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TXT小说下载网 > 武侠修真 > 益在人间 > 第158章 出发!
    离庐阳已经不远了,战争的味道却一点也不浓重,倒是备战的气氛很重,马车在路过一座位于庐阳北边的朝日城时被拦了下来,人员流动的管制已经变得异常严苛,越接近庐阳就越明显。

    顾益、纪岚一行五人,终于走到了临界点,也就是眼前的这座朝日城。

    白马甩动着尾巴,有些无聊的跺着马蹄。

    “城门紧闭,这怎么办?”书雨透过缝隙观察了一下外面之后问道。

    “城下来者何人?”

    咻!

    顾益甩出了一张牌牌,在灵气的加持下悬于空中,熠熠生辉。

    “是庐阳院的传仙才士……”城楼上的人看一眼之后不由惊讶,随后高喊:“开门!”

    马车的帘子,都不必掀。

    白马一步一步穿行进城,过了城门口立即有一队人马弯腰跟在马车的旁边。

    “大人回来的正是时候,庐阳城的大战在即。”

    顾益嗯了一声,并问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了?”

    外面那人答道:“现在两军对垒,离国已有步卒八万离庐阳不过四十里,不过还未正式开始攻城。”

    纪岚眼神中透射出一些信息的色彩,因为她的身体,他们这一路一直走的不快,主要是一路探听消息知道时间还算充裕。

    现在看来已经能够赶上了,就算离军今日攻城,紧急之间,她也可以赶回去。

    “大人,要在朝日城歇脚吗?”

    顾益望了望书雨和纪岚,这两人都摇头,于是说:“天色尙早,我要继续赶路。”

    “那也好,大人,请务必痛击我们的敌人!”

    总觉得这话有些中二。

    “大人,小苑山仙人也会出山的吧?”

    书雨望向顾益,心想你不就是么。

    顾益说:“庐阳无碍,守好朝日城。”

    “是!”

    马车啪啪的往前走着,外面的人停下脚步,那位将军身后的士兵还在震惊中:“大人,这位真的是传仙才士,小苑山仙人的传人?”

    大人眼中亦有火热,“我他妈怎么知道,但是那个牌子是没错的。不过传仙才士出现在这里有些奇怪,前些日子不是有传闻说传仙才士被大雨宫捉住了么?”

    “属下也没想到,难道那些传闻是假的?”

    将军想了想,干脆的说:“传闻是真是假不清楚,但是传仙才士的牌子是真的,别说了,放行!”

    ……

    “传仙才士……这个东西这么管用啊,”纪岚把那牌子借过来眼红的瞅着。

    “你想要就送给你。”顾益倒是无所谓的。

    纪岚嘴巴一瞥,“男人的嘴,骗人的鬼,你是因为传承了小苑山仙人才有陛下亲封的传仙才士,送给我?你敢啊?”

    她虽然这么说,不过看着还是眼热的。

    顾益看破不说破,也不急着拿回来,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小苑山传人,那块牌牌对他无用。

    但是因为有个官方身份,这一路走来倒是方便不少。

    纪岚也是这时候才想起来,眼前坐着的顾益可是一个不得了的人。

    “传仙才士,”

    “干嘛?”

    纪岚从头到脚的打量他,“这么说来,你一定见过小苑山仙人了?”

    书雨在旁忍不住的抿嘴笑了起来。

    纪岚觉得奇怪,“怎么了?我这么问有什么问题吗?你们两个笑什么?”

    “没问题。”基于对自身实力越发的自信,顾益也觉得没必要在继续藏着身份了,“只不过小苑山并没有什么传人。”

    “你不是传人?那你是谁?”纪岚忽然惊了,“不对啊,这是陛下封的,难道是你欺骗了陛下,这可是欺君啊?”

    顾益忽然想到一个问题,“欺君是死罪,要是君欺天下人是不是死罪呢?

    纪岚听不懂,他就继续说:“我从来都不是什么小苑山传人,是皇帝找到我要我扮演这个传人,理由说起来特别的复杂,总之我不是。”

    顾益似乎没有骗她的理由,纪岚有些失望,“这么说,你也没见过小苑山仙人,说起来,我曾经还到小苑山去过呢。”

    书雨望了望顾益,“去过吗?”

    顾益心想去过小苑山的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谁知道呢。

    “去过。”纪岚回忆说:“承平三年秋,我独自一人前往小苑山,去之前我对仙人的传闻是有些质疑的,不过到了山脚就没有了,远远的看着四石龙门阵,我就知道仙人的修为深不可测。”

    “你去为了什么?”顾益问。

    纪将军真是个妙人,她本来还很正经,忽然就眯眼笑了起来,“听参加了许凉两国边境之战的人说小苑山仙人是个俊俏的少年,我就想去看看嘛。”

    顾益:“……”

    “你就说个求指点,我还觉得你是个正经人。”

    纪岚倒也看得开,“指点也没用了,我本就不是什么天纵之女,去了庐阳院是幸运,破入守神境时就已经心满意足,觉得这辈子也算是替纪家光宗耀祖了。或许也正是这份豁达,所以在悟返璞境时占了些利,如今已是返璞,再想着入合道便有些贪心了。”

    顾益倒是对这番言论还是意外,“入合道可大幅延长人的寿元,许多返璞境的人终其一生都想一探合道之神秘,你就这么不在意?”

