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TXT小说下载网 > 武侠修真 > 益在人间 > 第160章 祖宗之法不可用
    哭嚎、嘶喊、尖叫,飞临入庐阳的灵球虽然被挡下,其破散而开的气流却像一层薄膜摊开,洒向这座古老的城池。

    它所代表的意思是沉寂了许多天的离军正式开始了攻城。

    庐阳北门外一片寂静,甚至可以说是荒无人烟,但在庐阳院后山的方向,一道高百丈的巨大石头人矗立而起,它的双瞳像是悬于空中的太阳一般,散发着幽幽的绿光。

    它的视线形成一道粗厚的光束扫视着地面上的人就如同神明在审判它的子民。

    原先长大的山峰成了它的手指,而当它起身,仿佛一片山脉都成了它的胸膛。

    人间宫在此时陷入了最为紧张的氛围之中,三公主在身边人的带领下一路行至太平殿,皇帝一直都待在这里。

    在她之前到的,还有许国左将军姜本,右将军武晶晶、

    此外还有负责一些政务的朝中老臣。

    后山外的巨大石头人震颤的一些老头枯瘦的老手不断颤抖着,胡子抖动,却说不出什么话。

    皇帝陛下一向隐忍阴狠,听了臣子们的汇报,他那惨白的脸色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说:“随朕,去人间宫高台。”

    那是人间宫最为高耸的地方,他想象不出所谓的‘大’是何种‘大’,他要去看一看。

    于是三公主和北公公一起扶着老皇帝,过了十几层台阶一路上了平台宽广的高台,这里也是人间宫的最高处。

    冬日里,冷冽的北风吹来,皇帝忍不住裹紧了身上的狐裘,不可置信的望着天地间飘散的气流。

    那不是普通的空气气流。

    而是真正的灵气失去了控制,爆炸开后自由的散落、隐匿、重新归于天地间,因为颜色各异,其实反倒有着烟花满天的壮丽感。

    皇帝被冬日的艳阳刺了眼,他并不容易的抬起手遮挡了一下并眺望着远方丛林,“那个,就是离人弄的岩石巨人?”

    “是的。”三公主躬身回道。

    姜本是个急性子,“陛下,咱们得尽快出个应对之法,这东西虽然暂时或可拦下,但他巨大的体型始终是个威胁,一旦进了庐阳城后果不堪设想。”

    “你们,可有什么建言?”

    姜本继续说:“臣听闻这种岩石巨人是一种古时奇技,国朝初年时也曾面对过它,因而臣建议查阅古籍,以求破解之法!不然的话,让这岩石巨人凭空消耗庐阳院十七楼主等人,恐生不可预料之变。”

    皇帝陛下听不出喜怒,他说道:“这种古法确有之,我曾在祖宗所留的书籍里见过。岩石巨人乃是由数百名普通的修行者合力造出,为的就是将低阶修行者的力量合于一处,使其可以与返璞、甚至合道境的强者相抗衡。”

    “陛下果然见多识广。”右将军武晶晶是个没有右小腿的,他通常拄着拐杖,不过了解的都知道他并不需要这玩意儿,“有了陛下,不管离国人搞出什么花样,庐阳必定无碍,许国也必定无碍。

    姜本心里都急死了,结果这个武晶晶还有心思在拍马屁,如果不是在圣前,他又该像以前一样骂他了。

    皇帝陛下对于两位心腹的心性都是极了解的,他似笑非笑的对着姜本说:“姜爱卿要去查一下古本吗?”

    姜本顿时一惊,“臣不敢!”

