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TXT小说下载网 > 武侠修真 > 益在人间 > 第164章 钢刀入肉,血溅三尺!
    人间宫从未像现在这样危急过。

    站在尹氏的角度上来,削弱这个世界的武力是有道理的,否则就如同现在这样。

    祖宗们有先见之明。

    但世上没有可保永恒之制,解决一个问题,总会出现另外的问题。

    今天的顾益就是他们的问题。

    一个合道境,这样站在太平殿,整个人间宫未能有憾动者。

    北宫鋆大概是皇帝藏着的后手,可惜,不够看。

    顾益身边的空间有一种扭曲感,身体内的灵气扰动天地,又融入天地,灵气围绕他循环,周而复始,生生不息。

    “合道,”北公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离开庐阳时,不过立心,到如今竟入合道?!”

    嘶~

    顾益身上的灵气往外溢出,开始触碰到北公公,那强横的气势令他压力陡增!

    皇帝脸色潮红,恶狠狠的指着顾益,“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北宫,给朕杀了他!杀了他!”

    三公主也一样五内惊惧,她是想到顾益可能会惹出事情来,但再强大的想象力都想象不到,顾益竟然直接想要弑君!

    太平殿外,禁军源源不断的涌来,将整个大殿围的水泄不通!

    书雨则过去将叶小娘搀扶了起来,说道:“别怕,这个老太监不是顾益的对手。”

    小娘言不明胸中的情绪,有一些感动,也有一些害怕,脑子混乱得甚至没搞清楚顾益要干什么。

    听了小娘的话,她也是只是下意识的问:“真的?”

    “嗯,真的,他的合道,是合天道。”属于望着顾益的背影,多少也有些骄傲。

    而这句话出来,北宫鋆微微的后退一点步伐,整个人保持着极认真的战斗态势。

    三公主也都听清了,既然姓尹那么这个时候没什么往日情分可以讲,尽管没什么实力但还是勇敢的挡在皇帝的面前,

    “顾益!要想杀我父皇就先杀了我!”

    顾益轻轻歪了头,道了个字,“好。”

    北公公惊怒莫名,“无知小儿竟敢如此放肆!”

    这倒不是顾益的问题,而是三公主的思想可能有些问题,顾益和她可是一点交情都没有的。

    许帝亦是指着顾益骂道:“人间宫听命朕的修行者不计其数,你便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竟然想弑君,朕诛你九族!”

    他说这话之后,北宫鋆没有多言。

    顾益也一样平静,“陛下不是修行者,大概不知道什么叫合天道,你看北公公,他就不讲这样的话?您是皇上,应该聪明一点的。”

    许帝强自镇定,但听了这个话还是略有不安的望了望身边的北宫鋆,默默吞咽一口唾沫。

    “陛下为什么要小娘呢?她只是一个爱做饭的厨子,之前身体不好的时候也未听闻你要将其召入宫中,现在你身体不好,她身体好了,倒是无所谓了?”

    许帝说:“朕是天下之主,富有四海,叶氏受的是皇恩!”

    “扯你妈的蛋呢。”

    顾益不想和他废话了,抬步向前,带着合道的气势,如同扑面而来的滔滔洪水,冲击得尹氏父女压根站立不住。

    北宫鋆只得向前,双臂作合抱状,阴凉嗖嗖的灵气带着从深渊中涌出的寒意扑向顾益。

    并未有什么招式,而只是纯粹的气势之争。

    “咱家在这宫中深居多年,今日就试试你这天纵的才华!”北公公完全放开了自己,“三公主,你与陛下躲远点,这小子也是合道,我二人相争必会波及一旁。也请陛下放心,北宫必与这厮斗个不死不休!”

    许帝疯一般的指着顾益,“好!北宫果然不负朕心,快!杀了这个逆贼!还有那叶氏,也是包藏着祸心的!”

    他这手指指的,倒是故意漏掉了书雨。

    顾益本来平复的心又火了起来,这家伙真是该死!

    眼看着,他右手掌心刷的一闪,一道细长晶亮双针出现,老太监亦是合道,那就先从杀他开始。

    合天道时感受天地灵气之规律,一呼一吸间融入天地,其攻势起时滔滔而不绝!

    北宫老眼昏花的样子,融于天地时的速度之快,必定要全神防备。

    这第一招便让他有些措手不及,急忙调动阴寒的灵气护住周身。

    砰!砰!

