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TXT小说下载网 > 武侠修真 > 益在人间 > 第166章 小苑山的审判
    顾益一路从小苑山下来,过庐阳,困大雨宫,认识了一些人,也杀了一些人。

    他的大部分朋友在庐阳,大部分敌人在大雨宫,但庐阳也有坏人,大雨宫也有好人。

    舒乐与书雨起初是敌人,这是立场问题,实际上,书雨是好人,舒乐也是好人,她们拼死争斗,谁杀了对方都难说好坏。

    书雨离开了大雨宫,一样难说好坏。在顾益看来是好事,在谷白瓷看来则是坏事。

    而要希望别人理解,则是奢求。

    在顾益看来,要想七公主理解他那不是奢求,而是过分,理解他什么?理解自己的父皇该杀?

    然而不论如何,顾益自己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并不后悔。

    人间宫外的长街像一条深渊,七公主在街的尽头站立,相隔很远,看起来也很难再相近。

    “小娘,你和书雨先回去吧。”顾益侧身,“长脚猫和颜狼也都先走。若有喊着要为陛下尽忠的……”

    长脚猫眉毛一挑,“怎么样?”

    顾益想了想,“成全他。”

    “知道了。”这狗贼还很兴奋的样子。

    其他人都好说,书雨有些不舍,但是她并未不听话,拉着顾益的手说:“平安归来。”

    “放心,我可不会为那个皇帝赔命。不然杀他的意义在哪儿?”

    “我等你。”

    人都走后,长街的两头只剩两人。

    七公主没动,距离太远也看不清她脸上是何表情,顾益叹息一声后,提着步子一步步向前。

    笼罩在战争之下的庐阳仿佛只有这里是安静的。

    走到一半时,七公主忽然拔剑,以搏命般的气势向他冲过来。

    阳光的剑身反衬着刺眼的光芒,顾益原地没动,只是用右手接住了这一剑,手掌中的灵气盈盈持久,压迫着七公主的灵气向着反方向扩散开,气流如同水幕片片洒开。

    也好,就来打一架吧。

    只不过七公主只有守神,而顾益已经是合道。这个差距,是比入定境的人面对守神差的更多的。

    若想真的交上两招,顾益也只能不去动用合道境对地境界的威压,以近身肉搏来较量。

    于是乎,手掌中的灵气稍收,控制权重回七公主手中。

    她也没有惧色,软剑带着粉色的灵气继续前刺,顾益脚步微摆,双手张开的同时整个人向后退。

    他看到了七公主,七公主也在看着他,眼神中一直是愤怒,最后一下皱眉并瞬间加速。

    顾益则卧倒,与地面几近平行,七公主则从他的上方飞了过去。

    如此,进攻依然不停,她绕了一圈之后又回来,蜻蜓点水般的踏脚,

    顾益也在此时转身,侧身躲过一剑,手掌握而成拳,拳风中慢中有柔劲,

    砰!

    七公主用剑身抵挡,全身的灵气无一点保留。

    “我早该知道,你继承了两座峰的意志,就是要来毁掉我们许国的!”

    顾益不想解释,他想先把架打完,于是倏然间便出手,双臂交错打出一波连续攻击,七公主则闪躲着后退。

    她知道自己不是顾益的对手,分别许久,他的实力已经成长到自己无法想象的地步。

    若想在此报仇,只能同归于尽。

    她是这么分析的,也做好了准备。

    所以再次面对顾益的拳头,七公主没有躲避,而是直直的准备挨一圈,与此同时手中软剑快速旋转,再猛然一下握住,直刺顾益的胸膛。

    到这个程度就没有继续打下去的必要了。

    轰!

    灵气暴起,巨大的威力震飞了七公主的身体,她惊叫一声之后后背撞在了街道边上的墙壁之上。

    瓦片落下,她也落下。

    顾益叹气一声,“算了吧,你不是我的对手。”

    啪!

    七公主狠狠拍了一下地面,“那我也要为父报仇!”

    “啊!”

    她以全身力量跃在空中,却被顾益一个眼神就定住,灵符从他的脚下爬出,歪歪扭扭、细细密密,继而将七公主的手掌全部绑住。

    她手中的剑也无法再握,咣当一下掉在地面。

    “放我下来!”

    顾益向前走两步,仰头看着她,“许多事很复杂,但本质上都很简单。一如你和我,我不会杀你,你也杀不了我,这是你承不承认都会发生的事实。”

    “放我下来!你这逆贼!父皇封你为传仙才士,甚至还曾考虑封你为楼主,你便是这么报效君恩的吗?”

    顾益回道:“君恩本身就是很暧昧的东西,不是吗?”