    三公主将这些都看在眼里,

    实际上,因为姜本不是一个很会溜须拍马的人,所以自己的父皇一直是更喜欢武晶晶而非姜本。

    之前封禁小苑山他派的也是姜本,虽说武晶晶有些腿脚不便,不过此人已经是无限接近合道境的高手,少了一只小腿并不影响什么。

    最主要的,还是皇帝想把烦人的姜本调走,免得整日在庐阳聒噪,堂堂一个左将军,被搞去守了座小苑山。

    偏偏小苑山还真就有些特别,朝堂内外对于这样的调动一点儿话都说不出来。

    她这个父皇总是善于做出这些‘你明知道是有私心,但表面上是为国家’的选择。

    至于刚刚口中说的‘古本’,则压根又是皇帝的试探。

    多少人都知道,许国尹氏历代皇帝传下了一些秘密,人间宫的古本阁里,也都藏有一些珍贵的功法或是剑技之类的宝物。

    所以才能每每拿出东西来奖励庐阳院中表现的好的人。

    姜本平时口无遮拦,身居高位脾气火爆,多少会说些不太得体的言语,如今是岩石巨人横在前,

    他顺理成章的说出查阅古本的建议,

    以皇帝多疑的性格一定是有些怀疑,他是不是对尹氏私藏的东西感兴趣。

    好在姜本也是有着基本的政治嗅觉,皇帝让他去,他也不敢去,那是禁忌。

    因而才有‘臣不敢’这一幕。

    说起来,都和眼前的许离交战无关。

    依旧是皇帝心中的弄权心理,三公主洞悉全部,心中不由有些悲叹,这都什么时候了,

    父皇还有心思去试探自己的肱骨大臣!

    姜本说完不敢之后,许帝也没有什么更多的表示,他本就不是真心的,如果姜本答应了下来,

    那么他的结局就注定了,

    要么在这场战争中死在敌人的手里,

    要么在战争结束后,死在自己人的手里。

    皇帝的这句话,就是动杀心的征兆。

    三公主痛心的是,姜本再笨,可武晶晶看得清楚,如此刻薄寡恩,直到战争将近还不悔改,多少聪明人都该遁去而远离朝堂了。

    三公主眼里的聪明人武晶晶垂着双目,一点悲喜都瞧不出,更加不知他的心中作何想法。

    “父皇,儿臣有话说。”

    皇帝咳嗽了两声,轻轻摆了摆手,“说来。”

    三公主调整了一下情绪,不管心中对自己的父皇有多深的成见,但为了庐阳,为了祖宗的基业,她还是要用父皇‘听得懂’的话语去说。

    “庐阳城中的百姓都在看着父皇,也在看着皇族,若父皇有亲笔的制敌之策,击退岩石巨人后,必能提民心,振士气!”

    姜本急道:“是啊,陛下,不能再等了。”

    皇帝不悦的看了姜本一眼,“守的好好的呢,庐阳一点儿事都没出,你怎地总是急急躁燥的模样,急躁解决得了事情吗?”

    姜本被训了两句不敢再说话。

    他就是脾气再不好,

    面对这样的阴鸷主子,还敢顶撞不成?

    “之前守卫庐阳的计划已经商讨再商讨,就算此时生变,也大可不必如此慌张,启动第一层的守卫,岩石巨人不提,其他的离国修行者必定不能随意放进来。”

    众臣应声,“陛下英明。”

    皇帝瞥了一眼自己的三公主,“三儿留下吧,其他人各自把自己该负责的负责起来,朕还没死,许国也没灭呢!”

    话倒是说的霸气,左右将军心头一凛,都老实领命去了。

    大家都觉得岩石巨人的应对之策还未说,想来这是陛下有了应对之法,所以才只留了三公主。

    三公主自己都是这么觉得的。

    但是高台上的人都走空,只有北公公和她在的时候,皇帝忽然剧烈的‘咳咳咳咳’不停,甚至于咳得脸色有些不正常红,拿开手中的帕子一看,竟有了血!

    “父皇!”

    三公主见状心中大惊。

    许帝眼神阴着,“扶朕,扶朕起来。”

    北公公慌不跌的背上了皇帝,急忙将人带回了太平殿。

    皇帝在人的伺候下才将将坐稳身子,

    “你去,去把四儿给朕叫过来。”皇帝是对着一旁的北公公说的。

    北公公略作犹豫,大抵上有些猜到皇帝的用意,他多言了一句,“陛下……请四公主吗?还是请十七楼主?”

