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TXT小说下载网 > 武侠修真 > 益在人间 > 第163章 我是在质问你(万更求订阅)
    三公主脑子里一直回响着顾益的那句反问:

    ‘殿下又是什么时候认为我有的呢?’

    该死!

    她默默咬了一下嘴唇,忽然明白过来顾益压根就不是一个会去效忠君父的人!

    随后她又想到顾益要进宫,这是极度危险的讯号。

    而她要将这么危险的人带入人间宫吗?

    这个时候三公主是会无条件的站在尹氏这一边的,与外面的离军相比,萧墙之内才有真正的危险!

    三公主看了一眼顾益,心中已经有了计较,她不能一起进宫,她要先进宫!

    叶小娘也没想过顾益的这个选择,“你要和我一起进宫?为什么?”

    “去了就知道了。殿下,带路吧?你不是说陛下等急了么?”

    三公主怎么会将这样的人带入人间宫,“你不能去。”

    “那就由不得你了,大雨宫我都去过,人间宫,我有何去不得?”

    “庐阳之外还有敌人,你这样做是置百万军民于死地!”

    顾益不为所动,“你不是之前很着急的一定要小娘先入宫吗?怎么现在又不想了?”

    三公主刚要说什么,小月儿忽然从外面跑了进来,她迈着小碎步,微微低头,“北公公来了。”

    !!

    三公主顾不上这边,她知道一定是父皇等得着急了。

    果不其然,北公公带着俩小太监,上来就开始问询:“小娘子在啊,今日的膳食可准备好了没?陛下急了。”

    叶小娘现在心很乱。

    倒是顾益从屋里走了出来,“都好了,北公公。小娘可以进宫了。”

    北宫鋆也只见过顾益一次,他知道顾益不是小苑山传人,甚至于在他的印象里,

    顾益是混迹于长宁街的纨绔,

    虽然有些特别,但离开庐阳时也不过立心境的实力。

    此番有些看不清楚,经历了一番,是长了些本事了么?

    “你是……”

    顾益说道:“北公公贵人多忘事,我是顾益,我们曾见过的。”

    “喔,咱家想起来了,你是陛下亲封的传仙才士,人人皆传你已困于大雨宫,你怎么……”

    “那不仅是传闻,我的确受困于大雨宫,但我运气好些,又出来了,刚刚回到庐阳。正想着和家中的姐姐一起进宫面圣,这次我在大雨宫也见到了十八楼主。”

    说起十八楼主,在庐阳那真是如雷贯耳。

    北公公是老油条了,也不禁有些惊奇,“十八楼主如今还在大雨宫中?”

    “嗯,在的。”

    “那十八楼主都没能出来,你为何能出得来?”

    顾益不想与这个阴森森的老家伙在这里废话。

    “公公,想必陛下也想要听听我的所见所闻,不如我进宫拜见陛下,再详加陈述如何?”

    “好!”

    “不可!”

    前一句话是北公公答应的,不管怎么说传仙才士忽然回归都不是小事,况且还和十八楼主有关,实际上,他也能告诉陛下最真实的大雨宫状况。

    再者,北公公觉得虽然这个传仙才士确实是假的小苑山传人,但陛下本就将他用来提民心、振士气的,如今正值国战时刻,这个名头正好可以发挥作用。

    ‘不可’是三公主喊的。

    “北公公,顾益有不臣之心!”

    北公公有些疑惑,“三公主可要慎言,顾益也是陛下亲封的传仙才士呢。”

    顾益走到三公主身旁,“殿下,我若有不臣之心,还主动进宫做什么?这不是取死之道么?”

    北公公有些没搞清楚状况,但他想着既然叶小娘也去,顾益翻不出什么浪来,之后眼睛又扫到一直站在顾益一旁的书雨,顿时惊为天人,

    心中想着,陛下一定是喜欢的。

    “传仙才士,这位……也一起进宫吗?”

