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TXT小说下载网 > 武侠修真 > 益在人间 > 第183章 天幕街前的对话(下)
    副院长的责备之语听的清楚明白。

    顾益今天心情好,应该说这几天心情都好。

    “的确是我的错,副院长说的是,我过于年轻冲动了。”顾益此话一开,让皇帝在内的所有人都惊讶了起来。

    韩三杯一时无言,这……

    “仙人这是承认错误了吗?”

    顾益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仙人犯了错,那我死去的先皇怎么说?”

    “简单,你找个能因为我的错而惩罚我的人来。”顾益手指摩挲的瓷杯。

    韩三杯眉目一凛,这**裸的霸道了!

    “别想发脾气却硬憋着了。”顾益也对他很直接的说:“皇上,副院长。我知道你们两个什么意思……”

    话到此处,皇帝忽然有些慌乱了起来,

    她一直都尽力的维持着‘不反对’小苑山的态度,但是顾益这话一说,她怎能不慌?

    “仙人,副院长的意思……”

    顾益懒得和这些人对线,“我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做,不会长久的待在庐阳,呆够了之后,会离开的。”

    “各自相安无事,对谁都好,是不是?”

    这是退一步的意思,

    实际上出乎了韩三杯的预料,这种特别的行事风格,他还真是头一次见。

    不过细细想来,就算承认了错误,也仅仅是口头上的一句话而已,

    改变了什么吗?相比于死去的皇帝,这种不疼不痒的认错简直毫无意义。

    韩三杯还是有些怒气,因为如果这样的话,先皇的死还是不明不白的过去了,那么他们这积蓄力量的一拳和打在棉花上有什么不一样。

    “仙人既然有错!”他忽然语气很硬,“那不如和韩某一起去陛下的灵堂,叩首祭奠,如何?!”

    顾益依旧右手托着下巴,“怀念死者,的确是为人该做的一件事。不过你去就可以了,我去就算了。他是我杀的,我还假惺惺的去给他上香,这事做出来,我自己都看不起我自己。”

    “那先皇就是白死了嘛?!”韩三杯忽然厉声斥责。

    整个天幕街没有人再敢发出声音。

    顾益把胳膊放了下来,脑袋转过去,望向骑在马上的人,悠悠问道:“你再冲我喊一句试试。”

    轰!

    随着他的话音落,天空像是忽然有巨大的压力降临,其实没有看到什么灵气,而只是顾益眼神中透露出的气势。

    副院长大概也不是被吓大的,“我何曾惧过死亡?!”

    他手抹上了挂在马上的长枪,几声挥舞,灵气带起强烈的旋风指向顾益。

    却在此时,皇帝忽然急忙喊道:“副院长!”

    她对上顾益的眼神,有一种从内心涌出难以抑制的恐惧。

    于是咬着牙对韩三杯摇头,“不可!”

    她不是担心顾益一定能胜过韩三杯,虽然十七楼主讲过她不是顾益的对手,不过在人们的概念中,副院长的实力是要高于十七楼主的。

    她担心的是跟着顾益的另外两位合道。

    如果三对一,副院长就算以命相搏,今天大概也不会有什么好的收场。

    而且,合道之能,她也见识过。

    副院长也许能接上两招,不过么,在这种时候还保护她,难度就高了。

    皇帝担心,顾益随意施个什么手段,她今天也要变成白死的先皇了。

    韩三杯看着皇帝眼神中的无奈、恐惧、克制、甚至是委屈,胸腔气的快炸了,他仅仅咬着牙,脸颊上的咬肌都看得一清二楚。

    只能忍耐。

    气势渐降,长枪也收了起来。

    “韩院长不必动怒,顾益说了,会择日离开庐阳,再回来,也许都是多年之后了。”

    顾益没想到书雨都开口了。

    更令他没有想到的是,韩三杯竟然认得她的声音。

    “大雨宫书雨?”

    韩三杯再看向顾益的眼神又变了,“你原来是被这个敌国的茉族女人给迷惑了?!”

    这么说起来,弑君的背后意义就很多了。

    书雨却说:“韩院长多虑了,如果是因为我,又怎么会只杀一人而止呢?我从未要顾益为我做这些事,以前不会,以后也不会的。”

    有道理。

    顾益有些烦了,“韩院长还是去拜祭先皇去吧,现在不是啰嗦的时候。”

    皇帝也知道解决不了,她其实最真的目的,是希望副院长能多少保护一下自己的安危,要说就此消灭顾益,

    三个合道啊,

    她还没有这种妄想。

    “院长,祭奠先皇要紧。”

    韩三杯不情不愿的移开视线,但最后还是要走。

    顾益这时候没有看他,而是一直在看尹天荣,十七楼主毕竟拜托过他,所以他也只能拜托尹天荣不要做些太惹他生气的事。

    像今天这样顾益到无所谓,你杀了对别人来说比较重要的人,还要人家憋着不准讲,

    未免霸道了一些。

    在顾益看来,做人要是霸道,那简直可耻!

    所以他从来不这样。

    有惊无险的一面,

    双方的稍加克制,对于庐阳的芸芸众生来说,就是一种慈悲。

    “书雨,知道我第一次入芸圣是因为什么吗?”

    “嗯?”

    “那日在小苑山,我闭关出来,看到一只狐狸,她为了自己的孩子在大雪中求了我一个多月,那时的场景,我到现在还记得。那时候我能理解的芸圣,是万物有灵,即便是人瞧不起的狐狸妖怪,其实也可以成圣,芸芸众生每一个生命的内心都有圣。”

    书雨若有所悟,“你不想因为自己的争斗,而让更多的人陷入灾难。”

    “但我也不会过于迂腐,如果相安无事,我们就离开。如果没有相安无事……”

    顾益还是不希望那样。

    “别太贪心了。”书雨皱了皱鼻子,“你从立心一夜入守神,又在才纸进合道,已经是莫大的机缘,现在都想起芸圣来了。”

    顾益把头伸过去,离她很近,能清楚的看到细长的睫毛,书雨眨了一下眼睛,有些惊羞,还好有帘子挡着,外面的人都瞧不到。

    “我最大的贪心,不是这些,而是我贪心的想要把你留在我的身边,只允许你喜欢我,只允许你眼里有我,没有时间限制,没有什么能改变,永永远远。”

    红晕爬上了她的脸颊,那是比晚霞还美的红色。