    如果要了解战场实情,想来十七楼主更准些。

    她说没事,那庐阳大概率没事,她说有事,那……

    皇帝情绪有些激动,“就四儿,快去!”

    “是,奴婢这就去。”北公公被吓到了。

    三公主也没好到哪里去。

    但这个时候皇帝又笑了起来,这笑却不是畅快的笑,而是多少有些惨了,“三儿,别怕,父皇在呢。”

    “父皇……”

    “你可知道我为什么不叫十七楼主,还是叫四儿?”

    按照皇帝一贯的作风,三公主马上就想到了是不是臣子信任的问题,但想来也不是,十七楼主对许国的衷心是谁都不会怀疑的。

    皇帝试探过谁,都没有试探过十七楼主。

    然而排除这个可能性,三公主便想不到了,“儿臣不知。”

    皇帝也不卖关子,他说:“因为岩石巨人没有十七楼主便守不下来!所以朕叫不过来啊!”

    三公主忽然有个不好的预感。

    “哪里有什么祖宗的应对之法!”

    三公主不信,“可儿臣确是听说过,庐阳曾经被这样的岩石巨人进攻过。”

    “是!然后祖宗用一招便让这岩石巨人化为灰烬!现在可还有人能做到?”

    听到这话,三公主一时无言,从小她就一直在‘祖宗很强大’的概念成长起来的。

    所以要她再反驳那是真找不到什么理由了。

    难怪,父皇会急得咳出血来。

    不管怎样,不能让这帮子大臣混乱。

    皇帝幽幽的说:“那些人的心思你以为朕便不知么?朕不能让他们知道,祖宗之法已不可用,否则似姜本那样人,或行不可言之事。”

    许帝也知道自己的臣子对他多有不满。

    这个时候不能陷入绝望。

    其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传仙才士的封立也是有这这样的考量。

    不过传仙才士被困在大雨宫之后,他也就抛之脑后了。

    三公主这时才明白父皇的良苦用心,聪明还是聪明的,做的选择事后来看也都极为正确。

    “父皇,那现在又该如何?”

    皇帝虽然虚弱,但气势不减,“祖宗有祖宗的法子,朕有朕的法子,你我都是不懂修行之人,刚刚在高台上,还不是任姜本和武晶晶随意说,姜本太过耿直,武晶晶心深似海,如果告诉了他们不知会惹出什么乱子,至于具体如何,还要听四儿怎么说。”

    “谁说朕与她平时父女不睦,但她毕竟是大许的四公主,朕毕竟是她的父皇。三儿……”

    皇帝终归是有些感伤了起来,“朕的迟早是你的,你要看的清楚些,治国,不易啊。”

    三公主虽然嘴上说着父皇正直壮年之类的话,但心里则在想,您老人家什么时候治过国?

    说来也快,北公公去的快,四公主来的也快。

    她一路都是大步向前,身后的披风都飘荡起来,到了御前,啪的一下就是规规矩矩的行李,“儿臣,参加父皇。”

    “快起来,说,情况如何了?”

    四公主甚至都忽略了自己的三姐还在这儿,她总是这样,三公主以前心有不满,现在都习惯了。

    “禀父皇,离人该是从两座峰得来的法子,集中了二百五十六名立心境修行者之力和六十四名守神境修行者之力,潜藏在庐阳院后山外的山脉中,召唤了岩石巨人。”

    “此事本是庐阳院吴刚偶然于昨日傍晚发觉,他为了传回消息引开了敌人让一名叫小沙的孩子逃回院门,清晨,我派掌道使朱达率领两个小队前往山脉,他们都已经回来了。”

    皇帝陛下心急,“说说可有应对之法?”

    四公主讲话很有底气,“当然是有的。十七楼主已经吸收了一次攻击,岩石巨人不再使用相同的招数,而是向庐阳走来,不过他的速度很慢。”

    “为何慢了?”