    顾益介绍,“嗯,她也同我一起进宫。”

    书雨不会看着他走的,更不会自己留下来。

    到了庐阳,顾益是她唯一的依靠,只要不是上厕所,基本上都是步步紧跟,其实上厕所跟着都不是不可以。

    北公公本来有些疑惑,但是看到超凡脱俗的书雨之后便没想太多,有他在,能翻出什么风浪来,

    又不是真正的小苑山传人。

    吓唬不到他。

    倒是那个姑娘,陛下看了一定是龙颜大悦。

    “别争了,都随咱家走吧,陛下都等急了,我们在这儿争论下去,继续耽搁时间,陛下怪罪下来,我们谁也担待不起。”

    顾益带着书雨,也嘱咐了小娘,“走吧,一起进宫。”

    三公主凭空瞎指,是没什么结果的。

    ……

    待人都走后,小月儿慌了,她的经常不准的直觉告诉她,好像要搞个大事情了。

    一时间也没什么人好去告诉,

    掌道使朱达原本会是好的人选,不过这个时候庐阳院正在守着离军,那边她根本也进不去。

    马源都不知道现在被派到了哪里。

    在院子里转来转去之后,长脚猫和颜狼忽然从文院里出来了,他们两个打着饱嗝找到小月儿,“姑娘,姑娘,绣花鲈鱼真人间美味也,我们两个都已经吃完了,还有吗?”

    “吃吃吃,就知道吃!小娘和小公子都进宫去了,这下生死未卜,你们这两个自称是小公子朋友的人,怎么还能吃的这么香?”

    颜狼不喜欢动脑子。

    但长脚猫不是,小月儿训斥他,他一点都没有不开心。

    谁叫人家拿好吃的给他的了。

    “怎么回事,顾益不就是许国的人嘛,他进宫为什么会生死未卜?”

    小月儿想说,但是她自己其实也说不清楚,最后很烦的转身背对着他俩,“哎呀,说了你们也不懂,总之现在是很危急的时刻。”

    小月儿双手合十,诚心祈祷:“天上的神,地上的仙,不管是哪路深陷,都拜托你们一定要好好保佑小娘和小公子,小娘的命实在是太苦了,”

    “前些年生了重病,好不容易身体刚好转就听了小公子被抓走的噩耗,如今小公子终于回来重逢,却又逃不开陛下的魔爪,小娘怎么就那么苦命啊……”

    “……是我们抚仙湖的鲈鱼杀的太多了吗?仙人保佑,仙人保佑,我以后一定不杀那么多了。”

    长脚猫本来听着还觉得蛮有趣的,最后不行了,“等会儿等会儿,小姑娘,你以后不杀鲈鱼了,那我们吃什么?”

    “爱吃什么吃什么!”小月儿真的生气了,都什么朋友,这个时候还一直想着吃呢。

    颜狼很奇怪,他不解的问:“顾益出事了吗?”

    “没有吧?我虽然不知道许国有多少合道境的,但想要杀掉顾益,那不是痴人说梦么?”

    小月儿怒指着他们,“那小娘呢?小娘只有立心境,若是小公子腾不出手,小娘被害了怎么办?”

    “叶小娘?”

    “啊。”

    “做绣花鲈鱼的叶小娘?”

    “那不然你们以为吃的是谁的?”

    “什么?颜狗,先别吃了,反正也有八分饱了,我要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他奶奶的,不过是去吃了两条鱼,怎么就出事了。”

    “颜狼,不是颜狗!”

    “都一样。走了,顺便看看皇宫里有什么好吃的。”

    说起这个,颜狼都想起来在下丘城里的美妙日子了。

    这样一比的话,许国皇宫应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不对。

    颜狼认真的将口味比较了一下,“我还是觉得这个御珍轩好,绣花鲈鱼的火候里藏着灵气的控制方法,叶小娘应该是个修厨道的修仙者。”

    长脚猫走着走着,听到这话脚步一停,耳朵抽动着,“你确定?”

    “我的鼻子,能闻到灵气的味道,绣花鲈鱼里绝对有灵气。”

    砰!

