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TXT小说下载网 > 武侠修真 > 益在人间 > 第180章 副院长
    顾益没有想到的是,书雨真的做到了她自己说的,没有去对叶小娘展示出过多的好奇,也没有把这件事真的当做是一件很了不得的大事。

    她每日里品尝着叶小娘做出的美食,赞不绝口之外,也不去提其他的事儿。

    如果御珍轩有客人,她会尽量不出来,但不管如何,这边有一个茉族的姑娘这种事还是会在庐阳传开的,好在也没发生在落日城遇到的那样的事。

    不过顾益是小苑山仙人,导致每日里来御珍轩的闲人极多,人们像登校园上一样来挤御珍轩的门。

    这些登门的客人里,就有和仙,还有一直跟着她的那只射黄。

    前些天顾益也听说一直疼爱和仙的道主亡故了,不是病死,也不是战死,而是实在年纪大了些,一折腾之后没有缓过来那口气,所以就这样去了。

    小和仙连日守灵,直到今天才跑到御珍轩来。

    文苑的客人就是这样多起来的。

    有些人顾益不见,不过过去认识的,他还是会邀请过来说两句,小和仙也是个思路奇特的,她见了顾益,什么也没说,就问道:“那个时候,你怎么会从天上掉下来的?”

    顾益哑然失笑,回答之前,先说:“和仙,我要向你道歉,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我隐瞒了你很久。至于你的这个问题……”

    “……那个时候我记得,我是想要飞出来来着,不过我的身体出了一些问题,所以一不小心就掉了下来,你还是我的救命恩人呢。”

    “你救了庐阳,也是救了我的命。”和仙略显害羞,“那所以我们在庐阳院的时候,你讲的故事也都是假的了?”

    顾益点点头。

    和仙忽然又气鼓鼓的,“仙人怎么能骗人呢……”

    “没有办法时候的办法嘛。”

    但和仙也不是真的生气的样子,至少从表面上看还是很欢喜的,

    可能长的帅的人如果骗一骗的话叫调皮,

    长的不帅还骗人的话,那就是缺德了。

    不过和仙在看到书雨的时候有些表情不太自然,她从头到脚审视了一下人家,还特别耿直的低头看了看自己,两只脚不自然的抬了抬,叹口气,神色黯了。

    “我也没有其他事,知道了你是小苑山仙人,所以好奇来看看。”

    顾益追着多问,“你当时登山,是有什么愿望吗?不妨说出来。”

    姑娘摇摇头,“道主奶奶去世了,说出来也都没有用了。”

    这样啊。

    正聊着,掌道使账朱达又出现了,他最近的出镜率高的出奇,不过能和叶小娘说上话的机会却是不多,搞得他都来烦温晓光了。

    “小和仙也在啊,你不修仙,怎么会过来?”

    顾益替她解释,“我们之前就相识。掌道使又怎么了?”

    “我是来告辞的。”

    “去哪儿?”

    “不去哪儿,是副院长大人要回庐阳了,我听从安排回去迎接,也不能整日都在御珍轩待着。你们不烦我,我都烦我自己了。”

    顾益心想,你是哪儿来的逼数,说我们不烦你。

    “副院长?便是那个一直守在邢原城的那位?”

    朱达喜道:“是的,庐阳获胜后,邢原局势缓和不少,而且副院长与陛下相交莫逆,所以此时请皇上准许回朝理应如此。”

    与那个许帝相交莫逆,

    顾益忽然听出了些不一样的味道。

    是什么人才能和那样的家伙交情深厚?

    “知道了,那朱大人回去忙吧。”

    朱达微微颔首,“小和仙要一起嘛?副院长是真的要回来的。”

    “那好吧。”

    庐阳院的副院长,

    顾益想着这个人,忽然间也有疑问,“庐阳院的正院长呢?”

    不过他的身边只有书雨,书雨也难以回答他,只是说:“好像是没有正院长,只有副院长,自我接触庐阳院以来,就没有听闻过有正院长。”

    她一样不解。

    顾益不禁感慨,“要是马源在就好了,他虽然本事不大,但是对庐阳特殊的熟悉,不管什么事,都能说出个一二三来。”

    “马源是谁?”

    “一个好色的秃子。”

    书雨皱眉,“那还是不要在了吧。”

    ……

    “仙人的问题,武某可以代为回答。”

    文苑的上方忽然来了个身材瘦削少了左小腿的怪人,他漂浮于空,气不凌人,倒像是隔壁的老大爷的感觉。

    也不能顾益问,他便自我介绍,“在下是大许右将军武晶晶,见过仙人!”

    大许分左右将军,这个顾益是知道的。

    不过那两个人他一个都没有见到过。

    在杀掉皇帝之后更没来找他,过了好几天,这武晶晶来……

    “你是为了陛下报仇的?”

    老头儿装傻的说:“陛下在宫里过的极好,报什么仇?”

    顾益笑了,“那你来什么事?”

    “在下想向仙人讨口茶喝。”

    顾益对着书雨说:“你先去找小娘吧,一会儿我也过去,今天咱们吃火锅。”

    书雨起身迈着碎步子出了文苑。

    在此过程中武晶晶一直不敢多看,他黑发中夹着白,看起来也有些年纪了。

    “坐吧,武将军、”

    “谢过仙人。”他腿脚有些问题,随意一直都是飘着,即使盘腿也一样是飘在顾益的对面。

    “那在下就从正院长的职位说起。其实事情说起来也简单,庐阳院是皇家设的私塾,院长一直都是陛下。”

    顾益觉得无趣,道:“没什么想象力。”

    武晶晶也不在意,笑着道:“这事的确故事性不强,说不出什么趣味来。副院长实际上行的就是院长之职。不过重点也不在此处,而是因为庐阳院的特殊性,担任副院长的人,除了要有过人的才华,更要有陛下的信任,甚至是有亲密的关系。”

    “你跟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陛下生性多疑,但依然一直任用副院长,这些只是想告诉仙人。”

    顾益大概明白他的意思,“你是要告诉我小心即将回到庐阳的副院长,因为他与死在我刀下的皇帝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

    武晶晶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只抿了一口茶说好喝。

    顾益倒不怀疑他说的事情真假,但问题在于,为什么是他特意过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