    “吴刚和小沙,破坏了其中一个十六人圆形阵,致使岩石巨人动作过慢。”

    “当真如此?!”皇帝忽闻这样的消息,瞬间就激动了,“不愧是我庐阳好男儿!”

    “嗯!”四公主保证说:“请父皇安心,儿臣和庐阳院一众同门必定不会让岩石巨人走进庐阳!”

    三公主对这些事情不算特别懂,她只是基于自己的朴素逻辑做推断,“如果这么算的话,离军付出了三百多位修行者的代价,最终却只得到一个半成品?”

    “此言差矣。”四公主也不管什么面子不面子,“三姐莫要尽说些好消息给父皇听,战争总是要做最坏的打算。离军的那三百二十位修行者并未死,何来代价?要说代价不过是付出了一些灵气,稍作休息之后也是可以恢复的。”

    三公主一直语滞。

    这种事她怎么会想得那么周全。

    皇帝心情好了,打了圆场,“四儿,小三是不了解修仙,和朕一样,正是国战时刻,她还不至于报喜不报忧。”

    话虽如此,四公主却有些不相信,在她看来,自家三姐一向是只说好消息,不说坏消息,就算有坏消息也要想办法说成是好消息。

    所以才获得了父皇喜爱。

    如今父皇出言维护于她,四公主自然是更加不理解。

    她一不高兴,干脆就闷闷的不出声,搞的皇帝的话都没人接,

    太平殿内不免多了些尴尬。

    皇帝没办法,他有时候是真的信任自己的四公主,但更多时候也是真不喜欢她。

    “四儿,你先去吧,既然只是一个不全的岩石巨人,那朕等着你的好消息。”

    “儿臣遵旨!”

    说完,她还是和来时一样不管三公主,一个眼神也没有,自顾自的走了。

    而立于一旁的三公主也将袖口里的拳头死死的握紧。

    她尽量对所有人都和善,从不主动树敌,但这个有着修行天赋的妹妹的那一份无视她的骄傲,还是让她很是愤恨。

    许帝倒是一脸自在,他哈哈大笑得说:“你看,我就说了祖宗有祖宗的法子,朕有朕的法子,朕乃天命之子,自有上天护佑,以一个不全的岩石巨人就想踏平庐阳,那真是痴人说梦了。”

    他再想到自己刚刚瞒了一手,还好没有告诉姜本、武晶晶等人真相。

    ……

    ……

    顾益从朝日城出来已经一天了。

    再往前走,按照预计,过了今晚明天就能抵达庐阳。

    越接近庐阳,本该是越有些混乱的,不过一个离国的修行者都看不到,着实有些奇怪。

    对于长脚猫和颜狼来说,越接近庐阳,他们的心就越发的躁动,倒不是‘近乡情更怯’,只不过走了这么些天,就快要吃到绣花鲈鱼了总是会激动的。

    所以他们是不管那么多,先在前面飞着。

    原本顾益会放他们先去庐阳,只不过考虑到庐阳此时应该也在戒严,而这两个家伙又是大雨宫出来的合道。

    若是就这么过去了,吃不吃绣花鲈鱼倒是没什么,万一不小心引起什么事情那就不太好了。

    没办法,长脚猫和颜狼也就一直没有走的太远。

    不过在接近中午时,长脚猫忽然飞了回来,说前面看到了个奇怪的东西。

    顾益问:“是什么很奇怪?”

    颜狼思索着,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嗯……本来以为是山,不过似乎还会动呢,像是很大很大的人。”

    “巨人?”顾益猜道。

    “差不多。”两人一齐点头。

    一时间顾益和纪岚都有些疑惑,纪岚更是不解,“我离开庐阳比你久,庐阳有这样东西了吗?”

    “没有吧。像山峰一样大,但是却在动,外形还像人?”顾益又确认了一遍,看到这两个家伙点头,

    心里头大概也做了些猜测,“战斗刚刚爆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