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TXT小说下载网 > 武侠修真 > 益在人间 > 第179章 后现代书雨
    顾益在两块石碑前站立的时间不短,期间也碰到其他人给舒乐送花,不过显贵名人却是没有,这会儿应该都在宫中参加皇帝的葬礼。

    与葬礼一同进行的还有三公主的登基典礼,宫里新上任的伺候皇帝的并不是太监,三公主把人换成了侍女,都叫她由琴。

    由琴穿女官服,寻了个邀请顾益参加典礼的由头过来探听他的口风。

    想来也是为了摸清楚他的态度。

    “皇上说仙人是守住庐阳的第一功臣,此等典礼不可缺了仙人的身影。”

    顾益不是很想去,“小苑山无意参合进皇家政务中,你回去吧,替我恭喜陛下,不过我就暂时不去了。”

    书雨也很开心的样子。

    “我做的好么?”

    她摇了摇头,“并不是赞同才开心的,你做的决定我都赞同。”

    由琴还在等着,她有些害怕,这本就是墓地,这个人还是杀了皇帝的狠人。

    若是一个不开心,动动手指她可能去世了。

    见她愣着,顾益就只要催促,“回宫复命去吧,就把我的原话告诉陛下。”

    ……

    “他真的是说告诉陛下,而不是告诉三公主?”

    人间宫高台,尹天阳追着这个细节询问由琴。

    由琴哪里敢有半句谎话,“是的,仙人是说了陛下,而且说了两遍。”

    这样一来三公主也有些搞不明白顾益的意思,他既不来登基大典,但是也称她为陛下,

    “你说,他这是什么意思呢?”

    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由琴揣测着讲,“也许真的就是如仙人所说,不来大典,只是因为不感兴趣,他们每日不都求着长生么?”

    三公主的心里总是不踏实。

    看起来顾益的确是无意抢夺她们尹氏的天下,这基本是没有疑问的了,从实际行动,和仙人的心境来理解都没什么问题。

    因为不做皇帝,他们事实上也用有着如皇帝一般的权威。

    三公主在意的点在于,如果顾益不喜欢这个皇帝,那么便可随自己的心意施雷霆手段换掉。

    那么她这个皇帝当着就得时时要讨他的欢心和满意,这与自己当三公主的时候又有什么不一样?

    不过是讨好的对象换了一个而已。

    高台之外,有一人影快速飞至,“陛下。”

    “说。”

    “收到了副院长回信,信中言他已班师,不日将抵达庐阳城。”

    三公主内心一喜,“甚好,副院长与父皇感情颇厚,如今回来祭奠先皇是人之常情。”

    ……

    ……

    顾益没有想到的是,天天往御珍轩跑的人,不是马源,而是朱达。

    他等这个混蛋已经很久了,但就是不见他的身影,现如今离军都退了,难道还在军中待着不成?

    这小子或许是因为虫虫的失踪所以不敢来见自己。

    不过怎样都跑不掉的呀,他怎么就不懂。

    朱达就很懂事,小娘如今日日在厨房中忙活,除了必要,基本都不怎么出来,朱达来寻她,找不到就总是讨好顾益。

    一方面他是小苑山仙人,一方面他还是叶小娘认下的弟弟。

    但是看到他顾益总是挠头,

    偶尔小月儿撞见了还忍不住发笑,笑得书雨很是不理解,“顾益为什么见到那个人总是挠头?你又为什么笑呢?”

    小月儿哪里敢说这些,毕竟事关叶小娘。

    那件事,叶小娘自己都不与任何人,说起来也会觉得有些丢人,她要是在背后乱传,小娘听到了肯定会很生气。

    这就导致,书雨更加的摸不着头脑。

    顾益也纠结,他得想办法告诉朱达。

    “他有什么可让你烦恼的吗?”书雨走到他的身边来,“即便该烦也是小娘烦。”

    “又去厨房了?”

    “刚刚看着好像是去了。”

    顾益怪怪的笑了一声,“命运真是弄人。书雨你可记住,这个人,是你见过的这辈子最惨的人,没有之一,你以后见过任何惨人,不管他有多惨,请你不要把他放在朱达的前面。”

    书雨洁净的脸上满满的都是疑惑,“他很惨吗?我不觉得啊,他是庐阳院的掌道使,位高权重,不过是人长的难看了些,但是男子大多和他差不多丑,这也没什么。”

    “一言难尽,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以后不要在小娘面前表现的太明显。”

    其实叶小娘就有些喜欢书雨的趋势,但她不是没有自制能力的人,想到顾益,想到自己的实际情况,也就只是看看而已。

    因为她的身体不会有什么变化,既不会生喉结,也不会长胡子,完全的女儿身,所以书雨对于小娘总是想要看她也不觉得有什么抵触。

    但是顾益如果说了,可能就不一样了。

    书雨现在不知道,还是很有信心的向顾益保证,“不管是什么,我都不会影响到小娘的。”

    顾益把人带回了文苑,还关上门,搞的神神秘秘的。

    在软塌上,两人对坐,这才开口,“故事有些长了,说起来要些时间,你知道小娘前两年的身体不好吗?”

    “知道的,御珍轩里的每个人都在说她的身体好多了。以前是真的很不好吗?”

    顾益想起来,也不由心疼,“嗯,很不好,不过却不是病,而是冷热交替的折磨,这是由一种叫碧水十弯阳的灵气所引起的。”

    他把高原中的碧湖冷转热,热转冷的那一套又说了一遍。讲述到最后落在了小娘的心理上。

    书雨听着嘴巴张成了‘o’型,“所以说,白天的小娘是个男孩子?”

    “白天晚上的我没问,不过每日交替是可能的。对我来说这没什么影响。不过对朱达就不一样了。他是一直喜欢小娘的,也许喜欢了很多年。”

    顾益随口问了,“就像我,如果我忽然间变成了女人,那你是不是很惨?”

    本以为解释的够清楚了。

    但是书雨很正经的摇头,“不会,就算那样,我也会喜欢你的。”

    虽然很感动,但是想象那种画面却没有多么美好。

    “你是特殊情况,但我觉得朱达知道了真相一定会哭出来的。”顾益刮着上嘴唇,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这种事情没经验来的。

    但是书雨却说:“直接告诉他就可以了,如果他真的喜欢小娘,又怎么会在乎这些?”

    “他是不在乎,小娘抵触啊。”

    “小娘不是一直抵触么?我听她说起过,从未喜欢过他。”书雨还振振有词,挺有理的样子,“所以这只是朱达的事,喜欢和性别并没有关系的。”

    顾益惊了,“你这理念还挺后现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