    “不是不在意,只不过在战场快乐的活着必须要一样品质……”纪岚大大咧咧的,“享受当下而不是去幻想以后,通常我们都没什么以后。我还不到三十,也许还活不到三十,那么百年寿元对我又有何意义?”

    书雨有些刮目相看,“在丰谷关的时候就曾听闻纪将军,果然是名不虚传。”

    “书雨姑娘也生的好看,我虽是个女人,看你却怎么也是看不厌的,顾益倒真是好福气了。原先我以为你是传仙才士,那么配大雨宫的左护宫使还算门当户对,不过你好像是纯运气好啊?”

    书雨出言维护,“纪将军,女儿家选夫婿并不是看门第。顾益是一个心中有正直感的人,所以不管他是传人,或者不是传人,都不会影响我的选择。而且我不觉得是他的运气好……”

    “……就算要扯上运气二字,那也是我的运气好。”

    纪岚听得受不了,“酸了酸了,真听不下去,我要坐到外面去,你们聊吧。”

    顾益知道纪岚只不过是不想碍他们的事罢了。

    “走的快点,这样纪将军就可以早些解放了。”

    ……

    ……

    庐阳城,庐阳院。

    四公主坐下左右分列掌才使范岭和掌道使朱达。

    “依你所言,离国人是准备翻越那条山脉,再突破庐阳院,最后攻入庐阳?”

    这一套计划听着不仅离谱,而且很嚣张。

    本身所包含的意思就是要完全踏过庐阳院了。

    陈明光想了想平时相处过程中小沙的品性,他是不会轻易撒谎的人。

    “馆主,我想去那儿看看!不管事实如何,总也要看过才安心。而且吴刚确实失踪了整整一夜。”

    四公主认为此话有理,“朱达,你带上两个小队,务必查清此事。”

    “属下遵命!”

    陈明光谢过之后急忙去找了小沙,他一直等在外面,在吃东西……

    这令陈明光感到惊奇,这种时候胃口还这么好。

    “小沙……”

    “我知道,你们需要我去引路,路,我都记着呢。”小沙用胳膊擦嘴,完全的泥腿子做派,“我能去,身体坚持得住,吃了东西的,还喝了水。”

    “好孩子。”陈明光揉了揉他的头,“那就走吧,馆主已经让掌道使带队前往,你就跟着我一起。”

    “好!”小沙站起来,“我今天也终于和庐阳院的人一起执行任务了。”

    他的高兴却不是真高兴,实际上还带着隐忧,

    因为一个人。

    朱达虽然虽然胖,看着似乎也有些憨,但他做事情效率很高,掠过他们两个身边的时候直接说道:“别聊了,吴刚还在等着我们,现在就找人集合,马上出发!”

    “是!”

    陈明光拉上小沙,“你代替吴刚作我的小队成员,走!”

    不久之后,庐阳院的后山聚集了九个人,朱达加上两个四人小队。

    也没什么废话。

    “行动!”

    一声令下,嗖嗖嗖的响声没有一丝一毫的拖泥带水。

    太阳全部露出了头,白霜渐渐消融,树林中数道身影穿越枝丫间隙连续不停。

    因为其他六个人并不了解山脉那边发生了什么,小沙又在路上做了解释。

    几人一听之后都是面容紧肃,

    “庐阳城外光见了离国的八万大军,还在好奇他们怎么不进攻,原来已经开始了。”

    朱达一改平日里和煦暖人的老好人形象,言语冷峻,“我来说明作战形势和作战目标。”

    “基于小沙所描述的情况,可以预计在我们的前方不是一个两个或是一队两队的敌人,很可能是一个军队。修行者的军队,所以我们此行是勘察敌情为主,尽量避免发生正面战斗,如果遇到敌人,不要鲁莽,跟随我统一进行隐蔽。”

    “具体勘察的目标有两个,一是摸清‘会长大的山峰’到底是什么,二,尽量寻找吴刚,这是有限目标。”

    听到‘有限目标’这四个字,其他人都没什么反应,他们长期习惯了听从命令,而且也不敢违逆掌道使。

    不过小沙这个孩子在庐阳院中受到的熏陶还不够,也不是那种胆小的人,他当即质问:“有限目标什么意思?难道不救吴大哥了吗?”