    长脚猫踹了他一脚,“那你特么不知早说?!你是真的狗!”

    颜狼很委屈,你又没问,冲我发什么脾气。

    顾益在入宫的这一路上,三公主都在和他介绍离国人何时攻城,怎么攻城,那岩石巨人又是怎么一回事。

    顾益明白她的意思,

    那意思是说,现在外敌当前,不管内部有什么问题,可以等击退敌人之后再说。

    但顾益没觉得他活着的目的就是单纯的守卫庐阳。

    纪岚和舒乐都这么认为,拼命也要守卫庐阳。

    但顾益的心态是,帮助朋友守卫庐阳。

    同时也守卫那些对他而言重要的人。

    为了这个,他可以提刀砍向离国的修行者。

    但如果他要帮忙守卫的庐阳本身开始迫害他要守卫的人,那么顾益会毫不犹豫的将钢刀架到庐阳的头上。

    “三公主,你不用跟我说这些,”顾益‘善意’的提醒,“你应该说给自己听,或者说给陛下听,我只是一个不轻不重的传仙才士,又能做什么?”

    在进入天平殿之前,他是这样回应的。

    “几位在这里稍等,我这就去禀报陛下。”北公公在离开之前看的最多的其实是书雨。

    书雨几乎是很熟悉那种眼神,“顾益,”

    她拉了拉身旁人的袖子,“我好像又要给你带来麻烦了。”

    “不会,放心。”

    “要小心他。”

    北宫鋆么?

    看起来的确不像是普通人,顾益心里有数。

    却也没有太担心,其实他一直没机会问小娘,“这事情怎么出来的?陛下是如何见到你了,又怎么会召你入宫?我更为不解的是,你该知道我曾经对你说过的话,你,不适合的,干嘛答应?”

    他是把碧水十弯阳的事情给隐匿了说。

    叶小娘是明白的。

    “我曾想过,要求陛下去大雨宫中救你,所以之前不久到宫中来为陛下献菜。至于答不答应,怎么不答应?抗旨吗?”

    顾益算是了解了个大概,但还是惊奇,“见了一面就这样?”

    三公主看到有人出来了,于是提醒,“顾益,注意你的言辞,圣前千万不要这样说话,这是对你好,也是对小娘好。”

    顾益才不管什么好不好,他现在要让这个皇帝知道什么叫色字头上一把刀。

    “大敌在前还能有时间来充实后宫,时间管理的真是厉害。”

    小太监来到他们面前,叫他们都进去。

    三公主也入门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调整了情绪表情,仪态动作都很规矩,不再有之前的随意。

    小娘亦是如此。

    只有顾益和书雨昂首挺胸的往里走。

    顾益是习惯了,倒也不是刻意。

    书雨确是有些刻意,要她向大许的皇帝低头,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皇帝陛下本来半躺在软榻上,他这几日血脉不太通畅,正眯着眼睛让宫女给他敲腿,

    大概是视线之中看到了书雨,那涣散的目光忽然就开始集中起来,并且慢慢坐直身体,再也不愿意移开视线半分。

    那熊样子看在三公主的眼里都有些暗气,他们都已经行跪礼了,但皇帝像是痴了一样一句话也不说。

    书雨火很大,顾益火更大。

    嗡!!

    陡然间,他身上的气势猛增,强大气流吹的他衣袍鼓荡,这太平殿内都起了强风。

    这一下属实惊到了所有人。

    北公公最为吃惊,“放肆!你干什么?!”

    许帝被一吼,这才回过神来!

    “还不向陛下行李?!”北宫鋆捏了指形,暗暗调动自己的灵气。

    顾益见皇帝清醒了,问道:“陛下可还记得我么?我是顾益。”

    “小娘见过陛下。”

    三公主也在说话,“父皇,儿臣耽搁了一点时间,不过叶小娘还是听诏来了。”

    皇帝陛下才刚开始动脑子,他问:“顾益?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这姑娘又是谁?离国人?和你一起回来的?”

