“朱大人想必有重要的事情和小娘说,我直接进去会吓到他,月儿你去帮我传个话,就说我来了。”

    小月儿动脑子不会动到这种程度,她放下手里的活儿,应声说:“是。”

    三公主就在廊檐里等了一会儿。

    这里的每一幕她都很熟悉。

    以前常到这里玩的记忆也都还在,小娘会种许多花,现在是冬日大概就剩些梅花了。

    梅花本是生命坚强的象征,但不知道为什么三公主微微出神,竟然有些伤感,

    过了今天,她和小娘还能是朋友吗?

    皇帝陛下的要求虽然叫她愤怒,但同时也叫她无奈,

    她没有办法违逆,除了去满足他一个又一个的欲望,别无他法。

    小月儿很快去而复返,带着朱达一起过来的。

    朱达有些不好意思,这时间点正是庐阳城危险的时候,他却跑到御珍轩来做一些自己的私事,还是不那么重要的儿女情长的事。

    “三公主,微臣……”

    三公主现在要烦的事情太多懒得就追究他这一茬,摆了摆手,“无妨,朱大人去忙吧。”

    朱达个胖子有些憨,也没多说什么,“是。三公主请。”

    “嗯。”

    三公主负手迈步走了进去。

    叶小娘本来心情还是不错,不过看到三公主来了之后,二话不说指着屋里的几个人说道:“都出去。把大门带上。”

    叶小娘有些奇怪。

    不止如此,三公主还吩咐身边的人,“你也出去,不准任何人靠近这个屋子,哪怕是父皇来了也要先告知我。”

    “喏!”

    “三公主,你这是……”

    三公主紧握着双拳,暂时并未说什么话,还是等着所有人都走开,这屋子里没其他人,屋子外一样没人听得到里面的人说什么。

    然而还未等叶小娘说什么,三公主先弯腰来了个大大的躬身之礼。

    叶小娘知道事情不简单了,“到底是什么事?”

    叹了声气,“先坐下吧。”

    身为叶小娘的好友,三公主不知道怎么说,但是身为大许的三公主他又不得不说。

    “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肯定是极不好的事情,”叶小娘猜测着,“难道是顾益的坏消息?”

    “没有,顾益并没有什么消息传来。”三公主先旁敲侧击的问了一下,“小娘,我知道朱达一直都对你情有独钟,你心里是如何决断的?”

    “三公主问这话是什么意思?”叶小娘觉得有些奇怪,她都觉得顾益出事了,结果忽然问到了男女情感。

    实际上,因为碧水十弯阳的‘副作用’已经渐渐显示,她自己心里将感情二字已经封印了起来。

    “不是什么意思,以前小娘你的身体弱,这些事情离的很远。不过现在小娘已经恢复,总该是要考虑的吧?婚配之事。小娘喜欢朱达吗?”

    “啊?哈哈。”叶小娘都笑了起来,“原来三公主今日是要来和我聊这闺中私密的,我哪里会喜欢他。”

    “那有喜欢的人吗?”

    叶小娘有些哭笑不得,“没有啊。”

    “喔……”其实三公主才没有开玩笑的心思,但是她也没有立即就说出来。

    叶小娘很是奇怪,“究竟是怎么了?三公主你就直接说吧。”

    “我的父皇,是比较荒唐的一个皇帝。”

    “三公主慎言!”叶小娘吓得意抖,微微责怪道:“今日是怎么回事,竟然讲起这样奇怪的事情了?”

    “我就是要说,小娘你让我说。”所以三公主才不让人靠近这间屋子,她要说很多,说那些不能和七公主说的话。

    “你知道,我为何会想到要你为父皇献菜吗?”

    叶小娘不假思索,“难道不是因为关心陛下嘛,他是你的父皇。”

    “是,但是父皇二字中,父不及皇,皇多过父。”

    “……什么意思?”

    三公主开始讲述,“父皇是一个很多疑的人。前些日子,他因为操劳而病倒,庐阳城里开始传闻说三公主已经在府里偷笑了,等着皇帝驾崩。”

    叶小娘没曾想过今天三公主讲话会这么的无所顾忌,如此放肆,甚至于让她都有一些不敢继续听下去了。

    但三公主没停,“之后父皇就召见了我。”

    “然后呢?”

    “他试探了我。”

    叶小娘:“……”

    “我躲过了一劫,但是我很了解他是一个怎样的人,当他对一个人起了疑心,是很难消除的。我也一直在想,要如何才能打消他心中的疑问,让他相信,我没有在盼着他……”

    叶小娘并不接触朝堂事,对于皇帝陛下的了解都是来自于一些传闻,虽然她认识三公主,但三公主一向谨慎,怎么会闲着没事和她聊皇帝那深不见底的心思。

    “陛下……”

    三公主直接说了,“他就是那样的人。”

    “陛下今日欺负了三公主吗?”

    也不知道怎么说。

    “他欺负我无所谓,他是君我是臣,聪明点的才有资格被他欺负,笨人早就被他打发走了。”

    “那……”小娘渐渐觉得是不是和自己有关系,否则三公主何故今天到这里来讲这些大逆不道的话。

    “欺负我,并不会让我这样气愤,他是欺负了你。”

    叶小娘:???

    “什么意思?”