    灵气中含着针意,尖锐锋利,且从四面八方而来。

    之后针芒更甚,而北宫则干脆双手合十以灵气光膜抵挡。

    两者相抗后,气流弥漫散于四周,没有搬山倒海的气势,但灵气中强大的杀意有着更加真实的凝滞之感,仿佛死亡就在眼前。

    这是高手之争。

    顾益眼看北宫的防护攻不破,觉得有些意思。

    啪!

    他瞬间双手合于一处,眉头一闪后,身上白光尽现,这光随后细化成针,围绕簇拥着他,倒像是一个太阳般。

    “粼光千针功……”小娘曾经受过治疗,她是能看得明白的,

    千万只针,只对着北宫而去!

    嗖嗖嗖!

    “粼光千针功?”

    这句反问是皇帝那儿来的,许帝看来知道的清楚,“这是边小窗的功法,原来,原来朕亲手将边小窗的传人封成了小苑山传人。北宫,一定要打赢啊!”

    北公公大概是听到了皇帝深切的期望,而要想达成这个期望,一直防守可做不到。

    粼光,形成千针,攻得他还不了手,不过老太监也是有两把刷子,他咬破了嘴唇以血为祭祀,突然间黑色的阴寒灵气像是有了自主的生命一般,死死游荡要缠绕顾益!

    “顾益,是我他已经死了,你还说自己是合天道呢。”

    “相比颜狼,长脚猫你是真的烦。”顾益不用看都知道这种欠扁的话是他说的,“我只是想练练手而已,合道不好找,遇着一个当然要试试合天道和合人道是有多大的区别。”

    话音一落,嗡鸣声忽然响起,他的手臂像是被新的灵气重新涂抹一遍,随后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向北宫。

    老公公岁数大了,但傲气不减,双脚稳稳抓这地面,外散的黑色灵气尽收于拳头。

    “老家伙,应该很久没打架了。”颜狼眉眼一闪,有些看不懂他的行为。

    既然是面对合天道,就要防一手的,更高的层次往往会产生一种天然的压迫,

    顾益冲到面前,瞳孔中光芒微闪,天道之气魄看似无形,但直逼北宫眉心。

    他充满黑灵的拳头已出,顾益却用压迫让他神情一顿,之后歪头晃过这一拳,而他的手掌则印在了北宫的胸膛。

    噗!!!

    颜狼和长脚猫从某个奇怪的角落进来,身边的空间都有些扭曲感,像是穿越了时空之门,其实只是他们突破了顾益所设的符阵。

    两人一步步慢慢往前走,“结束了。那人的速度太慢,跟不上顾益。”

    颜狼拍拍胸脯邀功,“那是跟我学的。”

    “你说的是事实,但是是不重要的事实”

    “放屁,怎么就不重要了?”

    ……

    砰!

    一声巨响,北宫鋆孱弱的身体一下旋转飞出去,就这样撞了在太平殿的墙壁之上!

    “北公公!”三公主惊惧大喊!

    唰!

    顾益则瞬间来到许帝的身前,手中针光明亮,也有些耀眼,“永别了陛下,愿天堂没有顾益……”

    针,看似细,

    但其实充满了灵气,包裹着一直不停的流动,中了之后其实比钢刀更疼。

    “陛下!!”

    许帝仰面望着直落眉心的针芒,在这瞬间忽然陷入了恐惧,枯瘦的双手已经开始颤抖,在恐惧之下身体却僵硬的不能动!

    北宫鋆见了陛下遇险,几乎是含着淤血嘶吼出这一句,并奋不顾身的朝着这边冲过来,

    虽然三公主更近,但作为普通人,她甚至连动一下的资格都没有。

    只有北公公来救。

    以全身之灵气闪到许帝的面前,双掌齐出,运出灵气抵挡针芒。

    自己却也支撑不住半跪了下去。

    不仅如此,还‘噗’的吐出一口血。

    而顾益连忙后退。

    长脚猫哈哈大笑,“哈哈,真狼狈!差点喷了你一身!”

    “呼!呼!”北宫鋆气喘如牛,那边新出现的家伙讲话可真气人,只是身上沾了点血,这就叫狼狈了吗?

    顾益这时候才分出心神来,“你们两个不是在吃绣花鲈鱼么?过来干什么?”

