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TXT小说下载网 > 武侠修真 > 益在人间 > 第162章 一起入宫
    传仙才士被大雨宫困着,这事边远地区还不了解,但在庐阳城,这已经是家喻户晓了。

    然而如今忽然有一个自称传仙才士的人出现了。

    不开门,他们不敢,这毕竟是小苑山的传人。

    可要开门,此时正是敏感时候,谁知道会不会是离军的计谋?

    三公主听完后快速思索,做了最好的安排。

    “小娘,父皇已经下旨召了你,你便先奉诏令入宫,此乃圣旨不可耽搁,南城门那里我去,有任何消息我都第一时间入宫告知你,如何?”

    小娘此时心中已经大起波澜,三公主的安排是最理性,但她现在不想理性,“殿下,我也要去南城门看看!”

    这是要弃圣旨于不顾了。

    三公主本就觉得小娘的心思有变化,顾益在这个时候又忽然有了消息……

    她以极高的敏感度,瞬间就知道事情正在恶化,这样一来的话,小娘很有可能临时改变主意,到时候陛下那边真的不好收场。

    “小娘,你跟我说实话。”三公主的始终是有些放心不下,“关于入宫的事我已经和父皇言明,他是皇上,与皇上说过的话,可不能反复啊,你到底……”

    叶小娘说:“入宫之事我已应允,这自不必说。不过我和你一起去南城门和此事无关。”

    怎么会无关,三公主知道如果不是顾益叶小娘大概都要以死明志了!

    “不可!此时圣旨已下,父皇还在太平殿等着用膳,哪里有臣民放着圣旨不顾的?”

    其实她心里也觉得如果准许叶小娘走这一趟,必定会生出一些不可预知的变数,到时候事情向何方发展,就是她难以预料和掌控的了。

    虑及于此,三公主沉下思绪极力劝导,“小娘,事情都要分个轻重缓急,此时陛下正在等着,就算城门外的真的是顾益,甚至于他站在你面前,你也要遵旨而行啊!”

    叶小娘是焦急的,“我知道,可又不会耽误很久,我要去看看是不是真的顾益啊!”

    说着她就要出门了。

    “你这是害了他!”三公主喊道,“父皇看似大肚,实则小气,你将圣旨放在一边,若是让父皇知道,他一定介怀,就算你不在乎自己害了自己,可顾益呢?”

    小娘一惊,但随后反驳说:“顾益是小苑山仙人,陛下怎么敢为这点小事要触怒他?”

    三公主对这话相当震惊,这话的意思是将小苑山仙人凌驾于皇帝之上了!

    她忽然间明白,为什么皇帝总是要对修行者进行把控,这些人一旦学了一招半式,内心里便不将皇室放在眼里!

    “小娘你太放肆了!”

    ……

    “怎么了?是什么事她放肆了?”慵懒的声音,带着轻松和有趣。

    这是一道忽然出现的声音。

    正是两个人争吵的关头,顾益出现在了屋顶上,他们这一行三个合道想进城,那些废物怎么可能拦得住他。

    不过这个装逼位却不是他选的,是纪将军选的,

    与顾益不同,纪将军现在满脑子都是后山那边的岩石巨人,所以他选了这个高处的落点观察。

    叶小娘看着坐在屋顶上,单手托着下巴的顾益,眼睛微微放大,惊喜着,幸福着,“顾益?!你真的回来了?!”

    嗖嗖嗖!!

    却在此时,六道身影忽然从暗处出现一瞬间全部集中在三公主的身旁,警惕的摆出战斗姿势,为首一人语气紧张,“殿下,事情或有诈,那边那个女子是大雨宫的左护宫使、书雨,实力远超舒乐舒大人,返璞境。”

    三公主听闻后微微皱眉,书雨……大雨宫的人?

    “传说中左护宫使书雨也是茉族,身段样貌果真是名不虚传。”

    纪将军听闻有‘殿下’,二话不说下去作揖,“末将得胜关副将纪岚,见过殿下。”

    又来一个。

    好复杂,

    三公主也有些被绕了进去,传仙才士、左护宫使、还有得胜关副将,这个组合怎么都有点怪的样子。

    小娘却不管那么多,她冲上了屋顶落在顾益的面前,“你怎么从大雨宫里脱困的?我以为你真的回不来!”

    顾益看她直接跃了上来也很惊喜,“咦?小娘,你的身体好多了,看来我给你的功法你练的很好。”

    “是,哎呀,我就那样。但我没想到你会回来,都发生了什么?”