    三公主表情痛苦,甚至还挤出了两滴眼泪,“小娘,我答应你,等我有了那个权力,我一定再救你出来。”

    她用了救这个字,似乎很危险。

    “三公主,究竟要我做什么?我不过是会做些菜的厨子,”

    “小娘也是个很美的女子啊。”

    也没有多余的解释,叶小娘忽然明白了,她惊得一下站了起来,满脸的不可思议,“外有强敌,身患重病,这是什么要求?!”

    脑海中也闪过些皇帝陛下很好色的信息,

    她不喜欢嚼舌头根子,这些话说来又有什么用,但是在庐阳这么些年,小娘还是有所听闻的。

    却怎么也想不到到了这种程度。

    她这样的反应,其实是不敬。

    但三公主并不关注这些,她的模样一样难言开心,“从我懂事起,父皇就是这样,他总是忽然间想要一样东西,如果得不到就一直想,一直想,如果得到了就会很快失去兴趣。”

    “父皇是绝顶聪明的人物,他总有各种办法来达到自己的目的。我们几个从来不敢欺瞒他,小娘,我知道这个很过分,”

    “陛下和你说的让你来?”叶小娘心中五味杂陈,她有很多感觉,但最多的是恶心,

    不管是作为女人心理的她,还是作为男人心理的她都觉得很恶心。

    “你也可以拒绝,拒绝之后连夜逃离庐阳,最近有战事,父皇会想不起来的。”

    叶小娘也不是傻子,“那你怎么办?”

    最关键的是,她还想着在庐阳城里活动,借着各方资源最好能来一次对顾益的救助行动。

    这事情总有人要去做。

    她离开了庐阳,之后怎么办?

    三公主自然也能看得到自己的下场,“我没有办好差,大概会挨些罚。”

    “我不想去。”叶小娘狠了心,

    她以前的性格有些柔弱,总是考虑别人太多,多少有些委屈求全,但此时此刻好像是多了些力量,即使听到了三公主可能会受罚。

    但是她还是干脆的说了这四个字。

    “我不能去!”

    三公主眉头一抖,被拒绝之后,她没有对于朋友选择的理解,而是忽然开始有了一些害怕,

    如果没成功,陛下会怎么对她?

    她该怎么去宫里开口?

    就说小娘不愿意?

    小娘背对着她,显得有些决绝。

    这也是她没想到的,在她看来小娘肯定是不愿意,没有人会愿意,但以往她对于小娘的了解是这个姑娘会逆来顺受,如果自己情真意切,说的无奈一些,她或许……

    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子,几乎是斩钉截铁的拒绝。

    三公主忽然觉得嗓子有些干,发不出什么声音。

    小娘不去看她,而是走开了一些,“这边刚进了些上好的茶叶,我去泡出来尝一尝。”

    她向后走去,

    三公主也在原地没动,除了那双眼睛略微眯了眯,薄薄的嘴唇忍不住有些颤动。

    不久之后,小娘的脚步声又响起,她没说话,就是默默的在泡茶。

    “小娘,”三公主先开口,“你知道我们的陛下是怎样的一个人吗?”

    叶小娘摇了摇头,“不算特别清楚,今天是第一次见。但以往听人说起,除了有些贪色以外,实际上也是很聪明的英明之主。”

    她其实知道更多不好的,但没敢说,毕竟面前坐着的是三公主,尽管她也是自己的朋友,但她是三公主。

    “英明之主?”三公主笑了一声,“这里总之也没人,小娘也不会去告发我。我这么说吧,父皇是一个将聪明用在私欲上的人,他所有的计策、谋划、任人免人,都不是为了这个国家,而是为了自己。”

    叶小娘提醒,“这些话,三公主不应该说。”

    三公主也不管,“近十年前,父皇听闻朝中大臣之女温柔贤淑,品貌端庄,尤其是以貌出名,他便起了心思,将那位大臣召至身前,说了两句话。那位大人吓的卧病在床,之后又以年事已高为由请辞告老还乡。”

    “你知道父皇的做法么?”

    叶小娘送了一杯茶,猜道:“他杀了那位大臣?”

    “怎么会,父皇的聪明就在于,他不会让人觉得他是为了这件事发作,他的做法是强留了大臣,并且训斥他,说‘但遇小病,便生惰怠,朕亦不适,还乡何处?’。之后那人更加惊恐。”

    “人一老,再一怕,就容易出错。之后不久他果然犯错,在上的折子上竟然写了个错字。父皇大为恼火,说他‘事君敷衍,胡乱上折’,送给君上的奏折肯定是随便写写,不加检查,才会出此错误。”

    “再之后,老人家被吓的接连犯错,他本有各种封赏,父皇不都全拿掉,而是一个一个拿掉。最后逼的那父亲主动上折子,提了这事。父皇当场龙颜大怒,大义凌然的斥责他以色惑君,其心当诛。”

    叶小娘不解,“这不就是达不到自己的目的了吗?”

    三公主冷笑一声,“父皇早就知道了那位姑娘的心性,他故意为难了老父亲,最后逼的那姑娘主动为救父亲进宫,父皇再假意疏远,那姑娘便卖力接近。”

    “所以便不是陛下贪色,而是人家为了救父亲。”叶小娘心中微微震动。

    “嗯,找个合适的时机他再收了那位姑娘,随后让那个大臣顺利的告老还乡,这样一来他就是宅心仁厚,更没有因为后宫而影响前朝,因为那位大臣已经哭了几年要告老还乡了,父皇说:虽然他很能干离不开他,但不忍心继续让他辛劳。”

    “三公主跟我说这个……”

    三公主声音清冷的说:“小娘,我和你都不过是被随意摆弄的棋子,我是,你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