    顾益笑了声,他要换掉这个皇帝的决心是已经定了,

    就算他活不了多久了,

    但剩下的日子也不会让他活的舒服。

    “陛下,听说你要让叶小娘,入宫,并封为皇妃?”

    这件事,真的让许帝收回了思绪,他恢复了那个锐利带着些狡诈的眼神,“你是在质问朕吗?”

    “对,我是在质问你。”

    皇帝眉头一皱。

    北公公在其身边多年,已经能领会到皇帝每一个微小的动作之后所要表达的意思。

    咻!

    忽然间他身形闪动,移至顾益的身前,伸手就要给一个耳光。

    啪!

    抽耳光的声音确实响起了。

    看起来北公公的手掌也扇在了顾益的脸上,不过当他发现自己什么都没摸到的时候,这才惊醒,这是残影?!

    而顾益呢?

    顾益已经来到许帝的身边,给了他一巴掌。

    三公主一开始是心里一沉,觉得完了,顾益终究还是给自己惹祸遭了惩罚,不过在看到父皇一下扑在软塌上,她只觉得整个人的脑袋都放空了,

    没有尖叫,也没有斥责,只有安静。

    就是北公公自己都没有想到,他是在惊恐之中于心里念叨了一句‘陛下!’,之后二话不说的袭向顾益。

    书雨则来到顾益的身后,她冷静的观察着北宫鋆,素手捏指,汹涌的灵气铺洒而开。

    砰!

    磅礴的气流像是流落的雨滴一般,两道相撞的灵气向外散开,形成两片灵气的光膜,一时间风起、殿乱、人惊!

    “传仙才士欲对陛下不轨!”

    北公公急了眼,他不愿与书雨多做纠缠,用力推了一把,

    书雨闷哼一声,没撑住向后退了两步,“顾益,这老太监是合道!”

    铛!

    顾益猛的跺脚,随后他身上的合道气息忽然间涌出,北公公的背后攻击被他轻易挡下,老太监又在空中翻转时像顾益又打出一掌。

    顾益横手于胸前,将掌力化为无形。

    之后北宫鋆落在许帝的身前,急切问道:“陛下,没事吧?”

    顾益收力,说道:“只是一个耳光,死不了。”

    说是做了很多事,不过时间极短,实际上,皇帝自己还能感受到脸颊上火辣辣的疼痛。

    这时候三公主和叶小娘也都反应了过来。

    三公主是大孝子,也是聪明人,她从怀里拔出了匕首,猛的冲向顾益。

    这其实是个政治动作,

    而不是一个战斗动作。

    匕首的尖被顾益身上缓缓溢出的灵气还轻易缴获,她连动一下身体都做不到。

    “逆臣贼子!竟敢对陛下动手,大许今日必杀你!”

    皇帝陛下岁数大,而且挨了一巴掌脑子都嗡嗡的,这么一大会儿他才终于搞明白了,那真是气得手都发抖!

    “来人……”许帝重复说着这次词,“来人!把他给朕抓起来!”

    啪啪啪啪!

    顾益只是一个意念,太平殿所有的门窗全都在一瞬间关闭,而他脚下也爬出细细密密的符文一样的东西,整个空间其实都被密闭。

    北公公挡在皇帝的面前,“看来你能从大雨宫出来,是投靠了他们,这次回来就是受命刺杀陛下的吧?!”

    顾益不在乎这些。

    “都说许国只有两个合道,一个十七楼主,一个副院长。没想到宫里还藏了一位公公,倒是与下丘一个德性。不过下丘城前些日子,给一名合道境搅得天翻地覆,却不知道人间宫,能不能挡得住三名合道境呢?”

    “孩子,少虚张声势,这里你们一共就三人,茉族的有些实力,叶小娘能有什么实力。”

    书雨是不会撒谎的,“不是我,也不是小娘,是另外的两位合道。”

    北公公内心一沉。

    “呵呵呵。”顾益再看向许帝,“陛下,我没骗你,的确是三位合道,刚刚也是我在质问你,是你说的要让叶小娘入宫作皇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