    “嗨,确实被困了一段时间,不过我运气好,不仅出来了,还给你拐了个弟媳回来,这是书雨。”

    书雨倒不在意院子里对她很有恶意的许国修行者,无视了,她现在的心思都是见到叶小娘的忐忑,担心她会不喜欢自己。

    “书雨有礼了。”

    叶小娘看着书雨也有些被晃了眼,好漂亮的姑娘,当真是脸颊白净,一尘不染。那一头黑发垂落,很有仙气。

    在另一边,三公主和纪将军说了两句,也听闻了书雨为什么会来,那个原因让她震惊,茉族的女孩子都能倾心于他。

    其实顾益和三公主不是很熟,两人只是有过一面之缘罢了。

    “顾益,本宫正准备到南城门去迎你,原来武将军已经开了城门让你进来了。”

    顾益转头,把心情从与叶小娘重逢的喜悦中抽了出来,飞身落在了地面上,他没有向纪岚那样还得行个礼什么的,眼神直视她,丝毫不恭敬的样子,让她身边的六个修行者有些戒备。

    只不过考虑到顾益是陛下亲封的传仙才士,这才一直忍着。

    “城门没有开。”顾益笑眯眯的说,“我能理解守城的将军,此时正是战争时刻,我是自己进来了。”

    其实是纪岚等不及,但她不敢闯,顾益可没那么多顾虑,

    都到家门口了,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

    “闯进来了……”三公主轻轻呢喃。

    顾益觉得奇怪,“我算是回来吧,怎么能说是闯进来?除非殿下将我当做外人。”

    纪岚‘啧’了一声,“顾益,别没个正形,这是三公主殿下。”

    顾益只是笑了笑,他左右两边扫了扫,“小月儿妹妹,你过来,我有件事要拜托你。”

    大人物太多,小月儿一直老老实实的,话都不敢说,此时听了这话立即低头走了过来,偷偷摸摸还冲顾益wink了一下,“小公子,你能回来真是太好了,我和小娘都等你很久。”

    “嗯,一会儿再庆祝。这次啊,我还带了两个朋友回来,他们对绣花鲈鱼仰慕已久,已经念叨了一路了,你快去将鲈鱼拿出来。”

    这事倒没什么问题。

    但小月儿也没看到什么朋友。

    “是这位将军和那边那位姑娘?”

    “不是,总之你就去端吧,送到文苑去,自然会有人去吃的。”

    小月儿应承下了,但多少有些奇怪。

    直到忽然听到一声,“顾益小子,谢了。”

    这才确定,原来院子里还有人。

    “什么人?”

    三公主身边的人一时紧张,他们一点都没感觉到!

    “我的朋友,殿下不必紧张。”

    “小娘,你身体好了,以后可得受累,”顾益和她开着玩笑,“我这两个朋友别的爱好没有,就是爱吃,爱吃的人到了御珍轩,肯定是缠着你不停的做菜。”

    小娘现在喜悦,而且做菜也是她爱极的事。

    “只要你的朋友喜欢就好,我以后天天都做。”

    其乐融融。

    但三公主看不了这份其乐融融,她心底一沉,便道:“小娘,你当真忘了答应过我的事吗?”

    如果入宫,哪里有那么多的时间天天做菜,即便要做,肯定也是皇帝的优先级更高。

    大许的皇妃怎么可能总是去伺候别人,给被人做菜。

    小娘喜过了头,听到三公主的话,顿时脸色一僵,“我……”

    顾益有些没看懂。

    这是怎么了。

    “殿下,小娘答应你什么了?难道还影响我这个厨子姐姐给我的朋友做饭?”

    “当然影响。”三公主的眼神力度不弱,她不能再退让了,再这样下去,必得演变到皇帝龙颜大怒不可。

    到时无法收场,她也会跟着受累。

    但这里人多,三公主也没有立即说明白,微微偏头对身旁的修行者道:“你们先到一边候着,这是传仙才士,还有纪将军,就算有大雨宫左护宫使我也不会有事的。”

    这话让书雨眼神微闪,

    也让顾益皱了皱眉。

    “到屋里说吧。”三公主提步,从他们中间走了过去,只留了背影给在场所有人。

    小娘神色一时暗淡,

    顾益没有追问,他多了点耐心,既然已经如此,那就去听听看。

    “纪将军,你着急去庐阳院吗?”他看出来纪岚对这里的事情好像没什么兴趣,

    兴趣的确是没有,

    但有些担忧,

    纪岚看不明白什么情况,“……你们不会有事吧?”

    顾益微笑着,“能有什么事?没事。你可以去忙自己的事,庐阳院中应该还有你的好友的。”

    “嗯。我正要去找找老朋友。”

    “我就在御珍轩,有事来找我我。”

    “好。三公主那里……算了,你们好像是有事,我就先离开了。”

    纪岚冲书雨点点头,然后走了。

    书雨本身也是有些忧虑,“好像出了事情,会不会不接受我的大雨宫的出身?”

    “我没想过要他们接受啊。”顾益给了一个让她安心的笑容,“你就一直跟着我,我接受你就行了,许国接不接受你不重要。”

    这是一句大逆不道的话,也是一句感动书雨的话,她听出了一种为她一人弃一国的力量。

    尽管顾益说出来的样子是那么轻松。

    屋里面,

    三公主负手在背,眉头紧皱。

    现在的问题是她不仅要说服叶小娘,还要说服顾益,如果顾益是普通人,难度倒不大,但似乎不是……

    “顾益,有件事我要先向你确认,”三公主转身盯住顾益,“你被困后,我曾让小娘去小苑山向仙人求救,那时才偶然得知,你压根不是小苑山传人,你就是小苑山仙人吧?”