    长脚猫说:“是那个叫小月儿的姑娘说的,说小娘可能会在宫中遇到危险。”

    他也认识叶小娘了,忙问道:“没事吧,有人要杀你吗?”

    叶小娘对这个陌生人很奇怪,干嘛这么关心自己,

    “没,没有啊。月儿干嘛这么说?”

    ……

    “北宫,你怎么样了?”许帝看了这个每日跟着自己,总装高手的家伙都败了,此时已经不像刚刚那般镇定。

    其实战斗并没有什么技巧,只是单纯的,他的力量不如顾益,北宫鋆知道这一点,身体上所承受的痛也在清晰的告诉他,“陛下,想办法先藏起来吧?”

    皇帝内心巨震!

    他急忙对着顾益叫喊:“顾益,你要什么朕都给你,朕不召叶小娘入宫了,所有条件朕都答应你!”

    许帝一生狠辣,内心里却也是胆小的人。

    顾益转过头来,“陛下,你的为人,你自己清楚,如果你我异位,我向你求饶,你会答应我吗?”

    “这就是许帝?”长脚猫和颜狼多看了两眼,奇怪的问顾益,“你回来是要杀你自己的皇帝的?为什么搞这种事情?”

    书雨没想到这混蛋这么问,“长脚猫不要乱讲,那是因为许帝欺负叶小娘,在你们来之前还让那个老太监杀了叶小娘。”

    一猫一狗耳朵都刮到了。

    嗖嗖!

    突然间,两道身影忽然冲起来。

    “留着这混蛋是祸害!”

    “陛下快逃!”

    北宫鋆一人敌二,自己都活不了了,他运气灵气先挡长脚猫,这人速度慢些,

    近身交战之后,不分胜负,但是北宫以阻拦并脱身为主,之后迅速回追颜狼,

    但颜狼本就以速度见长,

    虽然此时不是全力,北宫也勉强追到了,但是身体都没站稳,更没能出招,只是以肉身扛了颜狼的一拳!

    噗!

    这一拳砸在北宫的脸上,那个接触的瞬间只感觉他的脸都变形了。

    身体哗的一下就飞出去老远!

    长脚猫紧跟其后,“颜狼,让给我!好久没打架了!”

    情势已经是最后时刻,顾益都做好了准备要默哀了,

    却在这时三公主艰难爬到自己的父皇面前,“住手!”

    年轻女孩的厉声叫喊,没有力量,却也充满力量!

    “我不准你们伤害我父皇!”

    叶小娘看的心里也是以疼,想到往日里两人的交情最后没忍住喊了声,“停一下。”

    叶小娘的话开始变的管用了。

    长脚猫和颜狼竟然一齐停手。

    三公主眼眶通红,“父皇是大许的皇帝,天下之主!尔等弑君,必遭天谴!还有你,叶小娘!枉我一直将你当做密友,没想到最后却是你带了这些畜生到宫中来竟要杀死我的父皇!我尹天荣就算身死,也一定在阴间诅咒于你!”

    最后时刻,三公主忽然爆发出了了歇斯底里的情绪。

    叶小娘被震颤的瞳孔抖动,几欲流泪。

    顾益切了一声,他是呼啦一声抽出钢刀,一步一步走到许帝的面前,“他是你的父皇不假。但是他好色贪欲,阴狠毒辣,留下他是成全了你尹天荣,那谁又成全我们?!你有你的立场,我理解,但我有我的理由,你可以反驳,却没有意义。至于天谴,如果说杀这样的人要遭天谴,那我相信是这天有问题。”

    三公主的气势影响得了叶小娘,却影响不到顾益。

    钢刀指着许帝的脑门,他忽然开始悔改,“不要!不要!求你饶了朕,朕一定改!”

    顾益第三次问了这个问题,“召小娘入宫为妃,还真是你的主意。”

    “不是!不是朕的旨意!是她!”许帝忽然把矛头指向了自己的三女儿,“朕只说想吃叶小娘烧的菜,从未想过要召入宫中为妃,是她满心讨好朕,误解朕的意思,还狠心要将朋友牺牲掉!”

    三公主身未死,心已哀,“父……父皇……你说什么?”

    “所以说,这样的人还不该死吗?”顾益扬起了刀。

    却在此时有声音响起,“他不该死,放下你的刀!”

    “十七楼主!快快救朕!”

    顾益像是没听到一样,

    哗!

    钢刀入肉,血溅三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