    “你在说什么,你这个疯子。”

    “我在说什么?你生于帝王家,所以天然的觉得天下人都该向你的父皇或是向尹氏效忠。不过在我的概念里,人人生而平等,并无帝王和平民的分别,君恩所施在你们看来是恩赐,是对方的一种荣光,它本质上和真正的拔刀相助是两种恩情。”

    “便是不谈这些。我清楚的知道你的父皇为什么会封我传仙才士,小苑山传人从一开始就是他有意杜撰,这是皇帝撒的谎,你知道当你和皇帝拥有同一个谎言的时候,下场一般是什么吗?”

    七公主依然在挣扎,“能是什么?!”

    “当然就是死。至于楼主那更是没影儿的事,我从来就没相信过。”

    “所以这就是你要弑君的理由?!”

    顾益摇头,“这倒不是真的。我真的想要杀他,是因为他想要强召小娘入宫为妃,在你的视角里,皇帝是保护你的父皇,在我和小娘的视角里,他是毁灭我们平静的恶魔。”

    “那你可以让父皇撤去命令,何至于要动刀杀人?!”

    顾益微微沉默了一会儿。

    最后他明白了,“你根本就不懂政治,也不懂你的父皇。”

    “可我懂得什么是朋友,我曾当你是朋友。”

    这话的确说中了顾益的心。

    呼~

    冬日的冷风一阵吹过,摆动着顾益两侧的黑发。

    “我杀了他,唯一觉得对不起的,就只有你。”

    “你少假惺惺的,我告诉你,就算我不是你的对手,就算我的才能远远不如你,我这一生都会付出一切杀掉你!除非你现在就杀了我。”

    顾益其实知道她的选择,“我不会杀你的。我想杀的人,即便他是皇帝,我也毫不手软,但我不想杀的人,就算你要杀我,我也不会杀你。”

    他又走近两步,贴着七公主的耳畔说:“这是小苑山对他的审判,从此以后,若尹氏无德,小苑山依旧不会坐视不管。”

    哗。

    控制住七公主的所有灵符在一瞬间撤去,无力的她只能落在地面,跪倒哭泣,泣不成声。

    “对不起。我不会要你原谅我,不过为了你好,希望你可以远离你的三姐,她和你的父皇是一类人。”

    顾益走了,他也难言毫不痛心,不过他还是无悔。

    天空忽然飘起了雪花,雪花落在顾益的眉毛,也落在七公主的后背,

    雪花很白,墙面很红。

    自然界的一切都很简单清晰,

    只有人,复杂到每个人自己都看不懂。

    就像长街的尽头,那个向他执礼弯腰的人。

    她一身白服,已经是带孝之身,

    顾益不解,“你也是公主,也来杀我吗?”

    “尹天阳,排行老二。”

    “二公主,你与我素不相识,本也无仇无怨,若要报仇,我接着便是。”

    “先生,有弑君之心,却又为何留下我七妹的性命?”

    顾益说:“颠覆尹氏非我所愿,所以我才反对两座峰。杀了他,只是因为他的品德并不能和他的位置相配。”

    “先生认为,皇帝,需要什么样的品德?”

    “我曾听说过一句话,欲戴王冠,必承其重。你的父皇,并没有作为一个皇帝的责任心。”

    二公主殿下一直称他为先生,这是顾益没想到的。

    过去的时间里,他也对这个人知之甚少,只偶尔听说过一些,得知她是喜欢志怪小说的那一类人。

    今天在这里出现,亦出乎预料。

    更不知她到底要做什么。

    “父皇,的确不算一个合格的皇帝。但是,他给了我们优渥的生活,至少是一个合格的父亲。”

    “合格吗?”顾益有些不能相信。

    二公主很笃定,“对我而言,他很合格,我想要的一切,我拥有的一切全部都是他给我的。”

    顾益有些刮目相看,“有理,也合理。”

    “先生不想当这个皇帝,介意尹氏继续当吗?”

    “不介意,我会扫清想要把庐阳变成战场的敌人。”

    “愿为先生行礼。”尹天阳冲这句话给顾益执礼鞠躬,随后一字一句的叙说:“我要为我的父亲披麻戴孝,我也不能让杀掉我父亲的人就这么走掉。父皇的死对许国或许是好事,对我尹天阳却是极痛心的事。”

    “我是大许的公主,所以我恳请先生为庐阳出力,我也是一位父亲的女儿,我要在这里向你拔剑。”

    顾益本以为会上演尴尬的剧情,譬如说,二公主连握剑的姿势都不对,或是连剑都拿不稳。

    但实际上并非如此,

    二公主眉头微扬,身上的灵气隐隐间鼓荡其身。

    “原来是修行者。”

    “今日不分生死,请先生接我一招,待击退来犯之敌,我必登门请战。”

    雪落时分,有气涌动,天地之气携雪花而聚,她竟能催引天地间的灵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