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TXT小说下载网 > 武侠修真 > 益在人间 > 第182章 天幕街前的对话(上)
    “大疆。”

    顾益用笔写下了这个词,一个他很是熟悉的词,不过此大疆非彼大疆。

    书雨将纸捻在手里,分析道:“新皇取这样的年号可见其抱负,虽是女子却不可等闲视之。”

    她这是励志要中兴许国,不过随着历代皇氏所施行的递弱计划,其实这项伟业要实施起来很是困难。

    天子出行,天幕街早已被清空,顾益和书雨也只是待在御珍轩的二楼,就着新年号来试看未来。

    不久后,副院长将会从这天幕街一路入宫。

    长街尽头,庐阳院的修行者们崇敬的看着传说中的副院长,见他披麻戴孝,见他向新皇行李。

    一连多日恐惧的新皇见此情景忍不住鼻子微酸,弯腰托住了副院长的胳膊,情绪溢出,低声喊了句,“韩叔叔……多礼了。”

    这一瞬间副院长仿佛看到了十几年前那个孩子般天真的三公主,这些年来大许国力日衰,先是十八楼主折戟他乡,之后皇子尽数殒命,到如今皇帝的姓名都朝不保夕,

    新皇甚至无奈向他流露出这样的神情。

    他想到年轻时候和先皇纵马高歌的日子,想到两个人一起立下的要为大许奉献一切的誓言,再看此时此刻,不仅内心悲痛,无法诉说。

    “陛下,臣从未忘记与先帝的旧约!”

    ……

    “亡故的许帝与庐阳院的副院长一直是大雨宫头疼的对象,许帝怀疑很多人,不过却非常信任韩三杯,他们是年少时就已经相处的很好的一对异性兄弟。”

    顾益听着书雨的话,倒觉得有意思了,“这么说来,是叔叔要为侄女做主的戏码。”

    “你是不是想要与这个合道交一交手?”书雨猜测着顾益的心思,她觉得是这样。

    顾益当然不可置否,“看看吧。”

    ……

    ……

    新皇是扶着副院长的胳膊将他领进庐阳城,甚至还上演了老套的皇帝牵马的戏份,

    这出戏演的整座庐阳城都是哗然。

    韩三杯坐在马上有些惶恐,但尹天荣坚持,“朕还是公主时就知道庐阳倚仗副院长甚重,如今守住邢原更是大功一件,当得,当得。”

    ……

    消息传到御珍轩。

    顾益不禁感叹,“她还是老样子,老样子的聪明,老样子令人讨厌的聪明。”

    “的确是难以预料,她竟然对韩三杯做如此嘉奖。”

    “你觉得是嘉奖吗?”顾益挑着眉问。

    书雨一愣,“听你的意思好像不是,那是什么?”

    “是一种变相的胁迫。”对于三公主的聪明,他还是承认的,“她的目标是我,是小苑山仙人,如果我是皇帝,我一定也怀疑那些坚定支持我的人,到底有没有勇气去与小苑山仙人作对。尽管这位叔叔和她的父皇好到穿一条裤子,但是皇家的人是不相信人间自有真情在的。”

    “她在大庭广众之下这样做,其实就是让韩三杯无路可退,一退就为天下人所唾弃,说白了,她如果因为手下的人勇气不足而失败,那么那些人也别想在下一位皇帝手里过富贵日子,因为忘恩负义这个名头很难听。”

    “而韩三杯如果接受了,其实也表达了对她的支持。”见书雨疑惑,顾益解释说:“如果做到这种程度,韩三杯还是不支持她,那么新皇帝就会怀疑这个人的。”

    书雨我歪了歪脑袋,“好复杂。”

    “是复杂,而且无趣,但政治就是这样。我只是懂,很少钻到里面去。”

    “是吗?为什么?”

    “因为没必要,我碰她一下她都受不了,还有什么诡计可使。平A专治一切花里胡哨。”

    ……

    ……

    迎接副院长的队伍一步步向前,皇帝坚持要把这套戏码给做足,穿着明黄服饰的那个人出现在顾益视线里的时候,他还颇有兴致的多看了两眼。

    “应该会有事情发生的。”

    也许是因为越来越接近御珍轩了,皇帝的脚步慢了下来,视线不停往这边摆,似乎也是在有意引导副院长的注意力。

    她的确做到了。

    韩三杯渐渐的与顾益对视上了。

    “陛下,请停一下。”当他就在御珍轩前前的时候,说了这么一句。

    韩三杯在马上仰着头向顾益抱拳,“韩某拜见小苑山仙人,多年前韩某曾前往小苑山,今日得见,三生有幸。”

    “我不记得见过你。”顾益说。

    “仙人是贵人多忘事,韩某是一直都把重要的事都记着,轻易不会忘记。”

    像是意有所指。

    “我知道了。”

    除此外也没说其他的。

    韩三杯多少有些尴尬,他还不想就此离去,所以又重新找了个由头,“仙人行事奇特,不为我等常人所理解,不过韩某着实困惑,早些年先帝曾以重礼拜请仙人,仙人却对世俗事不感兴趣,不知变故从何时开始的?”

    顾益问:“你说的变故是指什么?”

    韩三杯:“自然是插足世俗事。”

    顾益说:“我没有变过,不信你问皇上,皇上,你说我对副院长说的事有兴趣么?”

    虽然是简单的一个提问。

    但是却将皇帝放在火架子上烤,她说没有?那就是打了韩三杯的脸,牵了这么久的马,又不为人家说话,这叫什么事?

    但要说有?

    那也得有胆子才行,顾益杀了先皇帝,也曾多次透露过信息:这个皇帝当得好你当,当不好换个人来当。

    她是真怕顾益。

    所以一时间难为了起来,不知道该怎么作答才好。

    尹天荣被难住,真的是少有的情况。

    韩三杯见此情状,于是主动说话:“这样简单的答案自在仙人的心中,若是不愿意答,韩某当然不会为难。不过我相信,仙人志存高远,心向人间,必不会对世俗事有何眷恋。不是吗?”

    顾益托着腮,忍不住笑了起来,喝了一口茶,“我真为你着急,你要说什么,就直接讲嘛,绕来绕去的是害羞了不好意思吗?”

    书雨听了都忍不住抿嘴一笑。

    这一声笑让下面的人知道,原来帘子遮挡的地方还有一个人。

    尊重副院长的氛围显然在上面是找不到的,这让韩三杯不禁有些恼怒,“自古,未有修仙之强大者惩罚尹许之先例,仙人带了一个很不好的头,从此后天下黎民也会跟着遭殃。”

    ------------------------

    亲儿子发新书了,大家都去支持一下吧,谢谢啦~

    新书名字《大宋最狠暴君》作者:天煌贵胄

    写了几本书了,其中回到明朝当暴君还是一本万订呢,实力还是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