    朱达的视线右移,他用余光扫了一眼这个孩子,比较陌生,实力也不强,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进入的庐阳院。

    陈明光赶紧提醒他,“小沙,朱大人是庐阳院的掌道使,庐阳人在外行事,听从命令是首要的。”

    小沙才不管这些,“我从边军中来,听从命令这种话我听了上百次。有限目标却是第一次,在此之前从来没听过有任何一个主帅或是将军做出这样的选择。”

    除了耳旁呼呼的风声,没有人在说话。

    朱达平时性格好,是挺好说话,但现在他的样子显然不是一个‘温和的胖子’形象。

    “或许你们之中其他人也会有和这个孩子一样的疑问。我只解释这一次。”

    “第一,馆主给我们的任务不是要消灭这里所有的敌人,事实上我们也做不到,就如同吴刚让你拼死赶回来一个道理,馆主也在等着具体情况的汇报。这就要求,我们至少不能被围歼。”

    “第二,我是此次行动的指挥者,对你们每个人的生命都负有责任,如果前方是一个军队,我还下达必须救出吴刚的指令,那就是让你们去送死,这对吴刚一个人公平,但对你们八个人都不公平,更不是一名合格的指挥者应该做的事。”

    “第三……”朱达略作停顿,最后还是冷声出言,“我觉得他已经死了。”

    “至于这个孩子,我不知道你以前是在哪里作战,听从何人指挥,但现在你是在我手下,所以我希望这是你唯一一次质疑我。陈明光!”

    “学生在!”

    “看好你的人,如果因为他而导致我们整体的行动不一致,使得事实上对我的人造成了损害,我会把他当做是敌人消灭。还有任何问题吗?”

    朱达暗暗提了自己的气势,无人再敢说一个不字。

    嗖嗖嗖!

    行进的速度越来越快,小沙都有些跟不上了。

    陈明光提议道:“掌道使,要不要我召蒙医出来,既然有‘会长高的山峰’,那么在空中必然也可以看得清楚。”

    朱达没有说话,他是站定在一根树枝上停了下来,并顺便等了一手小沙。

    孩子已经有些气喘了。

    不过有哥哥姐姐们在,一会儿即使发生战斗,他也没什么战斗任务。

    “我迟了些,对不起。”

    朱达也没理这个,他是在下着自己的指令,“从这里开始,一个小队升高度从上面走,常丰你来带队,注意四周是不是有突兀出来的山峰。”

    按道理讲如果一片森林中忽然有山峰长出来是很显然的。

    但是不要忘了,这里是山脉,到处都是山头,而且他们每个人都来的不多,实际上也看不出有些山峰是近日在‘长出来的’。

    朱达问小沙:“你说的山峰有什么特点吗?”

    “特点?”

    “就是和周围山头都不一样的地方。”

    小沙马上想到一个,“它是光秃秃的,全部是岩石,一颗树木也没有。”

    常丰点点头,四个人瞬间离开原地出发。

    朱达转身继续下令,“你们走地面,注意那个可以行走灵气的管子一样的东西。”

    “是!”

    “我走前方,先去探路了。”

    临走之前朱达又看了一眼小沙,“我对我的学生们都很有信心,孩子,我希望你也让我对你有信心。”

    咻!

    朱达全速向前,带起的响声都比他们大了不少。

    小沙撇了撇嘴,当了这么些年老兵,他不说是队伍的核心,但一直也是有人依赖他的,现在倒成了工具人了。

    “我们发出,下来吧。”

    前方。

    朱达一个人奔进的速度很快,与此同时他也注意着保持自己与上下两方两个小队的距离,尽量不会离的太远。

    偶尔还走走停停,稍微等待一下,同时观察周围是否有异常情况。

    他于这样的隐蔽行军似乎也很熟练,整个人像融在森林里。

    在后边儿。

    陈明光问小沙,“从当时的情况来看,你们可能推测有几个那样的十六人圆形阵?”

    小沙哪里知道这些,“我们只看到一个。”

    “一个对应一坐成长的山峰?”

    “对的?”

    陈明光算是脑子好使的,但是他也想不明白,“离人跑到这个地方,用灵气来孕养这种东西做什么?”

    “前面就是边界了。”小沙说道。

    “什么边界?”

    孩子指着前面那个缓缓蠕动的长管,“从那里开始,再往前一直都有这种东西。”

    朱达已经在这儿等着他们了,这胖子自己蹲在旁边,用手拨开上面的落叶,感受着这奇怪的东西。

    “就这样裸放着吗?”陈明光有些不能理解,“他们不怕被破坏?”

    朱达摇摇头,“破坏不了,我已经试过了,非常硬。这里面确实也是灵气。”

    其他队员则表示都没见过这种奇怪的东西。

    咚!

    “就是这个声音,像心跳一样。”小沙一听就很熟悉,“而且声音比昨天还要大了一些。”

    陈明光也蹲下来摸了摸,“热的,朱大人,你觉得这像是什么?”

    “还不清楚,但我们不能进去,它划的这个边界应该不是随意而为,如果是什么阵法的话,那就麻烦了。”

    同一时间,另外一个小队也从上面落下,“朱大人,看到了三座山峰,都是秃的。”

    下一秒钟,九个人都闪身到树梢上,

    的确是三座,中间高,两边低,相隔的距离也不是很远。

    “小沙,是你看到的那个吗?”

    小沙有些迷惑的看着右边的那个,“照方向来说,是最右边那根比较细的,不过它好像有些歪了。”

    “那应该是因为你和吴刚破坏了那十六人圆形阵发。”朱达马上就想到了理由,同时小沙说的‘根’字,让他有了一些初步的想法,

    “我大概知道,这些是什么了。”朱达紧紧拧着眉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