    顾益没想到刚进来首先说的是这个。

    “我的身份,也有影响吗?”

    三公主进逼,“你要告诉我,是,还不是?”

    “我是。”

    叶小娘心里已经确信了七八分,但真的听到他讲出来又是另外一回事,“当真如此?”

    “如何证明?”三公主歪着头,又问道。

    这个时候一直沉默到现在的书雨动了,她往前踏了两步,“这位殿下好奇怪,既然都说了是,为何还要证明?为何又要向你证明呢?”

    她大概不喜欢三公主这样步步紧逼的态势。

    顾益倒是笑了笑,“殿下,你有什么就直接说吧,我刚刚回来,不想在这里浪费太多的时间,还有好几个朋友没有见呢。说说,小娘答应了什么,怎么还会影响她给我的朋友做菜了。”

    三公主‘嗯’了一声,“那我也就直接说了。小娘答应了我要进宫,她是肯定要为父皇准备膳食的。”

    顾益有些愕然,张着嘴巴,“进宫给皇帝做菜?疯了吧?”

    三公主说:“小娘当然没有疯……”

    “不是,”顾益打断了她的说话,“我是说,你疯了吧?或者你的父皇疯了?”

    这话换个人说,三公主就要借机发作了,她是脾气好,从维护皇家的立场也是坚定的。

    三公主压了一些怒火,急说:“今日凌晨她答应了我,如果没有禀告是一回事,可我都已经和父皇禀告过了!”

    顾益完全不在乎,“那又怎么样?禀告过了也可以不去,皇帝想吃什么,差人来御珍轩买嘛。为什么非要进宫给他做饭?”

    顾益看小娘和三公主这么认真的样子,他忽然反应过来,睁大了眼满脸不可思议的问:“该不会……是要入宫当妃子吧?!”

    “你以为呢!”三公主急的跺脚,“我不是要为难你们,但这事事关父皇,不可反复啊!”

    顾益也急了,“扯犊子呢!那她更不能去了啊!”

    “啊?”

    这弯转得急,“那小娘都答应了!”

    顾益喊道:“他答应我不答应啊!”

    “别冲动顾益,这样的话父皇必定龙颜大怒,再说你怎么替小娘做这个决定,至少要让她说句话,况且便不涉皇家,答应的事,又怎可出尔反尔呢?”

    顾益乐了,还以为是什么事呢,害得他瞎担心,原来是这样。

    “她不用说话,我替她决定了,一个弱女子只会做一手好菜,她懂个什么这种事怎么好答应?”

    “那你当如何,厚起脸皮壮起胆和父皇说小娘不想去了,还是说你不想小娘去了?”

    “厚什么脸皮,那个皇帝才厚脸皮,他都多大年纪了?就说我不答应!”

    三公主听了之后有些颤抖的惊怒。

    顾益则继续:“三公主与顾某相交不深,大概还不了解我,实际上我这个人霸道、护短,不守诺言,出尔反尔的事我也一样会做,只要我认为他该做。那又怎么了?”

    三公主愣了一下,如果一个人要这么说自己的话,那她的确是想不到,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这个时候道理不管用了。

    “你……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一个半截身子入土的人,要选小娘入宫。这也就是他是皇帝,要不是,不就是强强良家少女?我说的又怎么会有错?”

    “顾益!你可还有忠君之心?!”

    顾益反问:“殿下又是什么时候认为我是有的呢?”

    这个过程中叶小娘是感动中陪着忧虑,她是不敢把话说到这个程度的,“顾益,她是三公主……”

    “三什么公主,我在小苑山的时候,皇帝连我的面都见不着。”顾益对着叶小娘很笃定的说:“我不管你是因为什么理由答应的,之后都不作数了,因为我不答应。”

    叶小娘震惊着,看了看顾益,又看了看一旁的书雨,神奇的是,书雨在这个时候依旧还冲她微笑着。

    反倒是三公主很害怕。

    顾益说的那些话,都够砍八百回头了。

    “你再想想清楚吧!你要毁掉的那个诺言,是答应皇帝的!小苑山是许国国土,你是许国人,这是无法改变的。”

    说完三公主转向小娘,“小娘,你知道我此次就是带着旨意来,你准备好菜品,我们先入宫。这件事……”

    “……回头再论,”

    难办,她也难办。

    叶小娘求助般的望向顾益。

    那真的是一个求助的眼神。

    只通过这个眼神,顾益就明白了她的内心想法。

    虽然在庐阳不久,但是他也知道许帝的风评不好,甚至于在离国还听说过。

    这件事,用什么逻辑去想,都不会是小娘主动答应,肯定是皇帝的要求无法拒绝。

    “好。”小娘没说话,顾益先答应了下来,“那咱们就先进宫。不过我也去。”

    三公主眉头一跳,预感非常不好,“顾益你要做什么?!”

    “什么我要做什么,我是陛下亲封的传仙才士,为许国出生入死被困于大雨宫,如今有幸脱困回到庐阳,我去拜见一下皇上,这难道都不行吗?”

    顾益真的去,他对着小娘微笑说:“小娘,把东西带上,既然要入宫,那我陪着你一起入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